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担保协会实为离岸公司 游走监管“空白地带”(图)

死神的顾问 收藏 0 96



满屏的红色宣传横幅和宣传标语让人误以为这是一个政府网站

人民网北京2月26日电 (记者 章斐然)打开中国担保产业信息网,满屏的红色宣传横幅和宣传标语让人误以为这是一个政府网站。事实上,该网站是由一家名为中国担保协会的机构建立的。

该协会声称“香港注册登记,民政部门备案”,而人民网财经记者在民政部全国性社会组织查询系统中并没有找到这家协会的备案资料。

越线的会员服务

与其他协会性质的组织类似,成为中国担保协会的会员必须缴纳会员服务费。人民网财经记者根据从该网站下载的一份中国担保协会会员申请表得知,会员分为普通会员、理事单位会员、常务理事单位会员、副理事长单位会员、常务副理事长单位会员、理事长单位会员、副会长单位会员和会长单位会员8种,每年一次性缴纳赞助费3000元到20万不等。据担保协会徐姓工作人员介绍,该协会目前有会员“几百家”。

记者曾在该协会网站展示的会员单位中,看到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南京大学、莆田银监分局赫然在列。

根据1998年9月25日国务院第8次常务会议通过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二条,国家机关以外的组织可以作为单位会员加入社会团体。尽管中国担保协会并不属于该条例规定的社会团体,而是一家香港注册的公司,但上文所提三家单位与该协会的关系却同样令人生疑。

人民网财经记者向人行上海总部求证其是否为该协会会员单位,人行上海总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人行上海总部不是该协会的会员单位,已与他们沟通,将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从中国担保协会网站上撤下。

根据协会徐姓工作人员发送的一份入会流程文件显示,协会为会员提供21项会员服务,其中包括“可为会员搭建企业和金融投资机构深入交流的平台,为企业贷款、融资、上市提供咨询服务”。


这类名为社团实为公司的机构游走在监管的“空白地带”(摄影:章斐然)

人民网财经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发现其提供的会员服务或已越过“红线”。

记者来到位于北京西直门南小街188号的中国担保协会办公地点,协会的办公场所是一间临街的中国传统风格的平房。平房朝街的大门紧锁,记者在表明身份后得以从后门进入,中国担保协会执行秘书长何建华和中国金融办工作协会副会长李建民接待了记者。二人表示,秘书长张信良正在外调研。

进入平房内部,记者看到墙壁上挂着的一个小相框中的证书上印有“人事部授权中国担保协会”等字样。当人民网财经记者对“人事部”提出质疑时,何建华表示授权是“人事部”被合并入人社部之前的事,“可能有两届政府了”。

人民网财经记者就“P2P行业困境”问题对何建华和李建民进行了采访。采访中,两人提供了一份《中国网贷(P2P)行业手册》的材料,并表示中国担保协会通过设计一套有效的流程可以分散P2P担保风险,“形成一道防火墙”。记者细问如何“分散风险”、何为“防火墙”时,两人均表示“刚来协会工作不久,不太清楚”。在人民网财经记者的追问下,何建华表示,设计方案的重点在于支付环节,由中国担保协会向资金托管发送支付命令,起到“防火墙”的作用。

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教授。黄震表示,这套流程并不新鲜,无非是套用第三方支付的形式。中国担保协会向资金托管机构发送支付命令,在事实上已履行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功能。但中国担保协会并没有央行发布的第三方支付牌照。此前不久,中国担保协会在北京召开了“全国P2P行业规范管理指导意见论证会”。会议中,黄震教授直指对方是“骗子协会”,随后愤然离会。

同样在论证会上对该协会提出质疑的温州宏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学弟也向人民网财经记者表示,该协会根本没有得到行业内认可。在该次所谓的“论证会”上,国内P2P行业的前十家均未出席,他本人也在“发觉受骗”后中途退席。

公司“变身”协会

本质上的一家离岸公司,是如何通过在香港注册而将自己“包装”为一家事业单位的呢?

在百度网页搜索栏里填入“香港注册”、“协会”搜索字段,显示高达1000多万项相关结果。在人民网财经记者翻阅的前五页搜索结果中,充斥着代办公司列出的注册香港协会的价目表和流程说明。

根据搜索结果,人民网财经记者随意拨通了一家名为华宇国际(香港)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华宇国际”)的服务热线电话,咨询“有在香港注册协会的需求”该如何办理。对方介绍,通过香港警务署和香港注册署都可以注册成立协会(基金会、理事会等),但相较之下后者费用小、成功率高,也是国内大多数在香港注册的协会采用的方法。

这种方法具体来说是通过在香港公司名下成立分行“曲线”实现的。据华宇国际的工作人员介绍,分行的名称中可以不带有挂靠公司(即总行)名称中的“有限公司”等字眼,甚至可以与总行名称毫无关系。她还特别强调,“(分行)名称中可以带中国、北京、浙江、香港、美国、法国、国际、亚洲、学院、出版社、协会、集团、控股、实业、发展、投资、财务、联谊会、科技、医疗、基金、促进会等字眼”。

由于注册分行会形成相应的商业登记号,记者提出担心商业登记号会暴露分行与总行之间的关系,进而暴露分行“名为协会实为公司”的底牌。该名工作人员表示无需担忧。事实上,在香港注册的公司(即总行)在公司注册处和税务局商业登记署分别有两个完全不同的编号,而分行仅有商业登记号。通常,商业公司使用公司注册处的编号显示其合法注册地位,而分行只能使用商业登记号。由于两组编号毫无相似之处,旁人很难将两者所代表的机构联系起来。此外,公司注册处的查册网与查询商业登记号的网址不在一处,进一步增强了总行与分行关系的隐蔽性。

不过,人民网财经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尽管隐蔽程度很高,但要识破以协会为名注册的商业公司,其实“有迹可循”。突破口就在商业登记号的第9至第11位数字。据香港政府一站通介绍,通常总行的商业登记号第9至第11位数字为“000”,而分行则以“001”、“002”依次排列。

以中国担保协会网站公布的注册号5201492800103106为例,挂靠总行的商业登记号应为52014928-000。记者依此实践后,得知中国担保协会挂靠的总行应为“中国担保集团有限公司”。记者再将该公司全称输入香港公司注册处查册网验证,显示该公司CR编号为1437347,成立于2010年3月3日。

人民网财经记者随后以入会咨询的名义拨通了中国担保协会的电话,接线的徐姓工作人员表示协会为“事业单位性质”。

监管困境

黄震教授表示,像中国担保协会这样的离岸公司能够打着法律擦边球在中国大陆活动,而一些受行业认可的组织想要在民政部备案却“不得其门而入”,实在不公平。

而类似中国担保协会这样以离岸公司的身份,打着错综纷繁的旗号,提供有名无实的服务的组织还有很多。

人民网财经记者在香港公司注册处查册网上输入繁体“中国”作为关键字搜索,以该字段开头的公司名称共有24600项记录。经记者验证,显示的前500项记录中,有14家公司注册了以“中国”开头,以“协会”、“理事会”、“研究会”等结尾命名的分行,比例达2.8%。若按该比例推算,在24600项记录中或存在约689家类似的“协会”。而这还不包括以“中华”、“亚洲”等字段开头的公司。

人民网财经记者已确认的挂靠在有限公司下,以“中国”开头、以“协会”、“理事会”、“研究会”等字段结尾的14家公司为:

中国人力资源管理协会

中国人力资源管理研究会

中国人力资源管理联合会

中国人事法务协会

中国三农协会

中国三农产业协会

中国三农研究院

中国县域经济发展研究院

中国三农促进会

中国三农产业发展工作委员会

中国维权记者联合会

中国上市企业俱乐部

中国土地法律与政策研究中心

中国土地研究院

《人民日报》发表的题为《不能让“离岸社团”逃脱监管》的文章中评论道,“这类名为社团、实为公司的机构,正是利用境内外的管理差异和信息上的不对称,打法律的‘擦边球’,游走在监管的‘空白地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