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男人心魔:一宗罪

猫咪琴 收藏 4 881
导读:王进喜第一宗罪,象所有第一次干坏事的人表现得胆怯,交易有筹码,左右难定。“我接到第一个任务,就跟上了贼船骑虎难下,为了生存,不得不冒天下之大不韪,明知道我的性格胆怯,你看我瘦弱的身板,象一个干过坏事的人吗?”   半夜醒来,王进喜朝慕云笑,他嘴角留出一串口水,慕云弯下身体象照顾亲人一样耐心,平等地对待她生命中的每个病人。“我看不出,可你心中伤看起来有多深!”慕云答。   “大姐,你可怜我么?”王进喜问   “谈不上。你不可怜。我的世界有你,我要治好你身体每个伤口。”王进喜听完酸楚地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王进喜第一宗罪,象所有第一次干坏事的人表现得胆怯,交易有筹码,左右难定。“我接到第一个任务,就跟上了贼船骑虎难下,为了生存,不得不冒天下之大不韪,明知道我的性格胆怯,你看我瘦弱的身板,象一个干过坏事的人吗?”

半夜醒来,王进喜朝慕云笑,他嘴角留出一串口水,慕云弯下身体象照顾亲人一样耐心,平等地对待她生命中的每个病人。“我看不出,可你心中伤看起来有多深!”慕云答。

“大姐,你可怜我么?”王进喜问

“谈不上。你不可怜。我的世界有你,我要治好你身体每个伤口。”王进喜听完酸楚地笑,那一笑延至慕云的心头,她认真听他讲下去:

“我说过谁给我肉吃,我就要为他服务。我其实迫不得已。阎子光被双规时期,秘密透出交易条件,要我杀掉几个人。我拿到手上厚厚的一匝钞票,被警告说,“你现在没有退路,想走?你已经绑定了我,我可以给你自由,但你必须完成我交付的游戏,第一,处理掉我的两个司机;一个保育员,最后才能拿到芝麻开门藏宝的钥匙,它在最后必须通过我妻子这一关。看你怎么做到!”我接到匿名信上下不安,大姐,你知道,谁给我指派的任务?”

“阎子光。”

“猜对了,加10分。”王进喜恶梦醒来,他仍觉得那是打游戏。“我小时最喜欢干的事,就是用游戏渡过我空虚寂寥贫穷的童年,在我的记忆中,时光无色无味,被取笑,失去双亲,我是一个可怜的人,但是,在游戏,我充当好汉,杀怪兽,杀敌人,杀人如麻。”王进喜愣愣望着天花板,那刻他会觉得是英雄。

慕云问:

“现实中,你无法支配你的行为,你做坏事,并非你所愿?”

“谁愿意呢?谁愿意跟法律抗衡。我只有一条命,如今醒来,我悔之晚矣。我是一个没有原则的人,进了赌场,受不了诱惑,又不能见好就收。”王进喜觉得如今他在抗争,和权与利斗争。

“你赌博吗?”慕云心平气和问

“人生好如赌博,有些人赌爱情;有些人赌事业;我却赌我的命,我连命都押上了,我怕什么?我怕什么告诉你?”王进喜有点小激动,说完,他呜呜哭泣,“大姐,你是我遇到最好的人,我死到临头,你还象至友照顾我。”

“那是我的工作。”慕云和蔼地回答。

“大姐,你说错了。工作没必要赋予一个即将赴黄泉的人那么多的精力,一个医护工作者大半夜,象邻家大姐倾听落难的小弟,可我认为那不是你必须要做的。平时你关心你的病人多吗?”

“我应该的。一个人的外伤在时间的冲涮下渐渐愈合,即使外伤好了,心灵的疼痛又谁来关心呢?”慕云望着至膏肓的王进喜,试想通过最后一线希望治疗他内心的魔魇。

王进喜听完伸出手,说,“你能扶我起来吗?”慕云磕着要睡的眼睛,努力使自己清醒,将他扶起坐立。

“我接到任务第一感觉我要真去杀人了,你觉得我当初害怕吗?”

慕云点头。

“我怕得要命,甚至发现一夜连续尿频,我的双手不听使唤,黑夜中生出许多恐怖的眼睛,使我睡不着觉,我还做梦,叔叔操了我一耳光,说我没用,你再怎么穷再怎么没吃都不能去杀人,杀人的事我保不了你。我醒来全身汗透,第一意识,我是不是要赶紧收拾行李去投奔叔叔,我一想,心又凉了,叔叔在国外生活都不保,我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岂不是被他笑话。我心一横,只要干脆利落,不被拿到证据,拿到钞票后神不知鬼不觉渡到国外,再改名换姓,又谁懂你呢?”

“你用生命换取金钱,用金钱赌你的明天,是吗?”

“大姐。可是事情有了突发的变化。阎子光很快被抓,他藏宝的事不知怎么落入赵海凡的耳朵,我被通知,通碟:“如果你要拿到钱,必须听任于我。””

“事出有因?赵海凡怎么知道阎子光的藏宝地点?”

“大姐,阎子光的妻子霍美华是赵海凡介绍与阎子光认识的,他先控制霍美华,放话说:”阎子光买凶要杀你,但你只要将阎子光的藏宝告诉我,我保你安全离开。“

“所以,你一分没有得到。”

“是。我说过,谁给我肉吃,谁就是我的主。认识赵海凡,赵海凡就是我临时的主人。我相信了他”

“你的第一宗罪是怎么产生的?”

“赵海凡要我去射杀一个字?”

“一个字?”

“对”

“你猜是什么字?”

“猜不出。”

“伟大的伟,赵海凡说,他憎恨这个字,他算什么伟大,在我眼里就是一个被射穿留下的弹孔。他嗤笑说。当初我以为他开玩笑的,我心想,我的新主人多么有趣,他跟我一样,嘲笑强大,而同情弱者。”

“所以你根本没有留意对方的真正想法,就接受了?”

“是的,那是我又一次跟错人了,赵海凡是阴险狡诈的男人,如果说阎子光荒淫无度;赵海凡就是喜欢操纵别人的一个巫师。”

“你怎么做了?”

“赵海凡说,“我安排一群人去目的地,你跟去,见到伟字你就开枪,多大的事?把你两手心吓得汗流,他抓起我的手,拔出身上一把仿五四式手枪,枪口摩擦我的掌心,我发现裤子差点要尿湿,他表现得很淡定,劝道:“小意思的任务,你还做什么枪手?”

慕云皱着一双眉头问:“你左右难定,生死在枪口。”

“对,枪的利与弊之处在于:杀敌人,成为英雄;杀你的同胞就是罪人。上路那天,是在下午,跟着赵海凡的打手坐在巅颤的车上,一路默默地,忍受着屈辱,踏上不归之路。”

“你是一个忧郁的男人,选择在十字路口之间,却不能按着个性意志支配。”

“我懦弱的地方,我就象狗一样被他人支使,种下祸害结出祸害,大自然是公正的神法师,天在看,结果公平地审判。大姐,你得到过幸福吗?”

“是的,我的人生得益于救人令我幸福,在我的手术刀下曾挽救过不少生命,1998年的洪灾,一夜洪水摧毁我的山庄,当时我在离家乡不远处的镇医院工作,那一个夜晚,每一分钟对我都是宝贵的。”

“大姐,我与你比,就是草芥与高山的对比。”王进喜不知听进有所触动,眼泪哗哗流。

慕云拭着忍痛掉下的泪水,还是坚定安慰,“生命的价值观不一样,有些人为了爱情,牺牲个人的幸福;有些为了事业,牺牲自身的精力;有些人为了他人的安康,甚至牺牲了生命。”

“我与崇高的人一起,衬映我的渺小。”王进喜望着黑夜,雾气和冰雪把医院的玻璃窗结成点点冰粒,附在上面,慕云担心王进喜太冷,他的眼神从窗外移到灯光。慕云烧来一壶热水,用保温袋给王进喜一丝温暖,其实开着暖气,慕云在南方习惯用热袋暖心。

慕云再次坐下时候,王进喜说:

“大姐,你还听罪恶的故事吗?”

“聆听是我的荣幸,揭发是你内心的自我救赎。”

“跟着赵海凡那帮愚蛋来到海江市,天已经全黑,他们要找到那个伟大的公司,我以为有多伟大,有多壮观的一幢大厦,以为那个帝国大夏的总裁与赵海凡有深海之孽。我压根想错了,等到半夜,我眼前一伙人对着一个不怎么起眼的一层店面进行疯狂地打砸,上面写着“伟业有限公司”我可笑地观之,对付一家店面,有必要兴师动众吗?我慢悠伏在离店铺不远处,选择一个角度轻而易举发射我第一枪。”

“当时射击有罪恶感吗?”

“荒诞。我觉得我不可能那么小儿科,赵海凡不算是给我一点芝麻小事的人就能给我轻而易举获利讲信用的人”

“阴险的人摆渡不了阴沟;伟岸的人渡过十字的海洋。想知道伟大的伟出自谁哪里?”

“想。”

“一位年青的军官,朝伟,他的父亲曾经失肢挽救过被淹的我的村庄。”

“赵海凡为什么如此无聊要我做此事?”

“功利之心,无度无量之人。”

他们的谈话终止于王进喜慢慢睡下去,慕云也疲乏进入黎明前一刻的梦里。王进喜的结果,慕云本子上有句话:“大道无形,苦海无边,十字路口,甄别三思”。(圣诞节)


附注:《二宗罪》http://bbs.tiexue.net/post_6955689_1.html


2013-10-12 13:30猫咪发至铁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10/14 11:30:51 被猫咪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