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军北上抗日的凄凉和悲壮(转)

警备二中队 收藏 5 2425
导读:川军北上抗日的凄凉和悲壮。 川军要出川北上抗日,这对外人来说有点新奇,就是对蛰居在世外桃源般几十年的川军来说,也觉得新鲜。川军几十年来,还从末出川打过仗,川军实际上只是军阀刘湘统治四川的一支私有卫队。因为极少打仗,部队训练松懈,枪械落后,有许多还是当地造的“单打一”,打个野鸡,兔子还可以,在日军的铁甲,重炮前,这种枪械与一堆烧火棍一样。 但是“七七事变”后,对于日本侵略者的疯狂轰炸,屠杀中国人民的残暴行为,全国各地风起云涌地奔向抗日前线,打击,抵抗日军的侵略行动,也激起了川军将士胸中的一腔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川军北上抗日的凄凉和悲壮。

川军要出川北上抗日,这对外人来说有点新奇,就是对蛰居在世外桃源般几十年的川军来说,也觉得新鲜。川军几十年来,还从末出川打过仗,川军实际上只是军阀刘湘统治四川的一支私有卫队。因为极少打仗,部队训练松懈,枪械落后,有许多还是当地造的“单打一”,打个野鸡,兔子还可以,在日军的铁甲,重炮前,这种枪械与一堆烧火棍一样。

但是“七七事变”后,对于日本侵略者的疯狂轰炸,屠杀中国人民的残暴行为,全国各地风起云涌地奔向抗日前线,打击,抵抗日军的侵略行动,也激起了川军将士胸中的一腔保家卫国的激情。

刘湘虽想图谋自保,但他绝不想在抗日的这件事上,给蒋介石收拾川军的一个借口。于是,在1937年9月,刘湘一声令下,十万川军脚穿草鞋,身着单衣走出了四川,走上了北上抗日的征途。

一路上风餐露宿,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心里想的是——别给四川人丢脸。

很快川军来到了山西抗日前线。时近严冬,川军还是单衣草鞋,大自然的严酷并没有折服川军的抗日意志,然而,蒋介石却使川军寒透了心。

十万大军的衣,食,枪械补充,都要川军自行就地解决。十万大军哪,枪弹先不去管它,可是吃饭,衣服,鞋子得不到配给,冷,冻,锇使得这支大军象是一支肓流乞丐模样的队伍了。刘湘连连向蒋介石要求补充配给,但迟迟没有回复。

这一下把川军激怒了,军阀部队的作风显出来了,这一路上,只要能弄到吃的,穿的连买带抢,遇到军械库,也是砸开了再说,来个擅自补充。一时间,山西境内让川军闹了个乌烟瘅气。

这一下,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闰锡山这个山西王着急了,一个电话打到武汉军委会,控告川军抗战不力,扰民抢夺,简直是一群土匪,要求军委会立即将川军离开山西。蒋介石闻报后直气的脑袋上青筋乱蹦。蒋介石真想好好收拾收拾这支杂牌军,可眼下正是用兵之际,这十万川军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心里想了又想,咽下了这口气,叫来待从室主任林蔚说;“去问一下一战区,把他们调到一战区。”

林蔚一拎起电话,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一听,连连回绝。

蒋介石听林蔚说程潜不肯要,一时大怒说;“让他们滚回四川去!……”。

这时坐在一边的白崇禧多了个心眼,他想起他桂系兄弟李崇仁在五战区兵力不足,于是站起来向蒋介石说;“委座,我打个电话给五战区李长官,看看他要不要?”。

蒋介石心里也在想,真要把刘湘放回去也不是个事,于是就让白崇禧去打电话。

李崇仁这时也确实急需要兵,何况他一直相信,天下无不可用之兵,只有不可用之将。只要长官体贴部下,遇事公正,将士们一定会用命杀敌的。因此,李崇仁心里对这支远离故乡,北上抗日的川军是十分关心的。

就这样,十万川军编入了第五战区的行列。李崇仁看着这支彼惫不堪的川军,再三向军委会,向蒋介石要求给川军及时补充枪械,物资,迅速恢复川军的战斗力。同时提出暂时不要撒编川军现有编制。

事后,川军高级将领邓锡候,庞炳勋,王铭章等人得知此情,对李崇仁的知遇之恩感激不尽。事实上他们心里也不愿就这样回四川,这岂不丢尽了四川人的脸面了。

日后的台儿庄战役中,川军打出了威风。

为了粉碎日军会师台儿庄的战略阴谋,坐镇徐州的李宗仁南路布兵于淮河一线,北路布阵于滕县一线。临沂,鲁南军事重镇,离台儿庄90公里,要挫败板垣师团和矶谷师团会师台儿庄,进攻徐州的计划,必须将板垣师团截止在临沂并加以重创。所以,临沂之战实为台儿庄的前哨第一战。李宗仁将川军庞炳勋第3军团布防在临沂一线。

1938年2月21日,日军第五师团板本旅团3个步兵联队,1个炮兵联队,1个骑兵大队,加上刘桂堂伪军两万多人,向临沂突进。3月5日到达尤家庄一带,距临沂城10里路左右。10日,日军在二十几辆战车,三十多门大炮,十多架飞机,近万人的兵力开始向临沂城进行了猛攻。

宠炳勋的第3军团在临沂的实际兵力只有五个团,面对日军飞机,大炮的狂轰烂炸,宠炳勋部队伤亡极大,在顽强抵抗中,连电告急,李宗仁急调张自忠率59军从滕县附近紧急增援。

张自忠率部于3月10日夜出发,一昼夜强行军180里,12日到达临沂城沂水河西岸,张自忠一到后,认为消极防守不如攻敌背后,以解临沂之围。李宗仁采纳了张自忠的建议,于14日凌晨2点,张自忠率全军暗渡沂水河,在凌晨4时,迅速展开成20里正面,向日军第五师团右侧背后发起攻击,这是第一次临沂之战打响。

张自忠本就是原西北军的一员虎将,一上战场就死活不顾,这次为解川军之危,他率全军发扬西北军的传统打法,用大刀片与日军近身拼搏,(说明一下;日本军人的武士道精神中有一迷信,认为被敌人砍下脑袋,下世不得轮回做人。所以有些伤兵情愿让对手补上一枪或剖腹自杀,也不肯被对手砍下脑袋。因此冯玉祥西北军的大刀片,日军士兵一看见心里就先害怕了,这士气也就打了折扣。)。

张自忠这一招近身拼搏的战法,让日军的大炮,飞机减小了威力。战斗空前剧烈,到最后形成了逐村逐屋的拼杀,59军让板垣的第5机械化师团付出了惨重代价。

战至16日,张自忠部也伤亡过半,李宗仁为张自忠的英勇所感动,怕一下子把59军给拼光了,于是建议把59军撒下来,换其他部队上去。那知这时张自忠巳杀红了眼,坚持再打一昼夜,要和川军宠炳勋一起在临沂城下对板垣的第5机械化师团板本旅团作最后一击。当日,固守临沂城的宠炳勋部也开始发起反攻,宠,张两军在临沂城下对板本旅团前后攻击,激战一昼夜,日军完全溃败,残部向莒县方向逃窜。

这一场战斗,宠炳勋,张自忠两军共伤亡3000多人,但日军也伤亡3000多人。这次战斗的胜利,不仅打掉了日军的嚣张气焰,也震惊了武汉的蒋介石。没想到穿着草鞋,破衣烂裤,四处没人要的川军竟在这场血战中,以一比一的伤亡,守住了临沂城,而且对手还是日军的一支机械化部队,蒋介石大笔一挥通令嘉奖。

李宗仁日后从全局出发,更是高度评价了这次临沂之战,他说;临沂之战的最大收获,就是将板垣师团和矶谷师团会师台儿庄的计划完全粉碎,造成了在台儿庄血战时,矶谷师团孤军深入为我围歼的契机。

…… 李宗仁依靠川军宠炳勋部和西北军张自忠部,打退了南路板垣第5机械化师团后,又在北路日军进犯的津浦路一线,对矶谷师团的快速进展,作出了相应的战斗部署。3月15日,日军抵达滕县附近,驻守滕县是川军将领王铭章第122师。

16日早晨,日军步骑5000多人迫近滕县东郊,向守备滕县东关的警戒部队进攻。8时左右,日军集中炮火,外加飞机十几架,对滕县东关,城内,西关火车站进行了狂轰滥炸。驻在西关的王铭章在日军轰炸开始后,通过电话了解情况,随后跑步进城。他确定日军将发起大举进攻,大战迫在眉睫,便昭告全城将士说;“吾决心死守滕县,和大家在一起,城在人在,城亡人亡。”随后立即令将士们将南北城们堵塞,东西城门暂作通道,随时准备堵塞,师部和师直辖部队由西关迁入城内。

日军从上午8时左右开始轰炸,一直到10时左右才停下。约一小时后,日军突然集中所有火炮,猛烈轰击滕县东关南侧突出之城墙,掩护步兵进攻,守城官兵毫不畏惧,沉着应战,隐蔽在被炮火轰开的口子两侧,上好刺刀,打开手榴弹盖子,随时准备和冲进城来的日军展开搏斗。当日军一个小队五,六十人冲进 口时,守备一连立即从两侧向敌猛投手榴弹,一时将这股日军大部歼灭。就这样,守备一连接连打退日军三次冲锋,自己也伤亡近百人。直至下午2点由预备队替换下来,战斗稍作间歇。

傍晚五时左右,日军又开始发动了更加猛烈的炮火攻击和飞机轰炸。日军步兵不时地从倒塌的城墙之间冲进来,但均被守军打退,夜色渐浓时,双方停止了战斗。

王铭章根据兵力变化情况,重新调正部署,并向战区报告了日军围攻滕县的战况。李宗仁急调就近部队前往增援,遗憾的是各路援军均在滕县外20公里处被日军阻击,无法进入滕县增援王铭章部,均撒离至南沙河与大运河南岸,由此,滕县完全陷入了日军的重重包围之中。

矶谷师团进入山东后,从末遇到过如此顽强,死守一城的中国军队,今日在滕县碰上这么个硬钉子,大出他意料之外。这日夜里,矶谷下令调集精锐部队配备数十辆装甲车,大量的炮兵部队,势必要攻下滕县,完成和板垣师团会师台儿庄的目的。

17日早晨6时,矶谷集中所有的火炮,20多架飞机开始疯狂的投弹,轰炸,炮击滕县,一时间,滕县内外硝烟弥漫,一片火海。疯狂轰炸达二小时左右,之后日军步兵开始从滕县东关以20多辆坦克为先导,掩护步兵从东关突破口挺进。东关守军以近距离与日军展开拼搏,伤亡惨重。

另一部日军向被轰塌的东南角城墙攻击,守军以集束手榴弹炸毁日军装甲车两辆,在日军密集的炮火中,该连守军伤亡殆尽。

下午二时,日军在重炮和飞机的再度狂轰滥下,之后在坦克的掩护下,日军步兵攻入了滕县城内,

王铭章见城巳四破,而援军无望,向战区长官司令部发出了最后一电;“决心死拼,以报国家。”

王铭章亲临城中心十字街口,指挥督战,当行至电灯公司附近时,巳占领了西城楼的日军,居高临下,几挺机枪一起猛扫,王铭章及所带部属二十几人大部为国损驱。

王铭章胸中数弹,血流如注,仍直着身子对部属说;“不要管我,拼命去吧。”在王铭章慢慢倒下去时,他喊了一声;中华民族万岁!

滕县城中尚存守军仍在顽强抵抗,拼死搏斗,直至18日夜,滕县全城落于日军之手。

滕县,三天三夜的大血战,以全师将士的惨重牺牲,阻滞了矶谷师团南下的速度,为台儿庄战役争得了宝贵的时间,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得知后声声血泪地说;“滕县一战,川军以寡敌众,不惜重大牺牲,阻敌南下,完成战斗任务,写出了川军抗战史上最光荣的一页。台儿庄之战果,实是滕县先烈所创成的。”

蒋介石也为川军将领王铭章,这种气壮山河的抗日精神所感动,亲自从武汉飞到徐州,祭奠王铭章。

十万川军北上抗日这一事,鲜有人知,只知道刘湘是四川大军阀,与抗战无关。可十万川军在抗日战争后,回故土的巳不多了。


本文内容于 2013/10/8 14:41:38 被小编a26编辑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