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化武销毁工作正式启动

大汉子民HX 收藏 0 62


叙化武销毁工作正式启动


10月1日,隶属于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核查专家小组,乘坐联合国专车抵达叙利亚。法新社《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陈聪 发自大马士革

如果世界上有一项最危险的工作, 那“销毁化学武器”无疑可以成为当中的一项。

一般而言,销毁一个国家的化学武器需要数年时间,而联合国主导的叙利亚化学武器销毁工作,只有短短一年的限期,且这项工作还得在战争的环境下进行。

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日前,这项被认为是史无前例的任务正式开启。10月8日,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宣布向叙利亚派遣第二批专家组,以扩充1日抵达叙利亚开始检查与销毁的先遣组, 这个先遣组包括19名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核查人员和14名联合国工作人员。

禁止化学武器组织6日发表新闻公报说,销毁进程于当天启动。在联合国的支持下以及在禁化武组织专家的监督下,叙利亚人员销毁或拆卸了一系列装置,包括导弹弹头、航空炸弹和混合罐装设备。销毁工作将在今后数天内继续进行。

销毁工作分三阶段推进

接近禁化武组织专家小组的消息人士6日透露,当天专家小组成员从大马士革市中心所居住的酒店离开,前往一处化武设施地点进行实地核查。该消息人士说,由叙利亚方面公布化武相关地点的第一阶段进程已接近尾声,目前专家小组已进入第二阶段的工作,即核查、拆解和销毁化学武器及相关设施阶段。

根据新华社记者获得的一份声明,叙利亚技术人员将在化武专家的监督下使用重型工具销毁炮弹弹头、化学航空炸弹以及移动和静态的混合和填充设备,销毁工作将会持续一段时间。

根据联合国的决议,在执行核实化武信息、初步制定销毁化武设备方案等先遣任务后,第二阶段,专家组将在11月1日前完成“对叙利亚所有化武生产和存放设施的初期核查工作,监督化武生产、组装和填装设备的销毁工作”;第三阶段,自11月1日起,至2014年6月30日。按照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说法,这将是“难度和挑战性最大的”阶段,专家组将“支持、监督和验证整个复杂化学武器项目的销毁工作,这一项目涵盖这个深陷冲突国家的多处地点,涉及大约1000吨在处理、运输和销毁过程均具危险性的化学武器和制剂”。

为了保障这项任务顺利完成,潘基文建议,包括先遣人员在内,专家组最终人数将扩大至100人左右,涉及领域包括化学武器、后勤和安全保障等。并且联合国将在塞浦路斯增设一个支援基地,在医疗、安全保障和技术培训方面配合国际专家组在叙利亚的工作。

销毁过程技术难度巨大

联合国前化学武器核查员迪特尔·罗斯巴彻认为,销毁化武是一个“缓慢过程”, 错过最后期限而没有完成销毁工作的事情普遍发生。此外,使用数十年的化武储存装置存在泄漏可能,难以处理;销毁化武过程本身也会产生剧毒废料,必须严格封存;如果是已经组装好的化武,比如装载化学物质的火箭弹或炸药,销毁过程因可能发生爆炸而更具危险性。

根据总部设在阿联酋迪拜的阿拉比亚电视台援引军事分析家的观点,销毁化武可通过三种方式: 第一种是焚毁法,即将化学制剂置入熔炉,进行2500摄氏度的高温加热焚毁,在其熔化之后再保存在安全的地方。第二种是化学中和法,即用解毒剂与毒剂中和,令其产生化学反应,从而中和毒性,但需要专业的设备进行处理,且单次处理量有限。

第三种是掩埋法,即将未经处理的化学物质掩埋,这一方式虽然相对来说简单得多, 但必将造成环境灾害,其有毒成分可能会扩散到方圆数百公里的范围,从而对人畜构成危害,而这一危害也将会不断累积。

目前,单从叙利亚方面来看是不具备进行上述操作的技术能力的,但是现在专家小组人数较少,而且叙利亚境内销毁化武的配套设施可能并不齐全,因此从技术和硬件方面来看,销毁过程难度将会很大。

按期完成销毁或不现实

此次是国际社会首次在一个国家处于战争状态时核查和销毁化武。

“重型火炮、空袭、火箭弹以及对平民区毫无顾忌的袭击普遍发生,战线变化无常,”潘基文在介绍相关情况时说,首都大马士革、霍姆斯和最大城市阿勒颇等地区安全状况尤为严重,专家组人员将不得不“穿越实际对峙线,有时甚至穿越不同武装组织控制的区域……面对异常复杂的安全挑战”。

总部设在阿联酋迪拜的阿拉比亚电视台6日报道说,叙利亚目前重要的化学武器军火库和制造设施分散在大马士革、阿勒颇、哈马、霍姆斯和拉塔基亚等省份,而叙国内战局白热化、伤亡人数与日俱增,在冲突地区如何转移化武也是对技术和安全保障的一大考验。

不仅如此,反对俄美化武协议的叙反对派也可能会在移交或销毁化武的过程中百般阻挠,甚至制造事端,再次以化学武器为借口嫁祸政府军。有专家认为,反对派是否持有化武存疑,这构成了叙利亚化武问题的盲区。如果国际层面没有对反对派持有化武情况进行调查的话,未来化武问题仍然会生出新的变数。

鉴于上述困难,专家认为,叙利亚全境清除化武可能需要很多年,禁化武组织要求的在2014年年中以前完成销毁的时限似乎并不现实。记者观察:政治解决僵局难破

在叙利亚问题上,如今同样无法确定日期的除何时才能彻底销毁化学武器外,还有筹备召开的日内瓦叙利亚问题国际会议。

巴沙尔6日在接受叙利亚媒体采访时说,叙利亚早就准备好进行日内瓦谈判,但是美国及其在本地区的附属国家一再拖延,导致日内瓦会议无法举行。他说,拖延的原因是由于美国等国家没能找到一个统一的反对派组织,因为反对派越来越分崩离析,同时美国等国也没能在叙利亚境内创造一个民众支持的基地。他还指出,在“恐怖分子”放下武器之前,叙政府绝对不与其进行谈判,也不会“呼吁外部干涉”。他说,叙利亚参与日内瓦谈判的基本条件是在叙利亚框架内解决叙利亚问题,进行“政治层面的对话”。

在反对派方面,大多数立场较为激进的反对派为参与和谈设置了两个前提条件:巴沙尔下台和政府军从各大战区撤出。这对叙政府来说显然是不可接受的。

然而,反对派内部的分歧也与日俱增。自9月下旬叙利亚化武危机出现转机、“叙利亚反对派和革命力量全国联盟”(“全国联盟”) 宣布愿意参加日内瓦会议以来,已有包括“支持阵线”等至少13个在叙利亚作战的伊斯兰武装派别宣称“全国联盟”和反对派“临时政府”不再具有代表性和合法性。

“全国联盟”等一些反对派则表示不能接受诸如阿里·海德尔所代表的“和平变革力量联盟”、“叙利亚全国民主变革力量民族协调机构”等境内反对派参与和谈,因为他们与叙利亚政府关系密切,并不顾及叙利亚人民的利益。

分析人士认为,在政府军占据优势的战场局势没有扭转、立场激进的反对派开始遭到西方冷落、政治解决呼声日渐高涨的国际背景下,反对派与叙利亚政府间针锋相对,同时反对派内部分崩离析、互不承认,任何一方都难以在自身利益未获保障的情况下为前景尚不明朗的和谈做出让步,日内瓦会期或将继续拖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