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不减当年的许世友司令员,壮怀激烈地参加了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在广西前线,他是司令,还须选个副司令。许世友捏着下巴踱步,回想他那些出生 入死的战友,一个一个在脑子里过筛,终于点出一个名字——刘昌毅当时,刘昌毅任南京军区副司令,被许世友请来广州。人看上去还是老了,但双目炯炯,心气很 高。

不能简单地由此而言“许世友喝酒选将”。那是多方面考虑比较的结果,喝酒只是一个小小的侧面。何况,许世友对此也讲了很有哲理的一段话:学会打仗并不难,难舍命对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选将之后就是出兵。许世友带兵有大将风度。部队向前推进,遇到困难很多,不断有报告来,事多得叫人发毛。许世友不紧张,不着急,甚至根本不操那份心,把报告扔一边。他只管大的军事行动,下达命令让各部队执行,完不成就军法论处。

许世友恳求邓小平让他拿下越南首都,但邓小平考虑再三后还是否认了这一提议,尽管如此,依然无法否认许世友将军的卓越战功

部队打下谅山后,中央命令撤兵。但许世友缺迟迟不撤兵!

许世友望着军用地图沉吟,迟迟不下命令。他伸出小胡萝卜粗的手指头在地图上比画:“全是平原了,坦克大炮正好发挥用场了,不要两小时我就能到河内。”

可是,从整个国际形势来看,我们不无后顾之忧,要防备有人在我们后面捅一下,沈阳军区方面压力很大,中央一再下令后撤。

许世友表示服从命令,同时又坚持拖一下:“拱一拱,我再拱一下……”

许世友是希望将越南主力从柬埔寨牵回来。他对部队领导说:“我们再前拱一下,吓唬他们一下子!……”

他派兵出谅山几十公里。当时,越南的政府机关纷纷撤出河内。

接到报告,许世友哈哈大笑,捋起袖子,晃动着粗大的胳膊说:“吓屁了不是?撤了,屁滚尿流!”

中国军队攻克谅山后,越南亲华代表黄文欢,都作好了回国主政的准备,当时,许世友也作好了攻克河内的准备,在收到要他撤退的命令后,他火冒三丈,导致他回 国时,政治局没人敢去迎接他,最后习仲勋硬着头皮去了,结果在机场就被刚下飞机的许世友摔了个四脚朝天,之后,许世友骂骂咧咧的一个人摔手而去。

将军血性、勇毅、忠孝无双、戎马一生、极善攻坚战、世人称铁甲攻坚将军!!!将军精神后继可有人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