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孤城

yangjl4259 收藏 1 911


喋血孤城

要打通“大陆交通线”日军有三个要地必须攻克,即长沙、衡阳、桂林。因此在攻克长沙之后,日军继续南下,兵锋直指衡阳。由于横山勇掌控绝对充裕的作战兵力,因此决定在日军包围长沙的同时,也对衡阳进行长距离的奔袭。

日军本可以出其不意地迅速攻占衡阳。但出乎意料的是衡阳竟然是一座坚固的堡垒。驻守衡阳的第10军在军长方先觉的带领下,坚守阵地长达47天。差点把日军精心策划的攻势,搞成惊天大逆转。

不怕死的方先觉

1944年6月18日,亦即长沙失守之当日,军事委员会举行最高幕僚会议,副参谋总长白崇禧主张放弃在长沙、衡阳之间的抵抗,将防守衡阳的兵力调往桂林,着手桂林防卫战。军令部长徐永昌则主张,必须在长沙、衡阳正面作持久抵抗,两翼则相机与日军展开决战,以消耗日军。徐永昌的意见再次被蒋介石采纳。

6月20日,日军下达进攻衡阳的作战部署。三天后,日军兵临衡阳城下,并以2个师团猛攻衡阳。25日,重庆军委会电令方先觉的第10军死守衡阳。所谓的第10军,根本不能称为一个军。在纸面上,第10军虽有3个师的兵力,实际上各部尚未从常德会战中恢复过来,总兵力只有一个半师。好在,第10军有方先觉。

方先觉,黄埔三期。在战场上真刀真枪地从排长干到军长。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方先觉被任命为预备第10师师长,参加了淞沪会战、武汉会战和三次长沙会战,可谓久经战阵。

方先觉不怕死,更是出了名。第三次长沙会战中,方先觉就曾接到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的电话。薛岳问道:“阵地能守几天?”方先觉回答:“能守一个星期。”当被问到如何“守”时,方先觉坚定地说:“一线守两天,二线守三天,三线守两天”。挂下电话,方先觉写下遗嘱。负责转交遗嘱的副官张广宽在看过后,决定将其公之于众。于是在第二天的《长沙日报》以:“方师长誓死守土,予立遗嘱”为头版大标题,将遗嘱全文刊登:

“蕴华吾妻:此次我军奉命固守长沙,任务重大,长沙的存亡,关系抗战全局的成败,我决心以身殉国,设若战死,你和五子的生活,政府自有照顾,希吾妻勿悲!夫子珊,民国三十一年元旦。”

时隔两年半,这份遗嘱恐怕仍然有效。不同的是,这一次守衡阳,方先觉不只守了7天,而是坚守47天。

横山勇遭遇钢铁阵地

经三天激战,日军先后清扫了衡阳外围阵地,占领了湘江东岸的机场,并迂回至衡阳之南,截断衡阳守军的退路,从衡阳之西、西南形成了对衡阳的包围。

随即,日军发起总攻,但横山勇明显感觉到,这个阵地不好打。日军以优势兵力攻击城南正面战场的第10军阵地,该阵地迅速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绞肉机”,仅张家山高地一处,双方便反复易手20多次,阵地上留下了上千具日军的尸体。在惊人的损失面前,7月2日,日军被迫暂停进攻。

经过一周休整,日军于7月11日晨再次发动总攻击。这一次大量炸弹、燃烧弹和毒气弹向衡阳城倾泻下来,紧随其后的是漫山遍野的日军攻击部队。经过一天的猛攻,付出极大代价的日军还是无法接近守军核心阵地。战至7月16日,日军再次停止了进攻。日军战史称:“我军再度发起总攻击,与上次一样,仅夺取极小部分阵地外无所进展,损失却更惨重,大部分步兵连已由士官代理连长,战况并不乐观,于是攻击再度停止。”

此时,日军还不死心,17日,又对衡阳进行了猛烈轰炸,并试图压缩包围圈,但收效甚微,不得不在19日再度停止进攻。21日,日军又佯装退兵,想引诱守军出击,方先觉自然不会上当。无奈之下日军只好空投下大量“归来证”,想诱降第10军将士,第10军的弟兄们置之不理。

东条英机下台

衡阳能守到此时,已经超出了国民政府的预期。在河南溃败与长沙失陷的打击下,国民政府遇到了抗战以来最大的危机。

可战争就是个神奇的玩意儿,胜负往往就在弹指间。斗转星移,到了7月下旬轮到东条英机哭了。日军在衡阳城下裹足不前,甚至造成了东京的政治地震。当时,东条英机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面临辞职压力,急需日军再来一个大胜利方能保住首相的位子。为此,东条给横山勇下了死命令。日军被迫重新调集所有的兵力,围攻衡阳。但方先觉的第10军也不是吃素的,日军不得不陷入肉搏战,双方在充满血水的壕沟之中厮杀;每天都在焚烧腐烂的尸首。几天下来,日军只向前推进了2公里。直到7月底,日军仍无法攻下衡阳。此时,日本又在缅甸和塞班岛连遭惨败,天皇终于对于战局感到震动,在元老重臣集体的施压下,东条被迫辞职。

衡阳:中国的抗战纪念城

围绕衡阳的攻防战已经到了最后时刻,为了解救第10军,国军各部均全力支援,无奈日军在衡阳外围设下多面埋伏,各部援兵始终无法突破日军阻击阵地。第10军也只好靠一些美军的空投物资,勉强维持。27日,中国空军向衡阳城内投下蒋介石的手令:“命令第10军坚守待援。”

仗打到这个时候,日军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惊人的伤亡迫使横山勇一度考虑,这么打下去是否值得。此时的衡阳已经是一个符号,是意志力的比拼,谁都输不起。最后横山勇决定,把第11军的全部家当拿出来赌。他再次调整部署把最后的预备队——第13师团和第58师团也投入作战,准备给方先觉最后一击。

8月2日,日军对衡阳发动最后一波的攻势。同日,蒋介石再次通过空投向方先觉下达命令“此次衡阳之得失,实为国家存亡所关,决非普通之成败可比。各路增援部队,今晨皆已如期到达。”

此时,横山勇带病督战,四个参战的日军师团长,更是不敢怠慢,全部亲临一线陪同,准备随时把老命搭上。各师团纷纷组织敢死队,发起集团冲锋。日军第57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竟然亲自担任敢死队队长,带队冲锋,战死衡阳。第58师团长毛利末广中将负伤后不肯就医,躺在担架上指挥作战。

战至8月8日,守城官兵终于弹尽粮绝,而攻城日军也损失惨重,无力再战。双方经过交涉之后,在日军允许保持军队建制与荣誉,以及救助受伤官兵的条件下,守军结束了孤军拒敌的抵抗。衡阳之战以交涉之“终战”而结束,而非投降日军。第10军的作战精神也获得日军的敬意。此战第10军所部伤亡15000余人,其中阵亡约7600人,被俘约2600人;日军伤亡约19380余人(日军陆军部官方数字:12186),其中高级将领战死390名,负伤520人。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把衡阳定为抗战纪念城。1947年8月10日,衡阳抗战纪念城在岳屏山顶举行命名奠基典礼时,蒋介石亲自宣读训词:“我第10军残余部队,喋血苦守此兀然孤城者,历时47日之久,此为全世界稀有之奇绩,而我中国有道德之表现与发扬,亦以此为最著。”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