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抚养费与谁有关系?

狐狼001 收藏 0 75
导读:今天要谈的这个话题真的很宏大,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也不是我这样一个非专业网民所能捣鼓明白的,但是既然有人把“悖论”都能抒发的堂而皇之,那么作为公民(权且这样称呼),一样有权利,或者是有义务稍加参与。因为在我看来,“社会抚养费”的问题事关全体国民,正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2013年7月11日,浙江碧剑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有水向全国31个省级计生委、财政厅(局)申请公开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超生、计划外罚款)收支及审计情况,其中包括: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总额;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

今天要谈的这个话题真的很宏大,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也不是我这样一个非专业网民所能捣鼓明白的,但是既然有人把“悖论”都能抒发的堂而皇之,那么作为公民(权且这样称呼),一样有权利,或者是有义务稍加参与。因为在我看来,“社会抚养费”的问题事关全体国民,正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2013年7月11日,浙江碧剑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有水向全国31个省级计生委、财政厅(局)申请公开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超生、计划外罚款)收支及审计情况,其中包括: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总额;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预算;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开支;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审计报告。2013年9月1日,京、鲁、粤、沪等地14名律师“增援”吴有水,向国家审计署致信,追问社会抚养费“来龙去脉”。

截至昨天,即国庆节当天,22个省份在接到申请后陆续公开了上年度本省社会抚养费征缴总额,但仍有9个省未在法定工作日15天内就申请作出响应,其中江苏省财政厅和广东省人口计生委明确表示不予公开,不公开的理由是:“申请人申请公开与本人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求无关的政府信息”。

毫无疑问,江苏、广东两地政府的回应是强势的,更是弱智的,那么申请人与申请内容到底有没有关系?我们不妨就此做一个简单梳理。

首先,必须明确什么是“社会抚养费”。

社会抚养费,是极具中国特色的一项行政收费,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设立此项收费制度。其简单定义为,对不符合生育政策的公民征收一定数额的费用,用以调节自然资源的利用和保护环境,适当补偿政府的社会事业公共投入的经费。

社会抚养费的收缴工作一般由各省计生委部署实施,收费标准不一。具体操作细化为,省计生委发布行政命令,各县市监督落实,乡镇、街道负责收缴,然后将收缴所得统一上缴国库,用以国家财政统筹利用及补偿计划。

“社会抚养费”在2000年之前还有一个称谓——“计划外生育费”。这一名称变更的原因是,之前很多地方借打击计划外超生的名义,用粗暴的手段对超生户进行不设限的惩罚涉嫌侵犯 “人权”,所以才将“行政罚款”更名为“行政收费”。

然而,称谓的变更,并不代表行施手段的规范化。

先来看看早期一些地方在执行计划生育政策上的一些力度:“一胎环,二胎扎,三胎四胎杀杀杀”、“ 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 “该扎不扎,房倒屋塌;该流不流,扒房牵牛”、“通不通三分钟、再不通,龙卷风”…..

撇开这些无人性、非人道的强盗手段不说,2006年4月28日的瑞安新闻网报道:瑞安市一对夫妇“因未领取结婚证和生殖健康服务证而违法生育第一胎”,被征收高达40万元的“社会抚养费”! 2013年8月2日,《一个百强县的财政“敛财术”》 一文称“驻马店西平县所有的党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企事业单位有超生子女的干部职工,均需再次缴纳高达数万元的超生子女社会抚养费,总额高达5亿元”。而一些地方对于符合规定条件经批准生育二胎的公民也征收一定的费用,叫做“社会补偿费”。

从具体的事例中可以看出,收缴社会抚养费也好,收缴计划外生育费也好,已经不能用简单的“行政收费”来形容,它已经成了相关部门敛财的渠道。据一份报告显示,某地一年收缴的社会抚养费已经超过工商管理费。面对如此强烈的诱惑,相关部门还能淡定吗?

社会抚养费征收办法等一系列国家政策明确规定,对计划外生育户的收缴所得,必须统一上缴国库。可事实是怎样的呢?,《山东省计划生育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明确规定,社会抚养费应当全部用于计划生育事业。省、市地、县(市、区)三级计划生育部门按5:10:85的比例分配使用。也就是说社会抚养费的85%归县级计生委支配。试想,如此收费与“调节自然资源的利用和保护环境”有什么关系?可见,这种收费政策不过是为养肥某些机构提供了保护。

现在,让我们回头再来看看江苏、广东两地的“无关”回复。

甭管是粗暴的“行政罚款”,还是相对温柔的“行政收费”,总之计生部门收不到钱决不罢休,对此,我们不做议论,谁叫你违规超生呢?如果说,超生者属于错误的一方,那么,没有超生的大部分人是不是应该对这部分资源(社会抚养费)共享呢?只有将这些缴来的经费用于公共事业,才可以达到“平衡自然资源”的目的。可实际情形是,所谓的“社会抚养费”正在被一少部分人和机构暗中瓜分,“自然资源”却被如期分摊,这是不是对未超生者权益的侵犯?申请信息公开的人也是社会一份子,怎能说与他没有关系?

“计划生育政策”看似“国策”,实则就是少数人谋利的法宝。因为每个省份、县市收费标准不同,所以相对于国家财政来说,它就是一笔糊涂账。收缴了多少、合法支出了多少、回归财政的有多少、实际用于公共事业的有多少,社会大众毫不知情。在这种混乱状况下,公民申请政府将这笔“全民财产”公开示众,怎么就被江苏、广东政府视为不相干的申请?政府这个服务大众的“仆人”怎么可以喧宾夺主,替“主人”当家呢?

对于江苏、广东政府无理拒绝公开社会抚养费的申请,只能证明他们在这里面搞了许多不想被人知晓的猫腻。所以我斗胆建议:不但要所有的省份限期公开,而且为了再塑政府诚信,有必要组织社会各方面的力量(包括网民参与)成立调查机构,对所有省、县、市历年来征收的“社会抚养费”做一次彻底清查。具体的做法为,所有被征收了“社会抚养费”的家庭向调查机构提供缴费证明,然后统一数据,全面公示。只有这样,公开的数据才有说服力,这有这样,才能发掘该领域的腐败!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