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与希拉里究竟是谁抛弃了谁!!!

赣州胡庭梁 收藏 0 1496
导读:奥巴马与希拉里究竟是谁舍弃了谁 一 从希拉里的一句话说起 希拉里在担任奥巴马第一个总统任期的内阁国务卿期间,曽经不止一次说过自已最晚也会在2013年去职,不再担任奥巴马第二个任期的国务卿了。对于她的这一说法若要认真推敲起来,其实这句话就不能说是一个知者该说的话了。其一,当時下一届的美国总统大选正在如火如荼地在喊打喊杀。究竟鹿死谁手,谁入主白宮都尚未见分暁。而且当時正处于选举低迷的奧巴马自己都还在心中忐忑不安,又怎么会奢谈他的第二个任期呢?那组阁的事自然也就还沒有摆上奥巴马的议事日程了,希


奥巴马与希拉里究竟是谁舍弃了谁

一 从希拉里的一句话说起

希拉里在担任奥巴马第一个总统任期的内阁国务卿期间,曽经不止一次说过自已最晚也会在2013年去职,不再担任奥巴马第二个任期的国务卿了。对于她的这一说法若要认真推敲起来,其实这句话就不能说是一个知者该说的话了。其一,当時下一届的美国总统大选正在如火如荼地在喊打喊杀。究竟鹿死谁手,谁入主白宮都尚未见分暁。而且当時正处于选举低迷的奧巴马自己都还在心中忐忑不安,又怎么会奢谈他的第二个任期呢?那组阁的事自然也就还沒有摆上奥巴马的议事日程了,希拉里不再担任下一届国务卿之说也就不知从何说起了。其二,也有人认为正是因为希拉里还贪恋其位,才出此下策大言不再担任之言。我们知道,奥巴马在第一个总统任期内之所以不计前嫌,选择了希拉里,让她出山担任国务卿之职,仔细推敲起来是大有原因的。奥巴马一方面可能是想借助希拉里之夫前总统克林顿之“尾风”、另一方面奥巴马当時是否可能考虑到,自已身边还没有发现比较杰出、而又稳妥的外交人材,而他有心要干好首任总统,那么统领国务院的长官人选自然就显得极为重要了。奥巴马还考虑到希拉里在竞争民主党内总统侯选人提名時所倡述的对外政策,也与自已基本吻合。这样奥巴马环顾左右,当時选择希拉里担任奥巴马内阁的国务卿就算是明智之举了。希拉里在2011年说此话之時,正是奥巴马与共和党人罗姆尼争夺下一届美国总统大任的关键時刻。聪明的希拉里自然知道,自已并没有为小奥的连任会有半分功勞。而自我标榜美式民主的美国,也有个不成文的潜规则,那就是总统可以在胜选之后论功行赏。而且此時的小奥身边再也不是小乔初嫁時了,现在围绕在总統身边外交方面已人材済済,再也不必刘皇叔三顾茅芦请诸葛亮出山了。希拉里正是想到了这些,但是她又很想再在国务院里呆下去,于是她才有不再担任之说。不再担任之说也可以说是向奧巴马投石问路、说白点就是放一个试探性气球、也可以说是先给自已找一个台阶。万一竞选成功的小奥不再给其面子,反正自已早都有了那么一句不再担任之言了。还有人说希拉里不再担任的说法,是想赚取奥巴马的挽留之言。但小奥却一点也不给其面子,他吝啬得很,没有只字片言的挽留之意,而是正好顺水推舟把她屏弃在组阁的圈子之外。

二 究竟是谁舍弃了谁?

要回答这个问题并不难,答案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总统奥巴马舍弃了希拉里。那么我们又要问,奥巴马緣何要放弃粉絲多多的希拉里呢?

(一) 大选胜利后奥的巴马要论功行赏

取得美国2012年大选胜利,夺得了总统大位的奥巴马在二0一三年己志得意满了。他已沒有了因为连任而有所困惑。他自己知道,他不可能在总统这个位子上成为华盛顿第二、也不可能成为林肯、或者说也不可能超越连任三届美国总统的罗斯福了。他只要小心谨慎一点,不要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差的总统就行了。想当年上任伊始的他,忽然之间就成为了至今为止,美国历史上唯一获得过诺贝尔和平獎的总统。仅凭这一点他就应该心满意足,因为他己是唯一一位,在美国历史上号称为“和平总统”的人了。

现在的奥巴马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了。况且他经过前一任总統任期历练以后,身边已聚集了许多的治国栋梁之材。他也应该给在大选中为他立下过汗马功勞的谋土们,好好地稿劳一下了。他必须论功行赏,但位子总是很有限的。从这一点来说,奥巴马无论如何也不再会用希拉里了,他必须舍弃她,留下位子去安抚那些曾经为他冲锋陷阵的兄弟们了。

(二)希拉里那句话不利奥巴马的选情

希拉里在2011年,美国大选之前说的那句很不明知的话,也使奥巴马的内心很不高兴。这话无疑是给正在大选中正感到非常纠结的他,好似有人在其项背上捅了一刀,从而使他的竞选对手共和党人罗姆尼多了一个攻击他的话柄。


这句话给正处在选举中的奥巴马的伤害是极大的。希拉里此言一出,无疑让人理解为奥巴马的内阁是不夠团结的、希拉里在内阁里处的是不夠愉快的、甚至还可以怀疑到奥巴马驾驭内阁的能力是否有了问题。

还有一点也是奥巴马所不能原諒希拉里的。那就是希拉里不再担任之言,严重影响了美国选民中希拉里的那些粉絲们、还有前总统克林顿的粉絲们,把票投给谁的大问题了。

(三) 总统才是美国外交的总设计师

奥巴马舍弃希拉里还有在工作上的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那就 是希拉里的強势性格经常让总统奥巴马感到为难。她有時甚至还会毫无顾忌地表达出与奥巴马格格不入的鹰派观点。例如在中日钓渔岛之争中,白宮新闻发言人说中日钓渔岛之争美国不选边站。但希拉里全然不去理会白宮调好的调子,却大放厥词、擅自作主、信口雌黄,胡说钓渔岛的主权归日本。

有了这样强势毫不顾忌总统感受的国务卿,奥巴马因此就必须時時警惕地悍卫总统才拥有的,美国外交总设计师的特权。另外,使得总统更加不能容忍的是,希拉里不会教肓、管束好国务院里的那些不知天高地厚、性格同样张狂的大小官僚。国务院里面的这群人根本不能摆正好自已位子,他们满腹牢骚,总是毫无道理的认为总统那边的人对囯务院管控过度,因而称白宮的官员们为“红衣教主”。从而也引起白宫中的某些人反唇相讥,称国务院是“希拉里俱乐部”。可以想象得到,本就聪明且很有主见的奥巴马总统,又豈能容忍特立独行的希拉里在国务院里另起炉灶,或者说又豈能容忍臥榻之侧响起烦人的鼾声呢?再或者说是不太和谐的烦心的杂音呢!

(四)希拉里沒有摆正好自已的位子

希拉里不能很好地摆正自已的位子, 除了上面说了的,“红衣教主”、 与“希拉里俱乐部” 之“故事”外。更有甚者她不時对奥巴马的行止也说三道四。当墨西哥猪流感疫情较为严重之時,她力劝奥巴马要去一趟墨西哥,并要求总统亲自到那里去看一看。这也极其不符合一个总统手下之人该对总统先生说的话了。她应该明白一个规矩,美国总统的行为举止是一个国务卿绝对不能干涉、左右的。否则的话,就是太不懂礼貌了,或者说越过权了。因为能向总统说这样话的人,除了总统的白宫办公厅主任可以向总统提出“建议”之外,(請注意,也只能说仅仅是建议)其它人是无权说出这样粗暴的话的。

另外,她有時还会表现出对总统不敬。这也许是因为她曾经败在过奥巴马的手下,至今仍心存芥蒂吧,或者说不服气;这也许是因为她自持才高八斗,也就对黒人总统很不以为然;当然,这也许她心中不顺气的成份要多一些。在2009年四月的一次峰会上,巴西总统卢拉向她闲聊時说,他从未想到过奥巴马会当选为美国总统。希拉里当時也不加思索地吿诉他说:“嗯,我也没想到呢。”这话当然是官场中的大忌,总统提名的国务卿能囗出此狂言吗?这纯粹是妇人之言,这难道说也是美国式的民主吗?或者说是美式与人沟通時的不必顾忌吗?

(五)也许奥巴马比一般人想的更远呢

奥巴马舍弃希拉里也许还有更加深层次的原因。

有人说,‘对于希拉里来说,如果她还想竟选总统的话,在国务院的成功可以为她增色不少;’。但是,这里绝对要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她需要在奥巴马的下一个总統任期里,能继续的呆在国务院里,且又毫无悬念地继续担任国务卿这一职务。可是,这个问题是她希拉里能决定得了的吗?答案是肯定的,仅仅也就只有三个字:不可能。

无论是按照宪法或者说是惯例,奥巴马是不能再竞选下一届的美国总统了。我们要问:奥巴马是不可以了,难道说奥巴马身边的那些左臣右相们也会不可以参加竞选了么?那当然不是的。其实围绕在奥巴马身边的那些谋臣们里面,想当美国总统的人大有人在呢!既然如此,为什么奥巴马不会去为他的那些铁哥铁弟们多多争取些机会呢?当然他会的。一向很会搞笑的奥巴马,是很讲朋友义气的。他自然会在自已的权力范围内,会顾及好那些想竞选下一届美国总统的朋友、弟兄们。比如说曾经在2004年参与过角逐总统大位的民主党人,犹太裔约翰·克里,那位大帅哥。憑良心说,该先生并不会比希拉里逊色多少,况且他的身上还有不少头衔、和光环罩着他呢!他“贵族”出生、又是“外交世家”、 还是“反战先铎”、 也做过国会议员,曽是“参议院领袖” 等等不一而足。有此可塑之材,奥巴马自然就要好好扶地他一把,送他一程了。上面说了,国务院是一个很好比划拳足,施展才华的好地方。同時也是有了成功,也很容易为今后的竞选加分的地方。聪明的奥巴马自然不会让肥水流入他人田。因此,奥巴马提名约翰·克里担任囯卿一职也就再自然不过的了啊!

(六)奥巴马与希拉里的执政理念也可能有些不同

本来奥巴马与希拉里同属民主党人,在执政理念方面不会有什么千差万别的。殊不知我们的伟大毛老人家说过的一句话,今日用在他们俩人身上倒是嘛贴切的。那就是:“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呢。虽然说同属是美国民主党人,希拉里在执掌国务院后其鹰派風格,偏右的思维就暴露无遗了。在对待中日钓渔岛主权问题上,她不顾客观事实的存在,明显偏向了已极其右倾化,又心怀扩张野心的日本安培晋三军国主义政府。在中菲南海岛礁与领海争端中她也选边站,大放厥词,煽風点火积极鼓动菲律宾向我国挑起一次次的事端。在处理朝核危机这一问题上,她也很不夠冷静,明显不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所能表现出来的形象。总而言之,她行事偏右、说话咄咄逼人、俨然想以一幅铁娘子的形象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而同为美国民主党人的奧巴马,他的行事風格却与希拉里根本不同。他说话幽默又涵蓄、点到为止、不会说过了头的话、即使惹恼了他也是一笑了之。在处理美国特工斯诺登事件時,与俄国的关系就是如此。

三 现在说希拉里能拿下2016还为時过早

总的说来希拉里应该是美国民主党人中的右派,属鹰派。而奥巴马则应该算是美国民主党人中的温和派,即自由派了。但不管他们是保守派也好,还是民主派也好,万变不离其宗,他们的底线就是美国利益。美国是一个资本主义的国家,美国政府首先是为少数资本家服务的政府,这一点是姆容置疑的。今天在这里说说奥巴马与希拉里谁舍弃谁的问题,其实际意义实在不是很大。如今在美国的国内,掦言希拉里会在2016年夺下总统大位的風已经吹起。我就不信,共和党人也不是软柿子、民主党内也大有能人。谁得谁失不是现在就能断定的。退一步说,即使希拉里能赢,也须像过去每一场美国大选一样,必定要经过一场撕杀,才能决出胜负。任何妄断美国大选之言都是言之过早,说白了就是不太懂美国的政治。也许说不定在哪一日民主党内又出现一匹黑马,像奥巴马一样赢得了民主党内竞选美国总统的提名。如果是那样,那么希拉里参选2016年美国大选的事,豈不是又黄了。

我们说, 难道就不可以梅开二度么?民主党内就不会再出现一个黒马么?就不能再来一个奥巴马第二、第三么?可能的,一切皆有可能啊!

谁也说不定,你们等着瞧吧!也许希拉里能赢。在美国历史不是出过父子总统的佳话么?难道就不允许在美国历史上出一回夫妻皆总统的故事么?

那我们就等着看吧!



写于2013年10月10日16·25時

写给国防時報编辑先生们的几句话

编辑先生:

经常看你们编辑的国防時報,偶尔也习之。看到你们征稿的讯息,本人也曾在五、六月份通过你们的电子信箱发来一份稿件。题目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之名应与時倶进改一改。稿件发出后如泥牛入海,根本就没有得到你们一丁半点儿反馈的片言只字。我也不怪你们,改文如欲登载,肯定会引起一片争执,或谩骂。估量你们也不敢用它。

果不其然,我后将此文发在百度铁血网陆军论坛,就遭来一片叫骂声和喊打声,关注此文的网友们一怱儿就十五万之众。当時我也有点后怕,但想想文不过如此,也就不怕了。后来我又写了一篇劣文,题目是:“美军经常夹着尾巴灰溜溜走人”。本又想发给贵刊,但考虑到贵刊不一定会用,就又大着胆子发给了百度铁血网陆军论坛。不巧的很,在我此文发出一个多月后,贵報也在2013·9·9日的国防時報17版登载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打烂了,打乱了,美军走人了”。真是巧的很啊!我不敢说雷同的很啊!我本想找找此文的作者学习学习。但苦于贵報并沒有注明作者是何人,也就小孩玩过家家算了。

现在我又偷闲写了一篇习作,题目是:“奥巴马与希拉里究竟是谁舍弃谁”。我仍然是发给老东家百度鉄血网陆军论坛,不过我思虑再三不管你们用与否,还是发了给你们。

謝謝你们了。

作者:胡庭梁

电话:15979843946

江西省赣卅市开发区湖边镇湖也上村3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