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驳斥“中国文明西来说”--黄帝是中国文明的起源

颉强 收藏 27 3008
导读:1894年伦敦大学教授拉克伯里(Terrien de Lacouperie)编撰《中国古文明西来论》一书(《Western Origin of the early Chinese Civilization》),他将巴比伦古史与中国古史相对比,武断的认为中华民族、中华文明皆来自古巴比伦。如说巴比伦的楔形文字为中国的八卦与文字之源;中国小麦系巴比伦传入;一年四季、置闰月、12甲子循环,60年为一纪等皆来自巴比伦;巴比伦的酋长奈亨台(Nakunte)于公元前2282年率领巴克(Bak)族东迁,此酋长即

1894年伦敦大学教授拉克伯里(Terrien de Lacouperie)编撰《中国古文明西来论》一书(《Western Origin of the early Chinese Civilization》),他将巴比伦古史与中国古史相对比,武断的认为中华民族、中华文明皆来自古巴比伦。如说巴比伦的楔形文字为中国的八卦与文字之源;中国小麦系巴比伦传入;一年四季、置闰月、12甲子循环,60年为一纪等皆来自巴比伦;巴比伦的酋长奈亨台(Nakunte)于公元前2282年率领巴克(Bak)族东迁,此酋长即黄帝,巴克族即中国所谓的“百姓”。

中国人面对这样的论说,没有任何依据论说中国的古代史,具有辩证思维的中国古代文明的论说。中国的文明是不是都是来自于巴比伦,苏美尔的楔形文字是中国八卦与文字之源。既然古巴比伦应该具有八卦和汉字。黄帝戰蚩尤与倉颉創字都是中国历史的史实,如何验证这个历史的史实,除了文献记载的黄帝时期以外,考古发掘也是辅助验证的依据。最重要的是理解倉颉創字的原理和思维,验证黄帝时期。中西方的文明是不是早期存在过交流,也是可以通过中国的神话和传说,与古希腊的一些神话和传说比对也就是可以理解一些思路上的先后关系。西方的文明主要源于宗教。中国的文明源于抗击动物灾害,也就是文献中的蚩尤,蚩尤的原型就是野猪群落。这些也融入在倉颉創字的字义之中。

“黄帝”也称为轩辕,公孙,从字义上分析,都与黄帝戰蚩尤有关,黄帝是辨析良莠,分辨善恶之意,轩辕指南车是战胜蚩尤的重要工具,公孙也是抗击动物蚩尤的思维。没有丝毫巴比伦迁移的意思。恰恰相反,中国文明起源于黄帝战蚩尤,起源抗击野猪灾害的涿鹿之战。所以,研究和确定中国古代历史的框架结构,研究黄帝戰蚩尤是中国文明的源头具有重要的意义。中国文明是不是辐射到西方的一些文明古国,这些也是有些蛛丝马迹可以探寻的。例如“龍”是中国古代的意识的表述,龍的原型存在多种说法,唯一正确的也就是从“龍”和“龙”的字义中确定。龙:尤匕,“尤”指蚩尤,匕:被杀。龙:指蚩尤被杀。“龍”:立月、匕(首)、己彡,月:指肉,动物身体部位均为“月”旁,立月:即为长肉之意。匕(首),杀头,甲骨文“龍”字,也就是具有獠牙的动物头上架着一把“辛”字的匕首,己彡:己:身体部位,彡:多,指多次劈杀。己彡:碎尸之意。“龍”的字义为长肉、杀头、碎尸之意。显然,这个动物的原型是豬,并不是“蛇”。蚩尤在涿鹿被斩杀,尸体被分解,简体“龙”和繁体“龍”都是指蚩尤,豬的含义。这一点是完全可以确定的。

九黎:黎:黍饣,以黍为食的动物,九:也是指长久,久远之意,“九”字形似“尢”字,九黎指蚩尤,也是指豬。以黍为食的豬。九黎族,“族”形声“豬”,文献记载:“舜时有人豢龍。。。命之族”。龍、豬、蚩尤、九黎以及三苗都是指动物豬,而不是指人类部落。

涿鹿形声猪猡,涿:氵豕,氵:多,象水一样多,绵绵不断的意思,豕者为豬。涿鹿指很多豬和鹿出没的地方。蚩尤是中国文献中,传说中的恶神,其实,不是人类部落的首领,而是,野猪群落的总称。理解黄帝戰蚩尤,就必须理解蚩尤是野猪群落,这是最基本的概念。

我们现代人一直把“龍”作为中华民族的图腾来尊奉,“龍”是帝王将相的象征。最初的“龍”称为蒼龍,蒼:艹倉,倉:倉颉的倉,倉:人启,指人类启蒙之意,艹:杂草、毒草,含有贬义。蒼:也就是从蚩尤(野猪)灾害中得以启发人类的意思,蒼龍特指倉颉創立了“龍”字。龍的原型是豬。有人自誉为“龍的传人”,不仅不知道“龍”的原型是豬,而是,是长肉,杀头,碎尸的豬,这样解读字义,我想没有人在为“龍的传人”而骄傲和自喻了。前段时期韩国的学者,认为蚩尤是韩国人的祖先,与自喻“龍的传人”犯有同样的愚蠢错误。

倉颉創字也就是仿生学中仿豬学創立了文字体系,称为象形文字,也称为鸟虫书。埃及的聖书并不能称为象形文字,只能称为图画文字。苏美尔的楔形文字也不是象形文字。只有中国仿豬学創立的文字体系,才可以称为象形文字。“象”属于“豬”属动物,“象”字中含有豕,象的字义就是仿豬的含义。象形也就是倉颉創字的唯一原理,从野猪灾害中創立启发人类的象形文字,所以,倉颉創字具有辩证的思维,倉颉創字是启蒙人类思维的也是唯物的文字体系。这种辩证唯物的思维逻辑是任何古文字体系中所不具备的特点。巴比伦的楔形文字传到中国,是八卦和文字之源,这样论说并不符合象形文字的原理。埃及的聖书只能算是表意图画,苏美尔的楔形符号,都不能称为“文字”,因为,只有具备仿豬学創立的符号才能称为“字”。

“字”:宀子,宀:“家”字首,并不是“宝”盖头。家:宀豕,豕者为豬,“家”的字义指活着的豬,冢:冖豕,指死了的豬。“字”:宀子,也就是以“家”字中“豕”的演变、派生的思维逻辑为“子”。正符合象形文字中仿豬学的含义。

有人认为倉颉創字是一个传说,并不可信。因为,考古学中没有找到倉颉創字的实物。最早的文字实物是甲骨文。结绳说,八卦说,文字演变说,陶符说等等,都是后人对文字創立的不理解,主观臆断的文字起源说。没有丝毫的科学依据,倉颉創字说是唯一正确的史实,也只有从字义中分析得出倉颉創字的原理。倉颉創字的性质,甚至,可以从倉颉創字的字义之中理解黄帝战蚩尤的历史事件,解读倉颉創字本身。只要是仿豬学創立的文字体系,都是倉颉創立,史前的陶符,史后的甲骨文,籀文等都不能称为“字”,“字”是倉颉融入了仿豬学,启蒙人类心智的字义,才能称为“字”。字义也就是倉颉創字之时所要表述的含义,也就是文字的本义。文字的字形也就是当今使用的文字字形,包括简体字和繁体字。当今使用的文字就是沿袭了倉颉創字的字形,只要解读一些关键字的字义,也就可以解读黄帝时期,解读倉颉創字的辩证唯物的思维逻辑,也就是解读倉颉創字的本义。

中国的文字西来说并不成立,中国的文字源于倉颉,倉颉創字的思维源于“近取豬身,远取豬物”的仿生学思维。倉颉創字就是中国古代历史的史实,任何人和任何群体是否认不了的。仿豬学的思维已经固化在文字的字义之中,只有理解如何分析倉颉創字,也就是分析当今文字体系,也就是逐渐可以理解倉颉創字。可笑的是当今文字学学家,尊奉东汉的许慎的《说文解字》,尊奉许慎为字聖,倉颉为神话和传说,实际上,就是间接的否认倉颉創字,否认黄帝战蚩尤的历史。迎合了中国文字西来说,中国文明西来说的错误观念,大有学说崇洋媚外的奴性,没有一丝探索中国本土文化、本土文明的精神。

我们否认自己的历史,由来已久。我们的文明史从孔子开始,就搞起了民族虚无主义、疑古从那时就开始了。《论语》说孔子不语“怪力乱神”,在整理古籍时,“述职方以除九丘”、“断自唐虞以下讫于周”,剪裁了他认为不合适的许多上古档案史料,如西周《诗经》3000首到孔子整理时变成了《诗经》305首了,活生生斩断中华古史,剩一鱼尾。凡是尊奉孔子的都有这样的陋习和恶习。另外,孔子已经是一个不识字的混球,这一点也许没有人真正的知道。许慎的《说文》多次引用孔子的解字的说辞,没有一个字是正确解读其本义,甚至,倉颉創字这个典故,孔子也从未听说。如犬字,孔子解读一看就知道是“狗”,图画文字也就是源于孔子。犬为犭,犭者为猪,豕者为豬,犬的含义应为豕,并不是指“狗”。“狗”:犭句,句:临时、暂且之意,狗临时归类于犬类,犬的本义是豕。孔子解读的其它文字,同样存在错误,象形文字是仿豬学文字,不是图画文字。孔子是不能理解“象”的字义,也就不能解读任何一个字的字义。许慎沿袭了孔子说字的方式,《说文》仅仅是一本解字的反面教材。

到司马迁时,胜于孔丘历史观,《史记》一个重要史识,就是确定了以《黄帝本纪》作为历史的起始点,这就奠定了《史记》在史学界的重要地位。不懂《山海经》等先秦史籍所载古民族图腾的内涵,怀疑《山海经》、《禹本纪》等先秦史书的真实性,“至《禹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也。”。司马迁不能理解大禹时期以前的历史,主要因为并不知道倉颉創字以字载史的重要意义,也没有解读倉颉創字的字义的辩证唯物的思维。仍然以神话和传说的形式载入了《史记》,解读黄帝时期,以及五帝时期也就必须从研究倉颉創字开始,从文字中解读黄帝时期的历史信息和文化信息。“蚩尤”是野猪群落,豬是龍的原型,倉颉創字的仿生学中仿豬学,这些都是解读黄帝时期,确定黄帝时期这个历史原点的基本常识。

《史记》并没有将“三皇五帝”史全部当成了中国的古代史的源头,而是,以黄帝时期的“怪力乱神”的神话作为中国历史的原点。并没有否认中国的古代史,只是存疑。也没有以“三皇”时期作为历史的原点,而是,以黄帝作为历史的原点。在汉代,能够做出这样的选择,也就是确定了《史记》的史学地位。三皇:伏羲、女娲、神農、巢皇、燧皇等都是三皇时期的历史印记。三皇并不是指实数“三”,而是,指很多。皇:白王,白:空白,王:旺盛。皇:从空白到旺盛之意。也就是对人类文化做出过杰出贡献的史前先民的尊称。

黄帝时期倉颉創立了文字,也就应该有了信史。倉颉称为史皇,字聖,没有丝毫过誉。倉颉創字是历史的原点,黄帝战蚩尤是这个原点时间点发生的历史事件,相互之间也就可以相互印证。这就是研究倉颉創字的字义的重要意义。司马迁不能真正解读倉颉創字的这个重要密码,也就不能真正的解读黄帝时期,这也就是《史记》中的不足之处。

而近代西方的崛起,产生了西方中心论,加上国内疑古派的长期质疑,到后来国内外西方中心论、民族虚无主义的大合唱,将中国历史的源体进行最大限度的虚无化。历史学界的学术无知的跟风,西方文明的盲目崇拜,造成这样结果,最终说成中国“东周以前无历史”的论断。造成这样的原因,主要是不能确定倉颉創字的历史史实,也没有意识到倉颉創字的字义之中解读黄帝时期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倉颉創字学是解读黄帝时期的金钥匙,重要的逻辑密码。没有这把钥匙,也就没有更好的良策解决中国的历史虚无化问题。也就是古代历史的逻辑不存在,难以让人信服。

中国历史界最大的悲哀就在于,本有古史记录的历史,后人就是要怀疑,要将其当成是神话或传说,最终彻底地虚无化中国的古代史。这个历史界的悲哀是历史学界对历史求实的态度和对倉颉創字学的空白造成的。中国古代史的历史框架结构还是成立的,三皇五帝、夏商周、春秋战国一直到秦。三皇时期属于史前时期,五帝时期主要以黄河流域发生的抗击自然灾害的历史时期,这段时期的解读首先就是确定黄帝时期这个历史的原点,空间的原点,事件的原点。确定这个原点的唯一思维逻辑的密码就是倉颉創字这个文字的原点相吻合,相互印证。倉颉創字的原点是“龍”和“豬”的思维逻辑。

原点的一个重要思路就是“人”。中国文字的“人”实际上给人下了一个最为精准的定义。人是自然界的一分子,人是可以战胜自然,創造自然,并且可以克服动物本能和天性的动物,人类的哲学也是斗争哲学等等,这些都融入在倉颉創字的字义之中。对倉颉創字学一片空白,是不能解读黄帝时期的,历史不可能再现,倉颉創字却固化了黄帝时期的历史和文化。

确定了黄帝时期这个原点,中国古代历史才能具备完整的框架结构。神话和传说也含有众多的历史信息,这是不容置疑的,我们没有找到方式和方法解读,把古代历史虚无化是不可取的。神话也是人话,只是反映时代先民的希望、愿景而已。传说也可能就是传记,倉颉:倉:人启,指人类启蒙之意,颉:吉頁,吉:吉利,頁:与首比对,頁:面部一下,首:面部以上。颉:吉利开头。倉颉創立文字是启蒙人类心智的,是吉利文明的产物,不是愚民的利器。不能解读倉颉創字归于神话和传说,不知“倉颉”两个字就是倉颉本人的传记,“传”也是通用的。所有的神话也是人类文化的一种表述,有些也是可以从字义分析中,得知神话所要表述的内容。

笔者坚决反对对历史进行虚无化。我们一谈到黄帝、倉颉、嫘祖立刻就有人反对,认为黄帝时期,国际上的学者不认同。中国文字外国学者是不是有所研究,中国历史学学者是不是研究到位。不能理解倉颉創字,也就是不能确定黄帝时期这个历史的原点。我们对倉颉創字的一无所知,怎么可能对黄帝时期的说服力。龍的原型是豬,为什么一定认同龍的原型是蛇,是熊,或者是其它。蚩尤是野猪群落,为什么一定要认定为人类部落首领等等。不仅大批的学者如此,而且众多权威机构也是如此。学说上的无知,态度上的盲目,思维上的低劣,逻辑上的混乱,学说研究方法上的僵化,造成了中国古代历史虚无化罪魁。

研究中国古代历史,首先建立整个中国古代历史的完整的框架,保证古代历史符合历史框架逻辑结构,而不是变形的历史框架。另外,确定黄帝时期这个历史原点,是建立古代历史框架的重点。如果没有这个历史的原点,也就是历史坐标没有原点,历史必然走到虚无化的老路上。中国的历史并不是以農业作为原点,也不是以城市建筑等作为原点,而是以黄帝戰蚩尤的涿鹿之战作为历史的原点,这个历史的原点也就是人类抗击动物灾害,野猪灾害作为起始点,形成的人类社会发展史。抗击动物灾害是中国文明的原点,也是人类意识形态统一的原点,也是人类社会形成的原点。

笔者不赞成中华文明史追溯到上万年,人类从事農业的活动可以追溯到上万年,但是,抗击动物灾害的历史,不能追溯到上万年。文明的概念也就是抗击不文明的动物灾害、自然灾害、瘟疫疾病等,这也是人类文明意识的统一。人类的历史分为人类动物史和人类意识形态的历史,具有人类意识形态的历史,也就是以黄帝时期作为起点。文明意识也是以倉颉創字统一以后的文明意识,人类的文明意识的统一也是起源于倉颉創字,这也就是創造性的原始社会。原始通常被认为是愚昧、无知,倉颉創字意义上的原始是统一在人类社会文明的基础上,也就是统一于抗击各种危害人类生存的灾害的基础上,創造性,斗争性,开辟性的原始。人类的文明是意识形态的文明,而不是物质的文明。倉颉創字也就表述黄帝时期抗击灾害中的文明意识,斗争意识,这就是人类的特性,倉颉創字意义上也是人性。

中国文明西来论是站不住脚。人类社会进入了阶级社会,不是彰显人类的文明,而是颠覆了人类的文明。中国历史就是这样,倉颉創字阐释了人类文明的本质就是与自然界灾害斗争的本质。西方语音语系并不能阐释西方的古代文明,只能进入了文献以后,才有文明的的追求。西方古代是不是有过中国黄帝时期的人类文明意识,也就是难以考证。倉颉創字只是表述了黄帝时期曾经出现过这样的文明,倉颉創字的文明意识也许就是在阶级社会产生以后,被淡化,被湮灭,成为绝学。笔者也是对倉颉創字的顿悟以后才开始对黄帝时期的研究和思考。

仅凭考古学和文献学对黄帝时期的研究,必然会发生时代上的错位,不能验证黄帝时期。验证黄帝时期的唯一钥匙就是藏经诶創字,可以避免时代上的错位。考古学仍然需要一定历史学力的阐释,阐释是解读历史的间接论据,使所研究黄帝时期原点难以对接。倉颉創字学正好可以弥补时代上的错位。

中国主流历史学界、知识界长期以来唯西方是瞻,保守陈规,思维僵化,谨小慎微、惟惟诺诺,长期无为,搞学术山头,甚至以所谓学术的严谨打压真知灼见富有开创的学术见解,同样助长了这些因素的孳生和蔓延。学说界追逐名利、虚荣,为政治所利用,长期的愚化和奴化的特性,也是没有真知灼见的学说,把古代历史虚无化,中国文明西来说,作为学说上无为的托辞。中国古代文明文化史的研究主要是一种理论、方向、逻辑上的正确,这是非常重要的,在这个基础上,再加上考古、史料、民俗、神话等进行综合的研究,就能得出比较合符历史真相的东西来......流波的一些研究之所以跳出了今天大多数人的思维,感觉就在于此。但是,没有意识到倉颉創字学的重要意义,还是难以有说服力的论据。

笔者认为中国文明起源于黄帝时期,倉颉創字阐释了黄帝时期的文明。当今世界的文明还停在对物质文明的追逐,并不能与黄帝时期抗击灾害的文明意识相媲美,中国人类文明是倒退,不是进步。世界文明的意识形态没有形成,城市、文字、青铜器不是文明,而是文化象征。中国文明是从抗击蚩尤灾害中建立了人类文明,不是西来说。应该说西方文明有可能从中国传播到西方去,倒是有迹可循。龍是豬是罪恶、魔鬼的象征,西方宗教中的魔鬼是蛇。“龍”成为“蛇”的时期,也许中西方的文化有过一段交流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