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男人心魔:四宗罪

猫咪琴 收藏 0 512
导读:王进喜死的前二天,海江市下起有史最厚的雪。纯白的雪片象一群穿白裙白鞋的精灵,幽幽咽咽,纷纷扰扰,室外所有树干和花草都厚厚地覆盖一层大雪。   医院里室内,暖气通身。王进喜白天不懂夜的黑,白天睡,晚上打起精神要慕云和他推心置腹地聊天。   他大概所见我一步不离病房,象个忠实的伴侣守着心上人,隐约知道我和慕云有多少关系。他望着夜灯照射后的雪景,要慕云拉开窗帘,他问她话,寂静的空间传来他俩的对话。   “大姐,有心上人吗?”   “有。心上,心上,你认为心上人是不是存在心间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续接《三宗罪》http://bbs.tiexue.net/post_6955691_1.html,王进喜死的前二天,海江市下起有史最厚的雪。纯白的雪片象一群穿白裙白鞋的精灵,幽幽咽咽,纷纷扰扰,室外所有树干和花草都厚厚地覆盖一层大雪。

医院里室内,暖气通身。王进喜白天不懂夜的黑,白天睡,晚上打起精神要慕云和他推心置腹地聊天。

他大概所见我一步不离病房,象个忠实的伴侣守着心上人,隐约知道我和慕云有多少关系。他望着夜灯照射后的雪景,要慕云拉开窗帘,他问她话,寂静的空间传来他俩的对话。

“大姐,有心上人吗?”

“有。心上,心上,你认为心上人是不是存在心间呢?” 慕云甜蜜地问

“你如果希望,更愿意他在心间还是在旁边呢?” 王进喜的问题足实令我好奇。

“如果需要,随时随刻24小时。”慕云的美打动了王进喜。

我不自觉突然捂着双手笑了,王进喜愣愣地将目光望向我,有几分羡慕的神色。

他过了一刻收回目光,盯到慕云的脸上。“大姐,你还想听故事吗?”

“听,怎么不听了呢?我喜欢听你讲故事。”王进喜冷漠表情过后露出笑容,我以为是我们感染到他,他问,“我说的三宗罪都与你无关而且对人非常残忍,为什么你喜欢呢?”

慕云替他拉开窗幔,“你瞧,雪不是为我俩而下,甚至厚厚的大雪有可能成为雪灾,可为什么我们还欣赏到它的美?为什么我们还要欣赏它?那是因为它在冬天,能给我们季节轮回,在下一年盼到春天绿色的希望。”

王进喜若有沉思点头,然后道:“这一次,我说的是你和你的心上人的故事!”

慕云回过头,露出惊讶的表情。王进喜又补充说,“大姐,我交待你的几件事,帮我兑现吧?我恳求你。”

慕云知道他暗示什么,王进喜说那句话,说明他生命的迹象趋向变弱,慕云答应他的请求。

王进喜无条件实施了三宗罪行和九头狼一伙人回到霍家县,九头狼第一要事,向赵海凡邀功。赵海凡很得意,他认为天下是他的了,当天夜里,他携同九头狼王进喜等人冲进阎子光的秘密宝藏,用王、赵二人合在一起的口令“芝麻开门,财帛滚滚”轻而易举获得官场要来的宝藏。

慕云疑思,“你不觉得不杀人也可以轻易打开?期间没有碰到任何障碍?”

王进喜回答,“有。阎子光诡计多端表现在每一扇门外都装有一个测谎仪。我们试过,没有一个人可以不完成任务打开机关门,语音通过测谎仪给予一遍遍提示:你必须接受任务,才能打开该所大门。”

“也就是说,如果阎子光不告诉你们要完成什么任务,把杀人设成一个游戏,即使有人从霍美华身上拿到钥匙,或者霍美华本人亲身前往,都不可得到他的宝藏?”

“是的,那是游戏中的交易,每道任务完成回来,你只要从容答上“我杀了某某某”,测谎仪测出你的诚信,它自动检测打开门锁。”

“那是个天方夜谭?”

“那是强盗爱绞尽脑汁想出限制别人轻易发现宝藏所设的一种游戏瓶颈。”

“因此,设置成暗算别人的机关,很有可能变成暗算自身的机关?”

“是的,清清白白,谁会防设呢?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我们都是一个贪婪的人,却被贪婪的枷锁套住,任何想侥幸逃命的人到最后都死得很惨!”

王进喜和赵海凡等人瞅见阎子光的宝藏堆积如山,进去那一会眼睛都看直了。他们连夜把宝藏移出,神不知鬼不知搬进地狱之谷。

当王进喜跟赵海凡提分赃的事,赵海凡脸黑下来。他要压制王进喜,认为他的计划还没全部完成。

王进喜那一回表现得倔强地说:“不关我的事,我办事替阎子光卖力。”

赵海凡发出讥笑:,“王进喜,你每天吃我的,住我的,从你到地狱之谷一刻起就听我发号施令!你忘了吗?我是给你肉吃的主。”

九头狼跟着起哄,白了他一眼“窝囊的家伙,算我大哥白养你,大哥洪福了,你我能不享福吗?”

王进喜很不爽,“明明说好事成后,我走我的独木桥,你过你的阳关道”

赵海凡看出他的心思,拍拍他的肩膀,“吃的是大锅饭,怎么你要拿我弟兄们那一份呢?”

王进喜有苦说不出。进退两难。赵海凡说,“王进喜,如果你帮我完成一件事,我可以给你比他们更多的奖赏。”

九头狼却在旁边推搡,“大哥,王进喜一点吊用没有,你吩咐他,不如叫我一起放风。”

赵海凡嘿嘿二声,“大爷我这一次奉陪到底。”

王进喜不知赵海凡提出的是什么条件。就在地狱之谷不声不响住了一段日子,赵海凡提出带他们出外。王进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跟闷葫芦一同去了海江市。

他们入住海江市一家私人旅馆,靠海江市六星酒店很近。

那一天,天气非常地好,深秋最后几天时光,王进喜从三楼的木房终于见到和平鸽,他心中涌动着平日没有喜悦,然而赵海凡提出的交涉令他吃惊不小。

“看见没有?我要你射击伴娘和伴郎。”

“为什么?”王进喜抬起头,他不明赵海凡的动机。

“要做你就做,不然你就一枪打死自己。”赵海凡吼道,王进喜以为赵海凡开的是玩笑,他接过手枪,上下翻了几遍,问:“自家生产的?”

赵海凡抢过手枪熟练地扣动板机,“王进喜,我再问你一句,你是干还是不干?”

王进喜扑通扑通上下心跳,他拿起桌上的望远镜,看到了赵海凡提到的伴郎伴娘,悠悠地问道:“他们是你的对敌?”

赵海凡不容王进喜说太多,用枪顶着他的脑袋瓜子,威胁:“王进喜,你杀过人,你再杀人又有什么区别?”

王进喜苦笑不得。他想,“我处处被你们陷害,原本我就是一个只好射击靶场的枪手,在这片土地上,你却要我非法持枪杀人,想着便是和阎子光再一起,他大爷没敢要我杀过人,有的也是陪他去山上打鸟,拿他个鸟铳十发十中惹得他老子多开心。”王进喜望望赵海凡,问道:“我罪恶的双手染过鲜血,今天我坦言告诉你,我杀不了新婚中的人。”

赵海凡生恨地说,“屁话,全他骂屁话。王进喜,你要是想拿钱,你别跟着我对干。我要火气来了,一枪能抵你命。”

赵海凡要王进喜持枪,“给!你不是枪手吗?怕了吗?你不就是阎子光的枪手??徒有虚名,混饭吃?啧啧,亏他被玩转几年,被一个大话的枪手耍弄,情何以堪。”

王进喜被说得火冒三丈,接过手枪,象玩花样举起仿五四式,搁在赵海凡的脑袋,“我杀过人,再杀几个又何妨。”

赵海凡所见那架势,反倒哈哈大笑起来,从手中丢下子弹,又被另一手接住。“王进喜,我怕你玩花的,玩枪?你还嫩得呢。”

王进喜形同耻辱上身,不远处的婚礼进行曲在喧唱,他有一刻多么祈祷那些虔诚的人们都平安。

王进喜此时冷汗上吸,后背凉嗖嗖。赵海凡在王进喜不眨眼的同时装上荷枪实弹,手持双枪顶着他,“干还是不干。”

王进喜不得不接过赵海凡交付的手枪,想着命还捏在赵海凡身上,他慢慢地定住,通过九头狼给的望远镜,脑袋开始发胀。

就在这里,他听到耳畔掠过二枪声,赵海凡强制他开枪。

远处,传来人群的惊叫。王进喜二话不说,一个兔子速度,从三楼跳下。。

慕云沉思,“你告诉我的故事就是那些?”

王进喜点点头。“那是有关你和你的心上人的故事。”

慕云听后有种哭不出的心痛。事后她对我说:如果王进喜不是还有一丝人性,倒在血泊中的不是阿胖和苏细妹,起不来的是我和她。

慕云记在本子上的话,写道:“王进喜把黑暗揭露出来,他表现得力量惊人,即使生命随时都有可能象燃烧的烛光断断续续熄灭,得以跟我交换信任,争着口气告诉所犯的四种罪行。

他没白做了一回人,走时卸掉心灵重负。“

第二天的清晨,王进喜直躺在病床,没有任何游丝,他黎明前醒来在最短时间掐住了自身的脖子。他那个时刻象窗外二天前下过的雪,来得快去得也快。

节选猫咪小琴的小说《我的后妈》第二部,解救于水深火热之中

第一部 改编版:铁血男儿情 发布铁血读书 http://www.junshishu.com/Book22836/,欢迎大家收看。

2013-10-12 猫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10/14 11:45:02 被猫咪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