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女子24次人流纪录”谁该反思?图


图文无关 9月26日是第七个世界避孕日,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1-8月,在该院接受人工流产的有5000多例,其中1/4是重复流产,年龄最小的女性只有15岁,而同一女性人流最多的高达24次。出生于1982年的宋女士创下了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的记录:人流次数达到24次,几乎每年都要到医院妇产科“报到”。(9月28日人民网)

“80后女子24次人流纪录”谁该反思?图

图文无关 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人流特别是多次人流,其危害性是相当大的。按照专业的说法,人流可造成宫颈不同程度的损伤,易引发早产;会妨碍今后妊娠时胎盘的正常植入,引发产后大出血;有碍胎儿正常发育和生长,并可使产程中胎儿窘迫症或窒息机率增加……总之,人流利少弊多,育龄妇女应尽量减少人流。80后女子宋女士24次人流创纪录,难道仅仅是的宋女士事情?全社会都必须反思。

“80后女子24次人流纪录”谁该反思?图


图文无关 首先要反思的当然是宋女士。俗话说得好,要乖自己乖,要巧自己巧。24次人流的始作俑者和罪魁祸首不是家长,不是老师,甚至不是让其怀孕的男方,而是宋女士。你爱惜自己的身体吗?你懂卫生常识吗?你的性观念、性道德正确吗?诸如此类的问题,必须从自身找原因,才能避免“被怀孕”、“被人流”的悲剧重演。

“80后女子24次人流纪录”谁该反思?图


图文无关 其次,医院必须反思。宋女士进行了24次人流,每次进行人流时,医院和医生对其进行卫生常识提醒和普及了吗?尽到医生关爱患者生命、救死扶伤的天职了吗?是否具有起码的人文情况和人性关爱?有些医院和医生,唯利是图、见钱眼开,居然公开宣传、鼓励人流,到底安的什么心?这不是笔者信口雌黄,有去年6月26日《新京报》报道为证:近日,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再次遭遇举报。今年4月,石家庄最美妈妈团向河北省扫黄办举报,这家冠以“红十字”的医院,在校园发放低俗杂志,倡导人流,有违红会精神。举报随后被立案。

“80后女子24次人流纪录”谁该反思?图


图文无关 再次,家庭和学校也要反思。去年5月26日《金陵晚报》报道:19岁的小琴是南京一所高校的大二女生,竟然在一年内人流4次。当记者问她为什么不爱惜自己时,小琴耸了一下肩膀,无所谓地说:“我不会用避孕套。”大二学生不会用避孕套,家长没有责任?学校能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整个社会都该反思。如果不是社会上性自由、性开放、性大胆、性泛滥、性无所谓等风气影响,不是“遍地皆是红灯区”的社会现实,不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价值影响,小琴或许不会见了网友就上床,宋女士或许不会创下24次人流纪录。

“80后女子24次人流纪录”谁该反思?图


“80后女子24次人流纪录”谁该反思?图



“80后女子24次人流纪录”谁该反思?图



“80后女子24次人流纪录”谁该反思?图



“80后女子24次人流纪录”谁该反思?图


图文无关 既要反思,更要行动。避免一年4次人流和24次人流悲剧重演,需要落实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三位一体”的责任;需要让性教育堂而皇之地走进课堂、走进社区,特别是要走进落后边远地区;尤其需要每个人洁身自好,爱惜身体,珍视健康,这既是对个人、对家庭负责,也是对未来、对社会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