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问之子声讨“武林之耻”遭叶问弟子“踢馆”(图)

北京的大头 收藏 6 5019
导读:发布会现场,叶问儿子叶准中途离场。 原标题:咏春正统之争再起风波 叶问儿子佛山开发布会遭“踢馆” 南都讯 昨日下午,咏春拳发祥地佛山,一场名为“证咏春之根,斥武林之耻”的记者招待会正准备举行。坐在中间席位的是世界咏春联会主席、叶问之子叶准,以及叶准首徒、世界咏春联会副主席冼国林,就在众媒体记者翘首以盼等待发布会召开时,发布会所声讨的“耻”———佛山精武体育会会长、叶问第二代弟子梁旭辉在一众弟子的保护下,突破层层防守杀入会场,最终迫使发布会取消。 叶准师徒开发布会“证咏春之根” 昨日下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叶问之子声讨“武林之耻”遭叶问弟子“踢馆”(图)

叶问之子声讨“武林之耻”遭叶问弟子“踢馆”(图)

发布会现场,叶问儿子叶准中途离场。

原标题:咏春正统之争再起风波

叶问儿子佛山开发布会遭“踢馆”

南都讯 昨日下午,咏春拳发祥地佛山,一场名为“证咏春之根,斥武林之耻”的记者招待会正准备举行。坐在中间席位的是世界咏春联会主席、叶问之子叶准,以及叶准首徒、世界咏春联会副主席冼国林,就在众媒体记者翘首以盼等待发布会召开时,发布会所声讨的“耻”———佛山精武体育会会长、叶问第二代弟子梁旭辉在一众弟子的保护下,突破层层防守杀入会场,最终迫使发布会取消。

叶准师徒开发布会“证咏春之根”

昨日下午2点半,从各地赶来的众多媒体,已经聚集在位于佛山市体育局旁的该会场。记者发现,发布会背景横幅上的“耻”字还经过特别处理,放大之余还刻有多道裂痕。

招待会即将开始,除了叶准和冼国林(电影《叶问前传》出品人),台上还坐了咏春各支派的传承人代表。

记者获悉,这场发布会所声讨的“耻”,指的是目前佛山精武体育会会长、叶问第二代弟子梁旭辉。根据冼国林提供的材料:梁旭辉等人蓄谋邀请咏春回归少林,但其设计的回归石碑中,正统咏春传承表上刻意剔除其他叶问弟子,更剔除其他支流的宗师及传人名字,自称正统。叶准因此对“回归少林”一事有所保留。

被斥责的“武林之耻”不请自来

然而,就在各嘉宾就坐,众多媒体翘首以盼时,“不速之客”杀到。没有在邀请之列的梁旭辉在一众弟子的保护下,突破层层防守入到会场,并坐到了主席台最右边。

梁旭辉的突然杀到,顿时吸引了众媒体的视线。看到梁旭辉反客为主,冼国林起初宣布“延迟半小时开始”,最终不得不宣布“取消”,叶准、冼国林一行随即离开。

此后现场几乎成了梁旭辉的个人发布会。不过,冼国林一方并未罢手,发布会被转移到了顺德某酒店。叶准老先生在发布会上表示,自己此前并不知道“咏春回归少林”是商业行为,才在支持信上加盖了私人印章。对于这个事情,他“觉得很遗憾”。

冼国林在回应媒体的提问时则表示,自己也没料到现场会这么剑拔弩张。“其实,昨晚都有跟梁旭辉沟通的,没想到他今天会来闹场。”

佛山精武会常务副会长江润金也在发布会现场声称,之后会联合佛山精武会会员开会,撤销梁旭辉佛山精武会会长这一职务。

“踢馆”现场

冼国林取消发布会 梁旭辉弟子喝倒彩

“准叔,好久不见了。”在众弟子的簇拥下,梁旭辉落座后,向叶准问了声好,叶准也挥手回应。记者注意到,梁旭辉向多位咏春前辈、同仁打了招呼,但唯独“忽略”了冼国林。

看到梁旭辉到场,冼国林一方寂静了好一会,然后对媒体说:“由于发布会突然有不被邀请的人进入,发布会延迟半个小时开始。”随后,冼国林与数人商量事宜。

与冼国林态度相反,梁旭辉多次高声发言,在招待会上反客为主。梁旭辉注意到,在现场布幕上,分别印有佛山市体育局、世界咏春联会和佛山精武体育会的LO G O,“这场发布会是由谁主办的?”“为什么既然有精武会举办,却没有精武会会长的座位?”……梁旭辉多次质问,却换不来一句回应。

一阵沉默之后,梁旭辉说道:“我提议,发布会还是照常进行。”媒体的闪光灯围绕着梁旭辉、冼国林和叶准等人打转。约下午2点50分,冼国林回到座位上,打开了面前的麦克风:“今天的招待会取消。”

“嘘……”梁旭辉的弟子集体喝倒彩。梁旭辉也质问:“为什么不继续召开?为什么?”随后,冼国林先离开会场,而叶准也在搀扶下离开了。

直到离场,现场地位最高的叶准,在发布会现场未发一言。

起因

谁是咏春正统?

闹剧招待会的导火线,就是“咏春重返少林立碑”事件。

据梁旭辉介绍,今年4月底,嵩山少林寺确定举行咏春立碑少林和祈福法会事宜。7月初,嵩山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发表视频倡议。梁旭辉向记者展示了该段视频,视频中释永信说:“希望咏春拳弟子和爱好者共同完成这一盛事。”

梁旭辉称他只是此事的受邀方,直到9月初,与叶准、冼国林一方为代表的世界咏春联会众多同仁,在佛山、香港多次洽谈,都对“立碑”一事表示同意。“但在9月4日,我收到冼国林的电邮,表示叶准先生对此事有所保留。”梁旭辉还说,此后有人在网络上对其个人以及该次活动进行歪曲攻击,捏造他“借机敛财”等罪名。

冼国林:梁旭辉师徒岂能代表咏春正统

但冼国林有另一种说法。冼国林提到,在张卓庆(梁旭辉的师傅)及梁旭辉设计的咏春回归少林石碑中,正统咏春传承表上刻意剔除其他叶问弟子,更剔除其他支流的宗师及传人名字,企图只用一人名字全权代表叶问咏春及其他咏春各个支流。“比张卓庆师傅更资深的弟子大有人在,而且张卓庆师傅在咏春除了跟随过叶问宗师数年外,从未对咏春派作出过任何贡献。”冼国林质疑,试问少林寺何以会漠视咏春资深前辈,而让张卓庆、梁旭辉代表整个咏春的正统。

对于该“石碑设计稿”,梁旭辉承认确有此事。不过他表示,该设计稿只是在网上发布,少林寺才是主办方并拥有最终发布权,他本人只是受邀方,这份所谓“设计稿”并不能作准,目前少林寺方面也并未有最终石碑的模样。

其他派系:每个人都是正统

在发布会的第一个现场,当年在佛山与叶问并称“咏春三雄”的另外两人姚才、阮奇山的传人,姚忠强和阮祖棠分别站出来说话。

“今天好像前几年的那个调解会的下集。”姚忠强说道。据悉,2010年,电影《叶问前传》中,姚才、阮奇山这两位叶问师兄弟成了“反面陪衬”,引起广佛两地阮氏、姚氏后人的一致声讨,其时曾召开调解会。

阮祖棠坦诚,在发布会之前就已收到风声,他并不愿卷入如此派别之争。而姚忠强称,若在少林上的石碑,只写“张卓庆”作正统,是不行的。“我认为,每个人都是正统。”最后,姚忠强强调,无论正统与否,大家都是咏春传人。

武术研究学者谈正统之争:

传统是财富也可能是包袱

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老师,对武术颇有研究的学者泰然认为,一方面,各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积极申报使我们感到传统文化复兴在望;另一方面,各种文化“名分”、“正统”的争论也使我们感到困惑,究竟我们要复兴什么样的文化?

近日有关“咏春”的事件,似乎又是满城风雨。有争论,在一定意义上说是好事。但是如果到最后,争论得不出结果,不能推动事情往好的方面发展,人们为其所付出的努力就会浪费,甚至适得其反。关于“咏春”,当事双方自然会有自己的说法。作为局外人,很难置喙。

不过更要注意的是,这类事情的发生并不是偶然的,现在有,过去也有,将来还会有,而且还会有不少。因此更有必要举一反三,使这些争论最终能推动中国传统功夫走向世界。

至此,最容易想到的人物就是曾为“咏春”弟子的李小龙。“咏春”原来的名气不小,但如果没有李小龙,它的名气绝对不会像今天这么大。而李小龙将包含“咏春”在内的中国功夫发扬至全世界的过程,恰恰是最值得我们深思的。

在电影《猛龙过江》中,借助唐龙的角色,李小龙谈及对传统门派的理解:“哎———,无所谓门派的,任何功夫练得不好都软手软脚的。”他还借用《道德经》的句子:“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塞其兑,闭其门,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故不可得而亲,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害;不可得而贵,不可得而贱。故为天下贵。”以说明习武者应抛弃所有自以为是、争强斗胜的心理。(《李小龙:生活的艺术家》)简言之,李小龙做到了在传统与个人利益面前的解放思想,也因此才真正做到了去粗取精。截拳道为自由拳法之道,也是名符其实。

所以传统是财富,但也可能是包袱。在为了传统文化的本来面目争论时,要首先知道,任何一种传统都不可能在原地起死回生。它需要在新的环境下创新,才能继续成长。我们要想真正守住传统的根,就要面向世界,面向时代,虚怀若谷。以向前的发展,维持传统的长青。不然,若是被“传统”的名义绊住了脚,传统的模样看似回来了,却还需要招魂。

发布会系官方举办?佛山市体育局喊冤

在本次招待会的幕布上,分别印有佛山市体育局、世界咏春联会和佛山精武体育会的字样。佛山市体育局这次是主办方之一吗?该局对此回应:很冤枉,绝对是未经同意。

佛山市体育局一刘姓处长明确告诉记者,昨日的发布会体育局没有参与。而另一名体育局知情人士透露,国庆节前一天,《叶问前传》的电影公司前来询问能不能提供场地召开发布会,由于此前曾多次合作,在工作关系上算是友好,因此让该公司联系世纪莲场馆中心,自己租场。“幕布上的LOG O更是未经同意使用,该场发布会与体育局一点关系都没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