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垃圾与知识分子“精神失败法”

鹘鹰首飞0 收藏 1 5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林凌:广场垃圾与知识分子“精神失败法”

不到一百年前,鲁迅写出了中国文学史上最重要的作品之一《阿Q正传》,阿Q的“精神胜利法”也随之广为流传:“中国人的精神胜利法发明固然很早,后来与异族周旋失败,这方法便被充分的利用。”

八年之后,1929年五月四日,上海《生活周刊》发表题为《十问未来之中国》的文章,对未来中国提出了十个问题,其中包括:“吾国之军权何时归一”;“吾国之行政何时统于中央”;“三十四国治外法权何时可废”;“吾国何时可稻产自丰、谷产自足,不忧饥馑?”;“吾国何时可产巨量之钢铁、枪炮、船舰、供给吾国之边防军?”;“吾国何时可参与寰宇诸强国之角逐,拓势力于境外、通贸易以取力、输文明而和外人?”

到今日之中国,我想于这十问,大家的回答未必相同,但若肯实事求是,也应有一个基本共识。除了个别奇葩在哀叹中国未被殖民彻底,从而丧失了接受西方文明教养的机会,拥有健康常识的普通人还是会众口一词吧。就说最近,我们的舰载机完成携弹在航母上的起降;我们向土耳其出口了“红旗-9”地空导弹(似乎遭到美欧强烈阻挠,说好的自由市场呢?);我们的杂交水稻亩产988公斤,刚创下世界纪录;国际咨询工程师联合会评选全球百年杰出建筑,中国占了三分之一;我国科技论文影响力排名世界第五,08年来每年上升……一百多年来前人的英勇奋斗、牺牲流血,换来了和平与发展的机会,国人再也不需要依赖“精神胜利法”来获取胜利和安慰了,虽然历经曲折,但数十年来我们大概也可以说是习惯了从胜利走向胜利。

中国人站起来了,但有些人跪习惯了。不必太用心观察,媒体上总是少不了些精神日本人、精神德国人、精神美国人的身影,他们或明或暗、或“高中不能毕业”或“北大复旦教授”、或谨慎或嚣张地盼着中国从失败走向失败,为了迎合他们高贵的舶来品理念,心心念念中国能印证他们的崩溃预言,迎来倒逼改革的机会。

可是总也盼不到中国崩溃啊,十年前不崩溃,十年后也不崩溃;七月份没崩溃,八月份也没崩溃,网友说,这都秋风起、蟹脚痒了,还没崩那!从第一代中国崩溃论倡导者到著名财经相声节目的主持人和嘉宾,这么多年这么些人,说中国房价要崩溃,于是美国金融危机了;说中国要颜色革命,于是美国先在中东自食其果了;说美欧经济复苏,于是中国PMI指数连续回升创新高;说中国地方债务高筑政府要破产,于是美国政府在十一国庆节关门歇业了。难怪网友们亲切地称呼他们为三炮部队。虽然也有处境困难的时候,可中国的发展总也不如他们的愿,不顺着他们的心,不应他们的话,如何是好呢?不管他们有没有想到鲁迅和阿Q,总之他们在实践中摸索和发明出了“精神失败法”。

可不就是“精神失败法”吗?正像阿Q说“儿子居然打起老子来了”,并不能让他真变成老子;大用“精神失败法”的人也该明白,念叨中国崩溃论、中国做错了也越来越只是他们的精神自慰。何况看起来,不走邪路的中国也很难被他们“正的忽悠斜了”、“好的忽悠瘸了”。阿Q面临的是“你也配姓赵”,他们则打着独立人格、怀疑精神的幌子,说的是“我也配姓赵?”欧美经济都没复苏,我们的经济也配复苏?欧美政坛动荡,我们的政治体制也配稳定?欧美还在刁难华为、三一、中兴,我们也配为这些企业和中国工业自豪?欧美都没自信了,我们也配有道路自信?

如果你以为,随着中国的成功就不会有“精神失败法”,那你就太小看他们了。中国人穷的时候,他们会说别人有多富;中国人富了,他们会说经济结构有缺陷发展不可持续;经济结构在稳定中调整了,他们会说科技水平不行;科技和工业取得长足进步,他们会说政治体制要改革;盼也盼不来茉莉花,他们就说德国下水道是青岛的良心;下水道旁三米挖不出油纸包的零件,他们就说中华正宗其实在台湾,用简体字的中国人没文化;繁简之争被反驳了,他们就说中国人素质差,在高贵典雅的卢浮宫水池里泡脚;发现外国人更爱泡脚,他们就说国庆节天安门广场上丢垃圾的人是“爱国虫”……

“精神失败法”是拙劣的后结构主义者,每当你言说出中国的一个“好”来,他们总能找到逃逸的路径,延宕开去,脱离现实层面,在灵魂的深处开辟出一处中国的“坏”来,细细咀嚼。于是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不仅是公知,对于某些深具普世情怀的学院左翼来说,说服他们爱国有那么困难,谈一下主权问题仿佛羞辱了他们似的。

言归正传,这种言论要反驳嘛?比如,为了安全考虑,广场是不设垃圾桶的;比如,11万人5吨垃圾其实很少,2009年奥巴马总统就职典礼现场生产了超过100吨垃圾;比如,含沙射影地暗示爱国和素质差有联系,这些逻辑错乱的媒体只是在丧心病狂地倾倒自己内心的垃圾;比如……算了吧,你看阿Q百般受辱,他有停止用“精神胜利法”吗?公知们的脸早被打肿了,肿的速度都超过他们粉丝的膨胀数了,他们又怎么会放弃“精神失败法”?为什么他们对于天安门广场上的爱国人群显出特别愤怒呢?因为他们一直坚信,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只建立在经济发展上,中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只有硬实力,没有软实力。谁知道他们千万次地呼唤和教诲,秦桧汪精卫胡兰成都快翻案了,经营多年,竟还是有那么多普通老百姓发自真心地爱这个国,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眼看着又要转向另一个领域扯着嗓子喊“失败”了,怎么不叫人气急败坏。

有人说,做这样彻底的反思无论如何总是好事吧?不对。有病看病的是正常人,没病整天往医院跑,花掉大笔钱,还动辄开刀做检查,那叫疑病性神经症,相信我,我们每个人都关心健康,但没有一个普通人受得了疑病症。

“精神失败法”是天生的疑病症,得治,那么身为三炮部队为什么总能精确制导呢?原因说来也简单,每一个针对我们的“精神失败法”,背后都有一个针对别人的“精神胜利法”。国庆节广场上垃圾没带走,这个国家前途就一片黑暗,遍地的“爱国贼”,劣根的“爱国虫”,这个国家好得了吗,“失败!”;奥巴马同志在中国国庆节放美国政府的假,那是三权分立,体制优势,事关百姓利益,总统议员认真负责,国家前途一片光明,“胜利!”。“精神失败法”会真失败吗?“精神胜利法”又真会胜利吗?答案我们不早就知道了吧。真希望美国政府能搭理搭理我们的公知,真希望公知也能垄断美国媒体,真希望美国人民能听得进中国公知的赞美:大社会来小政府,每年关上俩季度,又负责任又省钱,岂不美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