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说词中的文学语言——以《八闽开国将军》为例(练建安)


解说词中的文学语言

——以50集大型文献纪录片《八闽开国将军》为例


练建安


《论语》说:“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左传》说:“言之无文,行而不远。”电视片脚本解说词借助适当的文学语言是很有必要的。说是适当,就是说电视片脚本解说词主体是准确而平实的叙述语言,在一些特定的场合,可以使用文学语言。如前述《序·红色铁流》中,“激烈的战斗旷日持久”等等“间接引语”语言,也就包含了文学语言。其实,我们在开篇中,使用了大量的诗化的文学语言。在50集大型文献电视片的开篇,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可能无从着手。开篇的解说词是这样写的:

“当时代的脚步跨入二十一世纪新的一页,当战火硝烟已渐渐远去,和平鸽飞翔于蓝天之上,我们蓦然回首,翻开一幅幅血与火铸就的历史画卷,铭刻于时光长河的印记,依旧是那么生动,那么鲜活,那么栩栩如生。”

同样的,《红色铁流》的开头,也是以诗化的文学语言展开的:

“上世纪三十年代,一道滚滚铁流化成一条蜿蜒曲折却坚定不移的红线,从中国的东南一隅坚定不移地涌向西北高原。

这是一支抵御外侮挽救民族危亡的队伍。

这是一支向着太阳奔跑的队伍。

这支队伍,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这支队伍,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

这是历时368天,纵横11省,行程二万五千里的长征。

长征是中国历史上的重大事件,是世界军史上的壮举,是一部气壮山河的英雄史诗。

漫漫长征路上,每走出一步,都是风云变色,地动山摇。

二万五千里征途,平均每走出不到500米,都留下了一位八闽优秀儿女流血的躯体。”

开篇部分应用文学语言可以是诗化的,也可以是“场景式”的。我们在50集文献电视片中进行了大量的尝试:

第16集《首战平型关》(上):“这是陕北高原的一个普通的小镇,昔日战火硝烟早已悄然远去,明媚的阳光下,这个叫云阳的小镇显得是那样的平和、宁静。

70多年前,这里风云际会,战马嘶鸣;70多年前,这里旌旗猎猎,映红了沉重的天空。”

第17集《首战平型关》(下):“在平型关主战场的一侧高地,686团3营副营长涂则生和他的战友们匍伏在泥泞的战壕中,双眼紧盯着前方的沟谷。

这位身经百战的闽西“老红军”所在的343旅是这次战役的主攻部队,其中686团的任务是“斩腰”,即占领小寨村至老爷庙以东高地,实施中间突击,分割歼灭沿公路开进之敌,尔后向东跑池方向发起进攻。”

第19集《血战狮脑山》:“1940年8月19日,农历7月16日。天象显示,这一天晚上,华北晋东地区天气将大异于平常。也就是说,这一天晚上,华北晋东地区将乌云密布。

就在这个乌云蔽月时暗时明的晚上,一支部队悄然地奔向晋东阳泉方向。他们秘密而快速的行动,预示着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

第25集《攻克高邮》:“1945年12月的一天夜晚,高邮城外一团漆黑。突然,传来一、二声凄厉的枪声,划破夜空,很快复归于平静。”

第26集《铁血雄师·战上党》:“1945年8月28日,一架运输机在延安轰然起飞。云集在宝塔山下的延安军民,注目着这架飞机往西南方向渐行渐远,心情复杂,久久不能平静。”

第29集《保卫延安》:“1946年10月的一天,陕北高原秋高气爽,一辆吉普车驶出延安城,向西疾驰,卷起了**的尘土。

车上坐的是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和他的陪同人员陆定一。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金盆湾——解放军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旅驻地。”

第32集《铁血雄师·临汾攻坚》:“1948年2月初,数九寒冬,呵气成冰的一个黑夜,晋南山地黑影幢幢,一群全副武装的人员快速而分散地潜入一处高地,在他们的视野中,一座城池隐隐约约展现在前面,灯光昏暗而稀疏。

这座城池,地势较高,四周城墙依托山峰自然砌成,形状恰似一只俯伏的野牛,俗称“卧牛城”。

这群武装人员突然向“卧牛城”方向开枪射击。“卧牛城”方向静默了一会儿,纷纷开火还击。激剧的枪炮声搅动着原本宁静的夜空。”

第33集《进军绥远》:“1983年12月的一天,北京城大雪纷飞,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杨成武上将在他的书房里,写下了《毛主席指示我们进军绥远》回忆录的最后一个字,思绪依然沉浸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第34集《旋风部队》:“1948年9月12日,一列列长长的闷罐车在黑沉沉的夜色中轰然开动,向前疾驰。

列车上,是3纵数万大军。此前,他们的登车地点选在城外僻静的树林里,人马车炮紧张而有序地通过临时搭建的踏板进入闷罐列车。以往,部队出发前照例要进行战前动员,而这次,却是例外,只宣布一条纪律:严格保密,不许喧哗,不许唱歌,不许擅自走动。同样,为了保守行动秘密,所有电台一律静默。

3纵此行将去何方?执行什么特殊任务?

3纵司令员韩先楚、政委罗舜初自然明白3纵这次的特殊任务和自身所肩负的重任——秘密南下,攻占义县。”

第35集《铁血雄师·鏖兵太原》:“太原形势像人样,东山好比太原头,手是南北飞机场。石嘴子和凤阁梁,好比眼睛高又亮。两脚伸在汾河西,太原城内像五脏。

这是一首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流行于山西一带的民间歌谣,形象地刻画了山西首府太原的地形地貌。时间推移,社会变迁,现代太原都市早已经改变了往昔的模样。”

第36集《战华北》:“1948年10月24日,华北涿县平汉铁路两侧,突然出现500多辆大卡车浩浩荡荡向南开进,他们的行动显得神密而迅速,似乎在执行一项特别重要的任务。”

第37集《淮海大战》:“1948年11月9日清晨,寒风呼啸,数支劲旅从衮州日夜兼程,疾速南进。

这支部队是华野第1纵队,他们必须火速赶到一个叫窑湾的地方,堵截围歼逃窜的国民党军第63军。

窑湾战斗打响了举世闻名的淮海战役的第一枪。”

第43集《进军闽赣》:“1949年5月27日中午,刚刚获得新生的大上海还没有扑灭城市四周的战火,苏州河上空依然弥漫着硝烟。第10兵团司令员叶飞就接到三野首长电令:未担任警备任务的各军于战斗结束后撤至市郊休息,进行入闽准备。”

第46集《雪野鏖兵》(上):“在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群高级将领们的望远镜视野中,一条白雪皑皑的山脉赫然在目,显得是那样的寒气逼人,那样的静谧。他们知道,静谧将转瞬即逝,浓烟烈焰将在这里反复掀动。”

第47集《雪野鏖兵》(下):“11月17日,大雪纷飞。第27军军长彭德清、政委刘浩天率部顶风冒雪、长途跋涉,秘密开进到长津湖以北预定地区集结。”

文学语言解说词也大量出现在电视片的“中间”适当位置,如:

第5集《铁流后卫》:“红37团各连陆续撤出阵地,沿着高低不平的驿道向金沙江方向疾奔,不久,天空中乌云密布,大雨瓢泼而来。红37团冒雨行军。

第二天黎明,红37团和随后赶到的红5军团侦察连到达金沙江边,在雾气茫茫中全部渡过了金沙江。

敌人追到金沙江岸,他们望着滔滔的江水和空空荡荡的沙滩,除了偶尔听到一二声零星的凄清枪声,看不到任何红军的踪影。”

第6集《飞夺泸定桥》:“29日6时许,红4团终于到达泸定桥西岸,占领了全部沿岸阵地。

泸定桥飞架于大渡河上,这里古称“泸水”,三国时期诸葛亮所说的“五月渡泸,深入不毛”就是指这一带。河东河西分别是贡嘎山和二郎山,高峰入云。

这时的大渡河,恶浪滔滔,浓雾升腾,高悬半空中的80丈长桥,只剩下13根冰冷的铁索。”

第9集《胜利大会师》:“10月19日早晨,太阳刚从地平线升起,在红45团驻地,政委张力雄听到了一阵急骤的马蹄声。他循声望去,就看到了军部通讯员那熟悉的身影。通信员急匆匆地来到张力雄面前,通知他和叶崇本团长立即赶到军部领受战斗任务。”

第11集《青山火种》:“就在闽西红军游击队浴血苦战的时候,6月18日这一天上午,长汀县城的薄雾还没有散尽,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突然对中山公园严密警戒,异常的情形使一些惊恐不安的老百姓预感到,这一天,将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这一天,瞿秋白将慷慨从容地走向人生的尽头。”

第24集《老虎团》:“1943年10月,秋高气爽。江苏省盱眙县黄花塘一带稻穗金黄。这正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这一天,新四军军部的一个重要会议正在进行。与此同时,特务团参谋长张云龙接到了调任第1师第3旅第7团副团长的命令。”

第33集《进军绥远》:“8月21日,华北狼牙山地区秋色迷人,红叶烂漫,层层梯田上,高粱谷子熟了,一派丰收景象。

华北军区第3兵团各部从易县、涞源分路出发向雁北开进。七天之后,与李井泉政委带领的工作团和晋绥第8纵队在朔县地区会合。南北两路行军队伍,按期在预定的朔县、山阴、代县地区集结。”

从上述各段落可以看出,“文学语言”大多出现在某集电视片的“场景”转换过程中,但解说词在“述评”中,也常常借助于“文学语言”,以壮声势。如:

第21集《铁流东进》(上):“老六团挥师北上,挺进抗日前线。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尖锐复杂的战争中,为国捐躯,从此一别,再也没有返回故乡。团长叶飞、第1营营长陈挺、技术书记黄烽百战余生,成为共和国开国将军。”

第30集《英雄孟良崮》:“4纵司令员陶勇,6纵司令员王必成,和1纵司令员叶飞常率部并肩作战,并称为叶王陶。这三个纵队和福建有极大的渊源关系,1纵、4纵、6纵分别是在新四军闽东老六团、闽西老四团、闽西老二团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北上五千壮士,今日十万雄兵。”

其中,“北上五千壮士,今日十万雄兵。”刚劲有力,非“文学语言”难以达此效果。

除了经典文献结论性的段落或“间接引语”解说词指明此集结果意义及影响外,还可以用我军将帅诗词作结尾。此外,“文学语言”解说词也常常得当运用。如:

第25集《攻克高邮》结尾:“第二天天亮后,高邮城上空传来嗡嗡的响声。人们看到飞机上有青天白日的标志,这是国民党军的运输机。这架运输机投下了大批的给养后,就飞走了。他们不知道,此时的苏中重镇高邮城,已经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第43集《进军闽赣》结尾:“赣水苍茫闽山碧。闽赣大地是中央苏区,是共和国的摇篮,是红军的故乡。1934年10月,中央红军8.6万将士在秋风秋雨中告别闽赣根据地,悲壮北上,在不到短短15年后,这片历经沧桑的红色土地,凤凰涅磐,浴火重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