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男人心魔:三宗罪

猫咪琴 收藏 0 566
导读:每一天,王进喜讲他一个罪行,然而他的气息并不好,随时在讲的过程中断,而被急于抢救,苏醒后的王进喜平静而略藏忧伤,他望着寸步不离的慕云含嗔一笑,“大姐,记忆里我的父母都没待我那么好过,是不是我得向你交待完罪行,才能够平静地离去。”   慕云面对曲折波澜心情的王进喜,在他的心田,更多蓄聚的是心魔,“我打个比喻,它们的存在,试同你游戏里的怪兽,它随时在你血气不足的情况下冒犯你。”   “大姐,你实际诊救我的外伤足够了,为什么还要诊救我的心灵呢?”   “那是因为心灵中魔鬼的成长要比外肤受伤

续接《二宗罪》http://bbs.tiexue.net/post_6955689_1.html,每一天,王进喜讲他一个罪行,然而他的气息并不好,随时在讲的过程中断,而被急于抢救,苏醒后的王进喜平静而略藏忧伤,他望着寸步不离的慕云含嗔一笑,“大姐,记忆里我的父母都没待我那么好过,是不是我得向你交待完罪行,才能够平静地离去。”

慕云面对曲折波澜心情的王进喜,在他的心田,更多蓄聚的是心魔,“我打个比喻,它们的存在,试同你游戏里的怪兽,它随时在你血气不足的情况下冒犯你。”

“大姐,你实际诊救我的外伤足够了,为什么还要诊救我的心灵呢?”

“那是因为心灵中魔鬼的成长要比外肤受伤来得快。许多人稍不留意做错事,通常做了却不知道犯错。”

“大姐,我错误的尝试就在一次二次犯下的行为积累蔓延滋生。”

王进喜说起阎子光中家中的保育员小双被杀流溢出情绪亢奋的目光。

“杀过霍氏兄弟,我知道我杀人了。他们青龙帮一伙天天喝酒,醉生梦死。”

赵海凡找王进喜谈话,见他一个人关在暗室,挺诧异地“怎么不见你跟弟兄们一起喝酒啊,一个人躲起来?”

王进喜想,“我杀了人,我能提起劲吗?你们这一群黄鼠狼给鸡拜年,都一个个没安好心。”

王进喜果然想对了。赵海凡说,“成功离我们越来越近了,但是还有两件事没解决。”他召王进喜至他巢穴,然后坐在他的龙椅宝座上,赵海凡很贪恋交椅,他认为那把厚金打造的龙椅可滚滚带来财势,钱运,那种强势无不象曹公当年挟天子以令诸侯。

“赵海凡摆明是一山之王,凭着和阎子光的交易做成一个地下枪厂。阎子光好美色,赵海凡就帮他解决胃口之需;反之,赵海凡巨形之腹,由阎子光贪污填充。”

“为什么平凡的一个保育员会是阎子光顾你们杀掉的对象呢?”

“阎子光要求小艳怀孕,被小双泄密后,恼羞成怒。他不管小双是霍建雄的女友,对她进行污辱一番,事后,不仅断了霍氏兄弟各一根手指,还兵分二路发密电要我和赵海凡除掉他们。”

“阎子光究竟怎么给任务?”

“家室宝藏诱惑,那些是他在鹿领口当代理市长以及霍家县当县长贪污贿赂而来的堆成一山的古董黄金。”

“阎子光既然兵分二路,又如何答应成功后给你们打开宝藏的大门?”

“他们各给我们上下半句的口令,只要二人的口令合在一起,最后一扇即打开”

“但事实上,你们之前都试过吗?”

“试过。赵海凡拿到霍美华给的钥匙,打开阎子光藏宝第一扇门,结果却发现机关重重。我所说的机关重重并不是武侠小说描写的放乱箭,而是阎子光设在每道门的语音提示,“你必须完成交付给你们的每道任务,才能进入下一扇机关”

“但是你们不觉得被骗吗?”

“我们希冀有。阎子光暗地敛了不少财,我亲眼所见,并且叫霍氏兄弟将财宝运到私人宝库。”

“所以为了闯关,你们必须象游戏被设置任务而成为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我们有私心,不就为了后半生享福气吗,可是许多时候,我们冲不出魔界,游戏得越深,陷得越深,等回头,路已经不是原来的路。”

“那是一条什么路?”

“一条无人走的末路。”

王进喜原以为等任务完成马上远走高飞。赵海凡却看出他的心思不在地狱谷,便说,“我们的游戏结束得越早越好。”

“第二天我和九头狼离开霍家县再次到达海江市,是一个雨后阴天。小双听说霍氏兄弟在海江市遇难,过了几天,她出现在海江市火车站,她的出现无疑引起我们的兴奋,那种情绪就象是再遇喜欢的恋人。”

“为什么会有那样感觉?”

“对爱情的期待吧,对着那样的女人她长得美,模特个头你能下得了手吗?”

小双出了火车站,问询路道,在鹿岭市停留初期,小艳告诉她,直接找慕云,可她一个女人对海江市人生地不熟,无形给他们提供了方便。

九头狼派人跟踪,将她带到偏僻的地方,趁机把她打晕,然后背她到无人的地方。他们商量白天不好下手,要等夜晚,再把她一了了之。

“大姐,我同情小双,面对手无寸铁的女子,我怎么可以任他们为所欲为呢?在她离开那个她留恋的世界,我多看了她一眼。九头狼等人把她用布袋噎死。那种残忍好比窒息一条活生生的狗。当初我打了个冷颤,他们的行径比杀狗的人还残忍。”

九头狼发现小双断气后,打开袋子,吓退几步,直视到小双一对美丽的大眼睁得老大,很含冤的一脸表情。王进喜形同看到小时叔叔杀一只鸡,杀完后叫他宰,他甚至在暗处不禁意留下几滴眼泪:“美人啊,只望你来世投胎不要做女人,做男人后把这一群畜生全都阉了。”

九头狼一路上见王进喜被动冷漠,他推了王进喜一把,“吃软饭的家伙。什么都要我们来动手。你能不能想下面的办法。”

王进喜冷漠地象游戏里的剑手,道:“人都死了,我想什么办法?”

九头狼用棍棒敲王进喜,“一个大条的人横在我们面前怎么办?”

王进喜觉得从胃里要吐出东西,他确实不喜面对一个原本活生生的人,如今躺在他面前,无声无息,却还要被蹂躏,他突然抓住九头狼,狠骂,“你们这群王八犊子,你们这群混蛋,你们这群有一天统统下地狱的流氓。。”王进喜觉得骂得好过瘾,他该装疯卖傻。九头狼一把将他提起来,“你,你,你骂谁来着?”

王进喜嘻笑了一下,对着他说,“你看怎么办,我建议你象爹娘把她埋藏”

九头狼踢捶王进喜的腿,“我去你的娘。”他扔下手中的刀,打了一通电话,然后吩咐王进喜:“没用的家伙,我大哥说了,下面的事由你办,办不好,捅漏子,你来补。”

王进喜想不出主意,他也根本不想。在他面前的选择,又是一道生死决择,他眼一闭,本想什么也不动。九头狼一把将刀塞到他手里,“窝囊废。你还当枪手。”

九头狼又在王进喜胸部揣了一脚。远处,有一鸟在夜空中哀嚎,王进喜使了几刀也不知对地面上软绵绵的东西剁了几截,他只觉得不停掉着泪,他觉得象游戏中的剑士失去恋人,伤心不已,但实际并不恋人,他只是无助,可怜,伙同了他们一起作案。

那一夜,九头狼他们在王进喜面前拼酒助兴,他们的狂欢不是王进喜的狂欢,他在收拾地板的零乱。

“我当时的感觉很想和小双一起入地狱,但我以为我的死不能换回她的复生。”

慕云亲见王进喜在医院流下同情的眼泪,事后王进喜说,“我以为我的聪明别人解不了。”

王进喜说到扔尸过程穿上36号的鞋子,要慕云把鞋子给他,“大姐,你把我的鞋拿过来。”慕云遵照,不明他要何干。接着他问:“你能猜出我穿多大的鞋?”

慕云觉得王进喜的思维跳跃很大,她看了看,认真地问

“41吗”

“40”

在他们一帮人当中,王进喜的脚最小,王进喜想伪装罪行,戴着面套出门买了一双36号的女式鞋子,套上后,他把装有小双的躯体的袋子,在深夜神不知鬼不觉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而那个地方,刚好是马克受陈俨仁责骂第一天入住的酒店旁边,一个垃圾桶里。

那个该死的阴天,印出了王进喜掩藏的小脚,但逃不过长期研究脚形专家的细微判断,那起小双肢解案,直到王进喜在生命的最后几天才向慕云供出。

当我打开慕云的本子,不难发现,女人的心细是细腻的,她道:“我没有亲自接到小双,我对她的死存有愧疚。如果真有因果循环一说,那就惩治社会的恶人吧。”

附注:〈四宗罪〉http://bbs.tiexue.net/post_6955710_1.html

2013-10-12 猫咪发于铁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10/14 11:38:18 被猫咪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