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经难, 传经更难(转载)

幽灵寂寞 收藏 0 419

《西游记》第八回《我佛造经传极乐观音奉旨上长安》云:

一日,如来佛祖唤聚诸佛、众弟子, 对大众说:我今有三藏真经,可以劝人为善。我待要送上东土,叵耐那方众生愚蠢,毁谤真言,不识我法门之旨要,怠慢了瑜迦之正宗。怎么得一个有法力的,去东土寻一个善信,教他苦历千山,远经万水,到我处求取真经,永传东土。谁肯去走一遭来?

观音菩萨道:“弟子不才,愿上东土寻一个取经人来也。”

如来见了,心中大喜道:“别个是也去不得,须是观音尊者,神通广大,方可去得。”

凡作一部大书,必有提纲挈领之处,然后线索在手,丝丝不乱。此一回为取经故事千头万绪之总纲, 不明此, 则极易被后面取经过程中的精彩故事所迷惑。

从这个总纲可以看出: 取经的最初缘由, 是如来佛祖要传经,而不是唐僧师徒要取经, 甚至没有任何人想要取他的经。这段提纲挈领的文字, 数百年来竟无人读破, 国人啊, 太善良了, 误把传经作取经。

如来佛祖要传他的经, 要把他的经永传东土,难度其实是挺大的。

怎见得? 是万水千山, 路途遥远吗? 不是, 是那方众生愚蠢,毁谤真言,不识旨要,怠慢正宗。这是从正面描述的“传经难”。

那么, 我堂堂中华真的很愚蠢吗? 以至让佛法无边的如来佛祖都感到传经难, 我们来看《西游记》是怎么讲的:

1. 福陵山云栈洞的猪八戒同志, 此时扮演的角色是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匪类”。猪八戒同志因为没有个赡身的勾当,只是依本等吃人度日。

猪八戒在为匪的时候, 是靠“吃人”来过生活的, 而且还是“依本等吃人”的。可见猪八戒同志为匪是有“几不杀”,“几不抢”原则的, 说明他仅仅只是为了解决最基本的生存问题。

菩萨点化他道:“古人云,若要有前程,莫做没前程。你既上界违法,今又不改凶心,伤生造孽,却不是二罪俱罚?”

猪八戒同志道:“前程前程,若依你,教我嗑风!常言道,依着官法打杀,依着佛法饿杀。去也,去也!还不如捉个行人,肥腻腻的吃他家娘!管什么二罪三罪,千罪万罪!”

猪八戒同志非常的直率, 他根本不信佛, 他只相信填饱肚子比犯多少罪都强。

2. 菩萨将袈裟、锡杖拿到长安城里卖。遇到几个水陆法会主持人落选的愚僧,倒有几贯村钞。愚僧问道:“你的袈裟要卖多少价钱?”菩萨道:“袈裟价值五千两,锡杖价值二千两。”那愚僧笑道:“这两个癞和尚是疯子,是傻子!这两件粗物,就卖得七千两银子?只是除非穿上身长生不老,就得成佛作祖,也值不得这许多!拿了去,卖不成!”

愚僧, 倒有几贯村钞。这是小富小康这一阶层的代表, 手上有几个钱的人,更是佛教内部会员的代表, 而且还是级别很高的会员, 因为是水陆法会主持人落选的。他们虽然披着佛教的外衣, 其实心里压根都不信佛, 他们非常的现实, 就是对长生不老、成佛作祖都明确的表了态: 没有兴趣。

3. 我们再看皇宫贵族这一阶层, 太史丞傅奕大胆的上疏皇帝“谤”佛:

西域之法,无君臣父子,以三途六道,蒙诱愚蠢,追既往之罪,窥将来之福,口诵梵言,以图偷免。自五帝三王,未有佛法,至汉明帝始立胡神。然西域桑门,自传其教,实乃夷犯中国。

言礼本应事亲事君,而佛背亲出家,以匹夫抗天子,以继体悖所亲,若遵无父无君之教,正所谓非孝者无亲。

太史丞傅奕, 不仅不信佛, 还“谤”佛, 专拣佛的坏处说, 直接了当的提出“佛教有害”论。

由此可见: 说我中华众生愚蠢,非真。我看这做恶的, 势利的, 权贵的, 一个个的既不愚,也不蠢。说毁谤真言,这倒不假。几乎是人人诋毁, 个个诽谤。

无量无边的佛法在我中华大唐社会最底层的尚未解决最基本生存问题的人员中, 没有市场。在小富小康, 手上有几个钱的人员中, 也没有市场。在上层贵族官僚中, 更没有市场。

要到一个没有市场的地方去推广自己的产品, 真是难啊!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