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袁崇焕杀毛文龙和蒋介石杀新四军的皖南事变有一比

sanfenxiao 收藏 9 4277
导读:袁崇焕杀毛文龙,后金进关都是绕道走,可能在后金看来,关宁铁骑和袁崇焕应该是一伙的,事实也是如此,吴三桂降了清。。。蒋介石杀新四军的皖南事变,日军认识到蒋介石的真实想法,改为重点打击共产党,不再重点进攻蒋介石。 蒋介石比袁崇焕幸运的是,他就是老大,没有老大斩他,于是成功拖死了日军,而共军实打实抗日,尽管委屈,也没有反叛,而蒋介石和袁崇焕其实都看准对方的手下是真正抗战的,所以敢杀。 后来毛文龙的部队和新四军的在以后战争发挥的作用不同,原因则在于:毛文龙是他的部队老大,死了也就乱了,乱了就有很多人

袁崇焕杀毛文龙,后金进关都是绕道走,可能在后金看来,关宁铁骑和袁崇焕应该是一伙的,事实也是如此,吴三桂降了清。。。蒋介石杀新四军的皖南事变,日军认识到蒋介石的真实想法,改为重点打击共产党,不再重点进攻蒋介石。

蒋介石比袁崇焕幸运的是,他就是老大,没有老大斩他,于是成功拖死了日军,而共军实打实抗日,尽管委屈,也没有反叛,而蒋介石和袁崇焕其实都看准对方的手下是真正抗战的,所以敢杀,而杀了之后的好处显而易见,对方不再重点进攻已方,无论对国家有没有害,自己能熬下去。取信敌方一般而言都十分难以做到,袁崇焕倒卖军粮资敌,逼反众多友军显然还不够,干脆杀了敌后起最大牵制作用的自己人,明显起了作用,后金都舍不得认真打他和他的关宁铁骑了。。。

蒋介石明显的也是出于这种心理,大量派军队曲线救国补充日本人实力,还发军饷,美援物资都大量出现在敌方黑市上,消磨杂牌,没想到自己的副手先投敌了,而且当时不论国共都知道盟军参战,肯定能搞赢,他只求日本别认真对付他,能熬到胜利就成,于是开杀新四军,表示下自己的心意,日本人笑纳了。。。

后来毛文龙的部队和新四军的在以后战争发挥的作用不同,原因则在于:毛文龙是他的部队老大,死了也就乱了,乱了就有很多人决心为冤死的毛帅报仇,降了清。。。新四军则有个铁老大,爬起来继续干。


本文内容于 2013/10/13 19:57:21 被sanfenxiao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3楼 geikei
[quuott]WqAiNUW5cU自从新四军公然违背国民政府命令,擅自率部从苏南渡过长江,转移到苏中以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新四军想要占领韩德勤在苏中苏北的地盘,韩自然也不可能拱手相让。况且如果站在中国和国军的角度,韩德勤是江苏省主席兼任苏鲁战区司令,新四军既然到了江苏,应该听从他的命令,听从他的指挥。如果新四军不听从韩德勤的命令,在苏联,德国,甚至日本等任何一个二战国家,都叫做违背军令。现实的结果,自然是韩德勤不可能控制新四军,甚至还更有胜者。

1940年黄桥战役爆发,新四军一举歼灭了韩德勤麾下3万大军中的主力精锐部队,韩部伤亡1万多人,89军中将军长李守维,中将旅长翁达都在此战中阵亡,一仗就死了两个中将。黄桥战役对于新四军的意义极大,除了将宿敌歼灭大半,占领大片苏北苏中地盘以外,更让新四军和八路军盘踞地连成一片。

韩德勤残部则几乎丢掉了整个苏北,苏中,控制区仅仅为淮安,扬州宝应区间一块长宽还不到40公里的地区,兵力锐减到1万多人(大部分是地方武装改编,战斗力很差),原本归顺他的地方武装见韩德勤自身难保,也逐步自立为王。

巴掌大的地盘和这点兵力自然无法长期坚持,在日军进攻和新四军的打击下,韩部日渐消耗,逐步陷入崩溃的边缘。

1943年韩德勤部遭遇了日军规模空前的苏北大扫荡,官兵损失惨重,被迫再次转移淮阴、涟水一线,周边都是新四军的控制区。

韩德勤见这样不是办法,在1个多月后向洪泽湖方向突围转移,试图和国军王仲廉部回合。

对于韩德勤的动向,新四军自然一清二楚。他们立即出动大军,一举将转移中的韩德勤部全部歼灭,韩麾下大将保安三纵队司令王光夏和新编独立旅旅长李仲寰先后阵亡。韩德勤本人自杀没有死掉,被新四军俘虏。被俘后韩德勤绝食自杀,新四军怕饿死他影响不好,赶快将他释放。由此韩德勤部全军覆没,苏中,苏北也完全成为新四军控制区,国军的江苏战区就这样完蛋了。

沈鸿烈和于学忠的山东省也差不多!山东是日军控制的核心地区,不同于资源匮乏,交通不便的江苏苏北地区,日军一再出动重兵发动扫荡。

面对日军多次重点扫荡,山东国军伤亡非常惨重,连苏鲁战区司令于学忠自己也在1942年底苴县唐王山地区被日军合围。好在最终于能够侥幸突围,不过战斗中于的右臂、右腿都被日军炮弹炸伤。沈鸿烈本人也多次被日军包围,多次侥幸突围,算得上九死一生。

在这种情况下,山东国军仍然苦苦坚持,长期牵制了日军10多万部队(全部是日军,不包括伪军),也造成日军1万多人的伤亡。

本来单独对付日军已经是勉力支撑,自从八路军进入山东以后,山东国军情况更是恶劣。

共产党早在1937年底开始涉足山东,山东大量抗日民军中,有一部分就是共产党领导的。

1938年开始一股股八路军正规军先后开赴山东(山东并非八路军被允许作战的山西和绥远的第二战区,此举也属于自己行动),最后连名将徐向前也被派到山东来统一指挥山东八路军。

山东国军一面和日军激战,一面还同八路军争夺地盘,顾此失彼,狼狈不堪。

除了正面的作战以外,八路军通过潜伏的共产党,一再拉走国军的部队。1942年于学忠麾下2个军东北军57军的111师333旅被共产党员万毅拉走,期间他们还包围了苏鲁战区上将司令于学忠的指挥部,将这个老将军活捉了。好在于学忠说服了看守的东北军士兵,然后乘着夜间暴雨天气,侥幸逃走,捡了条命。

坚持到1943年春天,在日军长达3个月的大规模扫荡中,国军损失太大,于学忠的东北军51军两个师中的114师伤亡超过八成,113师损失也极重,师长韩子乾被俘。由此51军已经失去战斗力!而另一个57军损失更大,鲁西鲁南的国军实在坚持不住了。

鉴于此,1943年6月蒋介石命令国军李仙洲部收复鲁南地区,对于学忠给与一定的支援。

李仙洲到了鲁南才发现,该地区却已经被八路军牢牢的控制。又是一山不容二虎,结果国共两军在鲁西南发生激烈冲突,李仙洲部的被歼灭5000多人,元气大伤,被迫从山东撤走。

李仙洲这一败,山东国军也就彻底完了。

1943年6月,51军和57军残部在日军再一次打击下几乎崩溃,余部奉命全部撤出鲁南,转移到鲁西,随后完全退出山东,这个苏鲁战区也随即撤销。ZcQs9ToiWkFw%3d%3d[/quuott]自从新四军公然违背国民政府命令,擅自率部从苏南渡过长江,转移到苏中以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新四军想要占领韩德勤在苏中苏北的地盘,韩自然也不可能拱手相让。况且如果站在中国和国军的角度,韩德勤是江苏省主席兼任苏鲁战区司令,新四军既然到了江苏,应该听从他的命令,听从他的指挥。如果新四军不听从韩德勤的命令,在苏联,德国,甚至日本等任何一个二战国家,都叫做违背军令。现实的结果,自然是韩德勤不可能控制新四军,甚至还更有胜者。

1940年黄桥战役爆发,新四军一举歼灭了韩德勤麾下3万大军中的主力精锐部队,韩部伤亡1万多人,89军中将军长李守维,中将旅长翁达都在此战中阵亡,一仗就死了两个中将。黄桥战役对于新四军的意义极大,除了将宿敌歼灭大半,占领大片苏北苏中地盘以外,更让新四军和八路军盘踞地连成一片。

韩德勤残部则几乎丢掉了整个苏北,苏中,控制区仅仅为淮安,扬州宝应区间一块长宽还不到40公里的地区,兵力锐减到1万多人(大部分是地方武装改编,战斗力很差),原本归顺他的地方武装见韩德勤自身难保,也逐步自立为王。

巴掌大的地盘和这点兵力自然无法长期坚持,在日军进攻和新四军的打击下,韩部日渐消耗,逐步陷入崩溃的边缘。

1943年韩德勤部遭遇了日军规模空前的苏北大扫荡,官兵损失惨重,被迫再次转移淮阴、涟水一线,周边都是新四军的控制区。

韩德勤见这样不是办法,在1个多月后向洪泽湖方向突围转移,试图和国军王仲廉部回合。

对于韩德勤的动向,新四军自然一清二楚。他们立即出动大军,一举将转移中的韩德勤部全部歼灭,韩麾下大将保安三纵队司令王光夏和新编独立旅旅长李仲寰先后阵亡。韩德勤本人自杀没有死掉,被新四军俘虏。被俘后韩德勤绝食自杀,新四军怕饿死他影响不好,赶快将他释放。由此韩德勤部全军覆没,苏中,苏北也完全成为新四军控制区,国军的江苏战区就这样完蛋了。

沈鸿烈和于学忠的山东省也差不多!山东是日军控制的核心地区,不同于资源匮乏,交通不便的江苏苏北地区,日军一再出动重兵发动扫荡。

面对日军多次重点扫荡,山东国军伤亡非常惨重,连苏鲁战区司令于学忠自己也在1942年底苴县唐王山地区被日军合围。好在最终于能够侥幸突围,不过战斗中于的右臂、右腿都被日军炮弹炸伤。沈鸿烈本人也多次被日军包围,多次侥幸突围,算得上九死一生。

在这种情况下,山东国军仍然苦苦坚持,长期牵制了日军10多万部队(全部是日军,不包括伪军),也造成日军1万多人的伤亡。

本来单独对付日军已经是勉力支撑,自从八路军进入山东以后,山东国军情况更是恶劣。

共产党早在1937年底开始涉足山东,山东大量抗日民军中,有一部分就是共产党领导的。

1938年开始一股股八路军正规军先后开赴山东(山东并非八路军被允许作战的山西和绥远的第二战区,此举也属于自己行动),最后连名将徐向前也被派到山东来统一指挥山东八路军。

山东国军一面和日军激战,一面还同八路军争夺地盘,顾此失彼,狼狈不堪。

除了正面的作战以外,八路军通过潜伏的共产党,一再拉走国军的部队。1942年于学忠麾下2个军东北军57军的111师333旅被共产党员万毅拉走,期间他们还包围了苏鲁战区上将司令于学忠的指挥部,将这个老将军活捉了。好在于学忠说服了看守的东北军士兵,然后乘着夜间暴雨天气,侥幸逃走,捡了条命。

坚持到1943年春天,在日军长达3个月的大规模扫荡中,国军损失太大,于学忠的东北军51军两个师中的114师伤亡超过八成,113师损失也极重,师长韩子乾被俘。由此51军已经失去战斗力!而另一个57军损失更大,鲁西鲁南的国军实在坚持不住了。

鉴于此,1943年6月蒋介石命令国军李仙洲部收复鲁南地区,对于学忠给与一定的支援。

李仙洲到了鲁南才发现,该地区却已经被八路军牢牢的控制。又是一山不容二虎,结果国共两军在鲁西南发生激烈冲突,李仙洲部的被歼灭5000多人,元气大伤,被迫从山东撤走。

李仙洲这一败,山东国军也就彻底完了。

1943年6月,51军和57军残部在日军再一次打击下几乎崩溃,余部奉命全部撤出鲁南,转移到鲁西,随后完全退出山东,这个苏鲁战区也随即撤销。

别在那粉饰了,国民党军要是得民心的话,你爷爷奶奶也不会支持共产党搞土改,你个毛屁孩子有什么权利站在今天职责过去的历史,而且你还不了解当时的情况,用这简体字书写着繁体字的历史,FKUM

3楼 geikei
[quuott]WqAiNUW5cU自从新四军公然违背国民政府命令,擅自率部从苏南渡过长江,转移到苏中以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新四军想要占领韩德勤在苏中苏北的地盘,韩自然也不可能拱手相让。况且如果站在中国和国军的角度,韩德勤是江苏省主席兼任苏鲁战区司令,新四军既然到了江苏,应该听从他的命令,听从他的指挥。如果新四军不听从韩德勤的命令,在苏联,德国,甚至日本等任何一个二战国家,都叫做违背军令。现实的结果,自然是韩德勤不可能控制新四军,甚至还更有胜者。

1940年黄桥战役爆发,新四军一举歼灭了韩德勤麾下3万大军中的主力精锐部队,韩部伤亡1万多人,89军中将军长李守维,中将旅长翁达都在此战中阵亡,一仗就死了两个中将。黄桥战役对于新四军的意义极大,除了将宿敌歼灭大半,占领大片苏北苏中地盘以外,更让新四军和八路军盘踞地连成一片。

韩德勤残部则几乎丢掉了整个苏北,苏中,控制区仅仅为淮安,扬州宝应区间一块长宽还不到40公里的地区,兵力锐减到1万多人(大部分是地方武装改编,战斗力很差),原本归顺他的地方武装见韩德勤自身难保,也逐步自立为王。

巴掌大的地盘和这点兵力自然无法长期坚持,在日军进攻和新四军的打击下,韩部日渐消耗,逐步陷入崩溃的边缘。

1943年韩德勤部遭遇了日军规模空前的苏北大扫荡,官兵损失惨重,被迫再次转移淮阴、涟水一线,周边都是新四军的控制区。

韩德勤见这样不是办法,在1个多月后向洪泽湖方向突围转移,试图和国军王仲廉部回合。

对于韩德勤的动向,新四军自然一清二楚。他们立即出动大军,一举将转移中的韩德勤部全部歼灭,韩麾下大将保安三纵队司令王光夏和新编独立旅旅长李仲寰先后阵亡。韩德勤本人自杀没有死掉,被新四军俘虏。被俘后韩德勤绝食自杀,新四军怕饿死他影响不好,赶快将他释放。由此韩德勤部全军覆没,苏中,苏北也完全成为新四军控制区,国军的江苏战区就这样完蛋了。

沈鸿烈和于学忠的山东省也差不多!山东是日军控制的核心地区,不同于资源匮乏,交通不便的江苏苏北地区,日军一再出动重兵发动扫荡。

面对日军多次重点扫荡,山东国军伤亡非常惨重,连苏鲁战区司令于学忠自己也在1942年底苴县唐王山地区被日军合围。好在最终于能够侥幸突围,不过战斗中于的右臂、右腿都被日军炮弹炸伤。沈鸿烈本人也多次被日军包围,多次侥幸突围,算得上九死一生。

在这种情况下,山东国军仍然苦苦坚持,长期牵制了日军10多万部队(全部是日军,不包括伪军),也造成日军1万多人的伤亡。

本来单独对付日军已经是勉力支撑,自从八路军进入山东以后,山东国军情况更是恶劣。

共产党早在1937年底开始涉足山东,山东大量抗日民军中,有一部分就是共产党领导的。

1938年开始一股股八路军正规军先后开赴山东(山东并非八路军被允许作战的山西和绥远的第二战区,此举也属于自己行动),最后连名将徐向前也被派到山东来统一指挥山东八路军。

山东国军一面和日军激战,一面还同八路军争夺地盘,顾此失彼,狼狈不堪。

除了正面的作战以外,八路军通过潜伏的共产党,一再拉走国军的部队。1942年于学忠麾下2个军东北军57军的111师333旅被共产党员万毅拉走,期间他们还包围了苏鲁战区上将司令于学忠的指挥部,将这个老将军活捉了。好在于学忠说服了看守的东北军士兵,然后乘着夜间暴雨天气,侥幸逃走,捡了条命。

坚持到1943年春天,在日军长达3个月的大规模扫荡中,国军损失太大,于学忠的东北军51军两个师中的114师伤亡超过八成,113师损失也极重,师长韩子乾被俘。由此51军已经失去战斗力!而另一个57军损失更大,鲁西鲁南的国军实在坚持不住了。

鉴于此,1943年6月蒋介石命令国军李仙洲部收复鲁南地区,对于学忠给与一定的支援。

李仙洲到了鲁南才发现,该地区却已经被八路军牢牢的控制。又是一山不容二虎,结果国共两军在鲁西南发生激烈冲突,李仙洲部的被歼灭5000多人,元气大伤,被迫从山东撤走。

李仙洲这一败,山东国军也就彻底完了。

1943年6月,51军和57军残部在日军再一次打击下几乎崩溃,余部奉命全部撤出鲁南,转移到鲁西,随后完全退出山东,这个苏鲁战区也随即撤销。ZcQs9ToiWkFw%3d%3d[/quuott]自从新四军公然违背国民政府命令,擅自率部从苏南渡过长江,转移到苏中以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新四军想要占领韩德勤在苏中苏北的地盘,韩自然也不可能拱手相让。况且如果站在中国和国军的角度,韩德勤是江苏省主席兼任苏鲁战区司令,新四军既然到了江苏,应该听从他的命令,听从他的指挥。如果新四军不听从韩德勤的命令,在苏联,德国,甚至日本等任何一个二战国家,都叫做违背军令。现实的结果,自然是韩德勤不可能控制新四军,甚至还更有胜者。

1940年黄桥战役爆发,新四军一举歼灭了韩德勤麾下3万大军中的主力精锐部队,韩部伤亡1万多人,89军中将军长李守维,中将旅长翁达都在此战中阵亡,一仗就死了两个中将。黄桥战役对于新四军的意义极大,除了将宿敌歼灭大半,占领大片苏北苏中地盘以外,更让新四军和八路军盘踞地连成一片。

韩德勤残部则几乎丢掉了整个苏北,苏中,控制区仅仅为淮安,扬州宝应区间一块长宽还不到40公里的地区,兵力锐减到1万多人(大部分是地方武装改编,战斗力很差),原本归顺他的地方武装见韩德勤自身难保,也逐步自立为王。

巴掌大的地盘和这点兵力自然无法长期坚持,在日军进攻和新四军的打击下,韩部日渐消耗,逐步陷入崩溃的边缘。

1943年韩德勤部遭遇了日军规模空前的苏北大扫荡,官兵损失惨重,被迫再次转移淮阴、涟水一线,周边都是新四军的控制区。

韩德勤见这样不是办法,在1个多月后向洪泽湖方向突围转移,试图和国军王仲廉部回合。

对于韩德勤的动向,新四军自然一清二楚。他们立即出动大军,一举将转移中的韩德勤部全部歼灭,韩麾下大将保安三纵队司令王光夏和新编独立旅旅长李仲寰先后阵亡。韩德勤本人自杀没有死掉,被新四军俘虏。被俘后韩德勤绝食自杀,新四军怕饿死他影响不好,赶快将他释放。由此韩德勤部全军覆没,苏中,苏北也完全成为新四军控制区,国军的江苏战区就这样完蛋了。

沈鸿烈和于学忠的山东省也差不多!山东是日军控制的核心地区,不同于资源匮乏,交通不便的江苏苏北地区,日军一再出动重兵发动扫荡。

面对日军多次重点扫荡,山东国军伤亡非常惨重,连苏鲁战区司令于学忠自己也在1942年底苴县唐王山地区被日军合围。好在最终于能够侥幸突围,不过战斗中于的右臂、右腿都被日军炮弹炸伤。沈鸿烈本人也多次被日军包围,多次侥幸突围,算得上九死一生。

在这种情况下,山东国军仍然苦苦坚持,长期牵制了日军10多万部队(全部是日军,不包括伪军),也造成日军1万多人的伤亡。

本来单独对付日军已经是勉力支撑,自从八路军进入山东以后,山东国军情况更是恶劣。

共产党早在1937年底开始涉足山东,山东大量抗日民军中,有一部分就是共产党领导的。

1938年开始一股股八路军正规军先后开赴山东(山东并非八路军被允许作战的山西和绥远的第二战区,此举也属于自己行动),最后连名将徐向前也被派到山东来统一指挥山东八路军。

山东国军一面和日军激战,一面还同八路军争夺地盘,顾此失彼,狼狈不堪。

除了正面的作战以外,八路军通过潜伏的共产党,一再拉走国军的部队。1942年于学忠麾下2个军东北军57军的111师333旅被共产党员万毅拉走,期间他们还包围了苏鲁战区上将司令于学忠的指挥部,将这个老将军活捉了。好在于学忠说服了看守的东北军士兵,然后乘着夜间暴雨天气,侥幸逃走,捡了条命。

坚持到1943年春天,在日军长达3个月的大规模扫荡中,国军损失太大,于学忠的东北军51军两个师中的114师伤亡超过八成,113师损失也极重,师长韩子乾被俘。由此51军已经失去战斗力!而另一个57军损失更大,鲁西鲁南的国军实在坚持不住了。

鉴于此,1943年6月蒋介石命令国军李仙洲部收复鲁南地区,对于学忠给与一定的支援。

李仙洲到了鲁南才发现,该地区却已经被八路军牢牢的控制。又是一山不容二虎,结果国共两军在鲁西南发生激烈冲突,李仙洲部的被歼灭5000多人,元气大伤,被迫从山东撤走。

李仙洲这一败,山东国军也就彻底完了。

1943年6月,51军和57军残部在日军再一次打击下几乎崩溃,余部奉命全部撤出鲁南,转移到鲁西,随后完全退出山东,这个苏鲁战区也随即撤销。

写的好像真的一样 好像是国民党抗战 共产党去抢地盘 那么请你解释一下 为什么很多地方是日军先打跑国民党占领了城市 而后 共产党过去占领了农村 发展出了根据地 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么 为什么国民党就没有占领农村 发展出根据地 为什么抗战末期 全世界都在反攻 而国民党还在丢失地盘 还有胡宗南的部队精锐部队为什么一直在保护延安 而不去打日本人 难道蒋介石怕毛泽东在延安被日本人偷袭

3楼 geikei
[quuott]WqAiNUW5cU自从新四军公然违背国民政府命令,擅自率部从苏南渡过长江,转移到苏中以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新四军想要占领韩德勤在苏中苏北的地盘,韩自然也不可能拱手相让。况且如果站在中国和国军的角度,韩德勤是江苏省主席兼任苏鲁战区司令,新四军既然到了江苏,应该听从他的命令,听从他的指挥。如果新四军不听从韩德勤的命令,在苏联,德国,甚至日本等任何一个二战国家,都叫做违背军令。现实的结果,自然是韩德勤不可能控制新四军,甚至还更有胜者。

1940年黄桥战役爆发,新四军一举歼灭了韩德勤麾下3万大军中的主力精锐部队,韩部伤亡1万多人,89军中将军长李守维,中将旅长翁达都在此战中阵亡,一仗就死了两个中将。黄桥战役对于新四军的意义极大,除了将宿敌歼灭大半,占领大片苏北苏中地盘以外,更让新四军和八路军盘踞地连成一片。

韩德勤残部则几乎丢掉了整个苏北,苏中,控制区仅仅为淮安,扬州宝应区间一块长宽还不到40公里的地区,兵力锐减到1万多人(大部分是地方武装改编,战斗力很差),原本归顺他的地方武装见韩德勤自身难保,也逐步自立为王。

巴掌大的地盘和这点兵力自然无法长期坚持,在日军进攻和新四军的打击下,韩部日渐消耗,逐步陷入崩溃的边缘。

1943年韩德勤部遭遇了日军规模空前的苏北大扫荡,官兵损失惨重,被迫再次转移淮阴、涟水一线,周边都是新四军的控制区。

韩德勤见这样不是办法,在1个多月后向洪泽湖方向突围转移,试图和国军王仲廉部回合。

对于韩德勤的动向,新四军自然一清二楚。他们立即出动大军,一举将转移中的韩德勤部全部歼灭,韩麾下大将保安三纵队司令王光夏和新编独立旅旅长李仲寰先后阵亡。韩德勤本人自杀没有死掉,被新四军俘虏。被俘后韩德勤绝食自杀,新四军怕饿死他影响不好,赶快将他释放。由此韩德勤部全军覆没,苏中,苏北也完全成为新四军控制区,国军的江苏战区就这样完蛋了。

沈鸿烈和于学忠的山东省也差不多!山东是日军控制的核心地区,不同于资源匮乏,交通不便的江苏苏北地区,日军一再出动重兵发动扫荡。

面对日军多次重点扫荡,山东国军伤亡非常惨重,连苏鲁战区司令于学忠自己也在1942年底苴县唐王山地区被日军合围。好在最终于能够侥幸突围,不过战斗中于的右臂、右腿都被日军炮弹炸伤。沈鸿烈本人也多次被日军包围,多次侥幸突围,算得上九死一生。

在这种情况下,山东国军仍然苦苦坚持,长期牵制了日军10多万部队(全部是日军,不包括伪军),也造成日军1万多人的伤亡。

本来单独对付日军已经是勉力支撑,自从八路军进入山东以后,山东国军情况更是恶劣。

共产党早在1937年底开始涉足山东,山东大量抗日民军中,有一部分就是共产党领导的。

1938年开始一股股八路军正规军先后开赴山东(山东并非八路军被允许作战的山西和绥远的第二战区,此举也属于自己行动),最后连名将徐向前也被派到山东来统一指挥山东八路军。

山东国军一面和日军激战,一面还同八路军争夺地盘,顾此失彼,狼狈不堪。

除了正面的作战以外,八路军通过潜伏的共产党,一再拉走国军的部队。1942年于学忠麾下2个军东北军57军的111师333旅被共产党员万毅拉走,期间他们还包围了苏鲁战区上将司令于学忠的指挥部,将这个老将军活捉了。好在于学忠说服了看守的东北军士兵,然后乘着夜间暴雨天气,侥幸逃走,捡了条命。

坚持到1943年春天,在日军长达3个月的大规模扫荡中,国军损失太大,于学忠的东北军51军两个师中的114师伤亡超过八成,113师损失也极重,师长韩子乾被俘。由此51军已经失去战斗力!而另一个57军损失更大,鲁西鲁南的国军实在坚持不住了。

鉴于此,1943年6月蒋介石命令国军李仙洲部收复鲁南地区,对于学忠给与一定的支援。

李仙洲到了鲁南才发现,该地区却已经被八路军牢牢的控制。又是一山不容二虎,结果国共两军在鲁西南发生激烈冲突,李仙洲部的被歼灭5000多人,元气大伤,被迫从山东撤走。

李仙洲这一败,山东国军也就彻底完了。

1943年6月,51军和57军残部在日军再一次打击下几乎崩溃,余部奉命全部撤出鲁南,转移到鲁西,随后完全退出山东,这个苏鲁战区也随即撤销。ZcQs9ToiWkFw%3d%3d[/quuott]自从新四军公然违背国民政府命令,擅自率部从苏南渡过长江,转移到苏中以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新四军想要占领韩德勤在苏中苏北的地盘,韩自然也不可能拱手相让。况且如果站在中国和国军的角度,韩德勤是江苏省主席兼任苏鲁战区司令,新四军既然到了江苏,应该听从他的命令,听从他的指挥。如果新四军不听从韩德勤的命令,在苏联,德国,甚至日本等任何一个二战国家,都叫做违背军令。现实的结果,自然是韩德勤不可能控制新四军,甚至还更有胜者。

1940年黄桥战役爆发,新四军一举歼灭了韩德勤麾下3万大军中的主力精锐部队,韩部伤亡1万多人,89军中将军长李守维,中将旅长翁达都在此战中阵亡,一仗就死了两个中将。黄桥战役对于新四军的意义极大,除了将宿敌歼灭大半,占领大片苏北苏中地盘以外,更让新四军和八路军盘踞地连成一片。

韩德勤残部则几乎丢掉了整个苏北,苏中,控制区仅仅为淮安,扬州宝应区间一块长宽还不到40公里的地区,兵力锐减到1万多人(大部分是地方武装改编,战斗力很差),原本归顺他的地方武装见韩德勤自身难保,也逐步自立为王。

巴掌大的地盘和这点兵力自然无法长期坚持,在日军进攻和新四军的打击下,韩部日渐消耗,逐步陷入崩溃的边缘。

1943年韩德勤部遭遇了日军规模空前的苏北大扫荡,官兵损失惨重,被迫再次转移淮阴、涟水一线,周边都是新四军的控制区。

韩德勤见这样不是办法,在1个多月后向洪泽湖方向突围转移,试图和国军王仲廉部回合。

对于韩德勤的动向,新四军自然一清二楚。他们立即出动大军,一举将转移中的韩德勤部全部歼灭,韩麾下大将保安三纵队司令王光夏和新编独立旅旅长李仲寰先后阵亡。韩德勤本人自杀没有死掉,被新四军俘虏。被俘后韩德勤绝食自杀,新四军怕饿死他影响不好,赶快将他释放。由此韩德勤部全军覆没,苏中,苏北也完全成为新四军控制区,国军的江苏战区就这样完蛋了。

沈鸿烈和于学忠的山东省也差不多!山东是日军控制的核心地区,不同于资源匮乏,交通不便的江苏苏北地区,日军一再出动重兵发动扫荡。

面对日军多次重点扫荡,山东国军伤亡非常惨重,连苏鲁战区司令于学忠自己也在1942年底苴县唐王山地区被日军合围。好在最终于能够侥幸突围,不过战斗中于的右臂、右腿都被日军炮弹炸伤。沈鸿烈本人也多次被日军包围,多次侥幸突围,算得上九死一生。

在这种情况下,山东国军仍然苦苦坚持,长期牵制了日军10多万部队(全部是日军,不包括伪军),也造成日军1万多人的伤亡。

本来单独对付日军已经是勉力支撑,自从八路军进入山东以后,山东国军情况更是恶劣。

共产党早在1937年底开始涉足山东,山东大量抗日民军中,有一部分就是共产党领导的。

1938年开始一股股八路军正规军先后开赴山东(山东并非八路军被允许作战的山西和绥远的第二战区,此举也属于自己行动),最后连名将徐向前也被派到山东来统一指挥山东八路军。

山东国军一面和日军激战,一面还同八路军争夺地盘,顾此失彼,狼狈不堪。

除了正面的作战以外,八路军通过潜伏的共产党,一再拉走国军的部队。1942年于学忠麾下2个军东北军57军的111师333旅被共产党员万毅拉走,期间他们还包围了苏鲁战区上将司令于学忠的指挥部,将这个老将军活捉了。好在于学忠说服了看守的东北军士兵,然后乘着夜间暴雨天气,侥幸逃走,捡了条命。

坚持到1943年春天,在日军长达3个月的大规模扫荡中,国军损失太大,于学忠的东北军51军两个师中的114师伤亡超过八成,113师损失也极重,师长韩子乾被俘。由此51军已经失去战斗力!而另一个57军损失更大,鲁西鲁南的国军实在坚持不住了。

鉴于此,1943年6月蒋介石命令国军李仙洲部收复鲁南地区,对于学忠给与一定的支援。

李仙洲到了鲁南才发现,该地区却已经被八路军牢牢的控制。又是一山不容二虎,结果国共两军在鲁西南发生激烈冲突,李仙洲部的被歼灭5000多人,元气大伤,被迫从山东撤走。

李仙洲这一败,山东国军也就彻底完了。

1943年6月,51军和57军残部在日军再一次打击下几乎崩溃,余部奉命全部撤出鲁南,转移到鲁西,随后完全退出山东,这个苏鲁战区也随即撤销。

跨越防区更是搞笑了,全领袖当时都带头丢失防区,反而追究人家擅自跨越防区,收获失地的责任。。。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