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东京会议揭示的动向

作战参谋019 收藏 0 136
导读:作者:薛理泰|来源:文摘|日期:2013-10-09 美国国务卿克里、国防部长哈格尔赴日本,3日与日方举行两国外长、防长“2+2”会谈。双方达成共识,为合作应对“21世纪威胁”,2014年底前将制定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并于当天签订协议。根据该协议,今年12月美方将开始在驻冲绳嘉手纳基地部署P8反潜侦察机,明春将向日本派驻“全球鹰”无人侦察机并在京都府部署第二部X波段雷达。 P8反潜侦察机是美国首次在外国基地部署的新锐军备,“全球鹰”无人侦察机也是美国首次在日本部署。这就印证了哈格尔今

作者:薛理泰|来源:文摘|日期:2013-10-09

美国国务卿克里、国防部长哈格尔赴日本,3日与日方举行两国外长、防长“2+2”会谈。双方达成共识,为合作应对“21世纪威胁”,2014年底前将制定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并于当天签订协议。根据该协议,今年12月美方将开始在驻冲绳嘉手纳基地部署P8反潜侦察机,明春将向日本派驻“全球鹰”无人侦察机并在京都府部署第二部X波段雷达。

P8反潜侦察机是美国首次在外国基地部署的新锐军备,“全球鹰”无人侦察机也是美国首次在日本部署。这就印证了哈格尔今春在新加坡香格里拉会议上关于将首先在亚洲部署最新锐的军备的宣示。

有关这次美、日外长、防长“2+2”会谈,略予分析一下,隐约可见下述动向:

其一,两国17年以来首次共同感到有修改《日美防卫合作指针》的必要性,可见双方都认为亚太地区已经出现了对现存政治格局的重大挑战。双方又称之为“21世纪威胁”,意即双方需要紧密合作,应对世纪性的巨大威胁。

至于此项“威胁”究竟来自何方,涉及网络攻击、天际冲突自然亦可称为“世纪威胁”。若论在双方认知中所指的具体国家,则明眼人一望即知。

其二,去年日本和美国公布驻日美军搬迁的方案,驻冲绳美军约有9000人将迁出日本,分别前往关岛、夏威夷和澳大利亚。这次双方于3日签订协议时,日方同意支付高达31亿美元的巨款,作为约5000名驻冲绳美军迁往关岛的“搬家费”,搬迁总费用预计达到86亿美元。

既然美、日达成协议,将共同应对世纪性的巨大威胁,而且此项威胁似乎具有紧迫性,美国却大幅度削减派驻日本的军队,撤往距离东北亚更远的关岛、夏威夷和澳大利亚等地,岂非咄咄怪事?

当年美国前国防部长伦斯菲尔德主政时,力主为了有效因应中国在台海地区发动的军事攻击,美国需要增强海空军远程打击力量,并为此成立了转型办公室。如今美军撤往距离东北亚更远的地区,看来是落实“远程打击”、“海空协调”等项措施的结果而已。另外,亦即体现出美、日两国在日后应对世纪性的威胁时在军事上的分工。

其三,安倍在对华政策上的强硬立场不稍松动,钓鱼岛争端只是“小气候”,右翼政治势力为“修宪、建军”铺平道路的动机则是“大气候”。看来安倍怀着非常强劲的冲动,有进无退,希望把日本从“专守防卫”中松绑,并想废除日本和平宪法对交战的约束力。明春安倍似将诉诸对一贯的宪法解释作出修改,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并将其在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获得体现。

从美、日双方对大批美军撤离日本配合默契,而日本又乐意为此支付巨款这一节,可以获知美国对日本政坛的前述动向是乐观其成的。当前美国财政左支右绌,将持续削减国防费,难免希望日本在东北亚防务上发挥更大的作用。两国对此具有共识,当然一拍即合。可以想知,明年美、日两国修改《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时,美国将为日本“建军”松绑,不但支持日本自卫队行使集体自卫权,而且将对日本重整军备开放绿灯。

日本社会正在整体向右转,美国又开放了绿灯,可见日本右翼势力重整军备的国内外条件都已经成熟了。这一趋向意味着日本防务政策以及日美安保政策不久或将迎来重大的转折点。

其四,可以设想,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出台后,美军与日本自卫队将加速一体化,在因对周边的挑战时,将进行有序的分工和合作。美军将支持自卫队在日本所称的西南诸岛周边海空域加强警戒、监视等项活动,届时日本在军事基地和设施的共同使用上会提供更多的方便。

其五,美国国务卿克里和国防部长哈格尔3日上午还赴日本千鸟渊战殁者公墓,各自献上一束花。公墓管理方说,这是美国政府高官第一次造访千鸟渊战殁者公墓并献花,而且此举并非由日方提议,而是由美方自行决定的。千鸟渊战殁者公墓收存超过35万具二次大战期间死于海外、身份不明的日本人遗骨,其中主要是军人,日方称为日本的“无名战士墓”。

扫墓并献花,无非聊表心意罢了,无足轻重。不过,“官人做官事”,也可能寓有一扫旧有的隔阂,共同应对新的巨大挑战的用意。

话说回来,北京应对来自境外的世纪性的挑战时,危机意识仍然不足。值此“老大、老二之争”可能成为美、中关系的主旋律之际,可能有人依然认为一片莺歌燕舞。及至“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之时,悔之已晚。

即如“新型大国关系”,由中方主动提出,旨在化解美、欧、日等国的猜忌心理。既然是中方提出,希望美方接受,就要讲得入情入理,让对方愿意接受。

譬如甲方盼望乙方给予贷款救急,至少要说明几条:一是为何要贷款,是为了某个正途用款,而不是铺张浪费或者血本无归的投资项目;二是乙方出于各种考量,给予甲方贷款,既有必要性,又有互利性,确为有意义之举;三是甲方拥有资产和赢利手段,可以抵押,确保贷款期满之日本利全部结算清楚。如此,此事才“有得倾”。

如今中国高官谈到“新型大国关系”,无非是“互利共赢,互相尊重,不冲突,不对抗”14字真言而已。不少中国学者撰文诠释,重点也仅放在“互相尊重”上面,各种论据也仅由此衍生。试图凭此说服美方接受中国观点,恰如缘木求鱼。或谓如此做法,显然缺乏诚意。“其谁欺,欺天乎?”

论及“新型大国关系”,兹事体大,固然需要耐心和智慧,然而,对中国而言,只怕时不我待矣。说到底,美国愿意与中国共同缔造“新型大国关系”,症结在于说服其相信中国无意也不可能有朝一日成为又一个足以与美国争锋的超级大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