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一生情缘

中国蓝海 收藏 0 167
导读:我有过一段不平凡的军旅生活,那是高中毕业后报名参军在人生历程中永远无法忘却的激情岁月。入伍之后,我在部队里就认识了自己的亲密战友阿明,不经意之间我俩结成了无比深厚的战友情谊。   才踏进军营之初,阿明与我分配在同一所宿舍内而且还是上、下铺的居住关系,我是东北人,他是南方人,从口语表达方面那会儿我俩就闹出了好多个笑话儿。夜静时分,阿明坐在床沿边看书,我则伏在书案上给老家的爹妈亲友写长长的家书,他问询我说:“你是东北哪儿地方的人啊?”这句话经过阿明的嘴巴讲出来时,我分外地感觉到了十分地生涩呆板,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有过一段不平凡的军旅生活,那是高中毕业后报名参军在人生历程中永远无法忘却的激情岁月。入伍之后,我在部队里就认识了自己的亲密战友阿明,不经意之间我俩结成了无比深厚的战友情谊。

才踏进军营之初,阿明与我分配在同一所宿舍内而且还是上、下铺的居住关系,我是东北人,他是南方人,从口语表达方面那会儿我俩就闹出了好多个笑话儿。夜静时分,阿明坐在床沿边看书,我则伏在书案上给老家的爹妈亲友写长长的家书,他问询我说:“你是东北哪儿地方的人啊?”这句话经过阿明的嘴巴讲出来时,我分外地感觉到了十分地生涩呆板,那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往外蹦宛如是打字机似的机械。我回答说:“是东北辽宁省的,具体说来就是鸭绿江——咱全中国最大的那座边境城市丹东。”阿明立刻坐直起来,惊喜地道:“鸭绿江?我知道那地方,是一座闻名全国的英雄城市呀!当年,抗美援朝的志愿军兵团就是气昂昂、雄赳赳地跨过了鸭绿江远征美帝国主义……”我欣然一笑,说:“那是老黄历了,对了,你是南方人是哪儿的?”阿明说:“我是深圳人,这次来当兵乃是家中父亲母亲强烈要求甚至是逼迫我的,说心里话,我内心根本不想来绿色军营里受罪倍加煎熬的,可是没有办法。老爸老妈说部队这儿是锻炼人的地方,在家乡呆着倒不会有什么大作为的。”我好奇地道:“深圳?你是地道正宗的深圳人呀,我好羡慕你,社会上不是常说——没去过北京,不知道自己担任的官儿小;没去过深圳,不知道自己衣袋的钱少嘛?!那想来你家的物质生活条件应当是特别地富裕啦!”阿明说:“反思起来,有钱人家也是有许多难处的,只不过外人无法窥视出其中的玄妙呀,比如我老爸为生意奔波辛劳,当生意失落陷入亏损的那些特殊日子他又是怎样熬过来的?还有家族亲情的纠葛冷淡……可能,也正是因为家境过于优越的直接关系吧,因此亲友们不同意我毕业后就守候在家乡,非得往这部队军营里给我硬塞,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言谈增多了,我与战友阿明彼此了解得越来越深,几乎是成为了相互间无话不说的挚友。某日,部队搞野外攀登训练,阿明不小心将腿脚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幸好军营医务人员为他包扎处理的非常及时,胆小文弱的阿明这么一个大男孩儿居然在那一刻眼角边闪动着晶莹的泪花啊。为此,排长调门儿很高地好一通批评了他,吼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你还是不是个男孩子!?……”阿明强忍泪水,一声不吭。这一晚,睡在我宿舍上铺的好兄弟阿明泪流满面般哭泣不止了,他告诉我说:“你猜,我现在最想什么?”我轻轻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他又说:“此刻,我最想家乡的爸爸妈妈,平日里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幸福滋味儿多好呀?!可是,……”阿明那时就从他的枕头下边取出来一款好看的皮夹子,里面保存着他与父亲、母亲全家福的彩色合影照片,目视许久之后,阿明不再哭泣而是抹干了泪水把照片又传递给了我,说:“我让你看看,瞧我老爸多富态!”他一边说一边笑,当我捏着那帧全家福彩照留心观赏时,竟然也笑喷了嘴儿,道:“你老爸是够胖的了,大概有一百六、七十斤重吧?不过,你母亲相貌秀丽好有气质啊!”阿明说:“我爸爸原本身材就不高,加上近年来物质生活好些,又胖又矮的笨拙形体被左邻右舍的友人们戏称为‘圆球’,其实当初我老妈跟他谈情说爱时也是瘦弱不堪的模样,想不到如今竟发福发出了界限……”阿明腿部的重伤很深,即使外涂了特效药品在夜半时分里他仍旧疼痛着喊出了声儿,我也睡不熟从被褥里爬起来点亮手电筒与他轻声地倾心交谈。阿明说:“腿伤这事儿,我是坚决不能够跟家乡父母提起的,因为我不想让他们为我过分地担惊受累,必竟自己是大孩子,都好娶婆娘的人儿哩难道说整天还让爹妈操心嘛?!”话题一转,我俩又开始谈起了恋爱友情一类的事情,阿明喜滋滋地说:“校园学习那会儿,我与同班同学小女孩儿阿敏很好,原以为学校毕业以后我俩同时在深圳寻找一份职业,再研究人生谈婚论嫁的大事儿,可谁知,我把自己参军入伍的消息刚透露给她时,阿敏就一脸的埋怨神情,说什么我不想给军人当老婆,现代社会里当军嫂太辛苦啦……那阵儿,我也跟她翻脸了,说早知如此我也不想与你再发展咱们的恋情关系,那就散伙吧。”我问询阿明说:“现在,你们真个散伙了吗?”阿明说:“我的决心很大,可后来女孩儿阿敏又主动地给我写情书、通电话恳求复合从前的情感联系,但我对她说,路归路、桥归桥,咱们或许真的不是同路之人,世间比我更加优秀的男孩儿有无其代数,我们的情缘到现在真个是走到了尽头呀!就这样,失恋之后的我感觉很轻松。你呢?说说你的恋情故事吧。”我苦笑了一下,说:“没啥好讲的,读书那会儿在学校处对象,其实是深受我的父亲母亲强烈反对的,他们反复对我说,孩子你知道吗?当代社会,生存竞争日益激烈,尤其你一个男孩子更要懂得‘先立业、后成家’的深刻大道理,即使你拥有了老婆孩子小家庭时,可没有一份安身立命的好职业,经济社会中你拿什么来供养你的妻儿老小呢?我觉得老人家的话语十分地颇有情理,爱情与婚姻、家庭根本就是不同层次概念解释,况且咱们现在年少天真,那份朦朦胧胧的单相思情境只不过就是些飘浮在半悬空中的晶莹剔透肥皂泡泡儿一样,迟早有一日经不起现实压力的考验而完全销毁破灭啊?!”阿明侧身转头凝视了一眼此时下铺里平躺在床铺上的我,打趣儿且神秘地问我道:“那你究竟有没有过一段美妙的校园恋情啊?”我郑重地说:“没告诉你嘛,我是单相思,人家根本没看上我,可我偏偏喜欢上她啦,也写情书、也通电话、也传递字条儿……但最终连牵手漫步的情缘都空空荡荡的哩,回忆起来,还是我自个儿太幼稚了。”

不久,部队里又搞起了士兵潜水特殊训练,那时候战友阿明的腿脚伤患才刚痊愈,我时常叮咛了他,说:“要不,你就跟咱排长请假吧。”阿明认真地说:“没什么,现在我好利索啦,况且潜水乃是我的强项运动,多日之前我就期待着自己能够在这项体能训练中一展身手啊!”说起来,自己的水域功夫便十分地稀松平常了,那一天刚下水时我就只感觉小腿子抽筋儿而且越抽越厉害,后来,一幕不愿发生的意外情景出现了……

如同历经一场恶梦似的昏天黑地,我从疲倦不堪的困乏状态里好容易苏醒过来啦。那一时刻,我能够听见周围的战友们异口同声地在呼喊着我的名姓,“我这是怎么啦?……我现在哪里呢?”说话的时候,我体味出特别吃力的样子,过一会儿,我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正平躺在训练基地那片水域的岸边,正当大伙儿七嘴八舌一番纭纭议论之际,一张熟悉的男孩儿脸凑近我的跟前,我立刻辨认出了他正是我的上铺好兄弟、好战友阿明。这时,排长感喟地道:“才刚可把我们给吓坏了,是你在水底里做踩水运动时猛然间失去了知觉,幸亏跟随在你身边的阿明水性不错发现及时紧急呼救,他一只胳膊死死地搂住你、一只胳膊又奋力向岸上快游,大伙儿七手八脚好一阵子忙碌才把你拖上来,又是人工呼吸、又是挤压胸部,一口一口的水浪从你嘴巴里喷出来……”那一刻,我的微弱目光再次转向了战友阿明,他紧紧握住我的手,说:“一切挫折都过去啦,你不必害怕,这是我应该做的,谁让咱俩是好哥们儿呢?!”当我的脸庞气色稍有好转时,我对阿明说:“谢谢你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阿明不好意思地道:“这话就扯远哩,咱是谁跟谁哟?”那时,面前的这位普通深圳人模仿了东北方言的腔调儿,乍听起来倒挺有趣味儿的,一句真情话语直说得我当时热泪盈眶,战友阿明与我在不经意之间达成了一段生死之交的莫逆情感,我好感动呀!?由此,我似乎开始读懂了平凡战友阿明身上散发出来的无数闪光点,他不再是那个娇生惯养的深圳富家子弟,他不再是那个畏首畏尾常爱哭泣流泪的大男孩儿哩。从此以后,我与战友阿明相处得如同手足兄弟一般融洽,每逢家乡鸭绿江的亲朋老友千里迢迢奔赴军营过来看望我时,携带着当地螃蟹、对虾、海螺等众多土特产品,我总是蒸煮着这些海货美味与战友阿明一块儿坐下来共同分享,欢乐开怀。

几年之后,我和战友阿明同一批转业分配回到了各自的家乡故土,分手告别之际,我俩又一次握紧了双手饱含热泪地道:“有空儿到俺家做客,咱继续把酒言欢重叙这段军营友情啊!?”说这一席感慨话语时,我的内心世界里有些波澜起伏,与阿明拥有过的这一段铭记终生的非凡战友深情,将永远地烙印在我的头脑记忆里不曾改变,常忆常新呀。

后来,当我娶妻生子立业成家时,听说战友阿明也组建了自己的温馨之家,而且在家乡深圳城市中投资兴办了自己的一所实业公司。不久,我与阿明果真见面啦!但那并不是什么隔山望水、远渡重洋,而是在家用电脑互联网络上,我们通过先进的视频QQ聊天,又聆听到了彼此之间亲切的声音、又目睹到了彼此之间坦诚的笑意,好开心啊!


本文内容于 2013/10/12 17:11:58 被小编a29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