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日本鬼子一次真实的扫荡经过

yangjl4259 收藏 0 1340
导读:1937年11月5日,日军第十军在杭州湾登陆。12月24日,日军分三路冒雨进入杭州城。不久,以柳川平助中将为司令官的第十军司令部也进驻杭州,征用了大学路的浙江大学和浙江省图书馆的全部房屋作为司令部。至1945年9月止,该处成为杭州最高统治者的驻跸之所——第十军离开后,成为第二十二师团长土桥一次中将的司令部。1943年绰号“枪部队”的第七十师团由宁波调驻杭州,又成为内田孝行中将的司令部。浙江大学在1938年1月16日遭五十多名日军士兵用煤油烧毁,重要图书也被运走。 12月24日冒雨分三路攻入杭

1937年11月5日,日军第十军在杭州湾登陆。12月24日,日军分三路冒雨进入杭州城。不久,以柳川平助中将为司令官的第十军司令部也进驻杭州,征用了大学路的浙江大学和浙江省图书馆的全部房屋作为司令部。至1945年9月止,该处成为杭州最高统治者的驻跸之所——第十军离开后,成为第二十二师团长土桥一次中将的司令部。1943年绰号“枪部队”的第七十师团由宁波调驻杭州,又成为内田孝行中将的司令部。浙江大学在1938年1月16日遭五十多名日军士兵用煤油烧毁,重要图书也被运走。

12月24日冒雨分三路攻入杭州的,是日军第十军司令部的直属部队。第十军是1937年10月20日因上海战事的发展而在日本编成的,辖谷寿夫的第六师团、牛岛贞雄的第十八师团和末松茂治的第一一四师团。在杭州湾登陆后协助松井石根的上海派遣军作战。11月7日上海派遣军归入烟俊六大将任司令官的“华中方面军”。第十军和上海派遣军11月12日联合攻下了上海。12月1日第十军也编入华中方面军序列。12月13日日军攻占了南京,犯下了举世罕见的南京大屠杀的罪恶。第十军司令官柳川平助中将因此被方面军本部赶出了南京,司令部改设到了浙江省会的杭州。他率司令部南下,沿京杭铁路和国道到杭州,其直属部队大约只有几千人。所谓入清泰、望江门的东路岗井部队、入武林门西大街的北路孤川部队、入凤山门的西路三林部队,其实都是大队编制只千余人而已!因为国民党军望风而逃,根本未作有效抵抗便放弃了杭州,所以三路日军中只有东路岗井大队在南星桥与未及撤过钱塘江的国民党军打了几个小时。1938年2月18日,日本军部因南京大屠杀引起国际上不好的影响而撤消了华中方面军、上海派遣军和第十军的建制,其司令官和司令部均返回日本,所辖部队归入新成立的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烟俊六,司令部初设上海,7月12日移至南京)柳川和第十军司令部离开杭州回了日本。柳川被转入预备役,再未被起用。柳川平助中将身为第十军司令官,显然要对属下谷寿夫的第六师团的残虐负一定的责任。但他率部进入杭州后,开始两天日本兵也有一定的抢掠强奸的事情发生,但在留杭的外国人找他交涉后,他立即派出宪兵整敕军纪,所以在杭州总算没有太大的暴行发生。在大半年的时间里,杭州的防务主要靠宪兵和第十军司令部直属部队,力量有限,所以钱塘江对岸的国民党军经常过江偷袭杭城,还多次打进了杭州市区,日军只好从上海派遣部队坐火车援助杭州,打退国民党军后再坐火车返回上海。之后日军才调七月份才成立的第二十二师团进驻杭州。

此时日本军与国民党军隔钱塘江而对峙。钱塘江南岸的国民党军非常活跃,经常偷偷渡江进入杭州市郊偷袭日军。出于报复,日本兵也经常派遣小股部队渡江到国民党军占据的钱塘江南岸清剿国民党军。

我的外公商荫壮,浙江嵊县人。早年曾参加过著名的“一师风潮”,是中共早期创始人沈定一、刘大白的学生,与中共早期著名党员宣中华、徐白民、唐公宪、杨之华等人是杭州第一师范学校的同学。1923年中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嵊县县委书记。1927年国共分裂后曾遭国民党的通缉,悬赏一千大洋取项上人头。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他正在钱塘江南岸的萧山湘湖师范学院任校长兼湘湖抗日自卫队副总队长。

1938年隆冬的一天,我外公正在校内给学生上课,突然从村外传来一阵枪声,接着便有抗日自卫队的人跑来报告,说杭州的日本兵过江进村来扫荡了!我外公急忙组织学生向村外撤退。当时村子里除了师范学院的师生,还有国民党正规军的一个办事处,有武装军人近百人。另有抗日自卫队三百多人。但一听说日本人过江来扫荡,将近五百人的武装人员,包括一百余人的国民党正规军人和三百多人的抗日自卫队,还有七十多人的学校武装自卫队员,都吓得惊慌失措,胡乱放了一阵枪就纷纷往村外撤退。湘湖是个有三千多人的大村子,村民们听到枪响,也纷纷扶老携幼,带着家里值钱的东西争先恐后往村外逃跑,与武装的军人混杂在一起,那场面极其混乱不堪。

我外公本以随师生跑出了村子,但听一个教师说尚有一些学生没来得及跑出来,便折回村子去接应,可刚跑进学校便被日本鬼子堵在了学校里出不来了。我外公还算机警,跑到学校后面的菜地,藏进了一间茅厕才没有被进村扫荡的日本鬼子发现。

之后日本鬼子将没来得及逃走的村民和军政人员集中到村头的打谷场上,约有五、六百人。日本人将穿制服的军政人员从人群中挑出来,命令他们互相绑缚起来,穿短打的村民则不予追究。被綑绑成一串的军政人员约有近百人。这时我外公壮起胆子偷偷爬到学校围墙口张望,竟发现前来扫荡的日本兵不过十一人!

这十一个日本兵之中,有两个是被日本人收买的萧山本地人的汉奸,拿的是短枪,专门带路的。还有四人能说中国话,外公后来得知他们都是加入日军的中国东北人和台湾人。不过他们穿着与日军一样的军服,从外表上还真的看不出来。真正的日本人只有五个,为首的是一个伍长(下士)。这伙日本兵有一挺机关枪,两个掷弹筒。他们进村前依靠萧山本地的汉奸,对村里的情况一清二楚。进村前他们首先占据了村外的几个制高点,架好机枪和掷弹筒。先朝村里打了一阵枪的榴弹,再让本地汉奸用本地话大喊日本人进村了,将村里有数百武装人员吓得逃出村子,然后以两人为一组,从几个方向冲进村里将未及逃走的人包围起来。日本兵的军事素质非常高,枪法极准,选择的位置极佳,被他们枪杀的中国军人和自卫队员竟有四、五十人!我外公就在学校里看到了七、八具被打死的自卫队员的尸体。剩下的武装人员全无斗志,全都缴枪被赶到打谷场上。

这支仅十一人的日本扫荡小分队,竟也并不急于离开村子,还下令让村民在村里张贴日本人带来的布告,收集了国民党军某部办事处和村政府、学校的档案材料,打包让被俘的人员挑着,一路押解着离开村子,来到河边。五个日本兵由伍长率领坐上了他们来时乘坐的一只橡皮艇,另由那四个中国人和两个本地汉奸,将百来个俘虏押上两只征用的木船,沿河而下,一直到钱塘江边,再押上大船渡江送往杭州。

这是我外公亲身经历的一次日本人的扫荡。由此便可知道近年来在电视屏幕上映得热闹的抗日神剧是多么地荒诞不经。抗日战争的真实是不到一百万的日本兵横扫全中国为所欲为,几无阻碍,到1945年投降时,几乎没有受到什么致命的打击,基本上编制完好。这让蒋介石非常紧张,迫不及待地急羊想把这一百万日本兵尽快送回国内,害怕这支可怕的力量会生变或被他人利用。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