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父异母姐弟相恋 姐姐因欲分手被杀害

说我胖就喘 收藏 34 5754
导读:凌晨时分,一间出租房里,独自躺床上看电视的小伙子,手机不小心滑到床底下。他侧身去摸,没想到,摸到的竟是一只冰冷的人手。   移开床垫,下面的夹层里,一具披头散发的女尸,露出了苍白的脸……   床垫下为何会藏有女尸?凶手是谁?那个摸到女尸的小伙,又怎么会睡在这里?   昨天,温州乐清警方透露,这是一起异父异母姐弟畸恋,反目后引发的悲剧,嫌犯已在缅甸落网,目前已押解回温。   床垫下惊现女尸   今年9月25日凌晨两点,温州乐清北白象镇创新路附近的一间出租房里,正躺床上看电视的贵州人陈某,

凌晨时分,一间出租房里,独自躺床上看电视的小伙子,手机不小心滑到床底下。他侧身去摸,没想到,摸到的竟是一只冰冷的人手。

移开床垫,下面的夹层里,一具披头散发的女尸,露出了苍白的脸……

床垫下为何会藏有女尸?凶手是谁?那个摸到女尸的小伙,又怎么会睡在这里?

昨天,温州乐清警方透露,这是一起异父异母姐弟畸恋,反目后引发的悲剧,嫌犯已在缅甸落网,目前已押解回温。

床垫下惊现女尸

今年9月25日凌晨两点,温州乐清北白象镇创新路附近的一间出租房里,正躺床上看电视的贵州人陈某,手机不小心滑到了床底下。

他侧身顺着狭小的床缝,伸手到床底下摸手机,突然,他的手臂碰到了一个冰冷又有弹性的物体。

陈某下意识地缩回了手,“会是什么呢?”

半是疑惑,半是好奇,陈某又伸手,仔细摸索了一番,这一摸,顿时吓出一身冷汗,立马从床上蹦了起来——他摸到的,竟是一只冰冷的人手。

怎么会是手?陈某又壮起胆,轻挪了一下席梦思床垫。这一挪,更让人魂飞魄散。床垫下的夹层里,一束染成红色的头发和一张年轻女子苍白的脸,露了出来。

“死人啦,死人啦!”陈某尖叫着,逃出了房间。

陈某的叫声惊醒了其他房客,大家也都被这一幕吓呆了,一窝蜂地往楼下跑。

死者男友失踪

接警后,乐清公安局刑大和北白象派出所等民警,立即赶到案发现场。

经法医检验,女尸颈部有勒痕,初步推断为他杀,已死亡30小时以上。

她是谁?因何而死?凶手是谁?为何藏尸出租房床下?一连串的疑问,摆在警方面前。

死者身份很快确认,经辨认和调查,死者名叫夏静(化名),“是我老乡王某的女友。”

陈某说,这个房间原本是王某和夏静睡的,自己睡在外面隔间,3人同住这里好几天了。

9月23日上午,王某曾打电话给他,说自己有事要去上海,之前和女友吵架,已送她到白石一亲戚家。

王某还告诉陈某,这段时间就睡到里面床上。

陈某说,王某离开出租房前后,行为也很反常。

比如,王某平时挺邋遢的一个人,可离开前,却把房间打扫得十分干净,甚至连卫生间都清洗了一遍。

另外,王某离开后,还特意打电话嘱咐陈某,说房内放了许多女友的化妆品,让他务必把空调开到17摄氏度,防止化妆品坏掉后发出气味。

至于何时回来,王某一直不肯说。警方初步判断,王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嫌犯藏身缅甸

警方很快查出,王某没去上海,而是在9月23日当天,乘下午两点的飞机去了云南,曾在云南陇川县出现。

9月25日晚上7点多,警方专案组4人马不停蹄地赶到那里时,王某已不知去向。

在当地警方配合下,经两天排查走访,王某的行踪有了进一步的消息。然而,这条线索让民警更头疼,因为,王某很可能已逃到缅甸北部的迈扎央。

众所周知,位于缅甸北部的迈扎央,是由克钦独立军管制的地区。克钦独立军因民间地方武装整编等问题,与缅甸政府目前处于对立状况,近两年来爆发了多次武装冲突。

在如此复杂的地方,要想抓捕一名嫌犯,确实很困难。

接下来几天,负责追捕的民警们,只能小心谨慎沿边境走访排查,唯恐惊动当地武装部队,引发不必要的争端。

抓捕时遭武装人员包围

10月2日上午,排查一周后,警方终于找到了王某在迈扎央的藏身处。

如何入境?如何实施抓捕?王某在缅甸会不会有关系人?这些问题都很棘手。

“我们当时确实有些担心,但决心也很大,就是绝不能让嫌犯逍遥法外。”追捕组组长说。

当天下午,在云南警方出入境部门斡旋下,缅甸方面同意对王某进行抓捕并驱逐出境,同时允许追捕组以游客身份入境,进行工作对接。

由于是在境外,民警没有在当地执法的权利,只能依靠当地警方进行调查和抓捕。

经过双方共同努力,当天晚上7点多,王某进入了警方的视线。

“我们发现王某之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不能轻举妄动,街上村里到处都是带枪的当地武装人员。”追捕组民警金警官说。

尽管处处小心,但之后发生的一切,还是出乎民警的预料。

就在配合抓捕的缅方警方人员将手铐铐在王某手上时,正在当地巡逻的武装人员不知缘由,突然围了过来,将追捕组团团包围,“嗖嗖”的一阵拉枪栓推弹上膛的声音,黑洞洞的枪口齐齐对准了民警的头部。

“当时吓出一身冷汗。”金警官心有余悸地说,最终还是通过当地配合部门解释,武装人员才放下了枪。

10月3日傍晚6点多,通过浙江省公安厅和云南省公安厅全力交涉,中缅双方在边境口岸进行了简短的移交仪式,王某终于归案。

姐弟畸恋酿出悲剧

落网后,警方连夜对王某展开审讯,对话中,他开始流泪。

原来,王某和女友夏静,是两个离异家庭组成的异父异母姐弟。

1978年出生的夏静,已婚,可惜婚姻并不美满,她也时常为此心烦。

今年7月,就在夏静为婚姻之事情绪低落之时,比她小7岁的弟弟王某,适时送上了自己的关心和帮助。

两人情愫渐生,最终突破了姐弟的关系,走到了一起。

王某之后还想方设法从母亲等人那里借到了好几万元,帮夏静还清了债务。

可谁也没想到,爱情来得快,变化来得也快。

王某来乐清时间不长,一直没找到工作,经济拮据。这让夏静颇为不满,多次数落他,还提出分手。

碍于姐弟的关系,王某不希望闹僵,也没有太多争辩。这种局面,一直维持到今年9月22日。

那一天,是王某的生日,晚上,他带夏静吃饭庆生。期间,夏静接了一个男子的电话,言语暧昧。

两人爆发了激烈争吵,不欢而散。当晚12点多,夏静打电话给王某,要解决他们间的纠葛。

那个曾是他们温馨爱慕的出租房,这时早已温存消散。弥漫在空气中的,只有剑拔弩张的气氛。

“我们分手吧!”夏静态度坚决。

“可以,那我之前帮你还债的钱,怎么解决?”王某也毫不退让。

争吵中,夏静又接到那个男子的电话,这也成了最后的导火索。

王某夺过手机,臭骂了对方一顿,随后质问夏静:“你在外面有男人?”

“我在外面找男人,关你什么事?”夏静不依不饶。

“我掐死你!”王某开始失控。

“你有本事就掐死我!”性格刚烈的夏静,依旧毫不示弱。

她没有反抗,或许以为,王某不会真下毒手。但是,她错了。

看到夏静瘫软的身体,王某才知,自己铸成大错。

他把位于床头的床垫下方一处破损的外包布扯大,将夏静的尸体塞进去,打扫了房间后,趁着夜色逃亡。

只是王某没想到,仅8天时间,他的逃亡路,就戛然而止。

同样戛然而止的,还有他的爱情,他的青春……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