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尼拉事件三年后,等不到道歉的同胞

大汉子民HX 收藏 0 15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马尼拉事件三年后,等不到道歉的同胞


2011年8月23日,在菲律宾马尼拉劫持香港人质事件一周年之际,罹难者亲属在马尼拉为罹难者祈祷。新华社菲律宾人质事件回放

2010年8月23日,菲律宾马尼拉时间上午约9时半,被辞退的前菲律宾国家警察高级督察罗兰多·门多萨手持步枪,登上香港康泰旅行社一个旅行团在马尼拉的旅游巴士,挟持车上23名人质,要求菲律宾政府让他复职。事发近10小时后绑匪与菲律宾警方爆发枪战,交火逾1小时后绑匪被击毙。事件最终流血收场,导致香港游客8死7伤。8名死者,分别为香港领队谢廷骏(31岁),以及团员梁颂仪(14岁)、梁颂诗(21 岁)、梁锦荣(58 岁)、杨绮琴(46 岁)、傅卓仁(39 岁)、汪子林(51 岁)和杨绮华(44 岁)。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刘欢 发自香港

“香港家书”是香港电台的一个时事节目,每周由香港官员、学者及社会各界人士以书信形式向全港市民发表意见,上至香港特首,下至黎民百姓,都可能成为这个节目的嘉宾。嘉宾中包括一位名叫李美珍的阿姨,她不只一次登上这个节目,谈的却是同一个内容,而她的家书被认为“最凄凉的一封”,这种凄凉源于中年丧子之痛,她的儿子名叫谢廷骏,熟悉三年前菲律宾人质事件的人都听过这个名字,这位年仅31岁的香港旅行团领队殒命于这场震惊世界的劫持惨剧。如今,三年过去了,她的母亲始终在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你能告诉妈妈,我还能为你做些甚么使你安息吗?”

这是对家属的一种折磨

“满以为死因庭(死因庭是指香港死因裁判法庭,该法庭在2011年菲律宾人质事件后裁定罹难的8名港人“ 非法被杀”——编注)结束后,事件会水落石出,菲律宾政府会为事件负责,但现在事发已经3年了,对方仍然未为事件承担责任,仍然无视我的最基本的要求。”人质事件三周年之际,在惨剧中殉职的谢廷骏的母亲李美珍以“想念你的母亲”为下款,在电台节目中发表给儿子的信,表示三年来,菲律宾政府一直没有为事件承担责任,这是对家属的一种折磨。

李美珍在信中指出,过去三年,他们一直向菲律宾政府追究责任。事发一周年时,远赴菲律宾交涉;第二年在香港街头收集到四千三百多个市民签名;到现在三年了,菲律宾方面仍未肯承担责任。她不禁问,还能为儿子做些什么使他安息?

惨剧发生后,遇难者家属和伤者提出了四个诉求,即菲律宾政府道歉、赔偿、追究主要负责官员和采取措施保障到菲律宾旅游人士的人身安全。令人遗憾的是,三年过去了,菲律宾政府仍未对该事件进行道歉和赔偿,这引起遇难者家属和伤者及港人强烈不满。

今年8月22日,是人质事件民事追讨3年限期的最后一天。李美珍及幸存者易小玲(因在惨剧中右下颚中枪而毁容,经历近30次手术,仍未能重建下颚,外出时要戴上口罩,并只能进食流质食物)和陈国柱委托律师,当日上诉香港高等法院,启动追讨程序。

23日,马尼拉人质事件发生三周年这一天,谢廷骏的哥哥谢志坚与母亲和弟弟,以及易小玲等人,带着写有“公义未能彰显我们永不忘记”的抗议信,到位于金钟的菲律宾驻港总领事馆大楼下抗议,并为死难者默哀。事隔三年,事件伤者和死者家属仍未走出阴霾,李美珍与易小玲情绪更激动,不停落泪。

据谢志坚介绍,由于菲律宾驻港总领事馆逢星期五休息,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早前已取得菲律宾驻香港总领事馆的书面和口头回复,承诺会派代表回领事馆接收抗议信,但家属早上却突然收到保安局的消息,表示领事馆取消派员接信的安排。谢志坚对领事馆突然反口感到无奈, 批评菲律宾政府不负责任。

此外,控告案件在香港高等法院审理时,法官指菲律宾因为有外交豁免权不被起诉,故剔除针对菲政府的申索,并下令原告在42日内向其余8名被告派送传票。易小玲接受访问时坦言,对此感到很失望及遗憾。

多次展开交涉,至今拒不道歉

对于人质事件,菲律宾政府一直推诿责任,总统阿基诺三世从未道歉,只有现任马尼拉市长埃斯特拉达表示愿意代表市政府向人质事件及死者家属致歉。但一碰到有关赔偿问题时,他立刻“龟缩”, 声称牵涉法律问题,不能作任何承诺。

事件发生后,特区政府除了向死伤者及家属提供适当协助,也一直通过中央政府和菲律宾驻港领事馆,促请菲律宾政府严肃跟进香港市民和受害者及其家属提出的四项诉求。行政长官梁振英8月18日曾表示,2010年到现在,特区政府与菲律宾驻港总领事馆总共会面了23次,并严正提出有关要求。

10月5日,在印尼巴厘岛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部长级会议的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苏锦樑表示,他当天与菲律宾外长罗萨里奥会面时,向菲律宾政府反映马尼拉人质事件中,香港家属的诉求,并多次强烈要求菲律宾政府与家属沟通。罗萨里奥表示,会尽量要求同事与香港的死者家属进行一次会面,希望透过接触,可以响应家属的诉求。

10月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巴厘岛会见了前来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一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与习近平会面后梁振英向传媒表示,向习主席转达了菲律宾人质事件死者家属和伤者的想法和要求,习主席当场指示国家有关部门跟进此事。

10月7日,梁振英向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指出,如不解决事件,会继续影响香港与菲律宾关系的正常发展,并向他提出在亚太经合会议期间就事件正式面谈。港菲双方7日下午会面约40分钟,梁振英和特区政府两位官员与菲律宾政府七位官员,包括部长级的官员参与。

梁振英向阿基诺三世转达了死者家属、伤者、香港社会、特区政府和他本人的看法,同时提出了四个诉求,即道歉、赔偿、惩处和保证同类事件日后不再发生。

经过商谈之后,梁振英提出特区政府派出高层官员,同时促请菲律宾派出部长级官员,就事件展开正式商讨,阿基诺三世表示同意。

梁振英说,这次双方政府就人质事件的接触,可以说是有少许进展,但特区政府会继续努力,不会因会面以及往后的商谈,而太早有期望。

不过,阿基诺三世却以文化差异为由,拒绝为事件道歉。他表示,如果道歉, 就等同承认是国家、政府和人民的错,而他认为只有犯事的枪手要负责,又指为了别人的过错而去道歉,有违菲律宾人文化,他只肯对人质死亡深表遗憾。

据《星岛日报》报道,虽然阿基诺三世拒绝道歉,但菲政府愿意以“社会募捐”的名义,向伤者和死者家属赔偿,但金额预计不会很高。

“没收采访证,我觉得好粗暴”

在印尼巴厘岛采访亚太经合组织会议时,香港记者也高度关注马尼拉人质事件进展。10月6日,香港电台、now新闻台及商业电台的记者,因为高声追问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有关事件,被当地工作人员没收采访证及逐离现场。

香港新闻行政人员协会7日发表声明指出,记者当时向阿基诺三世提问属正常的采访工作,对此次事件表示极度遗憾及震惊,并已正式去信亚太经合组织,要求主办组织即时交还记者证,解释以何原则及理据没收香港记者证件,并质疑亚太经合组织不尊重及支持新闻自由。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岑倚兰表示,提问是记者的天职,如果与被访者距离较远, 发问时声音会较大,但不代表没有礼貌, “港人非常关注马尼拉人质事件,在场记者当然要趁这难得的机会质问菲律宾总统,但因为这样被没收采访证,我觉得好粗暴,而且践踏新闻自由,希望特区政府可以跟进。”

10多名香港记协成员及记者,10月8日分别到印尼驻港总领事馆及菲律宾驻港总领事馆,抗议亚太经合会议当局没收香港三家传媒机构的采访证,两个总领事馆都有派代表接收请愿信。岑倚兰表示, 对于当局指记者提问不合礼仪及对政要造成威胁感到愤怒,认为有关指控并不合理。记协要求组织者尽早向相关记者发回采访证,将涉事的新闻工作者从监察名单剔除,并要求当局向记者道歉。

不仅是媒体,香港各界对马尼拉人质事件始终密切关注,对于菲律宾政府的消极态度,普遍表示不满。惨剧发生当天,香港即对菲律宾发出黑色外游警示,提醒市民不应前赴当地。尽管菲政府多次呼吁香港取消这一警示,但至今未能如愿。

家属:即使折磨也要坚持

针对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以文化差异为由,拒就人质事件道歉,殉职领队谢廷骏的哥哥谢志坚批评这一说法不负责任。

他表示,菲律宾总统的说法,是将责任推给枪手,但3年前菲律宾方面的报告已指出官员严重失职,3年来菲律宾最先说有责任,之后又说某些官员有部分责任,现在又再说没有责任,他认为不能接受。

他指出,道歉是受害者家属的最基本要求,也是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尊重,这个诉求一点也不过分,菲律宾必须就官员处理失职负责。

谢志坚说,三年来,菲律宾对特区政府态度非常不尊重,香港的外交一直由中央负责,希望中央可就这件事再做多一点。对于有建议香港可以用菲佣来港申请作为谈判筹码,谢志坚认为,他希望所做的事不会影响到别人,政府尚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例如经济上可以有措施向菲律宾施加压力。

人质事件伤者易小玲也认为,此次人质惨剧的成因除了劫持人质的枪手外,负责拯救人质的菲律宾官方也有责任,菲律宾政府不能置身事外,“菲律宾政府全部推卸责任,是没有可能的。当时事件的各个环节是如何出错的,香港人透过直播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早前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特首梁振英都表明会跟进,我希望他们能够真正为我们中国人拿回尊严。” 李美珍则在节目中坦言,“3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当我们不断努力寻找解决方法时,事情却完全没有进展,这是对我们的一种折磨。但为了自己的儿子,我一定会坚持下去,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