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人在韩国的奇妙遭遇 果然宇宙大国

吼完接着走 收藏 35 9176
导读:前日某兔作为公司业务代表到南棒釜山那边谈生意,之前由于工作原因脚盆家和鹰酱家都去过,对基乐往生这帮子家里的对我种花家各种离奇了解多少知道点,但是这趟南棒两日游中的某件小事却再次刷新了本兔的认知。 先说说背景,这次去是和某家濒破产的南棒投影仪厂谈并购重组,换句话说,某兔是去奉旨扶贫抄家的 生意本身没什么好说的,之前在国内都谈完了,某兔去就是做做样子,这家棒子面厂穷的都要啃脚了,于是合同一个上午闪电签完 午餐时间,棒方请我兔到一家“高级烤肉”工作餐,油腻腻的五花肉片加上又酸又甜就是不放盐的调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前日某兔作为公司业务代表到南棒釜山那边谈生意,之前由于工作原因脚盆家和鹰酱家都去过,对基乐往生这帮子家里的对我种花家各种离奇了解多少知道点,但是这趟南棒两日游中的某件小事却再次刷新了本兔的认知。

先说说背景,这次去是和某家濒破产的南棒投影仪厂谈并购重组,换句话说,某兔是去奉旨扶贫抄家的

生意本身没什么好说的,之前在国内都谈完了,某兔去就是做做样子,这家棒子面厂穷的都要啃脚了,于是合同一个上午闪电签完

午餐时间,棒方请我兔到一家“高级烤肉”工作餐,油腻腻的五花肉片加上又酸又甜就是不放盐的调料让之前多少对棒国烤肉还有点憧憬的某兔大失所望,不过看看棒国群众吃的那叫一个欢,某兔只好跟着凑合几口以免饿着

下午在宾馆躺了半天,正琢磨晚饭找家更靠谱的地方解决实在不行就啃自带胡萝卜的时候,棒棒的业务经理忽然冒头,请我到他家吃完饭,某兔受宠若惊,原因无他,在棒国很少带生意伙伴回家吃饭的,不管吃啥肯带你回家就是高规格接待了(也侧面反映了这货被从破产边缘救回来有多高兴……)。

到这货家里时他大概是先行跟棒妻打过招呼了,棒妻非常热情地端上巴掌大个小果盘,质量数量种类都特寒碜,以某兔对棒国水果物价的了解,人家肯拿出来就是高规格,故此除了表示感谢之外某兔啥也没说。

但是,奇妙的一幕就这么发生了~

把果盘放下之后,棒妻忽然拿起鸡蛋大个梨举到某兔面前,用教育小学棒的语气对某兔曰:

这东西是梨,你们那边有木有?

顿时一万匹戈壁神兽在心中狂奔而过啊有木有!

某兔反正当时是被惊了,愣半天没反应过来,那棒妻还以为某兔真没见过,于是充满自豪地说你们那边没有吧,某兔只好强忍糊她一脸的冲动表示呵呵

然后棒妻又拿起串葡萄教导某兔:

这是葡萄,你们那边一定木有吧?

一定木有吧?

腚木有吧?

木有吧?

有吧?

吧?

正当棒妻跟某兔介绍大寒冥国独一无二的宇宙水果时候棒夫换完衣服进了前厅,当时我看他脸都绿了,为了避免日后出现家庭问题,某兔赶紧继续呵呵,并表示贵夫人大概除了本村新闻之外没接触过什么更靠谱的媒体吧?

当然,拿瞧不死老爷的夺肾神器拍照留念打脸之类的也不好做,于是乎无图无真相。

但是可但是但可是……

这尼玛槽点好多啊有木有!

水深火热啊有木有!

吃不起茶叶蛋啊有木有!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嗯……还有啥呢,啊,说说所谓非种花地盘上普遍有的XX与X不得入内问题,各位HOLD住,切勿HIGH起。

以某兔出国经验看,越是根源贴近我种花家文明的国家,这类倒胃口的玩意就越严重,这难道就是所谓同性相斥么?

其中棒国是个典型例子,李家坡是个极端例子。

据办事处兔子抱怨,但凡兔子多的棒国地区,店里多少都有繁体中文(大概是让4V的也看得懂),写的当然不是XX不许入内啦不然他们跟谁赚小钱钱去,一般写的是只需看不许摸或者是你想买才能摸,旅游景点也大多有中文的不许随地扔萝卜樱子之类,这些玩意让人看着固然不爽,但是想想几天前有人在老骆驼灵前写到此一游,总觉得有点……嗯,心情复杂。

在当地法律上,无可置疑地是偏向本地棒子的,兔子在那边犯了事惩罚很重,尤其是罚金很重,可见棒子那帮子里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兔子最近发福了,反观兔子这边,当年为了招商引资骗鬼佬的小钱钱就差没让这帮货行使单方面领事裁判权了,想想也真是苦逼并且遭了不少五毛黑,不过近年来症状明显好转,毕竟我兔也开始奔着鹰酱去了嘛,不能总当神龟。

回头看了看回复,再重点说说棒国人的普通婚后生活,跟某兔一起那棒夫属于酒后没口德的,这段时间没少跟某兔酒后抱怨,某兔估计这些话要让棒妻看见这俩货离对半开片就不远了。

棒国爷们里气管炎很多,而且是年龄段分布的,越年轻的棒夫气管炎越多,上了年岁就攻受逆转了,但棒国特点是不管家里头你是舔跪也好是皮鞭蜡烛也好,出了防盗门就是棒夫的天下,在这点上几乎没有棒妻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比起兔子内部抬头的妹子至上论(东北兔老娘们最近是越来越霸气了……),棒国街上夫妻之间看着还是挺和气的,不过进了家门那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了。

棒国夫妻在外面啃野棒子的不少,据棒夫统计听说有那么三成左右多少都有不着调嫌疑,最不着调的是两边都啃而且心照不宣,这样的不光兔子看不起,棒子自己也是看不起的。

另外,一夜PAPAPA之类的不算在不着调嫌疑里,那是正常现象。

至于贵兔说我不相信我就是不相信之类,某兔只好说阁下您棒国的泡菜连续剧灌多了,导致这个年头您居然还相信爱情……

嗯,接下来说棒国的礼仪问题,这点上我兔真的需要返返祖不然都让棒棒脚盆这帮后学的小瞧了,棒国人是很守秩序的,地铁之类要排队的玩意都老实排着(除了上班高峰期),他们那边的特点是尊老不爱幼,某兔讲过好几次后面有岁数大的经过,前面的年轻人就站住给让路或者让电梯之类,兔子这边嘛……大多数都在乱哄哄地挤,不过某兔也见过因为地铁太挤被扔出来的小屁棒子……

还有上面那段也说了,棒国是很给棒夫面子的,如果你在家里活得够长而且你是个爷们,那么基本上一家上下大事小情你发话基本就拍板钉钉了。

要说哪个地方棒子不是这套秩序,那么就是在职场上,某兔亲眼见过某快五十的老棒职员被一三十冒头的主管训得跟儿子似的还不停点头哈腰,不知道他回家路上是不是也自己跑去孤独唱K。

总而言之,棒子确实讲礼貌,但这个讲礼貌分人分时候,同时棒子是非~常势利眼的,如果你是低收入低身份的人群,你体会到的是那种冷冰冰的习惯性礼貌,如果你是有小钱钱有地位的人,那么不管辈分如何你完全可以享受被当祖宗捧着的待遇。

PS:棒国的政客似乎地位不是很高,这也算基乐往生那帮子人的共性吧。

嗯,伺候完家中女王大人及小兔崽儿回来,再想想还有啥说的……

对,说说在棒的其他外国佬吧。

棒国其他地方不清楚,釜山一地的外国佬除了兔子外河马和白象留学生最多,某兔转大街的时候见过好几拨三两成群的,来棒动机不明,当然各位知道有这么两个欢乐多的物种存在当地的卫生条件和治安状况都会有很大改观,尤其是河马天赋点上那个夜间全息光学迷彩,早期导致了很多不必要车祸事件的发生(办事处兔随便说的,不知道是不是调侃),以至于后来河马穿衣服都像兔子的交通协管员(这倒是真的,全是那种特花的造型)。另外棒夫跟某兔表示过,自从兔马象联合留学生大举登陆之后,本地小棒棒敢上街武斗的是越来越少了,也算间接为棒国教育事业做了个大贡献。

还有就是不少4V的秃子(秃子妹居多)来此留学,动机依然不明,不过他们跟留学兔之间关系貌似挺不错的,只是找炮友从来不找兔子。以上证言来自办事处兔,这货曾经试图勾引过一秃子妹结果人家跟了个白象,让这货直喊好白菜让象拱了。

至于鹰酱及基乐往生家的其他各物种,某兔表示在大街上没见过,不知道驻棒鹰军是不是平时不准友情站街,反正没看见╮(╯▽╰)╭

嗯……不知道该侃啥了,那侃点本来不大想说的,毕竟本人是打算搞个大联欢的欢乐贴。

那就是历史认识问题。

关于众所周知的宇宙大国论,棒国人民基本上是持有了很好没有无所谓的态度,当然像国内愤愤一样跟留学兔子在课堂上就不服来辩的棒棒也有耳闻,不过大多数人都是这类反映,某兔以棒夫为典型举例(棒夫同志辛苦了):

棒棒叫兽:我们是宇宙大国!

棒夫:哦,好啊

某兔:那是纯扯咸蛋……

棒夫:呵呵,是吗?

某兔:就是扯咸蛋……

棒夫:好吧,你说啥是啥吧。

关于两棒问题,棒夫则是这样一个态度:

棒夫:你们兔子不地道

某兔:冷静,这是遗留问题,遗留问题……

棒夫:不地道,就是不地道!

某兔:好吧,你说啥是啥吧,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棒夫:你帮我说说晚上请老板喝酒,合同那边能不能再谈,开价太低了

某兔:……

有时候棒子思维就跟个神经刀似的,忽然就从一个话题转到另一个话题上去了,连个破折号都没有,这让某兔无解了很长一段时间。

至于严(xi)肃(wen)认(le)真(jian)的脚盆鸡,棒夫是这样看待的,全篇原话:

某兔:你觉得脚盆鸡怎样?

棒夫:你觉得他们怎样,估计我的感觉也差不多。

某兔:那你觉得我觉得他们怎样?

棒夫:自大,不讲理,还老做梦,仗着鹰爸宠幸就拽得四六二五的。

某兔:你们不也是鹰酱护着呢么?

棒夫:我们不一样,嗯,不一样!(因为很重要说了两遍)

某兔:那你觉得为啥脚盆鸡变成现在这个德性呢?

棒夫:脚盆家打过二战的早死绝了,现在这帮就跟爹死了却留下爹欠下的大笔外债似的,自己不想还想赖掉,可又不得不还,于是想出各种精分绝技。

平心而论,某兔觉得棒夫对脚盆家这个评论挺有哲理的。

题目比较严肃,关于外国媒体对种花的报道倾向,有点离题,不过也算是相关问题。

某兔跑外也算多年了,除了家边南棒脚盆这俩欢乐货,比较严肃的地方就去过鹰酱家和李家坡,李家坡也是两日游,一个投标会,不过人家没看上咱的货(单子给脚盆佳能了,我们在自主知识产权这边还是让人信不过)……

要说中喧部战五渣,这点某兔表示你们实在冤枉这帮努力的兔子了,他们给外国的基本都是种花的正面印象,最近国际接轨之后时髦值也在直线上升,但是为啥就有那么多鬼佬理解我大种花还是50年代水准呢,答案是中喧部几乎在跟整个蓝星媒体作对。

人在外国,是很难不接触外国媒体的,接触外国媒体,是很难找不到关于种花的新闻的,可就是近十年以来种花国这么高的曝光率,真正给种花国一个公正评价的外国媒体,某兔表示没有,没错,某兔接触的国家内,一个没有。

某兔举个栗子,当年破译人类基因组密码的时候,我兔是参加了的,曝光之后也引起了广泛注意,当时某兔是代表老板在脚盆大阪谈DLP(可以理解成影像处理数字化)的引进。某兔在脚盆电视上看到了这则新闻的介绍,主持人给出的参与国家排名是这样的:日米独……所有参加的都列完事了,才在最后用听不到的小声说了我种花国。关于脚盆排了头一位,某兔没意见,毕竟是人家国内报道当然有本位主义,二位是鹰爸,也无可厚非,第三位的汉斯就有点意思了,脚盆对汉斯喵始终保持着那个奇妙的情结,可惜人家汉斯喵不搭理你啊。

然后说正题,新闻报完之后的评论节目,出来个脚盆国东京都医学院的叫兽解释人类基因组被破译的好处,无非就是干细胞治疗云云,但是谈到我种花国参加时,话锋就突然从悬壶济世改成生物武器了:

主持人:种花国平时是很少参合这类科研项目的,不知道叫兽对此有何看法?

鸡叫兽:兔子在生物方面并不差,但是他们搞的都是生物武器,不方便公开所以不参合,这次参合大家就能看出来兔子的生物武器技术已经成熟到可以军用转民用了,这对我大脚盆国并不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

之后的节目就从走进科学变成防务新观察了,而播这个评论节目的台还是普遍被称为共谍台的NHK,换成别的还不定说出点什么来。

当时在看节目的某兔心中除了戈壁神兽之外实在是说不出来啥,尼玛你们搞就是拯救蓝星,我们搞就是生物武器?后来回国知道这事官方根本没参合,参合的是一个纯私营企业,以至于鹰酱那边发布消息时大佬兔根本不知情,冤枉程度可见我兔在外面被妖魔化到了什么地

同理套在棒国这边也是一样的效果,棒国人不了解咱们,大多数都是因为这类媒体在做同样的事,渐渐就成了思维惯例,你不这么播棒国人还就不爱看了,基乐往生那帮子的媒体大家清楚,个个都是私营化的,当然是本国人爱看啥播啥,故此播实情的成了异类,收视率低不说保不齐还会被骂,媒体不停地贬损兔子,群众又纷纷表示不骂兔子不舒服斯基,久而久之变成一个解不开的死循环。

和某兔共同工作近半年那位棒夫,刚来兔子地盘上时候无知程度并不比他棒妻差,即使是在帝都转了一圈开了眼之后,还是有意无意地表示你们钱是不是全扔首都上了?感情是把兔子这边当北棒类比了。(不过后来地方转的多了之后这货想开了)

总结一下,毕竟没事老往外国地盘转的蓝星人都是少数,大多数还是以本国媒体为窗口去了解蓝星整个的形势的,作为一个在外面转的兔子,表示因此窝囊气确实生了不少,也因此更觉得在外面转的时候不能给种花国丢人,即便战不倒那些外国媒体,好歹也让跟某兔接触的外国佬认识到他们眼中的种花国跟实际的种花国是两码事。也许算是矫枉过正吧,某兔外出办事几乎从来不照相,这源于一次从脚盆鸡那理解到的奇妙思维——

如果是鹰酱家人来脚盆,脚盆鸡的理解是:你看我们鸡窝建得多好,鹰酱家的都赞叹不已。

某兔同样在照相的时候,脚盆鸡却是这样理解的:兔子真没见过世面,什么都拍。

说这话那个脚盆鸡以为某兔不懂脚盆语,实在是图样图森破,不过得知这类想法之后某兔就留下深深的心理阴影,并表示单反穷三代,莱卡毁一生。

好,今天先说这些,心情不大好,所以侃了些不怎么让人高兴起来的内容,如果让兔子们觉得不舒服了,某兔表示万分抱歉,最后祝各位身体健康,生活愉快。


另外再说说棒国的骚气劲,在来这片玉米地之前,某兔一直以为棒国人跟脚盆鸡和秃子一样虽然都跟他鹰爸的姓,多少还有点兔子特色的闷骚,来了之后某兔发现大错特错……

在棒夫家享用了“丰富”的晚餐(具体是啥不说了,倒胃口)之后,棒夫开车送兔子回宾馆,路上有棒妹三三两两经过,某兔好奇棒国是不是全民都动过面部大手术就多看了两眼,然后边上开车那位棒夫忽然对某兔扭过了头:

怎么样?有没有喜欢的?

某兔:哈?

棒夫:有喜欢的可以跟棒棒哥我说,规格不是太冷艳的都好解决。

某兔:怎么解决?

棒夫:只要你开的车好,过去吹俩口哨,然后直接说妹子怎么样来一发不?旅费早点我这边都包了,对方点头就搞定。

某兔:……

这尼玛不是闷骚就是明骚有木有!

之后再说说蝗虫一般的小兔子留学生们,是某兔主动和棒夫聊起的……原话出自那位棒夫,观点大概不中立,兔子们看看就行了。

釜山这块小兔子仅次于汉城(你就叫汉城,就叫汉城!)多,具体大学某兔就知道个叫釜庆大学的,貌似是海事专业很厉害……反正就那么回事吧。根据棒夫说,在小兔子仁川登陆之前,本地街道水果摊菜摊什么的都是露天摆放的,自从小兔子来了之后棒棒摊主们发现每天都有各种东西奇妙消失,具体受害对象包括路边摊、机房(这尼玛你们自己人绝对也干过)、公厕(……)等等等,于是乎给了棒国人兔子没吃过水果的神奇印象。另外就是自从小兔子们来友情站街,当地街道扫地大妈工作量陡升,不过除了一开始是兔子,被红袖箍抓到乱扔垃圾罚款的却都是些河马,然后就有棒国人站出来说河马是被小兔子教坏了……

某兔不知道这是棒夫推脱责任还是真有其事,某兔估计大概两边都有点,嘛,我大种花家的尿性各位也不是不清楚,便宜这玩意不占白不占……

然后说说当地兔子的生存状况,资料来自棒国办事处的兔子,估计观点也中立不到哪里去,反正各位看看就行了……

一般来说当地兔子都是留学兔,真正毕业之后还在棒国呆着的大概只有办事处这帮哥们了,所以嘛,除了少数奇葩二代(真·二代谁来这啊?)之外生存状况堪忧,究其原因还是当地物价和国内不接轨导致,这不是说棒国经济发达,而是他们物产实在寒碜。在当地临时打工赚点小钱钱的留学兔,据说除了我种花家传统的刷盘子和服务生之外还有在码头推车子的,半夜工作(白天要上课)故此很累,也有因此耽误学业的,听得某兔很为这些小兔子担心。

不过虽说有扰乱治安管理条例的倾向,办事处的兔子说本国小兔很少被欺负,一旦一言不合开片,兔子们的战斗力都果断爆表,比起本国小兔来当地的地痞(资深的除外)都是战五渣,当然也有下手太黑导致罚款开除学籍的,这就得不偿失了,有时候该当忍者神龟还得当,毕竟是人家地盘。

另外,某兔打字确实慢,在此表示万分抱歉。

既然有人问物价,那么某兔就说说棒国物价,当然具体的就逛过当地超市,不可能是全国物价指数之类的靠谱玩意,兔子们权当管中窥棒吧。

棒国超市属于典型的牛屎外表光,装潢都很不错,但是你具体看有什么货的时候就发现坑爹得很,某兔表示老家是二线城市,随便扯出来个正经超市货源都完爆棒子三条街。

首先来说吃的(壮哉我大吃货帝国)

棒国的生鲜肉类非常之贵,以本兔观察当地大妈买菜的习性看,肉类专柜是很少有人光顾的,具体价格大概是国内价格X7~8倍,猪肉贵牛肉更贵,鸡肉稍便宜但只是相对的,鱼类价格可以接受,但没有种花沿海城市那么多种货,很容易吃腻。

青菜萝卜就更离谱,大白菜12块一斤,尼玛泡菜思密达吃不起有木有,我们这边秋白菜两毛五有木有,另外种类也坑爹,本兔光顾的算当地大型超市了,大概只有白菜、黄瓜、洋葱、辣椒等等约十几个品种,每个的价格相较国内都坑爹,不怪他棒子们抠抠搜搜的,实在是人多地少又全是山,种不出好玩意来。

水果,某兔特意关照了棒妻给某兔招待的那个宇宙始祖野梨,标价4700棒子币,约合软妹币大概是25块左右吧,而且一半重量是果核……

还有就是说当地电子产品和消费品便宜的,这个是纯扯,一点也不便宜,以某兔的观察,棒子们也是一身山寨货,很多都是大连营口那边流过去的,在咱们这摆上市场的价格X3,在他们那里就是地摊货,要说有什么值得学的地方就是棒子妹明显比咱们的土妹子(限二线城市)会搭配,但犀利程度不如犀利哥。

至于电子产品,不得不说棒子爱国程度可以,很少见脚盆鸡的货色,大多数都是本土产加上他鹰爸的货,但是车子方面脚盆鸡的就多去了,不知道是因为都是山地国家所以性能搭调还是棒国本土货实在不上档次,反正某兔不是做这行的不大清楚,比较让某兔惊喜的是在路上发现一棒妹颠颠的开了个奇瑞,我种花国虽然看不上棒子那一亩三分地,但也算是开始渗透了嘛。

嗯,正事办完继续更新。

看看回复,为啥都纠结某兔的那一晚啊,乃们这帮不学好的兔子啊……

好吧,实际情况是某兔是有兔崽儿的,出大门时候家中女王陛下特意交代路边棒子不许啃不然就家法伺候,故此没敢下手……

不过也没直接回去睡觉,棒夫见某兔无(mei)意(dan)领略棒国“风情”,又说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于是乎车轮子一转把某兔带去领略更正经点儿的棒国风情去了,那地方叫做KTV。

据棒夫介绍,棒国爷们下班,尤其是苦(mo)干(yang)完(gong)或者有大(po)好(chan)事(le),基本没有直接奔家去的,大多数是三三两两小酒馆,高端点的就KTV,某兔曾经去过脚盆家,这俩货在这点上不是一般的像。

须知酒壮耸棒胆,有喝高的时候难免有出去胡搞瞎搞PAPAPA之流,但是只要不过家里棒妻的门禁基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当然你一PAPA一晚上没有好棒友帮你打掩护说加夜班是不行滴。

不过这些例行公事的社交习惯一般都是针对本公司好基友的,把本兔扯上是因为并购完两家算一家了,某兔见盛情难却就琢磨去见识见识。

要说棒国KTV嘛,首先感觉就是地方憋屈(某兔也略胖),折合使用面积大概把国内常见KTV砍一半就对了,收费不像国内是量贩式的,他们还得另付钱,但可以点酒水和下酒菜(紫菜卷之流),歌单不全是棒国歌,而且意外地嗨歌很少(或者某兔没看见),外国语的鹰酱家和脚盆家的歌暴多不过没听见哪个包厢传出过脚盆语,另外还有兔子和4V的少量,倒是周大舌头的歌很多很多……

有意思的是某兔隔壁总是传来非常沧桑但是调调极其古怪的老公棒嗓音,而且唱来唱去就这么一个棒子的动静,某兔好奇往WC路上看了一眼(尼玛包厢玻璃居然透明的),发现里面就一沧桑老大棒在那独唱,于是回来问棒夫这是个什么新玩法。

棒夫讲解说这货应该是个卢瑟,因为棒国爷们下班直接回家会被棒妻瞧不起的,那表示你公司里头人缘不行,偏偏他就有那种人缘真心不行的,于是为了伪装一个人跑KTV开唱,而且唱的一般都是孤单情歌之类麻人的苦逼曲。

某兔是老烟囱,那位棒夫是公鸭嗓,我俩基本就是对半开片毁耳膜,开唱没两首,进来个跑堂的,某兔第一眼就确认这是个小兔子(公的!),这小伙跟棒夫也不说了点啥反正某兔没听见,然后又拿兔子味浓郁的磕磕巴巴的棒语问某兔喝啥,某兔很气愤这货没看出来鄙人兔子身份,于是曰:说人话。

然后就简单了,那小兔一嘴的大连海蛎子味,当然人家有活干没说两句。

之后唱半天口都干了也没见那小兔来上酒水我就跟棒夫说我去问问,棒夫唱的嗨着也没跟某兔客气,出门正看见隔壁那个老棒子喝得蒙灯转向拉着那小兔一通神侃,小兔跟某兔投来求救眼色,某兔摆摆手,“去罢,祖国会记住你的!”

诸位别想歪了,那小兔子是被老棒子拉进包厢陪着唱了一首,小兔子唱那歌某兔后来问过棒夫,大致相当于“浏阳河二十八道弯”之类老年头的经典民乐,看来这小兔子有异常丰富的陪唱经验……

然后想想不知道写啥了,某兔没写过正经游记是想到那写到哪,嗯,对,既然说到烟枪和酒鬼,那就说说棒子家的烟酒糖茶。

作为一名酒精考验的东北兔,某兔对棒子原产的那些个什么什么酿(不认识字)相当不感冒,就跟脚盆家那些个清酒一样喝了跟白水差不多的味,也怪不得他们搞那么大个瓶子(一般多半臂长白萝卜粗,还有更大个的)。

至于棒子的普遍酒量……完全就是渣渣!当年跟棒夫第一轮谈的时候某兔的老板在场,结果棒夫和他一干兄弟差点没给喝医院里头去,汾酒喝过的应该知道劲不大,这货没到半斤就钻桌底装死了,然后被来劲的老板拽起来继续喝……

烟酒不分家,然后说烟,棒烟全是生烟,抽起来一股子煤油味,当地不支持烟草产业所以烟草税重的一比,当然烟也就贵的一比,总而言之一句话,不好抽。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