重庆涉黑资产归途坎坷 :众多资产债务处置不知所终

cjjp 收藏 0 267
导读:薄熙来、王立军落马之后,重庆低调地开始了纠错行动,打黑期间被打击的警察有一部分已经得到了平反,薄王时期被劳教的一些人员也相继得到了纠正。   然而,在薄王落马一年多以后,雾都重庆在打黑期间涉及的千亿元涉黑资产处置依然缓慢。10月10日,曾获刑一年半的前律师李庄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从法律上来讲,判错了刑事案件也应该得到纠正,虽然难,但是作为受害者,我们会全力揭露这些罪行,如果这些罪恶不能够得到清除的话,将会留下遗患。”   10月9日,位于红旗河沟的世纪英皇大门和尚未装修的酒店依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薄熙来、王立军落马之后,重庆低调地开始了纠错行动,打黑期间被打击的警察有一部分已经得到了平反,薄王时期被劳教的一些人员也相继得到了纠正。

然而,在薄王落马一年多以后,雾都重庆在打黑期间涉及的千亿元涉黑资产处置依然缓慢。10月10日,曾获刑一年半的前律师李庄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从法律上来讲,判错了刑事案件也应该得到纠正,虽然难,但是作为受害者,我们会全力揭露这些罪行,如果这些罪恶不能够得到清除的话,将会留下遗患。”

陈明亮案处置缓慢

10月9日,位于红旗河沟的世纪英皇大门和尚未装修的酒店依然显得有些破落。大门外的街道上,茂盛的银杏树在阳光下格外有生机。

“谁说我们跟有关部门达成了协议!”接近江州实业原董事长陈明亮家属的陈栋(化名)有些激动地说:“当年老板家里被抄走的古董、豪车等,只是在今年7月左右返还了极少一部分,返还的个别古董已经遭到了损毁,而且老板旗下的最核心资产是世纪英皇项目,目前这部分资产根本没有返还。”

陈栋口中的老板是指曾经在重庆打黑过程中被定义为“重庆最大黑社会”的江洲实业董事长陈明亮。2003年,重庆江州实业董事长陈明亮与香港英皇集团主席杨受成做了一笔大买卖:烂尾的世纪英皇项目。由于陈明亮很早就认识杨受成,这笔买卖很快就达成了一致。公开资料显示,世纪英皇是由陈明亮名下的江州集团与重庆林建物业有限公司合伙收购并建造的超五星级酒店,两家各持股50%。该酒店位于重庆红旗河沟转盘处,总占地面积1.54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6万平方米。而在2009年的一次评估中,该大厦被评估为优质资产,市值超过10亿元。

显然,仅仅凭借世纪英皇项目,陈明亮就可以立足于重庆富豪之林。然而,随着重庆声势浩大的打黑运动在2009年6月开启,陈明亮以涉黑的罪名被抓捕。而在抓捕之后,在王立军主导下,重庆迅速对陈明亮的资产进行了处置。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重庆市政府专题会议纪要中显示,2009年10月20日,一位市政府副秘书长主持召开会议,专题研究世纪英皇项目非法资产处置有关问题,重庆市公安局、市财政局、市国资委、市城乡建委、江北区和重庆交旅集团有关负责同志参加了会议。委托重庆交旅集团作为世纪英皇项目的托管人。事实上,直到2010年2月,陈明亮才被一审判处了死刑。

熟悉陈明亮案件的法律人士表示,处置江州实业的过程中,没有区分公司合法财产和个人财产的关系,而且家庭财产中,陈明亮与其配偶的财产还需要进行合法划分,这种全部都收缴的方式明显违法。据了解,从去年开始,重庆有关方面也曾组织检察院、法院、公安局等部门来重新处理世纪英皇项目及陈明亮妻子合法财产的返还事宜。知情人士透露,在2012年年底,公安部等部门组成的中央巡视组也曾经征求了有关人员的意见。

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相关处置由于涉案金额较大,同时公安局专案组在陈明亮财产收缴中还存在很多不能厘清的问题,相关处置工作进展缓慢。目前,除返还了陈明亮妻子左保书一部分古董外,在世纪英皇项目的处置问题上,重庆有关部门尚未与江州实业及左保书达成协议。相关人士坦言,世纪英皇项目在重庆交旅集团接手后,存在很多问题,如果不能彻底审计清楚,可能最终返还给左保书的只是一堆债务

希尔顿“归还”彭治民

相对于世纪英皇的棘手难题,重庆地产大亨彭治民的资产处置却在今年6月出现了转机。

2010年6月,王立军将号称拥有百亿资产的重庆庆隆屋业董事长,同时也是重庆希尔顿酒店股东的彭治民逮捕。同时,曾经举行过亚洲议会和平协会(AAPP)等重要会议的重庆希尔顿酒店也被关闭整顿,由希尔顿酒店集团管理的酒店被关闭的罕见事件,让彭治民一案引起了海内外的强烈关注。

2011年5月4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一审宣判,彭治民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而在法院判决之前,王立军主导的公安局专案组开始对彭治民旗下的公司资产进行处置。

据参与办案的重庆市公安局专案组负责人王智透露,彭治民的资产经会计师事务所审定是46.7亿元,由于土地已经增值,实际资产市场价值在100亿元以上。

对于百亿资产的说法,接近彭治民家族的人士表示并不准确,但是彭治民的资产至少在70亿元以上,当时负债只有十多亿元。

在公安局主导下,重庆国际信托开始对彭治民旗下资产进行托管。根据一纸被彭治民家属质疑的托管协议,重庆国际信托托管了彭治民夫妻(彭治民妻子陆纾)的共同财产,以及一些与彭治民合伙的股东的资产。

公开信息显示,重庆国际信托托管之后与庆隆屋业产生了新的债务关系。

2011年8月19日,重庆仲裁委员会对重庆庆隆屋业借款案进行了裁决,重庆庆隆屋业偿还重庆国际信托4.5亿元借款,目前该借款本息已经全部偿还重庆国际信托。而在国际信托之后,国有企业重庆国地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成为重庆庆隆屋业新的托管方。

薄王案件进入审理程序之后,彭治民旗下的公司资产也进入到重新处置阶段。

10月8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到位于希尔顿酒店商务写字楼36层的庆隆屋业探访。该公司人士表示,今年6月相关资产进行了返还。

根据重庆市政府文件,在6月8日依法解除了重庆国际信托托管庆隆屋业、众诚物业等8家公司经营权及股权。相关人士透露:不久之后我们的项目也会重新开始出来。

但是,对于彭治民家属而言,托管期间增加的债务将会成为重负。熟悉该案件处置的一位人士表示,托管之后彭治民旗下资产产生了多达20亿元的债务,总负债陡增到了近40亿元。

无人担责

仅仅是薄王期间涉及的重庆涉黑资产就已经让重庆市剪不断理还乱。而在重庆打黑扩大化期间,一些蒙冤人员的问题,又该由什么人来承担责任呢?

“唉,我们现在也劝受害者暂时先考虑讨回财产,涉及到刑事方面的问题,接下来再予以追究。”10月10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重庆律师说:“有些罪不至死的人都死了,还怎么去讨回公道呢?”

当然,对于自身遭遇的“冤屈”,前律师李庄依然在不断努力,尽管这一努力似乎显得希望渺茫。曾经被重庆方面查出有两项漏罪的李庄表示,王立军也有漏罪,应该对这些漏罪进行追究。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重庆人大政协代表团成员、最高检和最高法的官员在场的情况下,多位全国人大代表也提出疑问。

3月10日下午,重庆代表团全体会议在鸿府酒店二楼举行。在谈及对两院报告看法之时,一位全国人大代表问全国人大代表、重庆高院院长钱峰:“不知道还有没有余罪追诉,有漏罪可以追诉吗?”钱峰随即表示:“发现新罪和漏罪是可以追诉的。”此外,其他多位重庆代表也在会场发表了相关意见。

而一位重庆市高层官员也坦言心迹,他反思了薄王时期的不正常现象,他说:“第一个,公安机关在案件还没有送到检察院,就说成黑社会,造成先入为主,法院没有判不能够随便戴帽子;第二,是不是黑社会的,要具备四大特征,但是公安机关没有根据这些特征就随意套黑社会,这种情况确实也存在;第三个:确实有不合理的证据,有伪证的情况出现。”

这位人士表示:“公检法独立办案十分重要,现在看来检察院和法院还是做得比较好,王立军提出的起诉中(指重庆公安机关),转给检察院、法院,被检察院和法院退回去的,不予处置的,或者说黑社会的转化为一般案件,这个调整面有40%多。”

然而,面对薄王时期遗留的诸多问题,一段时间内重庆市还将背负着包袱前行。

在重庆的街头,王立军时期的交巡警平台以及女子交巡警已经消失了之外,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栽的银杏树却长得枝繁叶茂。

调查二 “通缉”未撤

2013年10月10日,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俊峰置业”)高层透露,自去年以来,当地警方已经陆续返还企业公章、资金,但当年重庆“打黑”带来的企业经营之困,亦开始全面显现。“公章、两亿资金返还了,两个主要账户也予以解冻。但地产项目却遭遇300多个诉讼,如果输掉所有官司,那么企业支付的违约金及各种费用会超过1.15亿元。”

2010年10月,李俊及其实际控制的重庆俊峰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俊峰集团)多名职工被当地公安机关以涉黑问题逮捕至2011年12月,俊峰集团及下属企业中的20人被判刑。该案由于李俊在案发时前往海外,因而成为重庆“打黑”浪潮中备受海内外关注的案件,其相关申诉也被法学界人士认为最有可能获得司法系统重视。

但在企业经营权全面回归的同时,李俊案相关申诉却迄今无任何进展。“申诉材料送过去,也接收,但既不表态立案受理,也不说不受理。”李俊亲属称,最大的进展则是,近期有亲属接到法院来电询问申诉材料递交情况,但相比于法院约谈李庄,他们的这点申诉“进展”似乎仍不足乐观。

陆续返还两亿

“给你们一份大礼!”警方人士随即开始办理公章返还手续。前后被返还的还有两亿元资金,以及解冻两个主要账户。

“2011年专案组开始接管企业,同时企业主要账号被冻结,两亿元被划到打黑专用账户。”俊峰集团某高层回忆,当时所有开销均需要向专案组写申请,比如必须偿还的银行利息、员工工资等。

记者获得的13份华夏银行支付专用凭证显示:在2011年6月至2012年7月期间,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先被划走两亿元资金,之后又被陆续返还。其中,接受这些资金的账户名显示为“重庆市沙坪坝区国库支付中心-打黑专户”。

从划走资金的日期来看,当时该案并未开庭。而2011年年底的判决中,俊峰集团原股东李修武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非法经营等五项罪名获刑18年,罚金2.0135亿元。俊峰集团原法人台士华则因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获刑13年,罚金212万元。另外18人分别获刑5年6个月至1年2个月不等。

而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在未有判决之前,公安局对涉案企业、个人的相关财产只有查封和扣押的权力,这种被学界指责、将企业资金划到打黑账户的做法,在重庆打黑期间广泛存在。

“前面划走的两亿元是企业资金,和李修武罚金并不是一回事。”俊峰集团高层介绍,企业在被专案组接管时,有两个地产项目正在运行,分别为龙凤云州三期和香格里拉一期。因为接管,两个项目完全停滞三四个月后,又陆续开工。

2012年9月30日,俊峰置业管理层从警方拿回企业公章。“警察说,今天要给你们一个大礼。然后就喊了一个见证人,把企业的各种公章返还了。” 2012年底时,被冻结一年多的两个企业主要账户也解除冻结。

至此,俊峰集团的地产业务基本恢复自主经营。而案发前,重庆俊峰集团下属公司包括: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重庆金龙玉凤(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重庆金龙玉凤大酒店、重庆金得利石油制品有限公司、重庆诚安信用担保有限公司、重庆丰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重庆金鹏超投资有限公司等十多家公司,净资产达40多亿元。据李俊家属透露,目前其他各个公司业务均因人员变化及案件查封、没收而停顿。地产之外,只有物业管理和酒店餐饮正常运行。

在俊峰置业的申诉书中,该企业要求对沙坪坝区公安分局违法监管经营权以及行政侵权造成损失1.1305亿元进行责任追究

企业陷困局

由于停工、资金等问题,导致最终交房时间推迟,购房者和建设企业两面夹击,俊峰置业面临上亿元“索赔”风险。

不过更为麻烦的是,今年以来,俊峰置业已经面临四五百个官司,且有可能最终遭遇上千个诉讼。

“现在已经有四五十个要求退房的官司,光这个金额就高达6000万元。香格里拉500户延期交房,龙凤云州也有不少。延期交房现在有四五百个官司,这个起码要5000万元以上,而且这类官司有可能会达到1500个。现在已经被法院判了,并且强制执行的就有1000万元左右。”俊峰置业高层计算出,这些支出总计将高达1.15亿元。

而这仍不是全部,目前,10万元/平方米的龙凤云州三期和13.8万元/平方米的香格里拉一期虽然已经完工,但由于两家施工的建筑公司分别索要3000万和4000万元的停工损失费,交房仍难以实现。

“之前警方接管公司的时候,一家给补偿了280万元,另一家给补偿了440万元,现在又要停工损失费,而且这么高,真的很难理解。”俊峰置业方面称,目前正在与这两家建筑企业沟通。

由于此前警方的冻结账户并划走大量资金,俊峰置业的现金流问题延续至今,且对企业经营影响深重。

“重庆的房价,2010年是比较高的,2011年开始下滑,2012年止跌,今年略有恢复。原本我们今年交房是可以有一个不错的售价,从而让现金流更为充裕一些。”俊峰置业负责人称,实际情况则是由于前述官司可能带来的资金压力,以及为了正在推进的香格里拉二期,企业必须以低于市场价售房,以求加速资金回笼,而较低的售价又让部分购房者误认为房子“贬值”,进一步推高退房和索要违约金的风险和可能性。

与这一恶性循环般困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案发前的2009年,这家主营地产,以餐饮娱乐、信用担保、石油制品、物业管理、装潢装饰等为辅的多产业、多元化大型民营企业集团,曾经每年上缴税收上亿元人民币,2010年10月之前有固定员工500多人、建筑员工约1000人,累计地产开发面积过百万平方米,李俊制订计划要在2012年实现集团上市。

据2010年2月28日重庆“打黑除恶”专项斗争阶段总结表彰大会上有关领导发布的数据,当时,重庆市共抓获涉黑涉恶人员3348人,立案查办涉黑团伙案件63个、涉恶团伙案件235个。

曾研究并撰写《重庆打黑报告》的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童之伟则指出,这些被打黑对象均为民营企业家。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原律师李庄则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在认真查看重庆多个打黑判决书发现,几乎所有的判决书中最后一页,都有相同的六个字——“没收全部财产”。

申诉仍悬置

由于李俊“在逃”,大量证据得以被完整保存并公诸于世,学界由此判断该案会较早、较快获得司法系统关注,但实际情况却是申诉至今悬置。

“申诉材料第一时间就递交上去了,后来还补充了一些材料,但是都是接收了,但既不说立案受理,也不说不受理。”李俊家属透露,几天前曾有法院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询问申诉材料递交情况——这被家属认为可能出现转机,毕竟主导这场打黑运动的薄、王案已经判决。

童之伟则认为,由于李俊“出逃”,致使大量证据材料得以妥善保存并公诸于众,所以他曾认为关于该案的申诉,有望能够得到司法系统较早、较快的关注。

而事实上,李俊在2010年10月“出逃”时,已经被警方以“涉黑”逮捕过一次。2009年8月22日,李俊被重庆市警方以涉黑等罪名追逃通缉,同年12月4日,被重庆市公安局和成都军区联合专案组抓捕归案。

但三个月后,双方均对李俊予以撤案。据李俊发布的材料,他称经历前一次所谓涉黑抓捕后,他与妻子离婚,并将企业转至哥哥李修武名下。这位曾经被当地坊间称为重庆富豪前30位的民营企业家,试图以此避开这场打黑浪潮。

“李修武其实每个月才几千块钱工资,在企业里也不是什么负责人。”俊峰集团员工称,李修武实际只是名义股东,在公司里无职位、无权力,且因家庭收入窘困,连孩子的上学问题都需要在李俊的资助下得以进行。

2011年9月,沙坪区法院开庭审理该案时,李修武代理人、西南政法大学博士生导师赵长青出庭辩护,认为被控黑头目的李修武事实上与出庭的其他不少“团伙”成员并不认识,且李修武极少参与公司管理运营工作,检方所诉事项李修武多不知情,故涉黑等指控均不成立,但该意见未被采纳。

记者获得李修武所写申诉材料称,他在警方审讯期间,他被强制坐老虎凳6天6夜,期间鲜有睡眠饮水进食,笔录正是在此情况下被警方办案人员威胁形成的。而该案中台士华、魏文清、白洪波、雷良建、何君等人的申诉材料中,亦出现大量关于警方刑讯逼供、诱供的描述。

“我们相信党,相信法律,企业我们会努力经营好,个人申诉也一定会获得法律公正的对待。”俊峰集团一位高层称,国家以法律公正对待薄、王案件,相信也一定会同样公正对待李俊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