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男人心魔:二宗罪

猫咪琴 收藏 5 1000

续接《一宗罪》:http://bbs.tiexue.net/post_6955682_1.html,王进喜只是一个小市民,何以成为杀手?自他以一个错误的观念:谁给肉吃,谁就是我的主,他的身心也同时被他的主完全绑架了。

王进喜跟着赵海凡手下一帮混蛋射击打砸我的伟业公司后,以为有脱身之路,哪料当他跟赵海凡提分手时,赵海凡狡诈阴森地冷笑,对他说,“你就是一个被设计钓大鱼的诱饵,现在想脱身,除非你在做梦。”王进喜有被挖陷阱,任着被推下的侮辱。赵海凡给他一个前提,“除非你跟我一起寻宝,咋么样?”赵海凡在地狱之谷总部,用枪抵着和九头狼从海江市一同回来的王进喜,王进喜脸色不悦,但他心猛然跳动,至少比平时跳动更频繁。赵海凡收回枪支,插入枪鞘,他坐回他的龙椅宝座,对吓得失禁脸色变青的王进喜道:“我告诉你,王进喜,阎子光就是一个强盗,他在跟我们玩游戏,好,我奉陪和他玩到底。你呢,王进喜,你杀不杀人,那是你的事,问题你都知道底细,想走,行,命留下。”王进喜左看右瞟都是赵海凡的亲信。王进喜不暇思索,被九头狼一帮人带到一个暗室,狗仗人势,九头狼将他押到暗室,推了他一个趔趄,奸从中来,恶恨恨说道:“去死吧,家伙,你以为你是什么,在我大哥面前充壮要溜,好好在窑洞面壁反省,饿你几口粮你才会清醒。”

王进喜生不如死,觉得面前一片黑暗,他沮丧,甚至想一枪毙了自己,他摸一摸枪,身上的家伙都没有了。

隔了一段日,他被九头狼唤出,“嗨,地洞的,我大哥有话问你,快出来。”王进喜心头骂着,“他娘的,沦落到这地步,都被主家的狗欺侮。”王进喜一想反倒大义凛然,想着:要杀要剐随便吧,反正我这草命被你们捏着。他边想边跟着九头狼又回到赵海凡的巢穴。

王进喜正想着等死,连头也未抬,赵海凡坐在龙椅宝座上,很不高兴地喝道:“王进喜,见了我怎么抬不起脸呢。“王进喜冷笑道:“你管得住我的身,且管不了我的精神和思想。”

赵海凡连拍三下宝座,九头狼上前推搡王进喜,“家伙,你死了?老大问你话呢?”王进喜面无表情慢慢抬起脸,一双死鱼眼瞪着赵海凡。赵海凡这才又发话,“王进喜,阎子光不是命你杀他的二个司机吗?九头狼,查到他俩藏身之处木有?查到告诉王进喜!”

九头狼马屁拍得响,回作,“是,老大,据我调查,霍建雄霍建勇霍氏二兄弟暂留在海媚公关公司,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二家伙一把火把自家的屁股烧露了。”

赵海凡得意地笑,“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大爷我没听明白?”

“大哥,霍氏兄弟逃亡到海媚公关公司,以为找到救世主,哪料弟我一双神鹰眼,暗察到这两个家伙原来不过是怕死鬼。大哥,你想想,阎子光这厮不是省油的灯,被抓,上手铐,还托人找到大哥,要大哥亲手宰他俩,哈哈。”

“混蛋,谁将你全部抖出?”

“大哥,王进喜插翅难飞,他要不成为我们的人,小命都难保。”

王进喜这才知道,阎子光分通二路派出他和赵海凡一帮人追杀几个黑名单,互相制约,最后为了钱鬼打鬼,这一招够毒的啊。

赵海凡此时说话,“王进喜,听到没有?你被阎子光分派了任务,知道目前该做什么了?”

王进喜狡辩道,“那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九头狼上前踢了他一腿,道:“不是你的事,那是谁的事?有你这么清闲做着奴才的吗?”

王进喜恨恨瞟了九头狼一眼,“他妈的,你逞什么能,不就是主人叫你啃屎你就是啃屎的一头狗吗?”

“瞪什么瞪?不服是吗?”九头狼吼出一声,又加补了他一腿。王进喜本来不壮,被粗壮的九头狼踢的隐隐作痛。

赵海凡从宝座下来,两面扫了九头狼二耳光,“都是一群吃干饭的家伙,明天你就带王进喜一同去海江市。”九头狼掩面退下,唯唯喏喏说是。

第二天,王进喜被九头狼一伙人簇拥着,九头狼在车箱内用刀恐吓他,“你要敢中途逃命,你就跟霍氏兄弟一样的下场。”

由于赵海凡对海江市的里里巷巷都摸得一清二熟,九头狼打砸我的公司回到地狱之谷后,被赵海凡教训一番,“你个猪脑袋,我要你做个事,你都把整个人暴露在摄像下,知不知道附近有个摄像头,在当前刘百劳很有可能就对你们进行全面通缉。”

“大哥,按理说,王进喜这家伙还挺聪明的,搞射击还蒙住了脸。”

赵海凡干瞪着不用脑子考虑的蠢蛋九头狼,“要是这一趟还做不好事情,别回地狱谷,自行砍掉二只耳朵。”

九头狼一听跪下,“大哥,我一双手怎么砍两只耳朵呀?”

赵海凡拔出匕首插在桌板上,“回来我替你砍。”

九头狼不敢怠慢,他学精了,霍氏兄弟被迫离开海媚公关公司后,九头狼一伙人尾随其后,用黑套子跟着王进喜蒙住脸,跟到后半夜,发现霍氏兄弟还在街上游荡,找到一个最佳的位置,趁他俩不备,向他俩撒出熏香的迷药,霍氏兄弟本是迷茫无助,再加闻到香气晕头转向,一时半刻扶墙而走。

当他俩听到九头狼在呼王进喜赶快拔出匕首杀掉二兄弟,才知道进的是死胡同。九头狼交出赵海凡给出的匕首,要王进喜拿着,“快,快杀。”王进喜还没杀过人,说实话,杀人那不过是在电脑上打游戏打妖杀怪娱乐,那个时间,王进喜第一次冒着虚汗,前有追兵,后有突击,王进喜原本想跑,但他真的不想死在九头狼那一帮人的棍棒之下,他还在犹豫,被九头狼后背一推,结果手上的匕首一个准地刺向霍建勇的背部,霍建勇连声都没吭,呜呼倒在血泊中,从此再没起来。

霍建雄闭着眼睛,听到咚地一声响,知道大事不妙,却没想到他也被扎中,苟且活命走了几步,才倒下。

王进喜这时发现自己真的杀人了,他丢下刀具,发疯地沿着胡同跑,被九头狼一帮人截了回来,粗暴地围攻,群脚乱踢,九头狼叫道:“听好,蠢货。我没见得你是一个枪手,徒有虚名,你怎么在阎子光底下混的?”

那句话引得王进喜自尊心大失,他欲举起拳手,却见九头狼一帮兄弟群聚围攻,欲把他戳成肉浆。九头狼道:“要不是我大哥觉得你还有点用,我早就看不惯你了。要身材没身材,要胆没胆,形同饭桶。”

讲完,他狂笑几声,从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塞进到死者身上,嘿嘿对他的一帮兄弟说,“告诉你们,那叫借刀杀人。”

其中一个赞美道:“二哥就是二哥,朝兄弟该想不到要做我们的替死鬼噢。”

“嘿嘿嘿,那才叫高明。走,兄弟们。”九头狼拍拍屁股头也不回和他的那帮兄弟夹屁走了。王进喜被九头狼驾驭着,逃亡回地狱之谷,生不如死。

王进喜躺在医院宁愿自己没做过恶梦,醒来时,他的汗流得到处都是。慕云上前细心地擦道:“你体能太虚,梦中盗汗,还伴惊叫。”

“大姐,有时,我觉得我的身体宁愿不存在,如果人死了还有灵魂的话,我的良心能得到哪怕一点安稳,就算躯体死过几回,也要用游魂的方式入梦告诉别人,我曾罪恶过善良的人们,他们跟我一样手无寸铁。”

“你对霍氏两兄弟的死愧疚吗?”

王进喜又笑又哭道:“他妈的,我全当它是个游戏。”

“难道你的内心一点也不愧疚?”

“谁能说一个大活人用匕首杀一个人不愧疚,事后,我觉得根本不是我做的。”

“那是谁做的?”

“欲望的恶魔。求生的恶魔,一个念头,别人不死,命都不保。”

“人们往往判断对错,仅于一念之差。可是,你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逃命,你为什么不跑呢?”

“我百分之五十的声音告诉,我逃不了。”

“你不赌一赌?”

“我输了,用命去换。”

第二天的后半夜,慕云的记录本,又记下一行:“善良被恶魔运用,成为杀人工具,一念之差,仅于输弃良心,那是违背天理的。

附注:《三宗罪》http://bbs.tiexue.net/post_6955691_1.html

2013-10-12 猫咪发于铁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10/14 11:34:30 被猫咪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