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翻云覆雨人缱绻

节选我之小说〈我的后妈〉的一段情节,与大家一同分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慕云走后,当天晚上我竟做起慕云的春梦来。她在梦中扎着第一次我所见到她的二条辫子,整个五官非常清晰,红扑扑的脸蛋,蛾眉,齿皓。
最动人那是一双注视我的大眼,眸如黑夜秋水,在灯下泛着波光,此时此境要把我融化了。

梦里慕云为我宽衣解带,她依然著身第一次所见的碎花格子衫。笑眯眯地俯下身,我就范地为她所亲。她的手腕系着平安绳,纤细的手掌抚过我的脸,向下滑,又向内卷,连续做了两遍。

在我的房内,门闭锁着,她动情地搂偎起我来,我问道:“洗澡了吗慕云?”慕云含羞地望着我点点头,我把手伸到她的衣领上,慕云此刻紧紧抓住我的手,我已经光裸上半身了。慕云把我的手放下,解开辫子上的两条蓝色皮筋,摇着头,蓬松的头发把她撩弄得很性感,乌黑略卷的长发,只要她俯下身就带过我的肌肤丝丝痒痒。

慕云解开她的外套,象蛇一样的手臂缠绕在我头上,慕云将床上的另外一个枕头垫在我下面,让我有足够的视觉望她。桔柔色的天花板吊灯把她打染成艺术展厅里那些既让人回神的女神,柔和的光色映衬她白洁的上衣,凹凸有致的曲线令我屏住呼吸,我闭上眼尽让她当作美神维纳斯手下要成品了的雕塑。

慕云解开我存留的东西,我顺着她的意,在室内暖意融融的秋晚,她象火柴,点燃我熊熊热烈的焰火。艺术品的奥妙,没有任何遮挡,包括人。她欣赏了我良久,在我身体,有原始刚劲的一颗成品耸立着,这让慕云刚开始很羞怯,后又一双美妙的小手抚摸、揉弄了老半天。我只觉得那是她的神奇之笔,她动一下,我身上的空白要象绘出一条美妙动人的颜色,它直接通向我的心房,比喻得说,那更象是我的万花筒,展露出五彩缤纷的色彩,流浸出沁人心脾的芬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慕云俯下身吮住,我要被神奇的力量附着,叫我动弹不得。我深知有股巨大的漩涡要被吸引进去。结果,忽闻,小泉潺潺,布谷鸟在鸣叫。我忘了秋天,一下离奇地走进春天,迷迷糊糊的花群扑涌而来,蝴蝶绕着飞,那些花和蝴蝶逐渐融合,很魔力地变成光洁胴体的慕云。

慕云象个仙女,用丝带把我送到她怀抱,穿越深谷河畔,在一个小木屋,白纱围挡,云雾缠绕,我们翻滚着,胶合一起。

缠绵悱恻将我催醒,醒来居然有股甜蜜的泪水。墙上的时针嘀嘀嗒嗒作响,起床,湿身,客厅离奇地静。我下地走了几步,站立慕云的房间门前,不自觉地打开。空无一人,对她,我觉得那么遥远,心重重地如旷野的暮钟,沉寂下来。走进浴室,我把自己洗了个遍。

回到屋里,这次我直接钻进被子。慕云离家前给我整好一张床被,怕我夜里受凉。我裹着被,心里直呼她的名字。

墙上的钟很无奈地响着单调地音量,窗上的风呼啦啦吹响公园里的每片树叶,仿佛跟着闹秋躁动不安。原来淌着水的皮肤,被被子吸附干爽,身体慢慢暖融起来。

我闭上眼,脑中停留四点十五分。我继续做梦,释放人体的原始本能。在梦里,慕云张开双唇,她揉捏着我的胸膛,被她双手划过的部位渐渐动起来。我所知道毛细血管起了作用,她喜欢挑弄长着尾巴的我,对她而言,这样一件小东西,软而硬,弹而不破,吹而可大,一件可爱的玩具在手,不想释放。她想用她身体的贮藏间来装它,噢,不,她试了试,正好适合它的大小,显然里面温暖如春,还不断湿气涌来,保持春天雨林季节的湿度和充沛。

慕云欣赏工艺品,人的每个五官也是,她形容我的嘴见过最漂亮,她拨弄着,我象个魔术师,一下含住她的指尖,用利齿扎了下去。慕云发出轻喃地声音。

我一直认为我和慕云在行云流水之间很融洽,就是在器官的吻合上,我当我俩是夏娃和亚当的原形,在伊甸园,我们肆无忌惮地偷尝禁果。

夜,象个色胆的舞姑娘沉醉躺下,黑夜过去即将黎明。我不想醒来,朦胧着要和慕云一起变老。天使衔来的光亮渐渐移近窗户,七点的闹钟响了三下,我把被子压在底下,摸着下面床垫又湿了。

光起舞,云舒绽,窗外秋鸟叽啁。阳光从东面照射,我坐起,靠在床头,紧紧拥抱被角。

每一秒钟,就当着我和慕云在过,秋水共长天。《铁血男儿情》http://www.junshishu.com/Book22836/

---节选猫咪小琴40万字小说《我的后妈》,一起庆贺秋季重阳节来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10/12 15:32:08 被猫咪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