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分析一下149师单挑316A师之战(也有鄙人个人看法)

在1979年的西线战场上,149师千里奔赴战地,于天降大雨,地形不熟,敌情不明,纵深过大的不利情况下,3个步兵团连续发起穿插,以远道疲惫之师向越军的野战防线反复进行突击,几乎没有战斗间隙,打得都是遭遇战、反狙击、偷袭、强攻、奔袭的硬仗,毫无取巧之处。在付出西线参战各师中最大的伤亡后,终于攻占了沙巴,重创越军六大主力之一的316A师,完成了昆明军区前指赋予的作战任务。这是一场硬碰硬的对决,也是西线战场上最值得关注的一仗。

从战役计划上说,在接到参战命令后,149师紧急奔赴战地,作为昆明军区预备队,本来是要从14军方向投入战斗。但昆明军区前指根据军委的指示,在9天时间内先后4次变更了149师的任务。而任务的变化又多是在部队开进途中接受、传达和组织实施,造成149师多在开进途中变换行动方向,并昼夜兼程。当到达战区后,149师各部尚未集结完毕就开始行动,甚至来不及补充战备物资、组织现地勘察、了解敌情、地形及筹措后勤补给。可以说,149师远道疲惫而来,没有时间进行补充,在对战场地形和越军作战特点都比较陌生的情况下就进入作战,还顶着连日大雨,其面临的困难是可想而知的。

从谷柳通向沙巴只有一条主要道路10号公路,越军316A师也是在公路两侧的要点构筑了野战工事建立防线。这样看,316A师的防线就像一条长蛇,从3号桥一直绵延到沙巴县城,长达30余公里。根据316A师的防御特点,149师决心将主要兵力兵器使用在便于发展进攻的10号公路方向,从正面向沙巴守敌施加巨大压力。同时,发挥解放军擅长迂回穿插作战的光荣传统,使用部分兵力在次要方向分路向沙巴穿插进攻,多点突击,全面动摇越军的防线。149师计划投入4个步兵团和2个炮兵团、2个坦克连,实施多路而有重点的进攻。其中沿10号公路正面推进的为3个步兵团(欠1个营)、2个炮兵团和2个坦克连,在公路南北两侧分成4个突击梯队,以主要兵力兵器重点拔除公路及两侧的越军防御要点;同时以1个步兵团穿插到北侧新寨方向,抢占黄连山垭口,切断沙巴地区守敌的退路;并以1个步兵营从大平、达聘苗、马匝方向向沙巴发展进攻。如此,形成3个方向的开始4路、后来6路的突击尖刀,砍头(4号桥)、斩腰(达聘苗、马匝)、截尾(新寨、黄连山垭口),将316A师的沙巴防线斩为数段,使其首尾不能相顾,互相不能支援,最后全歼守敌。

再看316A师,实际上对中国军队的攻击路线判断相当准确,应对策略也非常灵活。其最初的防御配置,在4号桥及周围地区放了2个团的5个步兵营,在达聘苗方向放了约1个加强步兵连,在新寨及其北侧放了步兵1个营另1个连,在沙巴县城附近放了不到1个步兵营。其态势为重点防守10号公路两侧,对新寨和大平方向是警戒性防御,明显持一种沿公路节节抗击,杀伤消耗中国军队的意图。当149师的穿插部队447团在北侧格盖苗地区刚与越军一打响,316A师马上警觉,察觉到中国军队来者不善,是要打其擅长的大迂回、大包围的歼灭战。316A师立即将148团2个步兵营从4号桥地区后撤,分别加到新寨和大平、达聘苗方向,其整个态势改为重点防守4号桥与新寨、大平方向,各个要点上的兵力投放多为连级,配置较强的火力,以节节杀伤消耗中国军队的有生力量。而316A师的师前指和炮兵团则早早后撤,在黄连山垭口西侧占领阵地,以火力远程攻击中国军队。如此布防,显见316A师并无死守沙巴、与中国军队决战的意图。而是以其擅长的游击作战机动杀伤中国军队,达成目的后只留少数分队为掩护,主力旋即撤出战斗放弃沙巴,不使中国军队实现作战企图。

结合316A师的防御配置来看,149师向新寨实施穿插的447团这一路运筹不够周密,暴露企图过早,徒然在甘荷毛地区浪费了一天多,使316A师早早有了警惕,及时调兵前去加强了布防,加大了攻击新寨并切断公路的困难。如果能让447团进至岳山地区后隐蔽待机,等到446团在4号桥地区进入战斗,吸住316A师的148团、174团主力后,再向新寨地区发起突击,或可收到奇兵之效。而穿插大平方向的只有1个步兵营,兵力较弱,突击力度不够,没有收到预期效果。在沿公路的主攻方向上,446团沿公路西侧分两路进攻,445团(欠1个营)沿公路进攻,95团沿公路东侧进攻,看上去是并肩突击,可以互相呼应。实际上沿公路打主攻的445团只有2个步兵营,兵力不够充实。而公路东侧因有外约姆河阻隔,越军防守兵力不多,95团从这里进攻又显得有些兵力过多。以致445团要耗去兵力保护自己的侧翼,突击刀锋因而不够锋利。后来虽然将95团1个步兵营加到公路方向,但时机已失,只能跟在445团后面前进,起到的作用不大。原定当天攻占沙巴,结果延后了一天。如果开始就加强给445团1至2个营兵力,形成强大突击矛头,不但有足够兵力沿公路发展进攻,同时还可以用部分兵力攻击公路西侧高地,保障主力翼侧安全,是有可能加快进攻速度,更早攻占沙巴的。

从作战指挥上说,149师在战前就组织了精干的前进指挥所,于部队之前行动,提前做好向多方向实施机动的准备,各级指挥员和指挥机关也相应做了在多方向上加入战斗的准备。因而该师较为迅速地适应变化了的情况,从而能够坚决完成上级赋予的任务。

在进攻发起前,149师只注意了将师、团副职干部逐级加强下一级的指挥,却没有来得及组织有关各团到前沿进一步了解情况和明确任务,致使部队在敌情、地形不明的情况下进入战斗,446团2营首当其冲遭到越军伏击,这是原本可以避免的。在3月1日晚重新调整部署后,师的指挥人员也未能及时在现地进行组织和调整,造成了第二天部队进入战斗时的队形拥挤和混乱。149师在沙巴进攻战斗中的相当一部分伤亡,都是在这一阶段发生的。直到3月2日,149师的主要领导才亲临主攻部队,团、营各级指挥员也都尽量靠前,直接观察战场,了解和掌握战斗情况,及时正确地实施指挥,这才大大加快了战斗的进程。

在具体指挥上,447团行动太早,446团进入战场又较晚,一东一西的两把尖刀未能进行周密协调,使得316A师有时间迅速调整部署加强了防御。进攻大平的445团2营兵力较弱,师前指又未能坚决有力地指挥其攻击前进,以致这一路攻击没能发挥预期作用。公路西侧进攻的446团分成两路突击,实际效果却是削弱了兵力。从奔西爱进攻达聘苗的446团3营未能进到指定位置,后来还原路返回,也没能发挥预期作用。3月2日战斗是关键的一天,当日突破了4号桥地区越军防御,沿公路向前挺进10公里,进展较为迅速。如果能抓住战机,集中优势兵力于当夜实施连续突击,有可能抓住更多的敌人,取得更大的战果。然而445团未能集中优势兵力突破越军在8号桥附近的防御,却提出当夜停止进攻,师前指也未能决心加以督促,从而失去了一夜的战机。向新寨北侧山垭口进攻的447团没能于2日当天取得突破,切断沙巴地区越军的退路,那是力有不逮。445团于当夜停止进攻,95团也没能有力地前进,这是较为可惜的。等到3日再发起进攻时,沙巴地区越军主力大部已经撤逃。攻占沙巴并控制黄连山垭口后,被包围的越军主要在新寨和大平两处。445团不待命令,积极主动地向新寨方向发展攻击,从而歼灭了较大一股敌人。而对于大平之敌,尽管13军已电令149师“力争黄昏前将该敌歼灭”,但149师未能进行攻击部署,以致大平之敌大部逃跑。直到4日,446团主动出击,才在达聘苗歼敌一部。

在预备队的使用上,149师根据2月28日和3月1日的战斗进展,于3月2日适时使用了预备队445团(欠2营)、95团1个营和1个坦克连,从446团左翼进入战斗,从而增强了突击力量,加快了战斗进程。445团在前卫3营攻占了7号桥,歼灭了达果至7号桥沿线之敌后,及时命令预备队1营进入战斗,继续发展进攻,扩张战果,也起到了较好的作用。再看447团,在3月3日凌晨攻击新寨北侧山垭口的战斗中,1营在山垭口南北两侧打得血天血地,团指却一直握住预备队2营不动,以致1营打得过于艰苦,伤亡较大。直到3日中午12时,2营才进入战斗。如果能在2连突破至公路时就将2营投入战斗,极有可能加快战斗进展,更早一步切断黄连山垭口,截住更多的越军。

从战术运用上说,149师运用了解放军传统的迂回包围,穿插分割,断敌退路,多面攻击的战法。在战斗开始后,全师先是分成4路,后又分成6路,既有正面进攻,又有穿插迂回,向沙巴之敌实施多路而有重点的攻击。各部队猛打猛冲,不为少数敌人所牵制,边打边进,一直把握着战场主动权。这是大兵团作战的战法,运用得当,就是雷霆一击。越军历经多年的游击作战,官兵虽战斗经验丰富,独立作战能力强,但对大兵团、多兵种的协同进攻缺少应对的办法,打正规战的能力差。越军主要依托越北特殊自然环境下的有利地形,分散守点,机动防御,但兵力不足,斗志不坚决,因而打不了反复争夺的恶仗,这是最终败北的关键所在。在营、连级的步兵对决中,越军采用小股兵力分散守点,多配火器,互相以火力支援的战法,力求节节消耗杀伤中国军队。一旦形势不利,就利用其熟悉地形的有利条件钻山入林,分散潜藏。反观149师,在作战初期,因为缺乏实战经验,部队的战斗队形较为密集拥挤,还有战士搭乘在坦克上沿公路行进,以致遭到越军的火力夹击,受到较大的伤亡。随着战斗进展,部队总结经验,越打越强,广泛地采取了小群多路、迂回包围、翼侧攻击的战法,迅速分割守敌,将其各个歼灭。越军的单兵战斗力虽然很强,但在整体的兵力协调与战术运用上比中国军队相差甚远,难以逆转大势。加上其态势株守,互不能兵力应援,终被各个击破。越军剩下能做到的,就是迅速化整为零,化军为民,边打边逃,钻山入洞,伺机袭扰。而149师则相应地采取分片包干,先围后歼、拦路卡口,逐地搜剿的战法予以反制。经过严密组织清剿,149师又歼敌百余人。可惜因为很快就向后撤军,清剿时间短了一点,否则战果会更大些。

从组织协同上说,步炮协同有一定问题,步坦协同较好,通信联络能够基本保障。

在这次沙巴进攻战斗中,149师共参战各种火炮229门,其中师属以上榴弹炮60门、火箭炮18门、加农炮18门,还有团营属火炮133门,共编组两个炮兵群,由师炮兵指挥所统一指挥,无论在火炮数量上还是火力强度上,都对沙巴之敌形成了绝对优势。在炮兵的火力计划上,采取了全面计划、保障重点、远近结合、大小结合的方法。以师属火炮压制距离较远的越军纵深目标,团营属火炮压制越军前沿目标,并运用了计划射击和临时呼唤射击相结合的方法。在进攻前炮兵急袭射击按计划实施,在进攻中步兵发现目标则以临时呼唤射击为主。为密切步炮协同,及时有效支援步兵战斗,师炮兵群向主攻方向团派出了前进观察所,各炮兵营向第一梯队步兵营或主攻连派出了前方观察组,及时报告步兵位置,观察射击效果和指示目标。为确保火力不断增大和射击效果,师属炮兵还适时分段交替转移和火力转移。因为采取了上述措施,炮兵在沙巴进攻战斗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有效地支援了步兵战斗。

问题也有,如炮兵使用过于集中,分散支援不够,减弱了对一线主攻团的支援力度;有时步炮协同不够密切,如3月2日总攻时,炮兵向守敌火力急袭15分钟,但一线步兵离攻击目标距离过远,炮火延伸10多分钟后才发起攻击,未能充分利用炮火急袭的效果;攻占新寨后,炮兵未及时前推,且阵地暴露,遭到越军炮击,受到一定损失;因未及时向一线派出前方观察组,发生炮兵在向敌还击时误伤友军的现象;445团在新寨地区集结时,组织不够周密,隐蔽不够,以致遭到越军炮击,发生伤亡等。

在这次进攻战斗中,先后使用了2个坦克连支援步兵前进。根据战区地形、道路状况和坦克的特点,战斗打响之前,将坦克配置在步兵队形之后跟进,以火力支援步兵进攻;在战斗中明确规定了坦克的任务和步坦协同的方法及信号,步兵适时给坦克指示射击目标,并注意消灭越军的反坦克火器,从而较好发挥了坦克的作用。在整个进攻战斗中,参战的2个坦克连取得了消灭越军火力点27个、无坐力炮和迫击炮5门、火箭筒及步兵一批的战果,自己没有被打伤一个人、打坏一台车。

在通信联络上,采取了对主攻部队不用专向而用小网路的方法,基本保障了全局指挥。如149师通信营5连总机班的9名女兵,冒着枪林弹雨架线31.5公里,接转电话16000多次无差错,保证了联络畅通,被誉为“战地英雄九姐妹”。战后,全班荣立集体一等功,被昆明军区授予“英雄总机班”荣誉称号,被全国妇联授予“三八红旗集体”荣誉称号。然而,因没有组织各团之间、各营之间的协同通信网,也造成了不能及时互通情况、适时协同动作的问题。如32师95团打下1663高地后,没有及时攻歼外约姆河东山之敌,使随后进入战斗的446团、445团都遭到该敌侧射,受到不小的伤亡;446团3营进至大平东北无名高地后,未能与坚守大平西北无名高地的445团2营取得联络,以致徒劳往返等。

沙巴进攻战斗,149师虽然面临种种困难,但仍强攻硬打,不畏牺牲,以有我无敌的气概顽强攻进30余公里,攻占沙巴,重创了越军316A师,显示出了一支功勋部队的优良素质。事后多年,关于沙巴之战的争议很多。但综观这一战斗的全貌,应该对149师予以公正的评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