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乙己出书

逐客令588 收藏 1 298
导读:---孔乙己自从被丁举人打折了腿后,生活比过去更加艰难,没有人再雇他抄书,他自己也再不敢动窃书的念头了。拖着残腿的孔乙己彻底断了经济来源。 有好心人看孔乙己实在可怜,接济他一两顿饭的同时,也为他谋划道:“现在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什么都靠不到的就像短衣帮一样,可以凭力气打工挣饭吃。你虽然无山可靠,无水可吃,连力气也没有几分,但你多少也算是个读书人,何不试试用笔赚点钱花?据说,现在有个行业叫‘自由撰稿人’,是靠写稿赚钱的,你何不一试呢?”   孔乙己虽第一次听说自由撰稿人这个新名

<P>---孔乙己自从被丁举人打折了腿后,生活比过去更加艰难,没有人再雇他抄书,他自己也再不敢动窃书的念头了。拖着残腿的孔乙己彻底断了经济来源。

有好心人看孔乙己实在可怜,接济他一两顿饭的同时,也为他谋划道:“现在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什么都靠不到的就像短衣帮一样,可以凭力气打工挣饭吃。你虽然无山可靠,无水可吃,连力气也没有几分,但你多少也算是个读书人,何不试试用笔赚点钱花?据说,现在有个行业叫‘自由撰稿人’,是靠写稿赚钱的,你何不一试呢?”

<P> 孔乙己虽第一次听说自由撰稿人这个新名词,但知道这是读书人的事。“既然是读书人的事,就姑且做一回自由撰稿人吧。”孔乙己拉了拉他那破成鱼网般的长衫。

于是,孔乙己以自己的破茅屋为抵押,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从银庄贷得200元现钞,购来稿纸、信封、邮票等物,在一个破磨盘上开始写作。

前五天,孔乙己写的都是八股文章,寄出去后如泥牛入海。

<P> 好心人看了他留的底稿就劝他:“现在,连纯文学都已经不吃香了,谁还看你的八股文,你应该写通俗一点的,刺激一些的,再不行,写些奇闻逸事的也有人看,比如你可以写写名人鲁迅。”

孔乙己过去对通俗文学一向不屑一顾,但到这时候,也不得不勉强提笔去写。用三天时间,又分别写了《我和鲁迅的一段交往》、《再论窃书不算偷》、《茴字第五种写法考证》等三篇文章(后两篇孔乙己还是写成了八股文),贴了邮票又往外寄。

到第九天,孔乙己收到了一封某写作协会寄来的信,心中一阵狂喜,以为前几天的稿子被采用了。急忙拆信来看,却是一页打印的广告。仔细看内容,倒也与自己有关,广告里写道:

“你想做自由撰稿人吗?你希望每天收到几十张汇款单吗?我们愿意帮助你快速成为高级‘写手’,教你怎么‘移花接木’、怎么‘改头换面’、怎么‘一女嫁二夫’、‘一鸡生百子’……只要你学会我们的招术,包你天天都能收到几十张稿费的汇款通知单,钞票滚滚而来。要学全部秘诀,请汇款50元到A地B小姐收,款到即寄秘诀。”

<P> “真有此等好事?不至于吧?”孔乙己半信半疑,在破茅屋里来回踱了半天,终于还是被“每天几十张汇款单”所吸引,咬咬牙,拿出50元按地址寄出买“秘诀”了。

过了一星期,做自由撰稿人的“秘诀”果然如期寄来,孔乙己打开看过一遍,苍白的脸气得发青:“真是岂有此理,剽,即窃也,此窃非窃书之窃,为读书人所不耻也。”接着又之乎者也恨恨地发了一通牢骚,什么“君子固穷”之类,叫人半懂不懂的。

<P> 又过了一星期,孔乙己又收到了一份寄自某出版社的用稿通知,展开细读如下:

孔乙己先生:

您的大作《我和鲁迅的一段交往》已通过终审,拟将刊出,首先祝贺您的成功。

<P> 为了能使你的作品迅速面世,我们期望得到各位作者的大力支持,凡被我社选用稿子的作者,请务必资助刊有本人作品的集子10册,每册定价10元。作者在收到此通知后半月内,请将订书款寄到出版社,款到后即安排编发作品,逾期将作自动放弃处理。编发作品同时将给每位作者支付稿费。

孔乙己看完通知呆了半晌,想想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要赚他稿费,自然得先出点血,狠狠跺了几脚,又把100元钱寄了出去。

<P> 十天后,孔乙己收到了三样东西。

第一样是一捆书,打开一看,就是刊有自己作品的十本集子,但这些集子纸张、印刷都非常粗糙,而且竟然找不到刊号,估计是非法出版物。

第二样是稿费通知单,一看金额:八元整。

<P> 第三样是一封信,打开一看,是一份获奖通知书,上写“你的论文《茴字第五种写法考证》被评为‘空噱头’杯论文大赛一等奖,请速寄50元以用于邮寄你的获奖证书”云云。

“妈妈的×。”孔乙己顺口骂了句他一向认为最粗俗的话。(程建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