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寻亲访友去苏州

lee959 收藏 5 9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56年,我外公职务升为医院院长,举家从甪直搬至苏州,开始了娘家的苏州生涯。

外公有五子女,他们的求学之路都是在上海和苏州完成的。我母亲老大,在上海读大一时,被成婚;大姨、大舅东吴大学毕业,去了东北工作,以后各留下一女儿住苏州外婆家;我小舅上海二医大毕业,先在北京,后调回上海的医院工作,一女儿在苏州养大后回上海;我小姨华师大就读,毕配去了济南,一对千金都在山东成长,我那大表妹还真没看过,现技术移民去了加拿大。我家兄弟姐妹五个,就我从小在上海生、上海长,对外婆家还真的比较佰生。但苏州的亲朋还真的很多,甪直殷家自外公移入苏州,殷家的亲戚较多也去了苏州、上海,一个几百年的大家庭有多少口人啊,好在辈分是清晰的,盛、履、绥、之、人、文,我母亲绥字辈。

尽管我刚出生,我外婆、大姨就带我去杭州旅游,但第一次去苏州应该是我六岁那年,这年是外公举家迁入苏州的那一年,六岁的事还真记不请楚了,因为留下了一张全家福,还记得些拍照的情景。外公也经常来上海,每天早饭就是在滚烫的粥里打进二个鸡蛋,这习惯一生不变,在困难时期我母亲总是在黑市上花五毛钱一个蛋地收集送到苏州,还会带上给父亲配给的中华烟、黄豆什么的。外公来上海喜欢看大戏,偶尔也带上我,看完了,一辆黄包车拉回家。

第二次去苏州应该是大舅结婚,那时已学了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昧书屋》一文,也到花园里去寻找“长着人形的何首乌”、去找斑蝥、去找人首蛇身的“美女蛇”,当然没找到!但老舅用网捕捉的麻雀被我放了,遭到了训斥。外婆有事没事地为外公卷火纸,把黄草纸剪小,卷成筷状,供外公吸水烟用,而外公吸烟的黄铜水枪很漂亮,乘大人不备我也偷偷去吸上一口,结果把枪里的水渣喝到了肚里,难受了很多天。外婆做的菜特好吃,用冰糖炖只甲鱼,白的是汁、黑的是肉、绿的是葱,捡起一块肉,那稠密的糖汁随肉而稠、而滴,看着也馋,可惜以后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莱!

63年外公去世后,母亲带我来苏州扫墓,墓在灵岩山,是坐着马车回家的,那天还下着毛毛雨。外公的忌日是12月26日,那天母亲在单位吃面,厄耗传来,母亲悲痛无比,连夜赶到苏州。后来我才知我外婆姓朱,湖州人,其父是清朝的言官,我母亲二岁时就去世。我最大缺点是话多,喜好指点时政,这大概是外婆家的血脉之故,但我也很爱沈姓外婆,她相夫教子,其品行、德操绝对是中国传统妇女的楷模。

以后我也经常去苏州,毕竟不要妈妈带了,毕竟下有“苏杭”嘛!与迪化去过、与杨克仁去过,去拙政园、网狮园、狮子林,去西园、留园,去观前街。吃飘有蛋丝、葱花,汤上有圈圈猪油浮动的小馄饨;看“得月楼”五号服务员;逛玄妙观的庙会;买采芝斋的棕子糖、黄天源的糕点。有一年与老庄、林国镛一同从黄山回沪,途经苏州,还与国镛一起去看好婆。好婆家住干将路廉溪坊三十三号,还真的不会忘记。

89年去苏州,参加沪杭甬苏锡常会议,那时好婆已经去世,苏州的二个妹妹也不知身在何处?好婆走了,苏州的家也散了,哪些亲朋好友们还命在何处?会议安排得很紧,参加者也都没什么心思,每天有美食安排,东坡肉、鲥鱼,但还真没好好地品其味。那时学校也安排过游虎丘、灵岩山,只是山还在,外公的尸骨无存,因为文革把一切都搞乱了。

九十年代之剑结婚,二个苏州妹妹都来上海,终于看见了他们,还真记不起她俩童孩的模样。知道她们成家立业的也很是高兴。近年来,时间也多了,交通更便利,也走动得更多了。去年,她们把我带去甪直,去了甪直的殷家祠堂,可惜祠堂收起了门票,变成了“收租院”,成传统教育基地了,我好婆照片上的树还在,几百年繁衍的殷家宅区已被动迁改造了。

十月五日又驱车赴苏,参加大舅女儿殷之莹的女儿钱潜的婚礼。中午,娘家招待自己的亲朋,在嘉福海港城摆了十桌,烟是软中,酒是茅台,吃的是海鲜,因晚上才是婚礼正餐,就喝了三两,一瓶啤酒湿湿嘴。

下午参观同里古镇,100百一张的门票有点贵!前几年来过,去了陈金根的静思园,为园里的奇石折服,还与园主交了朋友。走在古镇街上,两边挂着的五星红旗告诉我们现在是国庆期间,人比较多,看见二岁孩童刁着烟,其母为他点火,特不协调,与千年文明古镇不协调。街两旁有卖猪蹄、菱角、鸡头、袜底酥等土特产的,游客坐着船在河里游淌,我们去了静思园,这园以前来过,如今退了休逛逛此园也很有意思。

离古镇不远处是同里湖大饭店,婚礼就在里面举行。饭店就座落在一个很大的花园里,很有气派,正厅能容纳今晚1000名宾馆的用餐。婚礼由司仪按部就班地走一个又一个的程序,几台摄像机按不同的角度摄入。喜庆的正厅装饰,银色的T台、贺喜的亲朋好友,但站在台上的新娘是这天最美的,纯洁的婚纱、公主般的气质,举手投足的高雅,怪不得新郎为之痴、为之狂。吴江区长是征婚人,我与众多来宾共同见证了这神圣的一刻!在婚礼上我见到了众多的久时亲友,大姨从沈阳赶来,小舅与我同往的,他们是稀缺的长辈,表亲来了很多,有之字辈的、人字辈的、文字辈的,大多在苏州。廉溪坊的老邻居,我好婆沈家的后人,也来了不少,我也总算理清了甪直的那些娘家人。这天我喝了半斤多茅台,高兴嘛!

第二天上午去了兆华表妹家,去参观她的豪宅,毕竟是花的一年的时间装修的。这是个靠湖边的别墅区,家门口的二棵桂花树正喷放花的芳香,特适合门匾上“闻香阁”匾名。连地下室、顶楼共五层,全套中式的红木家俱摆设,园中有亭庭、假山,三楼阳光房旁种上喜爱的植物,特有情趣,主人真会享受生活。想想苏州的两个妹妹真不易,外婆去世了她们赤手空拳地打天下,如今也都赚得了千万家资,这大概得益于好婆的言传身教!

下午,我们又去了吴江,娘家人回访啊。新房在二楼,底楼是公婆的家,一层房有近150平方米,三房二厅二卫也是够宽敝的,房间挂有名家的字画,也是个清雅之士?女婿姓张,其父是个官员?晚上又是茅台,当服务员把大闸蟹端上来时,他对我说这蟹是阳澄湖的,我绝对相信。

我还会去苏州的,金鸡湖、三山等还真百去不厌,离上海这么近、交通这么便利,只要有个念头就可去那品品碧露春、剥剥大闸蟹、吃吃农家菜,会会亲朋好友,机会多的去了。只是听说有个七子山,因乾隆怒杀七子而得名,没去过,还真想去一睹名山,还原龙颜震怒的场景。

56年,我外公职务升为医院院长,举家从甪直搬至苏州,开始了娘家的苏州生涯。

外公有五子女,他们的求学之路都是在上海和苏州完成的。我母亲老大,在上海读大一时,被成婚;大姨、大舅东吴大学毕业,去了东北工作,以后各留下一女儿住苏州外婆家;我小舅上海二医大毕业,先在北京,后调回上海的医院工作,一女儿在苏州养大后回上海;我小姨华师大就读,毕配去了济南,一对千金都在山东成长,我那大表妹还真没看过,现技术移民去了加拿大。我家兄弟姐妹五个,就我从小在上海生、上海长,对外婆家还真的比较佰生。但苏州的亲朋还真的很多,甪直殷家自外公移入苏州,殷家的亲戚较多也去了苏州、上海,一个几百年的大家庭有多少口人啊,好在辈分是清晰的,盛、履、绥、之、人、文,我母亲绥字辈。

尽管我刚出生,我外婆、大姨就带我去杭州旅游,但第一次去苏州应该是我六岁那年,这年是外公举家迁入苏州的那一年,六岁的事还真记不请楚了,因为留下了一张全家福,还记得些拍照的情景。外公也经常来上海,每天早饭就是在滚烫的粥里打进二个鸡蛋,这习惯一生不变,在困难时期我母亲总是在黑市上花五毛钱一个蛋地收集送到苏州,还会带上给父亲配给的中华烟、黄豆什么的。外公来上海喜欢看大戏,偶尔也带上我,看完了,一辆黄包车拉回家。

第二次去苏州应该是大舅结婚,那时已学了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昧书屋》一文,也到花园里去寻找“长着人形的何首乌”、去找斑蝥、去找人首蛇身的“美女蛇”,当然没找到!但老舅用网捕捉的麻雀被我放了,遭到了训斥。外婆有事没事地为外公卷火纸,把黄草纸剪小,卷成筷状,供外公吸水烟用,而外公吸烟的黄铜水枪很漂亮,乘大人不备我也偷偷去吸上一口,结果把枪里的水渣喝到了肚里,难受了很多天。外婆做的菜特好吃,用冰糖炖只甲鱼,白的是汁、黑的是肉、绿的是葱,捡起一块肉,那稠密的糖汁随肉而稠、而滴,看着也馋,可惜以后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莱!

63年外公去世后,母亲带我来苏州扫墓,墓在灵岩山,是坐着马车回家的,那天还下着毛毛雨。外公的忌日是12月26日,那天母亲在单位吃面,厄耗传来,母亲悲痛无比,连夜赶到苏州。后来我才知我外婆姓朱,湖州人,其父是清朝的言官,我母亲二岁时就去世。我最大缺点是话多,喜好指点时政,这大概是外婆家的血脉之故,但我也很爱沈姓外婆,她相夫教子,其品行、德操绝对是中国传统妇女的楷模。

以后我也经常去苏州,毕竟不要妈妈带了,毕竟下有“苏杭”嘛!与迪化去过、与杨克仁去过,去拙政园、网狮园、狮子林,去西园、留园,去观前街。吃飘有蛋丝、葱花,汤上有圈圈猪油浮动的小馄饨;看“得月楼”五号服务员;逛玄妙观的庙会;买采芝斋的棕子糖、黄天源的糕点。有一年与老庄、林国镛一同从黄山回沪,途经苏州,还与国镛一起去看好婆。好婆家住干将路廉溪坊三十三号,还真的不会忘记。

89年去苏州,参加沪杭甬苏锡常会议,那时好婆已经去世,苏州的二个妹妹也不知身在何处?好婆走了,苏州的家也散了,哪些亲朋好友们还命在何处?会议安排得很紧,参加者也都没什么心思,每天有美食安排,东坡肉、鲥鱼,但还真没好好地品其味。那时学校也安排过游虎丘、灵岩山,只是山还在,外公的尸骨无存,因为文革把一切都搞乱了。

九十年代之剑结婚,二个苏州妹妹都来上海,终于看见了他们,还真记不起她俩童孩的模样。知道她们成家立业的也很是高兴。近年来,时间也多了,交通更便利,也走动得更多了。去年,她们把我带去甪直,去了甪直的殷家祠堂,可惜祠堂收起了门票,变成了“收租院”,成传统教育基地了,我好婆照片上的树还在,几百年繁衍的殷家宅区已被动迁改造了。

十月五日又驱车赴苏,参加大舅女儿殷之莹的女儿钱潜的婚礼。中午,娘家招待自己的亲朋,在嘉福海港城摆了十桌,烟是软中,酒是茅台,吃的是海鲜,因晚上才是婚礼正餐,就喝了三两,一瓶啤酒湿湿嘴。

下午参观同里古镇,100百一张的门票有点贵!前几年来过,去了陈金根的静思园,为园里的奇石折服,还与园主交了朋友。走在古镇街上,两边挂着的五星红旗告诉我们现在是国庆期间,人比较多,看见二岁孩童刁着烟,其母为他点火,特不协调,与千年文明古镇不协调。街两旁有卖猪蹄、菱角、鸡头、袜底酥等土特产的,游客坐着船在河里游淌,我们去了静思园,这园以前来过,如今退了休逛逛此园也很有意思。

离古镇不远处是同里湖大饭店,婚礼就在里面举行。饭店就座落在一个很大的花园里,很有气派,正厅能容纳今晚1000名宾馆的用餐。婚礼由司仪按部就班地走一个又一个的程序,几台摄像机按不同的角度摄入。喜庆的正厅装饰,银色的T台、贺喜的亲朋好友,但站在台上的新娘是这天最美的,纯洁的婚纱、公主般的气质,举手投足的高雅,怪不得新郎为之痴、为之狂。


本文内容于 2013/10/9 17:04:44 被小编a2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