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的上海人”是条脑残的标语

八一军刀 收藏 2 249
导读:不管从行文格式或字体的着色来看,这条悬挂在上海某座楼外墙的标语,应该读作“ML的上海人”。有好心的网友试图将其重新排列,变成“做上海爱的人”或“ML上海的人”,可惜,按照从左到右,从上而下的行文格式,以及“ML的”和“上海人”分别套上了紫色和红色,“ML的上海人”是一目了然了。  人们自然会联想到宜春的“叫春”,但尽管都是打“下三路”的擦边球,“ML的上海人”较之“一个叫春的城市”,则显得有点“脑残”。“ML的上海人”不是一个完整的句式,前面至少应该加上“喜欢”或“擅长”之类的修饰,否则,假如换


“ML的上海人”是条脑残的标语


不管从行文格式或字体的着色来看,这条悬挂在上海某座楼外墙的标语,应该读作“ML的上海人”。有好心的网友试图将其重新排列,变成“做上海爱的人”或“ML上海的人”,可惜,按照从左到右,从上而下的行文格式,以及“ML的”和“上海人”分别套上了紫色和红色,“ML的上海人”是一目了然了。 人们自然会联想到宜春的“叫春”,但尽管都是打“下三路”的擦边球,“ML的上海人”较之“一个叫春的城市”,则显得有点“脑残”。“ML的上海人”不是一个完整的句式,前面至少应该加上“喜欢”或“擅长”之类的修饰,否则,假如换成“吃饭的上海人”,又为何意呢?

当然,这种更像是街头行为艺术的东西,大可不必讲究表演者是裤子套在头上,还是帽子戴在屁股上,最好是让隐私部位若隐若现,才足以吸引眼球,招来看客。也许,这条悬挂在上海某座楼外墙的标语,就是基于“ML上海的人”这句很得体的话,但为了获得更高的回头率,一反“穿戴”的常识,故意弄得衣不蔽体。

如果说“一个叫春的城市”属于“萌动”阶段,那么,“ML的上海人”是已经“入戏”了。事实也是如此,“叫春”引发的舆论热议,“ML”的创意者不可能不知道,也许正是受了“叫春”的启发,才有了“ML”的冲动。然而,尽管人们对“一个叫春的城市”褒贬不一,但至少还能从字面上自圆其说,而“ML的上海人”,撇开语法上的狗屁不通,就当是喜欢“ML的上海人”,或擅长“ML的上海人”来解读,究竟想告诉人们什么呢?

其实,无论“叫春”还是“ML”,都是想用文字游戏引发感官刺激。这样的标语出现在上海这样一个国际大都市,暴露出的是发达的经济背景下的文化匮乏。看似充满了小资情调的“ML”,不管对此的“喜欢”或“擅长”,拿到大庭广众之下,还是一种猥琐行为。或许有钱人更喜欢或擅长“ML”,但如果把一个自以为有身份的人,定位为“ML的”人,不管是男人女人,就得怀疑其“职业”了。因此,“ML的上海人”是条脑残的标语。用上海话来说,就是“脑子坏塌了”。

由此看来,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不一定相辅相成。如果说经济相对落后的宜春想通过“叫春”发展当地旅游业,那么,繁华的上海有什么必要用“ML”吸引眼球?宜春毕竟还是借用了“春”字遣词造句,但“ML的上海人”,除了让人联想起这个曾经的十里洋场灯红酒绿下的暧昧情调,还有什么别的用意?不管生活在国际大都市的人们,是不是更有情调,是不是更喜欢或擅长“ML”,但把纯粹的私生活广而告之,一定是“脑子坏塌了”。

华声:知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