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有个“酒鬼”城 人均喝伏特加酒102公升

俄罗斯人喜欢喝该国的“国酒”伏特加,但全国各地的酒量可是大不相同,俄国家统计局日前一项调查显示,新西伯利亚地区人口仅有1.3万人的小城科尔索沃,在酒量上一举夺冠。不仅以酒闻名,科尔索沃还是俄罗斯比较有名的“科学城”,该城著名的维克多病毒研究所专门研究传染性病毒的防治,其作用与美国的疾病控制中心相当。

爱酒

人口很少,酒量夺冠

酒已成为生活必需品“酒鬼”多,科学家也多

这项调查显示,科尔索沃居民人均年消费伏特加酒达102公升,居全俄之首。排名第二的是一个在俄中部萨马拉河畔的城市,人均年饮酒量要比科尔索沃少9公升,第三名是同样在萨马拉河地区的城市皮特拉杜布拉瓦市,人均年饮酒量仅是科尔索沃居民的一半,而首都莫斯科人均年消费只有6.9公升,酒量要差得远。俄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人均消费也不算高,仅为7.5公升。

这些数据是俄国家统计局根据2011至2012年的数字得出来的结论。调查显示,2012年全俄消费了15亿公升伏特加酒,居全球伏特加酒消费之首。美国人口是俄罗斯的两倍,可是只喝了6亿公升,屈居第二。俄政府工作人员说,该国消费的总酒量虽大,但是其中大约15%是劣质酒,或是私酿酒,甚至可能包括医疗用酒和勾兑酒。看来,俄罗斯人爱喝酒到了不顾一切的程度。俄卫生与社会发展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俄罗斯人平均从12岁开始饮用啤酒,15岁开始饮葡萄酒,16岁开始喝伏特加。酒精饮料是13岁至17岁的俄罗斯孩子最常购买的饮料。

酒已成为生活必需品

科尔索沃城位于俄罗斯中部,虽然不如莫斯科等地靠北,但是也不像莫斯科那样还受到海洋性气候的影响,该城冬季的严寒和长夜令人难以忍受,所以喝伏特加酒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前总统梅德韦杰夫在要求俄罗斯人减少饮酒时曾说过:“喝这么多酒,你们自己算一算,简直惊人。”可是对于科尔索沃的居民来说,不必大惊小怪。他们把伏特加称为“硬水”,或是“小水”,听上去亲切而且随意。和其他地方的人一样,科尔索沃人喝伏特加从来不抿,通常都是一饮而尽,或者用酒瓶喝,非常豪爽。该城的女性在当地的气候和风气影响下,也喜欢喝伏特加。虽然没有相关的资料分析男女喝酒的比例,但是女性的饮酒量相对小一些,有时候她们更喜欢在饭后喝一杯香味更浓的白兰地等酒。

科尔索沃人爱喝酒有一个便利条件,就是该城市郊建有一个大型的酿酒厂。酒厂建于2006年,占地4公顷,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伏特加酿酒工艺和设备。2010年,该厂出产的酒已经达到1.1亿公升。守着如此巨大的酒厂,科尔索沃人不需花高额运费,就能买到价廉物美的上等伏特加,也难怪那里的伏特加消费量如此之大。

“酒鬼”多,科学家也多

除了酒量**以外,科尔索沃还是俄罗斯赫赫有名的科学城,该城的科学家们也都很爱喝一口。该城建有国家病毒和生物技术研究所,又称为维克多病毒研究所,是一个有多年历史的对病毒学有深入钻研的单位。这个研究所相当于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和美国军事生化防御总部的综合体。它的职能是破解病毒的组成机体,研发生物病毒引发疫病的预防和治疗方式。

这个研究所是前苏联生化武器研究机构的一部分,曾进行过相关的研究和试验。它拥有的数据库中依然秘密保存着如今已经在世界上灭绝的天花等病毒。对外界来说,这个研究所至今仍然很神秘。在这个研究所工作的病毒学家和助理们,每天要面对众多的随时可以置人死地的病毒和病菌,研究这些“毒物”的生长、传播情况,要在规定时限内研发疫苗、抗生素和药物,神经长期在高度紧张中。所以,他们在工作之余,借助最钟情的伏特加来缓解紧张神经,也就不难理解了。

嗜酒

三瓶下肚 连跳两次楼

科尔索沃人对付酒精,个个称得上是“超人”。居民亚历克塞·罗斯科夫很喜欢在五层楼的住所里畅饮。有一天他突发奇想地做了一场“秀”,在当地很出名。当天,只有亚历克塞和妻子在家,他一连喝了三瓶伏特加,酒酣耳热之际很想做点惊人的事。他在房间里摇摇晃晃转了一圈后,没有找到更好的可以显示胆量的事情,干脆爬上了厨房的窗子一跃而下。或许是因为超高剂量的酒精麻醉了他的中枢神经,造成他的肌肉和关节松弛,亚历克塞落地后竟然毫发无损,还自己爬上五楼回到家里。

亚历克塞的突然跳楼,让妻子吃惊不小。她立即打电话叫救护车。看到丈夫安全回来后,她斥责了几句,结果酒醉未醒的亚历克塞又纵身从窗户跳了下去。幸运之神再次眷顾,这次亚历克塞身体只有轻微的擦伤和淤青。迅速赶到的医护人员都惊讶不已。

今年1月一个凌晨,科尔索沃的巡逻警察堵住了一辆明显是醉酒驾驶的汽车。驾车人是58岁的德米特里·斯塔谢耶维奇,他被拦住的地方离他的住处不是很远,警察用仪器一测,发现他血液中的酒精含量竟然比醉驾标准高了十几倍。他已经不能完整地回答警察的问话了。警察只好把他拖进警车,送到收容所醒酒。第二天他解释说,他的女婿在病毒研究所工作,他趁周末去探望女儿女婿并畅饮了一番。喝到半夜后,他就昏头昏脑地出了门,打算开车回家。

治酒

俄“禁酒令”多次升级

酗酒是俄罗斯社会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俄罗斯政府已经多次推出禁酒令。俄总统普京签署关于禁止报刊媒体和互联网发布酒类广告的法令,规定从2013年1月1日起,严禁俄罗斯报刊媒体和互联网发布酒类广告。而此前,俄罗斯政府对于互联网上的酒类广告并没有相关的规定。

俄罗斯人不仅爱喝酒,而且嗜酒如命,酒已经成为了俄罗斯人生活中的一种必需品。但是酒在给俄罗斯人带来快乐、消除烦恼的同时,也给这个国家和社会带来了一系列棘手的问题。据统计,俄罗斯人年均消费纯酒精达18升之多,全国每年因为酒精中毒而送命的人超过4万。酗酒不仅推高了俄罗斯的死亡率,而且国家的犯罪率也因此飙升,尤其是青年一代更是深受其害。俄罗斯官方数据称,目前俄儿童酒精滥用者平均年龄仅为11岁。所以,酗酒已经成为了备受俄罗斯政府和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俄罗斯政府近年来颁布了许多限酒措施,禁止在公共场所饮酒,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酒精类饮料,把一贯被认为是软饮料的啤酒也列为酒类产品。可见,在应对酗酒问题上,俄政府的确是下了一番功夫。

谢酒

大象狂饮两箱酒保命

2012年12月,正在新西伯利亚地区巡回演出的一个马戏团突然着火,一辆运载大象的大型拖车被烧毁,两头大象被迫要在当地零下40多摄氏度的天气中等待救援车辆到达。驯兽员将它们赶到路上,同它们一起跑步取暖。马戏团受灾的地方距离科尔索沃城不是很远,为了帮助两头珍贵的大象取暖,马戏团紧急从科尔索沃城买来伏特加,在喂给大象的热水里加入了伏特加,总共用掉了两箱。大象喝完后在丛林中狂叫,仿佛很高兴。工作人员风趣地表示,大象们看上去个个挺有酒量,它们喝得津津有味。

这些伏特加使两头大象坚持了下来,它们除了耳朵有轻微冻伤外,身体的其他部分都很好。尽管科学家们认为,喝酒只是让人感觉暖和了,实际上反而使身体深处的热量散发得更快。但大象却是幸亏有这些酒才躲过灾难。马戏团经理表示,给大象喝酒取暖是个效果不错的应急办法,而且它们并未出现酒精中毒的症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