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审讯时被踢坏睾丸,咋成警方自打耳光?

狐狼001 收藏 1 311
导读:由于证据不足王义被监视居住,图为警方提供的决定书。(南海网记者组摄) 临高青年投诉被警方踢坏一睾丸,图为当事人王先生。 (南海网记者组摄) 临高县人民医院出示的报告书。(南海网记者组摄) 9月29日,南海网独家报道了《临高青年称审讯被打睾丸坏死 派出所否认》引起网友的强烈关注。9月30日,临高县公安局做出回应,查明西门派出所协勤人员陈明桥协助办案民警看护王义时,在厕所内打踢了王义脸部及下身。目前,临高县公安局已对陈明桥涉嫌故意伤人事件进行立案


青年审讯时被踢坏睾丸,咋成警方自打耳光?

青年审讯时被踢坏睾丸,咋成警方自打耳光?


由于证据不足王义被监视居住,图为警方提供的决定书。(南海网记者组摄)

青年审讯时被踢坏睾丸,咋成警方自打耳光?



临高青年投诉被警方踢坏一睾丸,图为当事人王先生。 (南海网记者组摄)

青年审讯时被踢坏睾丸,咋成警方自打耳光?



青年审讯时被踢坏睾丸,咋成警方自打耳光?


临高县人民医院出示的报告书。(南海网记者组摄)

9月29日,南海网独家报道了《临高青年称审讯被打睾丸坏死 派出所否认》引起网友的强烈关注。9月30日,临高县公安局做出回应,查明西门派出所协勤人员陈明桥协助办案民警看护王义时,在厕所内打踢了王义脸部及下身。目前,临高县公安局已对陈明桥涉嫌故意伤人事件进行立案调查。(2013,10,2“人民网”《海南临高青年审讯时被踢坏睾丸官方称协警所为》)

刑讯逼供竟可以这么干,竟可以利用没有监控设备的“死角”——洗手间下手,然后“再被重新送回审讯室审问”?如果在洗手间屈打成招,案子就可以一朝了结?高!用电影《地道战》的一句台词来说,那就该叫做:高!实在是高!

事发就在眼前,人们当然不会忘记9月30日“南海网”的一篇报道《男子称审讯时被打致睾丸坏死 派出所否认打人》。在那篇报道中,派出所方面的话竟“连铁都咬得断”(注“这是我们家乡的一句俗话)那么硬:“假如的话五项检查不可能通过,看守所也不可能收押”、“睾丸被打伤的人不可能在看守所顶住一个月,假如早发病看守所早将情况向办案单位报告叫放人就医,但一直没有,王义的家人也没有向派出所反映”、“2013年9月18日,看守所的民警带王义到临高县医院检查时,还有家人陪同,办案民警到医院办案时也刚好遇上,当时还问王义有何事来检查,王义骂说不关我们的事,假如王义被抓当天睾丸被打伤,为什么等到关押二十多天后才去医院检查?”、“王义被关押期间可能心情不好等原因,导致自身有发病的可能,或者他本人有病史”。

只不过这位派出所负责人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当初通过“五项检查”的事实和严肃性。他竟没拿自己的脑子想一下,当初带到派出所和送入拘留所时一个好端端的青年,怎么一下子成了那样?如果有点警情意识,如果不对“自家人”那么信任,如果没有“其它”原因,何至于一口咬死?何至于到头来一点“退路”都没有?

但“南海网”不干了,他们“不依不挠”了,于是警方“自打耳光”的情况出现了:因为自“9月29日下午18时07分起,南海网以‘临高青年称审讯被打致睾丸坏死派出所否认打人’为题,对该事件进行了首先报道,后新浪网、搜狐网等进行了转载”,所以“海南省公安厅和临高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责成临高县公安局迅速查明事情真相,尽早落实处理结果”。

于是总算有了结果,西门派出所协勤人员最终承认于2013年8月22日晚协助办案民警看护王义,在8月23日凌晨零时许,王义提出要小便。陈明桥在带王义到厕所小便时,因加班产生不耐烦情绪,在厕所内打踢了王义脸部及下身。只不过在这里,“再被重新送回审讯室审问”这样的情节已经“不复存在”,因为此处无人提及。

呵呵,一个协警、一个“死角”、一个自以为得计的另类“刑讯逼供”,终于被拖到了光天化日之下,终于见了阳光。虽然现在有了“9月30日上午,该局有关领导带队到王义家中慰问……”、“为还受害人公道,尽快消除不良影响,临高县公安局已对陈明桥涉嫌故意伤人事件进行立案调查,并积极协调海南省人民医院相关科室,帮助王义尽快获得有效治疗,争取早日康复”的“圆满”结局,但由“自打耳光”所带来的尴尬,还是让警方挂不住脸。

我写这篇文章,并非想拿临高县公安局西门派出所说事,只是想大喊一声:不管是在编警察还是协勤人员,都必须按《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行事,都必须对法律持应有的敬畏,都必须记住不得“刑讯逼供或者体罚、虐待人犯”,这是最起码的常识。任何人如果胆敢挑战法律,那么必将自食其果,由执法者变身为人民的罪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