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俄与土耳其的三百年战争

八一军刀 收藏 22 22339
导读:公元1453年,“第二罗马”君士坦丁堡沦陷。君士坦丁十一世在城中战死,他的两个儿子一个战死,另一个臣服于土耳其苏丹,只有他的侄女索非亚公主逃到了罗马。千年东罗马帝国从此灰飞烟灭,全欧洲都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新月旗下颤栗。然而历史在这里却埋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伏笔----逃到罗马的索非亚长大成人后,教廷出于牵制奥斯曼土耳其的目的,于1472年将索菲亚嫁给了莫斯科领主伊凡三世。这位亡国的公主为当时在欧洲人眼里还是蛮荒之邦的莫斯科大公国带来了无可估量的“嫁妆“--拜占廷帝国的双头鹰徽和东罗马帝国最后的皇

公元1453年,“第二罗马”君士坦丁堡沦陷。君士坦丁十一世在城中战死,他的两个儿子一个战死,另一个臣服于土耳其苏丹,只有他的侄女索非亚公主逃到了罗马。千年东罗马帝国从此灰飞烟灭,全欧洲都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新月旗下颤栗。然而历史在这里却埋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伏笔----逃到罗马的索非亚长大成人后,教廷出于牵制奥斯曼土耳其的目的,于1472年将索菲亚嫁给了莫斯科领主伊凡三世。这位亡国的公主为当时在欧洲人眼里还是蛮荒之邦的莫斯科大公国带来了无可估量的“嫁妆“--拜占廷帝国的双头鹰徽和东罗马帝国最后的皇室血脉。捡到宝的伊凡三世在迎娶索非亚公主的同时,宣布自己是拜占廷帝国的继承者,并且宣布莫斯科为“第三个、也是永久的罗马”。此君因此被视为俄罗斯国家的奠基人。不过俄罗斯既然继承了拜占庭帝国的衣钵,自然与奥斯曼土耳其也就应该算是世仇了。然而当时的莫斯科大公国直到1480年才摆脱蒙古金帐汗国的统治,羽翼未丰,解除东方蒙古残余势力的威胁是当务之急;同时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也并未将这个自封的第三罗马放在心上--疯子才会放着气候温和,物产丰富的东南欧不打,跑老远到寒冷的莫斯科猎北极熊。因此两个命中注定的冤家居然和平相处了近两百年。

到了十七世纪后半期,实力日渐强大的俄国已按捺不住对领土的巨大渴望,此时,远东还太过遥远,北方的瑞典国势正隆,波兰虽已日过中天,但还不是那么容易啃得动,而西南的奥斯曼土耳其在经历了数百年的征战之后,虽然建立了一个横跨欧亚非的大帝国,然而处于统治地位的土耳其人在帝国中只是少数民族,诸多被征服民族的反抗从未停止,再加上各个封建军事集团内部之间的争斗,使这个庞大的帝国已经外强中干,其情况与满清乾隆后期的中国倒有几分相似.奥斯曼土耳其极盛时代时向西北已经渗透到黑海,向东北直达乌克兰,对沙俄来说,这个宿敌和异教国家已经来到了自家门前,从它身上开刀,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于是,俄土之间近三百年的战争已走到台前。

17至19世纪,俄国与土耳其为争夺黑海及其毗连地区的统治权而进行的战争

十七世纪至十八世纪上半叶所进行的战争,旨在结束奥斯曼帝国和克里木汗国对俄国的侵略,合并十三世纪被蒙古入侵占的黑海北部沿岸地区,取得黑海出海口。这是俄国经济发展的需要。从十八世纪下半叶起,俄土战争的起因是:围绕东方问题的国际矛盾尖锐化;土耳其企图对乌克兰和黑海沿岸国进行报复,俄国依靠受奴役、信奉基督教的各族人民日益蓬勃开展的反对奥斯曼帝国压迫的民族解放运动的支持,力图在巴尔干半岛和高加索巩固自己的势力。

1676-1681年的俄土战争是在乌克兰同俄国重新合并后,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入侵乌克兰而引起的。土耳其反对重新合并。它在1672-1676年的波土战争中占领了波多利亚,尔后又依靠右岸乌克兰的盖特曼多罗申科的支持,企图统治整个右岸乌克兰。1674年,左岸乌克兰的盖特曼萨莫伊洛维奇被选为乌克兰的总盖特曼。1676年,多罗申科率部1.2万人占领了盖特曼都城奇吉林,企图借助于土军恢复自己的统治。为防止这一事态,俄国-乌克兰联军在萨莫伊洛维奇和罗莫达诺夫斯基的指挥下,于1676年春渡过第聂伯河,包围了奇吉林,并于8月2日攻克该城,俘获多罗申科。在奇吉林远征(1677、1678)期间,俄国-乌克兰联军与土耳其鞑靼军争夺奇吉林的斗争仍在继续进行。

1679-1680年,萨莫伊洛维奇和罗莫达诺夫斯基率领的俄国-乌克兰联军依靠新筑起的伊久姆鹿砦防线,击退了克里木鞑靼人的多次袭击。土耳其由于未能达到目的,被迫于1681年1月23日签订了巴赫奇萨赖和约(1681),承认左岸乌克兰与俄国的重新合并。俄军和乌克兰军联合作战,是战胜土耳其鞑靼军的重要原因。

1686-1700年的俄土战争是俄国反对奥斯曼帝国侵略的斗争的继续。这次战争是在俄国加入反土“神圣同盟”之后爆发的。战争过程中俄军进行了对克里木的远征(1687、1689)和对亚速的远征(1695-1696)。由于俄瑞战争迫近,以及其它盟国与土耳其缔结了和约,俄国政府也同土耳其缔结了君士坦丁堡和约(1700)。这次战争的结局是:亚速和延伸到米乌斯河的亚速海沿岸一带归属俄国。战争证明俄军必须进行改革。

1710-1713年的俄土战争发生于北方战争(1700-1721)期间,以俄国的失败告终。俄国被迫放弃亚速,拆毁亚速海沿岸的工事。

1735-1739年的俄土战争是在1733-1735年的俄波战争之后由于俄土之间的矛盾激化而引起的。1736年5月31日,米尼赫元帅的第聂伯河集团军攻占彼列科普,然后又占领克里木汗国首都巴赫奇萨赖,但由于瘟疫流行,粮秣和饮水不足,俄军被迫撤回乌克兰。俄军拉西将军指挥的顿河集团军,在布列达利海军中将的顿河区舰队的支援下,于1736年6月30日攻占亚速。1737年7月顿河集团军在区舰队的协同下强渡锡瓦什湖,在萨尔吉尔河交战(1737)中击溃了克里木汗的军队。7月13日,第聂伯河集团军攻克奥恰科夫。同年,奥地利参战,但奥军屡战屡败。为了接应瓦拉几亚和波斯尼亚的奥军,俄军于1739年初向摩尔达维亚展开进攻,使战争发生了转折。8月,第聂伯河集团军在斯塔武恰内战役(1739)中击溃土军。根据摩尔达维亚代表团的请求,摩尔达维亚并入俄国。俄国面临瑞典入侵的威胁,而盟国奥地利又退出战争,不得已而同土耳其签订了贝尔格莱德和约(1739)。在1735-1739年的俄土战争中,强渡复杂水障碍(锡瓦什湖和克里木的琼加尔渡口)的经验丰富了军事学术。

1768-1774年俄土战争是由奥斯曼帝国侵略俄国和反对俄国在波兰扩大势力而引起的,是俄国取得黑海出海口斗争的继续。9月25日(10月6日),土耳其在法奥两国支持下对俄宣战。俄国将戈利岑将军的第1集团军(8-9万人)从基辅调往霍京,将鲁缅采夫将军的第2集团军(约3.5万人)调到第聂伯河与顿河之间的地带应战。1768年12月,克里木汗卡普兰-格来的军队(7-8万人)侵入乌克兰领土。俄军第2集团军将其击退,前出到亚速海,封锁了克里木。在多瑙河战区,戈利岑与20万土耳其军作战,在对霍京的两次进攻失利后,被迫于1769年6月率部撤回德涅斯特河。11月,土耳其驻军由于缺少给养,放弃了霍京。第1集团军在新任指挥官鲁缅采夫的指挥下向雅西展开进攻,于10月7日占领该城;第2集团军(由帕宁将军指挥)沿南布格河作战。1769年7月,海军上将斯皮里多夫的分舰队从波罗的海驶入地中海参战。

在1770年的战争中,第1集团军在里亚巴亚墓地附近及拉尔加河和卡古尔河河畔击溃了土耳其军(参见卡古尔河战役)。俄国分舰队在爱琴海的出现,促进了希腊人民反抗土耳其统治的起义。在切什梅海战(1770)中,俄国分舰队击溃了土耳其舰队,从而保障了自己在爱琴海的制海权,并完成了对达达尼尔海峡的封锁。9月,俄军攻占了宾杰里要塞,7-11月,相继夺取了伊兹梅尔、基利亚、布拉伊洛夫和阿克尔曼(别尔哥罗德-德涅斯特罗夫斯基)。1771年,第1集团军在多瑙河区舰队的协同下,于2月占领了久尔久(朱尔朱),3月封锁了图尔恰和伊萨克恰要塞。多尔戈鲁科夫将军的第2集团军在亚速海区舰队的协同下,于6月25日攻下了彼列科普,并占领了克里木。

奥军推进到俄国边境之后,俄第一集团军(约4.5万人)转入积极防御。该集团军分3个集群在1000公里的正面上作战,从6月到10月多次击退土军优势兵力(12万人)对多瑙河左岸的进攻。俄国舰队在地中海的胜利,促进了埃及和叙利亚的阿拉伯人1771年反土起义的爆发。俄国在陆战和海战中的胜利迫使土耳其于1772年5月30日在久尔久同俄国签订停战协定。11月12日,俄国又同克里木汗萨希布-格来缔结条约,规定克里木脱离土耳其,成为俄国的保护国(1783年克里木汗国完全归属俄国)。

1773年的战事是在巴尔干战区进行的。6月,鲁缅采夫集团军渡过多瑙河,包围了锡利斯特拉要塞。5-6月,苏沃洛夫将军的一支部队多次成功地袭击(搜索)了图尔图凯。但由于兵力不足,鲁缅采夫集团军被迫撤回多瑙河彼岸。9-10月,俄军攻打瓦尔纳和舒姆拉(舒门),均未获战果。

1774年6月,鲁缅采夫率俄军5.2万人强渡多瑙河。6月20日,俄军(苏沃洛夫一个军和卡缅斯基将军一个军,近2.5万人)在科兹卢贾附近击溃土军4万人。萨尔特科夫的部队(1万人)在图尔图凯附近击溃土军1.5万人。鲁缅采夫所部封锁了舒姆拉、鲁什丘克(鲁塞)和锡利斯特拉诸要塞,其先头部队越过了巴尔干。在这种形势下,俄土双方于7月24日签订了小凯纳尔贾和约(1774)。和约确认俄国在这次战争中的胜利,保障俄国自由进入黑海。

在1768-1774年的俄土战争中,陆军和海军的战略协同、强渡大的水障碍(布格河、德涅斯特河、多瑙河和锡瓦什湖)、山地进攻、夺取要塞等方面的经验丰富了俄军的军事学术。在此次战争中鲁缅采夫创建了利曼桨船区舰队(见多瑙河区舰队),用以配合陆军完成战斗任务。

战斗过程中,被广泛采用的不是线式战斗队形,而是新的疏开式战斗队形--师、团方阵,以及与步兵(猎骑兵)散开队形相结合的纵队。军队的实战经验写入了鲁缅采夫和苏沃洛夫所著教范和守则。

1787-1791年的俄土战争是由于土耳其推行复仇计划而引起的。土耳其要求俄国归还克里木,承认格鲁吉亚为土耳其属地,授权土耳其检查通过海峡的俄国商船。俄国拒绝了这一最后通牒。土耳其出动了20万军队和一支强大的舰队(战列舰19艘、巡航舰16艘、轻巡航炮舰5艘)对俄开战。俄军统帅部展开了两个集团军:叶卡捷琳娜集团军(8.2万人,由波将金元帅指挥)和乌克兰集团军(3.7万人,由鲁缅采夫元帅指挥),以及克里木军和库班军,此外,还有黑海舰队(军舰24艘,由海军少将沃伊诺维奇指挥)。1787年8月21日,土耳其舰队的大部兵力向停泊在金布恩附近的俄国护卫舰发起攻击。9月13日夜,土军700人在金布恩沙咀登陆,但被俄军击溃。

10月12日,土耳其登陆兵(5千人)在炮火掩护下在金布恩附近登陆,但遭到苏沃洛夫军的急剧突击,几乎被全歼。1788年战局初期,奥地利加入俄国一方参战,并派出科布尔格斯基亲王率军2.6万人开赴摩尔达维亚作战。战局进程中,俄军围攻并夺取了霍京和奥恰科夫要塞。在奥恰科夫要塞攻坚战中,舰队起了重要作用。在1789年的战局中,乌克兰集团军(后联合为南方集团军,由波将金指挥)在比萨拉比亚对宾杰里等要塞展开了争夺战。1789年8月1日,苏沃洛夫将军指挥的5000俄军和一个奥地利军(1.2万人,由科布尔格斯基亲王指挥)在福克沙尼击溃奥斯曼巴夏的一个军(3万人)。9月22日,俄奥联军(2.5万人)在苏沃洛夫的指挥下,勒姆尼克河畔一战,击溃了土耳其宰相优素福的十万大军(参见勒姆尼克河战役)。但波将金却未乘胜向多瑙河对岸发展进攻,而仅限于占领宾杰里、哈吉别伊(今敖德萨)和阿克尔曼诸要塞。在黑海和地中海,俄国捕船队在土耳其舰队交通线上采取行动。1790年战局中,波将金又是集中主力围攻要塞,而不是在野战中歼灭土军。土耳其统帅部将主要突击方向转向黑海高加索沿岸,令巴塔尔巴夏率部4万人开往阿纳帕要塞地区攻取库班,并准备在克里木登陆。俄军黑海舰队在海军少将(自1790年3月起)乌沙科夫指挥下,在锡诺普海域、刻赤海峡和坚德拉岛海域的海战中接连实施突击,击败了土耳其舰队(参见刻赤海战)。9月8-9日坚德拉岛一战,俄国舰队再次获胜。南方集团军在舰队的协助下占领了基利亚、图尔恰和伊萨克恰诸要塞。向卡巴尔达进攻的巴塔尔巴夏一个军也被击溃。9月,奥地利单独与土耳其缔结和约,致使俄国的处境恶化。尽管如此,俄国仍向多瑙河发动了进攻。1790年12月22日,苏沃洛夫所部以强大攻势一举攻克土耳其坚固设防的伊兹梅尔要塞(参见伊兹梅尔战役)。在1791年的战局中俄军取得了巨大胜利。6月15日,库图佐夫将军所部强渡多瑙河,在巴巴达格附近击溃土一个军(2.3万人)。7月9日,俄军主力(列普宁元帅指挥)在默钦战役(1791)中重创土军。7月3日,古多维奇将军所部在西高加索攻克阿纳帕。俄军在陆战和海战中的胜利,以及8月11日乌沙科夫在卡利亚克里亚角击溃土耳其舰队(参见卡利亚克里亚角海战)的胜利加速了雅西和约(1791)的签订。

1787-1791年的俄土战争中,陆军和海军在战略和战术上协同作战的新经验丰富了俄军的军事学术,纵队与散开队形相结合的战术和围攻要塞的战法得到了发展。对于俄军的先进经验,苏沃洛夫在《致胜的科学》这一军事著作中作了总结。

19世纪, 一边倒的俄土战争

1806-1812年的俄土战争是土耳其在拿破仑一世的支持下发动的。土耳其企图用战争进行报复,因为当时俄国正与法国(1805-1807)、伊朗(1804-1813)进行激战。这场战争的起因是,1805年签订的关于俄国船只自由通过海峡的条约遭到破坏,以及土耳其擅自更换摩尔达维亚和瓦拉几亚公国大公。对此,俄国政府于1806年11-12月派米赫尔松将军的摩尔达维亚集团军(4万人、150门火炮)进驻土耳其傀儡控制的摩尔达维亚和瓦拉几亚。多瑙河哥萨克军转到了俄国方面。12月30日,英国站到了俄国一边,其舰队企图控制达达尼尔海峡两岸工事和埃及沿海,但未成功。自1807年2月,谢尼亚文海军中将指挥的俄国分舰队,以捷涅多斯岛为基地,封锁了达达尼尔海峡,并在达达尼尔海战(1807)和阿索斯海战(1807)中战胜了土耳其舰队。在巴尔干和高加索两战区,俄军也多次击败土军。英俄反土联盟解体后,1807年8月俄国与土耳其签订了停战协定,但1809年春又战火重燃。在高加索战区,俄军与阿塞拜疆民军和格鲁吉亚民军协同作战,将土军逐出波季(1809)和苏呼米卡列(苏呼米)(1810),并攻占了阿哈尔卡拉基要塞(1811)。普罗佐罗夫斯基元帅率俄军8万人(1809年8月起由巴格拉季昂将军指挥),在拥有140艘舰船的多瑙河区舰队的配合下强渡了多瑙河,相继夺取了伊萨克恰、图尔恰、巴巴达格、默钦、伊兹梅尔、布拉伊洛夫等要塞。1810年5月,俄军在新任总司令卡缅斯基将军(同年2月任命)的指挥下,占领了帕扎尔吉克、锡利斯特拉和拉兹格勒诸要塞。在9月7-8日日巴蒂纳战役中,土军(10万人)失败。9月,鲁什丘克要塞和久尔久要塞的守军投降。1810年10月29日,俄军发动突然袭击,攻占洛维奇(洛夫恰),但未能久留。1811年1月28日(2.10)再次攻克该城。1811年初,由于俄国面临拿破仑军入侵的威胁,多瑙河集团军之一部调往西部边境。俄军兵力几乎减少一半(4.6万人、218门火炮),由库图佐夫指挥(1811年3月起)。库图佐夫运用这部分兵力,在7月4日鲁什丘克战役(1811)中和12月5日斯洛博齐亚战役中大破土军,迫使其投降,打赢了这场战争。接着,库图佐夫又巧妙地运用外交策略,迫使土耳其在布加勒斯特和约(1812)上签字。和约确定比萨拉比亚和西格鲁吉亚并入俄国。1812年卫国战争前夕,拿破仑失去了土耳其这一盟友。

经过1806-1812年的俄土战争,俄军在陆海军的战略协同作战方面,以及在夺取要塞、包围敌人方面都取得了新的经验,丰富了俄国的军事学术。

1828-1829年的俄士战争是欧洲列强瓜分奥斯曼帝国的领地的斗争所引起的。当时,奥斯曼帝国严重的国内危机由于希腊民族解放革命战争(1821-1829)而进一步加深。

俄、英、法联合舰队为保卫希腊自治权而在纳瓦里诺海战(1827)中击败土埃联合舰队之后,土耳其苏丹获悉同盟国之间的矛盾加剧,便撕毁了俄土两国以前缔结的所有协定,并于1827年12月宣布对俄进行“神圣战争”(见圣战)。1828年4月26日,俄国向土耳其宣战。俄国将维特根施泰因元帅的集团军9.5万人调到多瑙河战区,迎战侯赛因巴夏的15万军队;将帕斯克维奇将军的军(2.5万人)调到高加索战区厂迎战5万土耳其军。

维特根施泰因集团军于5月7日越过国境,经过一个月的战斗,占领了多瑙河各公国,强渡了多瑙河。10月11日,俄军从陆上和海上发起联合攻击,攻下瓦尔纳。帕斯克维奇军越过国境之后,于7月5日攻占卡尔斯要塞。7-8月间,高加索军各部队在地方民军的支援下占领了阿尔达甘、阿哈尔齐赫、波季和巴亚泽特诸要塞。在1829年战局中,双方战斗激烈,力争主动。6月11日,季比奇将军指挥的俄军(1.8万人)在库列夫恰附近的战役中击溃了兵力比自己多一倍的土耳其军,并于6月30日占领锡利斯特拉。7月,季比奇率部1.7万人越过巴尔干地区,向阿德里安堡(埃迪尔内)挺进。8月20日,该城守军投降。俄军继续向南发展进攻,伊斯坦布尔(君土坦丁堡)岌岌可危。在高加索,俄军于7月9日攻占埃尔祖鲁姆,前出到特拉布宗。俄军在两战区获胜,主力逼近伊斯坦布尔,舰队封锁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并在黑海土耳其沿岸一带游弋,这些情况迫使土耳其政府于9月2(14)日签订了阿德里安堡和约(1829)。

1828-1829年的俄土战争对于改进军队的指挥工作,对于陆海协同动作的组织都发生了影响,同时,积累了夺取要塞和进行野战的经验。战役的诸要素得到了发展。

1853---1855年的克里米亚战争。这场战争说是俄土战争实在是有些搞笑。本不想将其列入,但为了历史的连续性,还是写一写吧。这场新教与东正教之间的战争起因自18世纪下半叶起,俄国在近东势力急速发展,力图攻占或与列强瓜分日趋衰落的土耳其帝国,控制黑海海峡,实现俄国南出地中海的宿愿。这就与在近东有重大政治经济利益的英、法两国发生冲突。战争的导火线是争夺“圣地”。所谓圣地问题就是法国支持的天主教僧侣与以俄国为靠山的东正教僧侣争夺耶路撒冷和伯利恒教堂的管辖权。1853年2月,沙皇尼古拉一世反对土耳其将伯利恒教堂交天主教僧侣掌管,要求土耳其苏丹与沙皇签署专约,承认沙皇有权保护所有在苏丹统治下的信奉东正教的臣民。5月,土耳其在英国大使的怂恿下,拒绝与沙皇缔约。俄国遂同土耳其断绝外交关系,并于7月3日以保护土耳其境内的东正教居民权利为由,占领土耳其的附庸摩尔达维亚和瓦拉几亚两公国。10月4日,土在英、法支持下对俄宣战。

1853年11月,俄舰队在锡诺普歼灭土舰队。1854年1月,英、法舰队驶入黑海,并于3月27~28日先后对俄宣战。撒丁王国也与法缔盟,于1855年1月参战

。欧洲另外两个大国奥地利和普鲁士虽未直接参战,但也对俄国采取敌对态度。1854年4月20日,奥、普在柏林缔结了反对俄国的同盟条约,奥地利陈兵边境,迫使俄国撤出摩尔达维亚和瓦拉几亚。1854年9月,联军在克里木的耶夫帕托里亚登陆,随即南攻俄国黑海舰队根据地塞瓦斯托波尔港口。9月20日阿尔马河之战,联军包围塞港。俄国守军凿沉舰只堵塞港口以防来自海上的进攻。俄军先后发动巴拉克拉瓦之役(10月25日)和英克曼之役(11月5日),企图解塞港之围未果。翌年9月8日,联军猛攻塞港,法军攻下关键地区马拉霍夫要塞。3天后,塞港陷落,俄国败局已定。1855年10月中旬,奥地利向俄国提出通牒,要求俄国向英、法议和,如拒绝接受,奥将参战。沙皇亚历山大二世被迫同意在奥国提出的5项条件基础上议和。1856年2月,交战双方签订停战协定。交战国和有关国家在巴黎举行和会,并于3月30日签订《巴黎和约》。基督徒国家之间为了“圣地”开打,让伊斯兰的土耳其保住了独立的地位,这倒底是上帝的仁慈呢还是真主的伟大?

1877年,俄国利用巴尔干斯拉夫人的民族解放战争,打着“解放”的旗号,对土宣战。俄军在罗马尼亚军队的配合下,攻克普列文;在保加利亚军队的支援下,连克索非亚和亚得里亚堡,兵临君士坦丁堡。由于英国干涉,俄国未能占领君士坦丁堡和海峡。根据1878年3月《圣斯特凡诺条约》,建立一个由俄国“保护”的庞大的保加利亚公国。英奥两国反对该和约。有关各国在1878年6~7月召开了柏林会议,重订和约。根据柏林和约,俄国重新获得比萨拉比亚南部,在亚洲获得巴统、卡尔斯、阿达等地。

经过近三百年的战争,最后结局是俄国扩大了疆域,南部边界伸展到黑海,西部边界推进到普鲁特河,东部边界越过高加索山脉,虽然俄国终未能实现占领君士坦丁堡,让双头鹰徽重新照耀地中海的宿愿,但这个不类不伦的第三罗马帝国,的的确确是成为了土耳其的噩梦,使辉煌一时的奥斯曼帝国被打回了原形.如今,莫斯科克里姆宁宫城头的双头鹰徽和伊斯坦布尔圣索菲亚大教堂上空的新月依然如昔,第三罗马与奥斯曼土耳其的辉煌却已远去,然而两个国家之间的宿怨,是否真的如那首歌所唱的:一切都随风而去呢?

3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彼得大帝时期较少跟土耳其开战 较多攻打瑞典 夺得出海口 叶女王较多攻打奥斯曼土耳其和其附属国为俄罗斯争夺了黑海的控制权 如果时间允许俄罗斯可能今天就是个拥有地中海 波罗的海 太平洋 黑海等国家了 硬是能把不可一世奥斯曼土耳其打成了西亚病夫 俄罗斯凶狠和坚韧程度确实厉害 我期待着君士坦丁堡的光复 在围观欧洲大战 爽啊~~~

生活在高寒地带的民族,具有向南方温暖地带扩张的本能,而生活在南方湿润地区的人群,没有北上的需要。

所以在没有其他特别理由的情况下,北方民族会极尽全力向南扩张,那是他们的本能。

相比之下,南方民族没有向北扩张的源动力(除非那里具有很容易得到的高价值目标)。


本文内容于 2013/10/4 17:48:08 被中国韬光养晦编辑

2楼 谢尔盖哈尔索夫
彼得大帝时期较少跟土耳其开战 较多攻打瑞典 夺得出海口 叶女王较多攻打奥斯曼土耳其和其附属国为俄罗斯争夺了黑海的控制权 如果时间允许俄罗斯可能今天就是个拥有地中海 波罗的海 太平洋 黑海等国家了 硬是能把不可一世奥斯曼土耳其打成了西亚病夫 俄罗斯凶狠和坚韧程度确实厉害 我期待着君士坦丁堡的光复 在围观欧洲大战 爽啊~~~

俄国在世界近现代史之所以扩张得手,主要的原因是当时俄国周边的邻国没有陆权强国:在欧洲的波兰、瑞典、芬兰等国无论是人口还是版图面积都远逊于俄国,其败于俄国之手也在情理之中;在亚洲俄国扩张的成功得益于两大衰退的封建农业帝国----西亚病夫奥斯曼土耳其和东亚病夫大清帝国,俄军在面对这两个庞大的封建农业帝国时拥有政治体制和以火药武器代表的先进的欧洲文明的双重优势!

而稍强一些的英国与法国与俄国并不接壤(俄国虽然在1812年的法俄战争当中依靠辽阔的国土和寒冷的气候以及焦土政策挫败了法国的进攻,但法国最终是败于以俄普英奥为首的“反法同盟”之手);中欧的强国德国直到1870年代才完成国家和民族的统一,东方的日本在19世纪后期的明治维新以后才强大起来,当德国与日本强大起来之时,那么俄国在正面战场上面对德军与日军是不堪一击:一战时的德军和日俄战争时期的日军对俄军都是一边倒地完胜,日本自从19世纪后期崛起之后就极大地限制了俄国在远东的扩张。


土耳其人在18世纪初期以后开始饱受俄国人的欺凌,这都怪愚蠢的土耳其人自己,怪土耳其人对俄国采取姑息其壮大和养虎遗患的策略,1711年土耳其人在俄土战争当中在土军的巨大的包围圈中放走了俄国的“祖国之父”彼得一世:

1711年彼得一世和叶卡捷琳娜正式走进婚姻的殿堂。2月19日举行婚礼,3月6日,又一起奔赴前线去进攻土耳其。1711年7月7日,土耳其人和克里米亚鞑靼人的十八万大军成功地在普鲁特河包围了总共只有四万名官兵的俄国军队。的确,土耳其人比俄国人多三倍,占绝对优势,可是土军无论如何也难以对付得了经过军事改革和拥有火药武器优势的俄国军队。战斗持续了三小时,有七千土耳其人被击毙。俄国的大炮使土耳其的军队受到的伤亡惨重。

虽然暂时打退了土军的进攻,但是对于身陷包围圈中的俄国军队来说,每过一个小时都是对它的力量的消耗:人没有粮食,马没有饲料。营中缺水,因为靠近水源的地带被对岸鞑靼人的火力控制着。视力可及的前方是敌人的篝火和马群。敌人精锐部队就在几百步开外的地方扎营:士兵活动的景象历历在目,而且不时可以听到有断续的陌生口音传过来。

俄军已经不可能取得战役的胜利了,甚至连彼得的钢铁神经也挺不住了。彼得陷人土耳其军的重围之后,绝望已极,发疯似地在兵营里跑来跑去,捶胸顿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的左右大多认为,此番陛下所受的打击过于沉重。军中众多的军官眷属,啼泣不止,叶卡捷琳娜身边的侍女、女官也失声痛哭。

7月10日,俄军已经打败土军的三次进攻,消灭敌人8000多人,但是俄军已是弹尽粮绝,上下一片恐惧,彼得甚至写好了遗书,摆在俄军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是投降;二是作无谓的抵抗。沙皇在召集的几次军事会议研究突围方案,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人提投降的事。彼得决定扔掉影响部队迅速行动的一切多余东西,将现存食品分给全体将士。清楚地向敌人说明:俄军宁死不降。

就在彼得与俄军即将迈向最后毁灭的时候,叶卡捷琳娜却镇定自若,并给彼得指出了第三条路,劝彼得同土耳其讲和,还指出了最佳方法是先贿赂土军总司令,当场献出了自己的全部金银首饰和金币,并号召随军的女眷捐出大量的金银财宝。结果,和谈成功,俄军在交出亚速要塞并解散亚速海舰队之后从土军的重围中完整撤出,免遭灭顶之灾。(在这里一并感谢沙菲罗夫高超的外交手腕和俄军将士破釜沉舟的气势)。

如果在1711年的战争当中土耳其人一窝端掉了彼得一世及叶林捷琳娜为首的俄国皇室,那么俄国后来的历史肯定会被改写的:因为彼得一世和叶卡捷琳娜都是俄国历史上相当有作为的皇帝。

本文内容于 2013/10/4 20:39:49 被中国韬光养晦编辑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