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养大国美国被曝弃养黑幕

大汉子民HX 收藏 0 556


领养大国美国被曝弃养黑幕


被美国领养的俄裔儿童发生过被弃养、也发生过遭遇死亡事件,俄因此通过了“季玛·雅科夫列夫法案”禁止美国公民领养俄儿童。图为2010年12月28日,俄罗斯总统儿童权利全权代表帕维尔·阿斯塔霍夫来到莫斯科儿童收容教养中心看望被美国养父母抛弃的孤儿阿尔乔姆·萨维利耶夫。本报资料图《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 柳美彤 发自北京

美国一直被认为是一个海外儿童领养大国。根据美国政府的收养管理机构统计数据,2010年美国人共收养来自其他国家的孤儿11058名,其中3401名来自中国,占总数的26%,也就是大约每4名外国孤儿中就有1名来自中国。

然而9月12日,一名路透社记者和一名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记者对外公布了一项令人震惊的调查结果,并由此揭露了鲜为人知的黑幕:近年来不少从海外领养儿女的美国家长透过雅虎、脸谱等社交网站的秘密小组上地下交易寄养儿童,借此摆脱不想要的孩子。其中一则留言还把找新家网络论坛比喻为“挑选儿童的‘农场’”。

没有监管的交易

按照美国收养惯例,美国对收养孤儿有严格的法律限制,要想收养孤儿,要审核包括家庭的经济实力,家庭主要成员是否有犯罪记录,心理健康状况以及申请理由的合理性等。接下来,需要经过儿童与收养家庭的“匹配期”——孩子被送到一个儿童福利结构认定的收养家庭,领养父母与孩子试验共同生活数月。这不算完,在美国,家庭确定领养关系后的几年中,儿童福利机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调查被领养孤儿的生活情况,如果发现被虐待,不仅会解除领养关系,而且领养父母会受法律制裁。

然而路透社的调查发现,自1990年代后期以来,美国人收养了约24.3万海外儿童,但没有机构系统跟踪调查过这些儿童来到美国后的境遇。而在这些领养父母进行私下寄养的过程中,不需要任何的法律文件,并且缺乏政府部门监督。据路透社记者统计,只一个雅虎的网络公告板在五年的时间里就有5029个孤儿被交易,平均每个星期就有一个孩子被放上公告板,大部分孩子的年龄都在6至14岁。这些受害者孤儿大多来自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中国和非洲国家。

被丢弃的噩梦

新闻曝光后,一个在雅虎网站成立已有6年之久,讨论版总计有5000多篇留言讨论如何遗弃海外领养儿女的社群,在几个小时之内迅速遭到关闭。而其他5个类似的雅虎社群,同样也遭到封闭。而类似的社群虽然在脸谱也有,但到目前为止,脸谱并未加以关闭或封锁,一位发言人宣称这一网络社群“是对错综复杂社会的真实反映,证明人们正在使用网络展开多方面交流,解决各种问题,包括像这类棘手的情况。”

美国家长从海外领养儿女,在法律上等同亲生子女,有抚养责任。然而,根据这项调查报道,近几年不少从海外领养儿女的美国家长,把孩子带回美国之后改变心意,便透过网络私下征求陌生人把孩子带走,并且声称这种作法是帮孩子“重新找个家”(re-home)。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记者凯特·史诺指出,这些在网络上为海外领养儿女重新找家的活动,都是在缺乏政府部门监督的情况下私自进行,养父母经常把孩子带到汽车旅馆、卡车休息站交给愿意接受的陌生人带走,从此不闻不问。

外媒报道指出,现年26岁的诺拉·盖特里就是实例之一。她生下来就有小儿麻痹,原本生长在中国内地的一家孤儿院,13岁那年被一对美国夫妻领养。她当时觉得自己很幸运,很高兴能被领养到佛罗里达州展开新生活,但才过了一年,养父母就非常不喜欢她,为了惩罚她会拿走她的足矫正器,让她无法行走,还经常要她与其他几名养子女到后院,挖掘足以容纳每个孩子身体大小的坟墓,恐吓说“你就算死了也没人知道”。诺拉14岁时,养父母把她带到田纳西州交给陌生人,从此音讯全无。她说:“当时觉得很困惑,很受伤。我曾以为他们会疼爱我。”在这段被交易的时间里,她迅速发现这个新母亲有暴力和易怒的特点,并感到“从来没获得安全和稳定。”

还有威斯康星州的一对夫妻领养了利比里亚女孩昆塔两年后,他们开始无法忍受这个孩子,于是决定抛弃她。仅仅花了不到两天的时间,他们就通过网络为她找到了新父母。然而当他们开了六个小时的车到达伊利诺伊州后,发现这对宣称自己是完美父母的夫妻竟是居住在移动公园的一辆拖车里,在昆塔看来,这里就像垃圾场。在此过程中,没有任何律师或者福利机构的官员。更为惊人的是,当路透社记者进一步调查后发现,这对新父母的亲生孩子在几年前被儿童福利机构带走,原因是这对父母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和心理问题。不仅如此,养父有持枪抢劫的犯罪经历,两人都曾被孩子控诉有过性虐待。昆塔生活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其遭遇可想而知,“在美国的生活变成了一个噩梦”,她在被警察解救后这样说。

无法承受而放弃?

可以看出,被抛弃的孩子也非常困惑为何会被抛弃。而在一次次被遗弃和交易中,他们的心灵更受到巨大伤害。那么养父母为何会在领养后再抛弃孩子呢?与其怪罪雅虎或者脸谱助长了地下交易寄养孩子的坏风气,不如从源头找出原因。据一个领养了俄罗斯女孩的夫妻抱怨说,领养中心并没有告知孩子有情感和行为不当的问题,当他们回到家中,发现已经乱得一团糟,女孩伊加试图从窗户中钻出去,把卧室烧着了,还躲在衣柜里不肯出来。而一次去夏威夷的旅行中,伊加与两人发生的肢体争执成为这对养父母决定抛弃孩子的爆发点。

由此可以看出,养父母抛弃孩子或者是出于不了解孩子的性格,也没有足够的耐心,在相处后发觉无法承受,不与孩子沟通就匆匆寻觅别的家庭以求摆脱,又或者是领养孩子的动机不纯等等。而在养父母急于摆脱的情况下,孩子就很可能会生活在一些非常恶劣的环境中,甚至落入别有用心的人贩子手中。俄罗斯儿童权利保护部专员帕维尔·阿斯塔霍夫认为,美国政府应对此事件做出正面回应,并展开积极调查。同时,他认为外国孤儿在美国受到伤害的主要原因,是缺乏必要的领养监管体系。美国跨国收养,中介机构是关键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刘莉 发自纽约

近日《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就海外领养儿童被私下寄养的问题采访了“新开始”公司(New Beginings)的执行理事蒂莫西·苏特芬。“新开始”是美国一家获得政府认证的专门从事收养亚洲(主要面向中国、泰国和韩国)儿童的中介机构,是非营利的组织,1994年创办,1995年就开始与中国开展合作。公司规模不大,仅有9名行政人员和9名社工。谈到在网上转让儿童的报道,蒂莫西说,这样的事情很罕见,首先,领养前对收养家庭所做的大量的调查基本已经排除收养家庭有这种不负责任的倾向,其次,中介机构在收养过程结束后,都需要与收养家庭保持密切联系,比如“新开始”的社工就会经常到收养家中访问,如果收养家庭有困难继续收养儿童,他们很快就会掌握情况,跨国收养制度的设计让转让儿童的现象很难发生。蒂莫西表示,也许中介服务机构对制度遵守的程度不同,但是小型机构,对每个收养儿童的家庭情况了如指掌,社工与每个家庭都有私人交情,如果收养家庭发生了什么变化,他们在第一时间得知后,会立刻行动采取措施。如果收养家庭希望取消收养,他们会帮助收养家庭办理停止收养的手续,然后在美国国内搜寻合适的家庭,执行文件准备、配对、领养监控等一套国内的领养程序。

蒂莫西说,有些领养家庭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但很少会采取私下转让儿童的方式,不过这种现象确实存在,它存在的原因也许是因为领养的家庭对家庭出现的问题羞于启齿,或者是中介机构没有能力帮助领养家庭解决困难,或者有其他的将领养家庭置于绝望境地的情况出现,因此他们才会被迫寻求绝望的手段。

但是蒂莫西强调,对于中介服务机构来说,应该具备处理复杂情况的能力,特别应该加强与领养家庭的沟通和交流。尤其应该重视领养结束后的服务工作。因为领养的儿童在成长过程中,经常会出现难于管教等问题,这就需要中介机构提供相应的服务。这一点中国的要求非常好,中国规定领养中介服务机构必须在5年内跟踪并监控领养家庭,这个时间要远远多于美方要求的6个月的领养后监控期。

记者调查发现,美国在领养方面的服务划分非常细,除了这些领养服务机构,还存在着一些帮助美国家庭寻找中介领养服务机构,和为美国家庭提供领养结束后的服务工作的中介。比如“美国世界”被允许在全美21个州为领养家庭提供服务,如果领养家庭没有选择它提供领养的中介服务,但仍然可以在领养结束后向它寻求帮助。

面向美国家庭的领养后期的服务包括让领养父母与领养机构见面咨询,加入领养培训班或是浏览网络上的一些指导等,不过,网上也有一份调查显示,美国只有十分之三的领养家庭享受过这些服务。少部分领养家庭表示他们希望获得这类服务,但却没能得到。其中,仅有一半的跨国领养的家庭表示,在领养结束后,领养机构为他们提供过领养后的咨询服务。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