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安倍修宪的力量逐渐让步

大汉子民HX 收藏 1 73
导读:随着公明党逐渐受到自民党政策的影响,包括社民党在内的护宪派压力增大。图为今年5月,社民党率领的反对修宪游行。美联社《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张焕利 发自北京 没有意外地,日本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南9月24日在日本记者俱乐部发表演讲时表示,不会就集体自卫权问题采纳安倍方面的结论。 公明党素以贯彻“中道主义”的国民政党自居,坚持和平信念。在修宪问题、行使集体自卫权和历史认识等诸多问题上,公明党与联合执政的自民党立场迥异。 今年9月以来,尽管日本国内依然是自民党推行右倾化道路的政治氛围,但公明党领导人


反对安倍修宪的力量逐渐让步

随着公明党逐渐受到自民党政策的影响,包括社民党在内的护宪派压力增大。图为今年5月,社民党率领的反对修宪游行。美联社《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张焕利 发自北京

没有意外地,日本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南9月24日在日本记者俱乐部发表演讲时表示,不会就集体自卫权问题采纳安倍方面的结论。

公明党素以贯彻“中道主义”的国民政党自居,坚持和平信念。在修宪问题、行使集体自卫权和历史认识等诸多问题上,公明党与联合执政的自民党立场迥异。

今年9月以来,尽管日本国内依然是自民党推行右倾化道路的政治氛围,但公明党领导人接连公开表示:日方目前不应考虑向钓鱼岛派驻公务员、希望安倍首相10月不要参拜靖国神社……

人们更关注的是,作为联合执政体中一个势力不大的政党,公明党如何能对参议院选举结束后愈加强势的安倍政权起到牵制作用?这个被日本民众戏称为“政权內的在野党”究竟在当下的日本政坛发挥多大的影响力?

奉行中道主义与人性社会主义

公明党前身是日本宗教团体“创价学会”于1961年创建的公明政治联盟。1964年11月,“创价学会”召开建党大会,将公明政治联盟改称公明党。1964年至1969年,公明党实行“政教合一”体制,党员来自“创价学会”会员,党的干部同时兼任学会职务,但注意吸收非学会成员入党。上世纪70年代,公明党正式采取了与“创价学会”分开的“政教分离”方针。

随后,新的纲领以“中道主义”和“人性社会主义”为理论基础。其具体内容包括:把人视为最高价值和目的的人性主义;把社会看成一个由经济、政治、文化、心理、宗教等组成的多极结构的总体主义;主张通过议会制民主实现社会变革的渐进主义;反对一切战争的和平主义。

目前,公明党在众议院有21名议员,参议院有31名议员,党员约为45万。其中,男性党员19.2万人,女性党员20.8万人,主要成分是中小资本家、职员和青年学生。公明党也有自己的机关报和理论刊物,分别是《公明新闻》、《公明》(月刊)。

1999年,公明党曾与自由民主党组成联合政府共同执政,至2009年大选后下台依然和自民党保持密切合作关系。去年,日本大选后公明党再度与自民党组成了联合政府。

今天的公明党基本政策主张总体上仍沿袭了过去“中道路线”的传统。基本政策包括:成立“尽可能小而效率高的政府”;建立能够实行“自助、共助、公助”的协调的社会保障制度;不为特定的集团谋利益,实行透明而公平、公正的政治行政体系。

在外交政策上,该党主张:提出不拥有、不制造、不使用核武器的“新无核三原则”议案;努力使日本加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设置“东北亚安全保障会议”组织和“亚洲货币基金组织;对美外交政策由原来的追随外交向自主外交转变;尽快制定政府开发援助基本法。

与自民党右翼存在先天对立

其实,从党纲和不少政策主张来看,作为以打出和平主义旗帜的佛教团体“创价学会”为母体创建的政党,公明党与安倍色彩浓郁的日本政府右翼政策存在先天的对立。

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关于行使集体自卫权问题。国际法中的集体自卫权是指在盟国受到攻击时,无论自己是否受到攻击,都可以对他国进行武力攻击的权利。受限于日本战后宪法的规定,历届日本政府均坚持对宪法条款进行“日本虽然也拥有集体自卫权,但不能行使这一权利”的解释。

安倍政权试图将宪法条款解释为“日本拥有集体自卫权,并可行使该项权利”。安倍还将负责宪法解释工作的内阁法制局长官换成了赞成集体自卫权的人士,想要在今年内完成对这一条款的解释。

对此,公明党干事长井上义久明确表示反对,他说“不能突然改变一直以来的宪法解释”,针对政府不与公明党商议就决定更换内阁法制局长官一事,他认为“这是打破信任的行为”,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在有关参拜靖国神社的历史问题上,公明党的立场也完全不同于自民党。安倍本人非常模糊地表示,“我不会公开宣布去还是不去”,“阁僚个人是否参拜神社,无需首相官邸出面谈论”。对此,公明党代表山口那津男不止在9月24日的一个公开场合明确表示过坚决反对,山口认为,“安倍首相应该非常清楚历史的教训”。

然而,对于安倍推动的完善修宪条件一事,公明党的态度越来越模棱两可,变得很不明确,这主要表现在公明党以一句“无法达成共识”来回应修宪问题。但针对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今年早些时候引起广泛批评的“学习纳粹悄悄修改宪法”的言论,公明党亦明确批评道:“不能因为选举赢了就心生傲慢,阁僚在发言时应该慎重”。

曾为中日友好作出贡献

从历史上看,公明党始终扮演着日中两国之间友好桥梁的角色。早在1972年7月日本田中角荣内阁成立后,公明党就奔走于日中两国间,为恢复邦交正常化穿针引线。

田中首相上台伊始曾发表首相谈话时谈到“要加快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邦交正常化的步伐”。随后,田中钦定时任公明党委员长的竹入义胜为赴华沟通人选。竹入是一个中日双方都能接受的政治人物,且竹入义胜本人也想在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过程中充当两国政府之间的桥梁。

是年7月25日,竹入义胜访华,同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廖承志和周恩来总理等中国领导人举行了会谈。竹入义胜带回日本的中国信息,对后来中日邦交正常化谈判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签订上,竹入也是竭尽全力。

1976年福田内阁成立后,日本政界要求恢复日中和平友好条约谈判。1977年1月竹入义胜再次访华。福田首相委托竹入给中国捎话,表示要忠实履行日中联合声明,尽早举行和平友好条约谈判。

竹入义胜了解中国方面对恢复和平友好条约谈判的意图后,福田首相仍犹豫不决。为了完全摸清福田首相的想法,1978年3月,中国政府向公明党发出了访华邀请。公明党的来访也推动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签订。公明党曾专门为条约签订发表声明,表示欢迎,认为此事对于亚洲和世界的和平具有重要意义。

今年1月,公明党现党首山口那津男访问中国。他是自去年9月日本政府对钓鱼岛实施所谓“国有化”以来,第一位对中国访问的日本执政党高官。山口认为,日中围绕钓鱼岛陷入对立一事应该考虑搁置争论。他主张此事交由后世解决是避免不测事态的方法,为了避免不测事态发生,日中应尽快就海上安全联络机制达成共识,同时提议日中双方的军机都不要出现在钓鱼岛上空。

决策受自民党影响越来越大

山口那津男之所以频频表示希望安倍政权应尽快改变因钓鱼岛问题遇冷的日中关系并出访中国,其意主要是提高公明党影响力。2012年12月的众议院大选中,日本维新会等多个新兴政党兴起,使公明党出现了生存危机,面对这种情况,山口那津男拿出了推动访华改变日中关系的措施,自有期待此举提升公明党受关注度的用意。

事实上,人们早就看得很清楚,是数字和选举的需要使政策迥异的公明党、自民党维持联合执政体系。站在公明党的立场上,自己作为一个议席数较少的小政党,通过联合执政,能够与大党自民党一起充当执政的角色,远比在野的政党有影响力。站在自民党的立场上,每次在几千张选票就能决定胜负的选举时期,公明党的母体——“创价学会”的选票就会起到巨大的作用。所以,自民党也不能完全抛开公明党。但是,由于今后3年并无任何大选举,自民党无从感受到公明党的独特作用,或将在对内对外政策上愈加强势,在越来越多的决策行动前不去认真地考虑公明党的感受。

当然另一方面,公明党近年来在日本政坛中一直是作为自民党政治上的盟友,其决策也必然受到自民党的影响。

据日本自民党宪法修改推进总部代理部长船田元9月24日透露,自民和公明两党已基本决定在10月召开的临时国会上联合提交《国民投票法》修正案,把针对是否修宪举行国民投票时的法定年龄从“20岁以上”改为“18岁以上”。虽然该法还要求将成人年龄和《公职选举法》中的法定选举年龄作出类似修改,但由于尚无望实现而暂不探讨,两党决定先确定国民投票年龄。

这是两党干部本月在众院宪法审查会访问欧洲时大致达成的协议。降低年龄门槛意味着,扩大了可以对修宪问题进行投票的人员范围,而日本年轻人则是支持修宪的重要群体。

虽然临时国会能否通过该修正案尚不确定,但公明党此举已被外界视为对自民党“让步”的重要举动。重视宪法和平主义的公明党开始逐渐向自民党靠近,公明党未来何去何从令人关注。(作者系本报前驻东京记者,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