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钢锯、一把小水果刀、一个裹着毛巾的痒痒挠,保定市清苑县东臧村村民硬汉郑艳良因无钱治病,用这三样简单的工具,在家中床上将自己患怪病的整条右腿锯下,钢锯崩断成两截,为忍住疼痛他咬掉了四颗槽牙。如今,同样的怪病还在他左腿上无情蔓延。(燕赵晚报10月10日)

总有一种新闻让人不忍卒读,自己动手在家截肢,这需要多大的勇气这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无奈!新闻图片上这位“硬汉”刚毅心酸的眼神令无数人动容流泪,那断裂的刀锯让人感到人命何以如草、肉躯怎能似芥?

“自锯病腿”的悲剧,自然让人想起重庆农妇“挥刀自剖放腹水”事件,怪病突袭,花光了所有积蓄,在生与死的面前,这也许是他们唯一可以”自救”的活路。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痛楚或一个家庭的悲剧,它同样痛在我们所有人身上,它更像一个巨大的讽刺,用残酷的现实在追问:假如这种不幸被我们碰上,或者我们就是这位郑某,有没有他的勇气,挥刀锯腿还是等死?医改改了这么多年,“病有所医”医在哪?对这种特殊病人和家庭,我们社会的保障在哪?

像类似的罕见病人目前我国有上千万人之多,而农村医保虽然近几年一直在逐步提高报销比例,但一旦患了大病,罕见病大多数家庭还是无力承担。一方面是一些人看不起病,近几年发生的“跪行救女”、“卖儿治病”,甚至有的想在“狱中享受免费医疗”,而另一方面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大部分医疗资源是为官员服务的,各级医院的高干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等,一年开支数百亿元,该救助的得不到救助,不该救助的却在大量浪费医疗资源。

“自锯病腿”的悲剧是一个丰裕社会不该有的悲情,在我们张口闭口谈幸福尊严的今天,即便我们盖的大楼再高,汽车再多、动车再快,货物出口的再多,繁华如何的耀眼,只要有这样的悲剧发生,我们的地方政府就该羞愧,我们的医疗保障制度就存在很大缺陷。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终结“自锯病腿”的悲剧,既要靠媒体的报道,也要靠社会的捐助,更要靠健全的社会保障制度和医疗制度。一个真正温暖而公正的社会,应该让每一个存活于这个社会的普通人,都得到生命的关怀与起码的救治,这是政府应有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