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千名大学生被逼进富士康实习 不去无学位证

涵四季雪 收藏 3 237
导读:富士康继“兼职厂妹”传闻、员工集体斗殴事件后,又陷“学生工”风波。此次事件的另一主角是西安工业大学北方信息工程学院,该学院被指强制安排千余名在校学生进入富士康实习,不参加实习者将不予发放学位证。这种做法触发坊间对校方与企业有经济利益关联的猜测。 实习专业不对口 王一然是北方信息工程学院大二的学生,她告诉记者,此次进厂的至少包括有大一大二的学生,在缴纳了车费之后,学生被安排从西安乘火车到烟台。 对此,王一然早有心理准备。她告诉记者,上一届学生在去年也被安排来实习,而在富士康的实习是该学院学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富士康继“兼职厂妹”传闻、员工集体斗殴事件后,又陷“学生工”风波。此次事件的另一主角是西安工业大学北方信息工程学院,该学院被指强制安排千余名在校学生进入富士康实习,不参加实习者将不予发放学位证。这种做法触发坊间对校方与企业有经济利益关联的猜测。

实习专业不对口

王一然是北方信息工程学院大二的学生,她告诉记者,此次进厂的至少包括有大一大二的学生,在缴纳了车费之后,学生被安排从西安乘火车到烟台。

对此,王一然早有心理准备。她告诉记者,上一届学生在去年也被安排来实习,而在富士康的实习是该学院学生大学四年的“必修课”,如当年暑假不能完成者,下一年需补上。

但让王一然想不通的是,实习与专业并不对口。她一个同学学的是财会,却被分往流水线“给PS4贴胶纸”,王一然自己的工作则是生产线上的“外观检测”,具体内容是把PS4撕掉保护膜,贴上防开启标识,“每天重复同一个动作,搬机器,撕纸贴纸”。

王一然的说法得到另一名大一男生李新洲的印证,他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工作内容却是“把PS4的4条线路及说明书一起放到盒子里,传到流水线的下一人”。

王一然描述了她每天的工作早上7点半开工,11点到11点半有半小时的吃饭时间,然后工作到下午4点半结束“早班”,继续加班的话则是到7点半结束,“一天共11小时工作,上下午各有10分钟休息时间”。

10天4学生晕倒

在上述学生看来,这是“没有太大技术含量的重复劳动”,他们不懂学校为何坚持安排这个实习。

“感觉像机器人一样,下班之后只想睡。”王一然说,她每天没有力气想别的,长时间站立后她感觉全身都是肿的,胳膊抬不起来,因为厂区内噪音很大,她回宿舍之后仍然耳鸣,常常幻听到“小料车经过发出的声音”。

王一然称,在流水线上日均站立工作时间近11小时,她和周围的同学数度想退出,但校方回复称,规定的实习期截止到10月10日,中途退出者将失去“6个技能学分”,并无法拿到学位证。

“正式员工坚持不下去都能辞职,我们为什么不能自愿选择?”

在北方信息工程学院官网校企合作专题下名为“收获体会”的栏目中,一篇名为“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文章写道:“在短短的一周时间里,就有6位同学身体不适住院,几乎每一天苗老师都要赶往开发区医院看望学生,有时甚至一天之内要同时看几名学生。”该文章提到,9月1日到9月10日,该带队老师所带的246名学生中有4名同学晕倒在生产线上,另有两位同学身体不适送往医院,分别被诊断为心肌炎并发症和淋巴发炎。

代理费疑云重重

事实上,富士康被曝使用“学生工”并非首次,去年10月,有媒体称,烟台市所有的高职高专院校都有学生被安排在富士康“实习”。

据《华商报》此前报道,烟台富士康招募中心的工作人员称,带学生做暑期工人数超过50人,可按照每人150元的最高标准给组织者提取代理费。

那么这笔介绍费是否存在,学校又是否收取这笔费用,费用的流向如何?学生们所称的“富士康赞助学校500万元设备”的说法又是否属实?

记者向西安工业大学北方信息工程学院提出了上述疑问,但对方回复的书面材料中并未给予回答。

此前据《华商报》报道,去年6月,该学院副校长张君安回复记者称,“前两年我们几个学校和富士康有过学生自愿实习的合作,那时300个学生以下,带一个学生(代理费)是50元,300个学生以上,每个学生(代理费)100元”。张君安说,这笔代理费是在学生实习期满后,富士康公司按人数支付的。他强调称,这笔钱是用于贴补学生实习费用,没有发给个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