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天天315》中听到,9月11日,湖南长沙的两位律师刘明、刘丹阳以消费者身份起诉中国移动长沙公司“上网流量月底清零”一案在长沙市天心区法院开庭,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

今年6月17日,长沙律师刘明在一家移动营业厅办了个20元包150M流量的上网套餐,到7月结束时仍有92M没用完。8月1日,刘明查询发现没用完的流量在没有任何告知的情况下全部被清零了。刘明认为:“合同上并没说明剩余流量会被清零,而如果超过套餐流量,运营商却会按照1M一元的费用收取,很不公平。

剩下的流量怎么办?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一个非常关键非常重视的权利,按照合同法还有相关消费法或其他规定,作为运营商应该用书面合同通过非常醒目的方式在关键位置来提示告知用户,即使不签书面合同也应通过电话,或当面告知用户“流量月底要清零了”,但实际上这个案子里我们看到它没有告知。

作为消费者来讲,区区几十兆流量对某个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把所有消费者每个月没有用完的流量加在一起,然后折合成具体价值的话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有网友算了笔帐说,中国手机用户现有11亿,按每个人每个月能够剩下10兆流量来算,那么总共就剩下110亿兆流量,如果说这100兆的流量可以折合成10块钱,剩余的流量就有11亿块钱。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大跳。所以说这种诉讼带有社会意义。

也正因中国已到人手一机甚至几机的程度,电信特别是移动通信业务盈利所以才始终居于较高水平,一直被列为国内的暴利行业。数据显示:我国电信企业利润高于20%,而全球同行业中没有利润超过10%的,电信业发达国家的电信企业利润甚至不到1%。由此想知,中国移动等通讯公司作为垄断企业,可以说已赚足了消费者的钱。而此背后是消费者利益不断受到伤害。

由此想来,现行的成百上千种资费套餐都是电信企业精心策划的,实际上是企业猜透消费者心理预期和支付意愿后确定的多种价格策略。目前多如牛毛的“套餐”主要存在两方面问题,一是水分多,二是侵犯用户知情权。各种“套餐”让消费者无所适从,已经越来越像文字游戏。更有甚者,有的商家还在消费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强制用户定制“套餐”。此外,商家往往只是向用户夸大优惠程度,而把各种苛刻的附带条件蓄意掩盖起来。难怪有人说,“套餐套餐,弄个套子让你钻,钻进去套住之后再把你餐。”

事实证明,“套餐”营销不但在社会上产生极坏影响,同时对移动、联通、电信等企业品牌也是一种伤害。通信资费收取,应从根本上维护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出发,要降就干脆一点,不要再玩什么花招了。再说,单向收费不仅已不存在技术难题,而且也不会太多地影响到企业利润。目前最为关键的问题是,有关部门是否有决心和勇气砍掉电信企业的垄断性暴利,企业愿不愿意放弃这份与其付出严重不成比例的政策性大蛋糕。

事实上,对许多消费者来说,最终所盼并非是收费形式,而是话费的便宜,更不是变相的套餐。也许,正如有的网友所说,只有等到通信业对外资、外国公司开放,等到外国的通信公司全面进入我国打破现在的垄断局面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