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称其处方可治癌 外商欲500亿购买(组图)

开心老宝宝 收藏 5 724


“神医”称其处方可治癌 外商欲500亿购买(组图)

张建华的诊所一览无余,比研究院简陋得多


“神医”称其处方可治癌 外商欲500亿购买(组图)

诊所门脸并不起眼

500亿元人民币是什么概念?根据资料,如果是刚出库的新钞,一张百元钞票重约1.15克,500亿元人民币等于575吨,需要十辆大型卡车才能装走。

这个数字出自一个新闻——9月9日的人民网福建频道转载央视网的消息称,今年9月3日“中国金方安徽省淮硖中医研究院”接待了香港商人“崔浩来”。崔透露他代表“总部位于德国达姆施塔特的美国制药巨头默克公司”,以50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求购中国金方安徽省淮硖中医研究院的一个治疗肝癌的专利技术处方。

该消息引发了很大关注。据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中国金方安徽省淮硖中医研究院”其实是“淮硖中医药皮肤病研究院”,该研究院属民间机构,备案于淮南市科技局,没有医疗机构许可证。然而该研究院及其负责人张建华在网上却“神乎其神”,如宣称其配制的“超级中药”能根治牛皮癣、治愈晚期癌症等十大重症、准备申报十项诺贝尔医学奖等,甚至声称治愈艾滋病,“预计10月在北京,将组织医生将艾滋病人血液注射进自己体内,证明能治愈艾滋病。”

就医学界普遍认为缺乏长期根治方法的牛皮癣来说,张建华就以“板上钉钉”的口气说:全世界也没有人敢说根治,只有我能根治。

“买处方的事实是存在的”

《美国公司开价500亿求购我国一则中药方》一文称,被求购的技术处方是一个被称作“超级中药”的系列方案,能够直接清除掉肝癌病人体内致癌物质,对“癌中之王”肝癌立竿见影,同时适用于重症银屑病、重症糖尿病、肾衰、呼衰和心衰。很快,可能是所谓买家“位于德国的美国制药巨头默克公司”的美国制药巨头默沙东、德国制药巨头默克均澄清,没有委托香港商人花500亿买药方。目前,转载该文的人民网等已将相关页面删除。

“事实是存在的,可能一些朋友转述此事时部分描述不太准确。”“淮硖中医药皮肤病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工作总监”陈建国说,消息源于设在深圳的“专家委员会对外合作交流办公室”,该办公室与港商崔浩来等一些代表西方跨国制药公司“特使”洽谈,“他代表西方制药公司用500亿元收购药方。”陈建国承认,500亿元仅是崔浩来所言,后来他也未向其核实。

陈建国衬衣扣子敞开三个,留着小胡子,光脚穿着皮鞋。他烟不离手,沙哑的嗓音远比平常人高几个声调,不断做出动作幅度很大的手势。陈建国说话滔滔不绝:“中医的一个有效秘方,足以催生一个庞大的企业集团,其价值远远超过500亿元。”他还举出了青蒿素、云南白药等例子说明秘方价值,“这是我们的保密方案,正在申请国家机密,不可能卖。”

51岁的“淮硖中医药皮肤病研究院院长”张建华大多时候沉默寡言。

据淮南市凤台县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调查,张建华于2008年取得中医执业医师资格证,目前在凤台县城关镇开门诊。

“500亿”的消息令研究院大出风头,但位于凤台县凤城大道的“张建华诊所”于9月26日、27日大多时间锁着门。北青报记者透过玻璃门发现,室内面积约20平方米,只有简单的两张桌子、两排简易塑料椅子,看不到医疗器械和药品。与诊所相邻的店面经营人员称,不熟悉张建华,来诊所的人并不是很多。

与寒酸的诊所相比,位于凤台县茅仙洞风景区附近的研究院气派得多,有五层大楼、上千平方米,但并没有医疗机构许可证,不能开展诊疗活动。曾带队到凤台县调查的淮南市卫生监督局徐局长说,没有发现这个研究院内有行医治病迹象。在北青报记者探访的两天,也没有发现有求诊治病人员进出。

但研究院周边的商店、饭店经营者及三轮摩托车运营人员透露,近年来常有全国各地皮肤病患者来治病。多名皮肤病患者也向记者证实,他们曾到该研究院看过病,而不是去县城里的诊所。

“有患者来了,我们就让他们去诊所。”张建华显然知道相关法规。他谨慎地说,研究院不看病不卖药。“我们在全国有200多家合作医院,我们的研究成果可以应用在这些医院里,获得资金,没必要靠研究院看病。”当北青报记者希望获得合作医院名单及合作专家名单时,陈建国予以拒绝,他称这涉及隐私,专家教授也不愿抛头露面。

其神的中医世家传说

在网上不少文章中,张建华被称为“中国的隐形富豪”,称其资产保守估计2000亿美元,“无形资产超过100万亿美元”。

面对北青报记者时,张建华忌谈他的学医、求学等履历,也不透露家庭情况,只称是出身于中医世家,中医是家传。与“富豪”形象反差较大的是,张建华掏出的手机是一款仅数百元的旧手机。

“500亿?谁爱信谁信。”在凤台县城,认识张建华的人对此消息报以一笑。县城认识张建华的一男子说,前些年张建华的小诊所安在杂乱的小巷子里,后来才搬到凤城大道,“我和他喝过几次酒,他比较能吹嘘,口才不错,烟抽得特别勤,还爱写毛笔字。”

北青报记者走访淮南市中医医院、凤台县中医医院等,没有医生听说过当地有张韬这样的“著名中医”。

张建华成长于距凤台县数十公里外的淮南毛集区牛小台村,毛集街面上很多人知道张建华,几位毛集老人听说“著名中医世家”、“500亿元购药方”等说法后都哈哈大笑起来,他们称“很荒唐”,“什么中医世家,他爸爸张韬以前赶车卖酱油”。

毛集区牛小台村的老人说,上世纪60年代初,张建华的父亲张韬带着张建华等孩子从县里下放到该村安家落户,张韬自称中医,“他还说自己有个小本,上面都是秘方,可没人看到过。”村民说,可以说张韬懂点中医,但绝不是什么“著名中医”。

“一家人生活其实很艰难的,因为他们以前上班,不懂种地。”村里老人感叹。到了上世纪80年代,张韬开始卖酱油养家糊口,“他自己调配酱油,用一个驴车拉着大桶走街串巷。90年代初,他们就去凤台县开诊所了,全家都搬走了。”村民说,张建华从小不是淘气的孩子,有点沉默寡言,连初中都没有读下来,没有什么正式工作,也没有特殊经历。

村民证实,张建华排行第二,大哥张正天,下面有三弟和一个妹妹。早在七八年前,张韬就已去世。

2011年,淮南市中医院曾在报纸上发布郑重声明,因为张正天等人宣传和该中医院合作诊疗,该院不断接到患者询问,患者说看到广告说该中医院与“中国金方医学科学院附属医院”合作,“张正天及中国金方医学科学院附属医院在网上及社会上所做一切宣传及医疗行为均与我院无关。”

据央视记者调查,张正天其实是陈建国的另外一个名字。

将要把艾滋血液注射进自己身体?

张建华、张正天兄弟均宣传“超级中药”的概念,张建华称“超级中药”不是某种药、某个处方,而是运用“榨取、浸渍”等技术提取天然原生中药的精华成分,例如从几百公斤药材中提取有效药用精华,去除无用成分,所得药液仅几千毫升,制成“超级中药”药液或颗粒,采取“肛门滴入”的方法,“由肠道吸收后直接进入血液循环,直接清除病人体内的毒素”。

“超级中药”在宣传中形同“神药”,比如称其可治各种类型的肝癌、胃癌、子宫癌、乳腺癌等恶性肿瘤,用药三五天甚至许多病人用药当天病情就停止恶化,当天就能看到病人露出“久违的笑脸”。这种与传统中医药理论不同的概念也被不少人质疑。

“工作总监”陈建国称“超级中药”不违反中医中药的理论,“凡是精华都要吸取,中国人就不能过情人节吗?”他称“专家委员会”中有六成是西医,研究出来的成果不能用中西医简单来划分,“只要是学医的,我们一讲理论他就能接受。只要是和我们的专家交流过的,没有一个专家去否定。”陈建国用高亢语调说,“超级中药”是人类开天辟地以来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

更令人惊异的是,该研究机构称将组织医生注射艾滋病人血液。对此消息,张建华和陈建国没有否认,他们对北青报记者表示,“超级中药”能治愈艾滋病,“我们已经治愈了无数个,但这些人不愿意出面,因此不为人知。”该说法令人震惊,但陈建国和张建华却轻描淡写,他们称在10月准备在北京办一个活动,组织医生将艾滋病患者的血液注射到自己体内,然后用“超级中药”治愈,证明疗效。“到时候肯定要请政府部门、业内专家、新闻媒体、公益明星等到场监督,还有公证部门现场公证。”陈建国说。

北青报记者就“超级中药”、“微生物毒素”等理论向淮南市中医院、凤台县中医院的多名医生咨询,他们均表示没听说过此类理论,不少医生直言“不靠谱”、“不相信”。

有中医介绍,大夫诊治病人会辨证施治,也没有一种药可以包治多种重症疾病,至于肛门滴入不是没有,但那仅是在消化道无法吸收情况下的辅助施药方法,大多数情况下大肠只能吸收水分,其吸收能力远弱于胃部,对中药成分主要靠大肠吸收的说法难以理解。

“别说治愈十项重病,就是攻克一项也能轰动全世界,我们没在学术界听说过,中医业内也没有这样消息。”一位当地医院的医生说。

患者“治愈”是谁的功劳?

为证明皮肤病治疗的疗效,陈建国先从电脑中调出一段视频,视频中一女子皮肤病严重,他称该女子20多天前来求诊,现在康复得非常好,接着该女子就被叫来接受采访。

这名自称“马晓洁”的女子全身皮肤已接近正常人样子,只有腿部还有一块牛皮癣。她说2岁就有皮肤病,以前在合肥、上海等地都看过,但反反复复不好,20多天前找到张建华时全身溃烂,走路都需要别人扶着。通过预约她取到熬好的中药,通过肛门滴注,很快就起了效果,只用20天就好了八成。

记者发现,在9月22日另一家媒体到该研究院采访时,马晓洁也曾到场现身说法。

为找到张建华宣传治愈的那些病例,记者奔波数百公里求证。安徽长丰县张祠乡邱岗村的刘秀武曾出现在一段视频中,称30多年的重度银屑病被治愈。近期记者赶到该村,村民称刘秀武七八年前早已去世。一名村干部说,刘秀武的皮肤病非常厉害,确实到张建华那里治疗见好,“张建华后来还带人来找刘秀武拍视频做广告。”但一年后刘秀武皮肤病又复发了,和原来一样严重,没几年就去世了。村干部表示,刘秀武家人都外出打工多年未回,村里人也联系不到。

安徽六安市寿县丰庄镇花圩村26岁的李华强证明,十多年前他是通过张建华花费三四万元治好了全身牛皮癣。记者见到他时,他身上没有任何牛皮癣的症状。其邻居也证明,李华强小时候全身皮肤病很严重,全身开裂。

淮南当地医院的医生介绍,俗称牛皮癣的银屑病是现代医学没有解决的疾病之一。有的患者用了各种办法没有效果,有的不治反而病症就消失了。用任何办法治疗100个患者,总会遇到几个自行消退的例子,张建华就把这几个例子当成“治愈”典型病例宣传了。“哪个医院没有治愈的患者?”淮南市中医院的中医专家认为,治疗好一部分人、一段时间不复发和彻底治愈、全部治愈是两个概念。

“超级中药”将申报诺贝尔奖?

淮南市卫生监督局徐局长说,“(张建华的)问题在于他对于‘超级中药’的炒作,但我们卫生监督部门没有技术手段调查发布该消息的来源。”

淮南市食品药品监督局的王副局长说,张建华有行医资质,可以给病人开方子抓药,也可代为患者煎药,但不能以提前煎好的制剂销售。他和法规科王科长都表示,曾到张建华的研究院去进行检查,没有查到其售卖违规制剂。

张建华称十多年前已经申报了治愈银屑病的发明专利,其专利ZL01108192.9,北青报记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查询发现,2001年4月8日张建华申请了“一种治疗银屑病的胶囊及制造方法”的专利,“本发明涉及一种治疗银屑病的中药,其特征在于:该中药包括龙胆草、生槐花、土茯苓、红花、大青叶、紫草、白鲜皮、生地、菝葜、七叶一枝花。”但由于未缴年费,该专利已于2012年6月27日失效。

除此之外,张建华没有其他专利。

陈建国就此解释:“超级中药”是各方争夺的方案,不可能都去申请专利,否则就会泄密。

而张建华也自信地说,“最核心的技术都在我的脑子里,专利保护失效了,但我的大脑不失效,没人能拿走我的药方。”张建华说,他手中有大量秘方,都可以去申请专利,但没有必要申请,因为担心秘方泄露,他连儿子都不传。

有知情人称,目前张建华采取代煎药方式,来求诊者一般当场拿不走药,开好药方后基本都以“缺几味药”、“患者自己煎煮达不到效果”等理由代为煎药,让患者过段时间来取药或邮寄过去,“此方法实际是一种规避法规的做法”。

“哪怕我们查到一袋一瓶的中药制剂,那也可以对其进行查处。”王副局长说,他们会继续密切关注张建华和他的研究院是否售卖违规制剂。目前由于卫生部门多次检查,张建华已非常谨慎,他熟悉医药管理法规,因此各方都没有查到什么证据。

此外,对于该研究院宣称的诺贝尔医学奖申报,安徽省科技厅、淮南市科技局等均表示没有任何这方面信息。但陈建国和张建华称他们将“超级中药”申报诺贝尔医学奖的事情板上钉钉,而且“很有信心、势在必得、尽在掌握”。“等我们组织完将艾滋病人血液注射进医生体内的活动后,一切将公之于众,所有质疑也都会烟消云散。”陈建国说。

不过,专业人士称诺贝尔奖根本不是自己来申报的,一般诺贝尔奖委员会给有资格的提名人寄发邀请函,由提名人进行提名之后再评选。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