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人口大省养老遇难题:缺钱缺人缺床位


中新网广州10月9日电 敬老的重阳节将至,在中国人口第一大省广东,却引起了养老的沉重话题。最近两个月来,随着广东人口老龄化进入高速期,老年人面临养老资源不足的难题,引起了社会的普遍担心和关注。

首先,广东人口老龄化已经进入高速期,而养老院的床位远不敷用。

广东省民政厅推算,去年底,全省60岁以上老年人口约1101万,占全省户籍人口的12.8%,并以每年3%左右的幅度递增。省会广州市的情况更是迅速,截至去年,广州已有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126.4万,占户籍人口总数的15.4%。按照目前每年4%的增长速度,预计广州到2015年将有150万老龄人口,而这一数字将在2020年达到180万。

养老院床位远远不足,成为全省的难题。广东养老床位仅占老年人口的1.53%,与全国平均1.95%还有差距,与浙江3.1%、江苏2.5%和山东2.2%的差距更大。每千名老人拥有床位仅15.3张,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19.6张。在广州等发达地区公办养老机构“一床难求”。广州目前每千名老人拥有床位27张。离2015年“每千名老人拥有床位40张”的目标还有很大缺口。

人们更关注的是,广东省民政厅的解决方案是力争到2015年,全省90%的老年人在社会保障体系和服务体系支持下通过家庭照顾养老,3%的老年人可入住养老服务机构。

不少市民认为,养老床位的匮缺,将令在家庭养老的老人高达9成,这对于很多独生子女家庭而言,无疑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不少忙于工作的家庭,只能为老人寻找其他安全的入住机构,而占用本来就紧缺的公共医疗资源,无疑是一个优先的选择。

目前,这种现象已经在广州等大城市开始蔓延。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张立透露,以广东省人民医院东病区、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为例,许多患慢性病老年人长期住在大医院,80%以上的病床被这些老年人长期占用,造成医疗资源浪费。

其次,广州目前家政行业缺口超20万人,就算建立了大量的养老床位,从哪里去聘请人手?2012年的全国百强家庭服务企业中,广州只有1家上榜;抽样调查数据显示,经过职业培训的家政从业者只占两成;广州目前家政行业缺口超20万人,但从业者中三个月内流失率达50%;广州家政行业普遍存在“小、弱、散”的现状由这些数字可见一斑。

过去几年来,劳动力匮缺已经成为珠三角企业的难题,连工厂劳动力都缺乏,比较脏累的养老业,缺乏劳动力就更是可想而知。人们担心,大量的年轻劳动力不肯进入养老业,将令老人在家养老都会面临困境。

另外,政府养老资金的短缺以及投资增值的高风险,也令人担心。

由于乡镇财政薄弱,长期投入少,广东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养老服务已经亮起警号。例如,广东阳春市有敬老院52家,但平均每家敬老院工作人员不到2名,没法提供规范化管理服务。

而相对富裕的广州市,养老资金也即将面临短缺问题。该市市长陈建华曾表示,根据测算,2029年社保收支将出现拐点,到2039年社保金将全部用完。

于是,养老金的投资增值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热门话题。去年广东在职工养老保险保值增值方面已有所突破,委托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运营的1000亿养老基金,仅半年就赚了34亿,远远跑赢了同期的通胀率。有舆论呼吁,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必须加大力度探索保值增值,广东应继续争取先行先试。

不过,如何控制投资的风险,就成为难题。不少关注海外的市民发现,海外不少政府也会通过国际化的投资手段让政府或民生的资金升值,但是,金融市场风云变幻,要确保养老金如此重要的民生资源有赚无赔,并作为一项长期的政策依托,恐怕不是目前广东的投资政策、人才储备和风险防范制度可以放心实行的。

因此,民间对政府加大投入养老业的呼声日高,政府面临的资金压力日大。广州市副市长谢晓丹表示,广州现在财政供养的退休人员70多万人,每人提高100元的待遇财政压力就很大了。

目前广州新建养老床位,其中政府投资高达70%,2015年就算达到老人每千人40张床位的标准,也只能满足4%的老年人可以入住养老机构。

新发布的《广东省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实施办法》将于11月1日实施,大家更多关注的自然是可以领取多少养老金。以广州为例,如果按最高一档每年缴3600元,参保人退休后可领取的养老金为686.5元/月;如果按最低一档每年缴120元,则将来待遇仅为81.2元/月。显然,这样的水平远低于职工养老保险待遇,以时下的物价水平,很难独力承担“养老”的作用。

不少市民认为,中国的老年人口普遍收入单一,经济并不宽裕,承担不起高额的机构养老费用;而机构养老的投资包括土地、房屋、装修,以及高额的人工费用、运营成本。所以目前的养老业还是一个高投入、高风险、微利润的行业。

因此,政府兜底,多元经营,满足不同层次的养老需求,这是中国养老改革的大方向。要“相信市场的力量”,同时,也必须让政府真正把中国人养老的这个底“兜”起来。

有时事评论员指出,对于绝大多数的中国老年人来说,无论公营还是民营的养老机构都很难独立支撑。发动社会力量成为养老服务业的“主角”,这是改革大势所向,但是也需要政府积极扶助、补助,把这个底“兜”起来。养老机构无论是公建民营模式,还是民营公助模式,关键还在于政府加大财政投入。希望借着养老改革的东风,广州市有所作为,敢为人先。(完)

(原标题:中国第一人口大省养老遇难题:缺钱缺人缺床位)

来源:中国新闻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