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修宪派”人多势众

大汉子民HX 收藏 0 29


日本“修宪派”人多势众


除了自民党外,日本维新会、大家党以及民主党内部分主张修宪的议员都隶属于修宪阵营。图为今年7月,日本首相安倍(中)与民主党党首海江田万里(左)、维新会领导人之一的桥下彻(右)准备在参议员选举前的辩论会上就座。路透社名词解释:日本和平宪法第九条

日本宪法第九条,是和平宪法中最著名的条款之一。它规定:(一)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二)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郭一娜 发自东京

在日本,修宪问题是与经济复苏、灾后重建同等重要的热门话题。与其他问题不同的是,是否修宪事关日本未来将走怎样道路的国家根本课题。

目前,热烈欢迎、强烈反对和谨慎观望,是日本国内面对修宪的三大立场,其代表党派分别为自民党、共产党和公明党。

修宪派据民意调整修宪节奏

“在被占领期间强调的民主主义、自由主义作为新日本的指导理念应该得到尊重和拥护,但是初期占领政策的方向,主要是为了削弱我国国力,在宪法、教育制度以及其他各项制度的改革中,有不少是对国家概念和爱国心进行了不当的压制,过度分裂和弱化了国权……基于我党的理念和立场,我们要进行包括修改现行宪法在内的构筑独立体制的努力。”1955年成立的自民党在“党的使命”中如是写道。

可以说,修宪是自民党孜孜以求的“信仰”。但是在战后长达数十年的执政中,自民党历任首相对修宪的热衷态度不同。像安倍这样视修宪为己任的首相并不多。

自民党的理论是,宪法是二战结束后美国占领军强加到日本头上的,是日本屈辱历史的象征。修改和平宪法,是卸下美国扣在头上的紧箍咒、走向正常国家、军事强国的标志性一步。

去年4月,自民党发表了最新的《日本宪法改正草案》,其中称“在继承和平主义的同时,拥有自卫权,设立国防军”等,草案还删除了宪法第9条第二款中“不保持战力,否定交战权”的内容。这一草案得到了当时党首谷垣祯一等党内高层的一致通过。

积极主张修宪的自民党周围,还汇聚了一批修宪派学者。2007年安倍第一次内阁时成立的“关于重新构筑安全保障法律基础恳谈会”就是这些“御用学者”的大本营。入围恳谈会的北冈伸一、坂元一哉、中西宽等人都是实打实的修宪派。

2008年6月,该恳谈会完成了报告,归纳了4种可以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情形,如“当公海上和自卫队共同航行的美国军舰受到攻击时、对发射至美国的导弹进行迎击时,可以行使集体自卫权”等。

彼时,安倍已经因为身体原因而下台,这份报告随着安倍的陨落而受到冷落。

去年,安倍再次当选首相,恳谈会也随之复活,并于今年2月和9月举行了两次会议。一些专家提出,不仅要保卫美国的舰队,还要将范畴拓展到“与日本安全保障有密切关系的国家”,如澳大利亚、印度等;不要拘泥于此前总结的4个类型,还要讨论全面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情形;除了集体自卫权外,还要讨论集体安全保障问题。

和安倍第一次内阁时期在3个月召开5次会议相比,此次重启的恳谈会召开得并不频繁,但是每次召开的时机都透露出了精心挑选的痕迹——两次召开时间分别在众议院、参议院大选获胜的一个多月后,也就是说,只要执政根基得到巩固,安倍就会向修宪再迈进一步。恳谈会休会半年多,主要因为安倍担心过于暴露修宪真面目,招致民众反感,从而对选情不利。

经历了上次政权的失败后,安倍现在是随时根据民众反馈来调整修宪的节奏,而国内外舆论风向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日本国内修宪派的活跃程度。除了自民党外,日本维新会、大家党以及民主党内部分主张修宪的议员都隶属于修宪阵营。

护宪派影响力尚有限

与自民党、日本维新会等强烈修宪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共产党、社民党等护宪进步势力。

对于修宪问题,日共在党纲中写道,“现行宪法中,包括前文在内的所有条款,特别是有关和平民主的各项条款都要得到完全实施。”此外,日共机关报《赤旗》还连载了对自民党制定的《日本宪法改正草案》的批判报道,并将其印制成“全批判自民党改宪案”的小册子进行宣传。小册子中写道,自民党的修宪案是要将日本打造成以天皇为中心的国家、“国防军”的活动是对和平秩序的挑战、否定日本宪法的根本是逆历史潮流的举动。

今年6月,东京都议会选举中,日共席位倍增,跃升为都议会第三大党。7月举行的参议院大选中,日共在参议院的席位增加到11个,获得了议案提案权。这一系列的大跃进备受瞩目。目前,日共的支持率在5%左右,在一些民调中已经超过公明党和日本维新会,其所倡导的理念也在逐渐被更多的民众所接受。

反对修宪民众仍占多数

总体而言,在修宪问题上,公明党的主张比较谨慎,其立场为在尊重宪法原则的基础上,增加内容,即“加宪”。“加宪”内容可以包括环境权、扩充地方自治等,但对于是否将自卫队的具体行动列入“加宪”范畴要慎重讨论。

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在9月24日的公开演讲中表示,安倍首相试图通过修改宪法解释让自卫队行使集体自卫权的举动是“朝着国民担忧的方向急行,如果单方面推进的话,我们要堂堂地提出我们的意见。”

今年8月,自民党、公明党干事长会议上同意就是否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设置执政党协商机制,但具体日期并未确定。据日本媒体报道,只要公明党还想留在联合政权内,就只能推迟与自民党在修宪问题上的协商。

许多民众期待公明党能够在修宪等问题上为自民党政权踩刹车。但是也有一些专家担心,公明党只不过是表面上充当政权内的反对派,稀释民众对自民党的反对意见,实际上在政权内部影响力有限。

日本朝日电视台8月底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反对修改宪法第9条的人比三个月前上升了9个百分点,达到55%,反对修改有关集体自卫权的宪法解释的民众也超过了赞成的民众。即便保守派媒体的代表《产经新闻》在民调设问中故意诱导民众支持修改宪法解释,但其结果仍然是反对意见居多。

日本媒体普遍分析,多数普通民众主要对安倍政权的经济政策抱有期待,但是并不希望安倍在修宪路上走得太远。

安倍有个修宪六年计划

为了获得民众的支持,自民党将于年内在全国47个都道府县举行“对话集会”,向民众输送修宪理念。鉴于民众对修宪的反感,自民党不得不紧急特训一批极具煽动力的修宪讲师。

一位日本自民党大老前政策秘书告诉《国际先驱导报》,现在从国会构成来看,修宪势力拥有压倒性优势,护宪派处于明显弱势。这种情形下,护宪派有必要从大义的角度广泛团结中间力量,阻止安倍政权的修宪。

自民党总裁任期3年。安倍明年9月到期后,极有可能连任。如果不出意外,在未来3年中,日本没有大选。“安倍有个6年计划。其中要用3年加深对修宪的讨论。”一位安倍周边人士对日本媒体说。

处心积虑、动静结合,是安倍等修宪派进化后的战术。这不仅给护宪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将在新的层面上拷问日本社会的良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