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不是翻案文章,只是根据历史事实做一平实记述而已————太平洋战场/太平洋战争,乃是中国抗战之敌后战场/战争。而且,这个话题是个很费口舌的话题,文字少不了,不过某家尽量在两个帖子里把话说完,尽量。

要说清这个话题,首先要清楚日本是个什么样的国家:是一个陆军传统悠久,陆军权势超然的陆权国家呢,还是一个海军传统悠久,海军地位崇高的海权国家?日本在二战期间发动的对外侵略,是以陆军/陆战为主,还是以海军/海战为主。

其次还要清楚,中国的抗战战场与太平洋上美日对阵,对日寇的打击力度毁伤程度孰轻孰重。

先说第一个必须要清楚的事实——日本在二战时期发动的对外侵掠战争,以陆战为主?还是以海战为主?

一个陆权强大的国家,它发动的对外战争,绝大部分的可能,必然是以陆地战场为主;一个海权大国发动的对外战争,不出意外,必定要以海战为其作战核心。所以,首先必须要说清楚,日本是一个陆军强国,还是一个海军大国,那么,日本对外侵略战争主战场不证自明。

那么,日本是一个陆权强国呢,还是海军大国?

这个似乎多次一问:从日本的地理环境来看,似乎理所当然,这个被海洋包绕的国家应该如英国那样,是个海权至上,海军传统悠久的海权国家。但是,从市面上能见到的,关于日本历史的若干书籍中,却找不到“甲午海战”之前,日本有什么突出的海上军事霸权存在,也找不到日本有什么露脸的海战辉煌史。相反,在唐朝时,有被唐将刘仁轨火烧战船的惨败史;在明末两次侵朝时,两次被朝鲜海军痛殴的丢人史。可以这么说,在“甲午海战”前,日本作为一个四面环海的岛国,它却根本不是一个海上强国!在东亚海域,这个国家的海权是不存在的!它根本没有什么值得一谈的海军史,更不要说一支强大的海军了!

而且,从市面上能找到的日本军事书籍中,在“甲午战争”前的军事史中我们能看到的日本军事史,乃是一部日本陆军史!“甲午战争”之前,日本所有的战争英雄都是陆军将领/统帅,根本找不到海军将领/统帅的影子。所有的战例都是陆战史。哪怕对抗元朝的入侵,也没有日本的海战史与海军表现,摆平元朝海军的是“神风”——现在所谓的台风。在元朝大军被台风摆平后,才有日本武士们在海滩边与登陆的元朝大军的陆地直接作战。

日本人很喜欢谈论的日本“战国史”,也记录的是一伙子陆战武士在砍砍杀杀,武田信玄、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无一不是陆战的大佬,没一个是海战的魁首。

从以上记录中可以看出,日本并没有一个悠久而光荣的海战传统与历史,反而,它的陆战、陆军,乃至于陆权是出奇的悠长与强大,对比它的地理坏静,这个日本是个很反常的国家。

关于日本陆权、陆军的强大,还可以用山县有朋这个人做个例证。此人是“昭和军阀”的老祖宗,是侵华的急先锋,对日本侵华的罪恶国策的制定者。它作为日本陆军在大正时代的第一人,实力强大嚣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干涉裕仁天皇的婚姻大事,用所谓的“色盲问题”干预裕仁天皇该和什么样的女人上床!真正的君主立宪国家——英国似乎也没有这样的事体,对于二元君主立宪制的日本,这个皇室再窝囊,也不至于窝囊到了床笫间事情被臣子干预的地步。固然山县有朋的干预失败了,但是,它能把手伸到裕仁的床上,这个实力的强固绝非普通的嚣张可比。

同时代的日本海军,就找不出这么一个奇葩/绝版!找不到!山县有朋个人的嚣张,不单单是它个人的权势有多大的问题,实际上它所代表的是整个日本陆军势力的强大,没有身后的那些兵弁将佐做死心塌地的拥趸,它个人敢么?

倒也不知道这个裕仁是不是就那么的没心没肺,对敢于干预它娶老婆大事的日本陆军它似乎觉得不可恨,据说(老实讲,这个证据已经找不到出处了,聊备一说吧),这个日本最大的战犯反倒是还穿着日本陆军的元帅服到处张扬,对于低调得多也平和不少的海军,却不给面子,从不穿海军元帅服抛头露面。似乎这个天皇只是陆军的最高统帅?海军呢?裕仁就不穿海军元帅服张扬。你看看,天皇穿的是陆军元帅服,那么,陆军不牛逼才怪。在陆军势力比海军强大是顺理成章的!

对于这个事例,如果没有别的可以反驳的理由,那么,似乎可以断定,1945之前的日本军队的约定俗成的象征就是陆军!?

以上事例可以表征日本陆军在日本势力的强大。如果这些势力还不够充分说明问题,那么,再举一类事例做个补充。

河本大作制造的“皇姑屯”事件;

石原莞尔制造的“九一八”事变;武藤章们挑起的“卢沟桥事变”;

这些事件都有个共同的词概述之:“下克上”!

这些“下克上”事件直接酿成的后果都是那些事件制造者们无法收拾的,但是,这些事件的直接后果却又被更上层的日军,乃至日本政府、国家接受、承认并动用更多的国家资源为之善后擦屁股。至于辻政信和服部卓四郎鼓捣出的诺门坎事件,更是下克上经典事例中,经典中的经典,这一回,日本实实在在的惹不起苏俄,所以,屁股上的臭屎再也不敢擦了,生生地坐视苏俄调集远东重兵回师欧洲部分和希特勒血拼。这些都是日本侵华军队在中国制造的“下克上”。在越南,1940年8月23日,富永恭次、佐藤贤了弄出个强占法属印支事件,也是“下克上”的模本。这个事件,让英美对它的警惕性提高,对日本制裁的绳子慢慢收紧。

在日本国内,还有更出彩的“下克上”——“二二六”事件。在这个事件中,以皇道派青年军官率领的近卫步兵第三联队为中心的1500名日本军人,袭击了首相官邸等数处枢要部门,杀害了内大臣斋藤实、教育总监渡边锭太郎和大藏大臣高桥是清,重伤天皇侍从长铃木贯太郎,之后占据永田町一带达四天之久。这样一个“下克上”端的是惊天地。对于叛乱士兵,日本陆军态度暧昧,直到裕仁声称要动用近卫师团镇压,日本陆军才下重手围捕叛乱者。

这些“经典”的下克上事件,都是由日本陆军发动的。后果是,使日本这个国家越来越深、越来越快地滑向与中国、与东南亚各国、与英美的全面战争之中。日本本来就无多的战争资源,象胡椒面似地被纷纷扬扬地撒了出去。

相对于日本陆军的张狂,日本海军就“平和”的多,一个“五一五”事件,根本不能与上述任何一个事件相提并论。

N多下克上的事件,由日本陆军挑起,这些“杰作”明白无误的说明,日本从“九一八”开始的对外侵略,从来都是陆军担纲主力的,陆军活动的陆战场,才是那“十五年”战争的主战场!

以上种种证据可见日本陆军在日本国家中的地位要远高于日本海军。那么在日本发动的对外战争中,很难让人认为日本陆军对日本不多的战争资源的争夺会少于日本海军!

日本陆军对外战争中发挥的作用显然也更要强于日本海军!

关于这个,美国人的证据也能做充分的论证。这个证据就是东京审判中的那28个甲级战犯中的日本陆军战犯:

荒木贞夫:日本陆军大将

铃木贞一:日本陆军中将

板垣征四郎:日本陆军大将

木村兵太郎:日本陆军大将

梅津美治郎:日本陆军大将

小矶国昭:日本陆军大将

东条英机,日本陆军大将

土肥原贤二:日本陆军大将

松井石根:日本陆军大将

大岛浩:日本陆军中将

桥本欣五郎:日本陆军炮兵科军人

南次郎:日本陆军大将

畑俊六:日本最后一个受封元帅的陆军大将

武藤章(1892-1948),日本陆军中将

佐藤贤了:日本陆军大将

这十五个恶魔在美国人认定的28名甲级战犯占比54%!也就是说,以珍珠港这个海战开始,以两枚原子弹投下结束的美日战争中,对美军打击最大的军种,不是日本海军,而是日本陆军!而美国向日本投下原子弹的目的只有一个,使日本不战而降,少死一些美国步兵!看起来,似乎分外惨烈壮观的美日太平洋上的海空大战,在美国人眼中实不足道!栽日本本土进行的陆地决战,才是美国最大的噩梦!

看与日本在海上空中恶斗的美国,也认为,日本对外侵略的主力就是日本陆军!

再拿美国人定调的日本甲级战犯名单作证,其中海军将官只有三人

永野修身日本元帅海军大将

冈敬纯,日本海军中将,

岛田繁太郎,日本海军大将

日本海军的全部罪行只在这三人身上得到体现,比之15个日本陆军战犯甲级,这是苍蝇尥蹶子——小踢打。

日本发动的对外战争乃是陆战为主的一场浩大的陆战!

这个浩大的陆战战场大致可分两个,一个以中国大陆为主战场的中国抗战战场,以及包括印缅次大陆、太平洋诸岛的争夺战为主的太平洋上的陆战。那么,这两个大的陆战场,以哪一个战场为主?

这个呢,还是要些证据来说话的:

在1937年底,日本向中国战场派出军队16个师团,约60余万人,相当于陆军总兵力24个师团/95万人的2/3;到1938年秋季武汉会战与广州会战之后,日本向中国派出军队又猛增到24个师团100万人以上,国内本土仅剩余1个近卫师团。

如此大规模的在中国战场派出军队大打,使日本经济背上了沉重的负担:

1937年日本军费12亿7千1百万日元,占岁出总额68.9%;

1938年日本军费总额59亿6千2百万日元,占岁出总额73.7%;

1939年,日本军费増至61亿5千6百万日元,占当年岁出总额68.5%。

然而,也就是这样的在军费上的大力投入,1939年1月日本近卫内阁制定的军备扩充计划到1941年1月也未能如期完成。

如此这般的经济困窘,显然已经是一副末世景象,这样的末世光景,日本军方高层绝不否认,如1939年10月就任参谋次长的泽田茂中将就这样说道:

“我作为参谋次长,首先从各方面了解了因中国事变的拖延,日本的力量究竟还剩下多少。我认为,从外表看日本是强大的,但恰好像水果从内部腐烂那样,所以是不能长久的。畑陆相也是这样判断的。”

1939年,日本的经济面临总崩溃!这都是日本侵华战争给日本带来的“福祉”啊。换言之,中国的抗日战争,是可以独立拖垮日本的!这样的能力,也只有抗日的主战场可以达到。中国的抗日战争,中国的抗日战场,是对日作战的主战场!

日本的这个末世景象首先就反映在侵华战场上,武汉会战与广州会战后,日本无力再向中国发动全面进攻,只能集中有限的作战物资、集中大部分兵力,并借助于全部伪军对地处江南一部,华北大部的中共军队进行全力进攻。对于龟缩在川贵云的国民党势力,则以一种近乎与默契的和平态势与之和平共处,甚至于合力剿杀与其拼死苦斗的中共军队。

然而,尽管日本的经济在1939年就到了末世,但是,却没有立刻崩溃,居然又撑到了1945年,个中缘由,按照常理不可理解。不可理解的事实存在总有言之成理的原因在起作用,这个原因何在?

当时民国第一人蒋介石在1939年7月20日写给美国总统罗斯福一封长信,这个长信里,这位民国第一人要求美国对日本率先对日实行“禁运”。

那么,这个蒋介石所指的“禁运”,指的是什么样的禁运?请看1939年10月21日,民国政府外交部在指示驻美大使胡适的电报里怎么说:

“惟此事(对日禁运)美国之合作,关系甚巨”

“倘美国政府仍不能以法律形式单独禁运军火于日,我方切望美国政府再以切实劝告态度,令各商家停止以军用物品接济日本,尤以钢铁与煤油至关重要,勿令直接或间接输运日本。”

也就是说,日本之所以能对中国发动全面侵略战争,最终的根源就在于以美国为主的战争之外的他国,向日本运送的军火、钢铁、煤油(石油)等战争物资!也就是美国向日本运送的的这些战争物资支撑着日本发动了对中国的全面侵略!

1939年,这真是个要紧、要命的年头,一方面,日本军界高层承认日本要崩溃;一方面,中国名义上的第一人苦求美国不要再援助日本军火战略物资……,看来,1939年,美国的抉择,决定了东亚的历史进程!倒向日本,中国的苦难继续,倒向中国,日本完蛋!

蒋介石在长信里的苦求,没有打动罗斯福;民国政府与美国政府的交涉没有打动美国政府,美国政府一如既往向日本输送战略物资,为日本这头野兽输血,咬死无数的中国人。中国依旧与日寇拼死血战。

其实,当时的中国,正在与美、日联军血战!

那么,美国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也许,也许,有些史实带来的一个推论可能似乎可以解释:

日本是个资源小国,几乎所有的战争资源都要靠外部——美国供应。日本大笔的战争物资订单使美国大发战争横财,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美国卖给日本的直接用于侵华战场的军火物资总价值5亿美元,相当于日本所用武器弹药价值的一半以上。这还不包括能间接生产出军火的物资——钢铁、飞机发动机、机床、石油………………

5亿美元的日本订单,足以让美国政府垂涎,对这些美元的垂涎,使美国政府对日本的侵华战争施以巨大援助,并乐观其成。至于说日本从美国采办的这些物资做成了杀人武器,屠杀多少中国人,美国是无所谓的,只要能从日本赚取钱财,俄管你日本杀中国人,俄管你中国死多少人!

但是,日本的外汇储备是有限的——1941年5月,美国国务院战争经济局就发现,日本用于采办外国战争物资的外汇有告罄的迹象。对这个迹象,这个战争计划局迅速向美国政府写了报告。报告中明确警告,因为正在进行的侵华战争,日本经济已经濒临破产,日本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支付的外汇来向美国采办军火物资了,日本会把目光转向富含战略物资的南洋,用它的陆海军进行抢掠。也就是这个报告,美国政府对日本的侵略战争的态度与立场180度大转向。日本没有了让美国人垂涎的外汇之后,当美国人感觉日本要“自力更生”抢掠南洋的战略物资后,美国政府的立马翻脸不认人了,原本就是为了中赚取战争财的,你日本没有钱财了,那么,俄美国理所当然要准备“正义”了!

看来,美国倾力支持日本的侵华战争就是为了钱财?既是也不是!因为,美国这个国家,是属于美国那些特大号的大资本家(如杜邦)的国家,这些大资本家固然是要赚钱的,为了赚很多的钱殚精竭虑。但是,这些大资本家,在很多大事情上却根本没有半点铜臭味!比如:

杜邦公司,作为“曼哈顿”工程的参与者,该公司负责大型核反应堆和钚生产设施建设的技术服务。但是,在提供这个服务之前,杜邦公司经过认真考虑,决定不考虑利润和专利,全力以赴协助原子弹的研制计划。作为对不确定风险的担忧,该公司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美国政府要保证其不受损失。不过,“曼哈顿计划”的执行者考虑到法律上的理由,决定象征性的支付给杜邦公司1美元的酬金。1美元!

换句话说,美国的,以杜邦公司为首的大资本家们很爱国,在大事情上把钱看得很轻。那么,可以认为,在“珍珠港”后,与日本成为死敌的美国,这些大资本家操纵的美国,是绝对不会再和日本做买卖了!

但是,在美日开战后的1942年,美国依然和日本做买卖,依然向日本出口物资!

1942年,美国向日本出口物资,货值1.4亿日元,日本向美国出口为零。

1943年,美国向日本出口物资,货值0.4亿日元,日本向美国出口为零。

1944年,美国向日本出口物资,货值.12亿日元,日本向美国出口为零。

1945年,美国向日本出口物资,货值猛增到2.2亿日元,日本向美国出口为零。。

这些数字都是美日贸易记录中不小心被遗漏的“漏网之鱼”,真实的,被隐藏起来的数字恐怕要让人更震惊。从这些“漏网之鱼”的年份与数字看,日本奇缺的物资当然都用于自己打仗了,当然不可能向美国出口,但是,同样也急需物资进行战争的美国却在向日本出口物资!从这个史实看,很显然,美国是不愿意看着日本被早早打残的,唯恐日本立马崩溃,唯恐日本不能把美日战争进行下去!按道理,这可不是爱美国的杜邦们应该做的事,它们绝不应该指使操纵美国政府做这路没屁眼的事!但是,史实摆着,在战时本应坚决执行对日禁运形同虚设,美国对日物资输送网开一面!这是为什么???

这样的史实,让人怀疑,美、日太平洋战争,是否真的是拼死的血战!更近一步讲,历史上是不是曾经有过那么一个殊死的太平洋战争,是不是曾经有过那么一个你死我活的太平洋战场!

除非美国资本家们都是脑残,否则,它们操纵的美国不会一边援助日本,一边却又和日本血战!

美国资本家们不脑残,日本人也不傻,脑残的只怕是那些为太平洋战争大吹喇叭的外国人和中国带路党们!

某家当然不否认太平洋战争/战场曾经的存在,某家否认的是,那场战争是否是“殊死”的,是否是“你死我活”的!换言之,美、日在太平洋上的厮打,是假打!

说太平洋战场上是假打还有日本人的证据,一些日本对美国手下留情的证据:

在太平洋战争爆发的当年——1941年,日本在中国战场(东北、关内)投入兵力138万,占日本陆军动员总兵力的65%,派往中国南方的兵力15.5万人,占日本陆军可动员兵力7%;

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的1942年,与1941年相比,日本派驻中国的军队占日本总兵力的这个比例也没有变化。

1943年,美国军队开始大规模反击,日本抽调部分中国战场兵力到太平洋战场,这是日本在华陆军兵力仍有128万人,占日本陆军总兵力44%。

1944年,太平洋战场美军反击力度加大,按说应该抽调更多的兵力驰援太平洋的,但是,这一年日本在华兵力仍有126万,虽然比当年在太平洋的兵力163万少了不少,但是,日本在华驻军的兵力并不打算减少。

到1945年,日本总崩溃的那年,日本驻华陆军兵力又猛增到198万人!同时,与美国作战的陆军兵力也只是164万人,比1944年,几乎没有增加。

总的印象,日本在中国战场上的驻军数字与比例明显要高于太平洋战场。日本面对强大的美国,并没有持续的动用大部分的兵力与美国血拼,日本对太平洋上的美军可真是手下留情了!

这些个数字还在说:从正面抵抗日军的军队人数看,中国抗战乃是对日作战的主战场,太平洋上的美日对战,只是中国抗战战场的侧后战场!

关于这个论断,还可以从日本指出的军费上找根据:

在太平洋战争爆发的1941年,日本投入中国战场的军费总额(东北地区除外):10.62亿日元,在日本军费占比31%;对美、英作战军费:3.21亿日元,在日本军费中占比11%。

1942年,在中国战场投入的军费占比为32%,投入太平洋战场的军费占比29%。

1943年,在中国战场投入军费占比为44%,投入太平洋战场的军费占比34%。

1944年,在中国战场投入军费占比为64%,投入太平洋战场的军费占比为28%。

1945年(4-10月),在中国战场投入军费占比54%,投入太平洋战场军费占比为10%。

从1941年开始到1945年,日本投入到中国战场的军费总计:4154100万日元,占该时段军费支出57%。

1941-1945,日本投入到太平洋战场的军费总计:1942600万日元,只占该时段军费支出的25%!

也就是说,自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向中国投入的军费是日本投入到太平洋战场的军费的2倍!日本向两个战区(中国战区、太平洋战区)的投入兵力从没有到达2:1,但是,投在中国的军费与投入到太平洋战场的军费之比却高达2:1,!由此可以判定,日本在中国战场上进行的战争的酷烈、残忍程度要远高于太平洋战场!而中国军队对日寇的抵抗的顽强与坚韧,也远不是太平洋战场上所有美、日间战斗可以相比的!抗战史上臭名昭著的“三光政策”就是个铁证!这个“三光政策”的酷烈与残忍,是日本在太平洋战场上的所有军事行动的烈度远远不及的!华北大平原上,中国军队对日寇野蛮行径的反击与阻遏的能量更不是太平洋战场上的美军可以望其项背的!相对于中国战场上的中日鏖战,太平洋战场上的美日对阵就是烈度、残忍度一般般的假打!日本,对美军,真是手下留情!

一方面,美国对日的物资禁运形同虚设,另一方面,日本与美军在太平洋上作战,缺兵少钱手下留情,这个“二重唱”里头没有猫腻才怪!

太平洋战场上充斥着假打!

这个充斥着假打的太平洋战场,太平洋战场怎么会是对日作战的主战场?!

然而,假打也是打,也是要死人的,姑且算作一个对日战场算了。但是,无论如何,只能算是中国抗战的一个辅助作战,算是中国抗战战场的敌后战场!

结论,太平洋战场/战争,是中国抗战的敌后战场!辅助战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