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是中国历史上蒙古族统治者建立的统一王朝,建都大都(今北京),其创建者为元世祖忽必烈。

元朝自忽必烈定国号起,历十一帝,凡九十八年。从成吉思汗建国算起,历十五帝,一百六十三年。元朝统一全国后的疆域是:北到西伯利亚,南到南海,西南包括今西藏、云南,西北至今新疆,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其疆域之广,居中国各朝之冠。

蒙古族的祖先很早就生活在大兴安岭北段、额尔古纳河以东地区。唐代蒙古之名始见于史籍。蒙古族后西迁至蒙古高原,从事游牧畜牧业。金泰和四年(公元1204年),蒙古孛儿只斤氏族的贵族铁木真统一了蒙古高原各部。泰和六年(公元1206年),蒙古诸部在斡难河源的不而罕山(今蒙古的必儿喀岭)召开大会,铁木真被公推为蒙古大可汗,尊称“成吉思汗”(1206—1227年在位),意为「四海之王」或「可汗的可汗」。后世尊其为元太祖。立国于漠北,建立了蒙古政权。蒙古国建立后,不断向外扩张。继成吉思汗于1227年灭亡了西夏之后,成吉思汗三子窝阔台在即位后又进一步南侵,于1234年灭亡了金朝。1235年,他把首都定于和林(今蒙古之哈尔和林),并遣拔都率兵西征。1241年,窝阔台汗死,由其妻乃马真后摄政。四年以后,窝阔台汗之长子贵由被选为大汗(1246年-1248年),即后来所称的元定宗。贵由死后,其妻海迷失后摄政了三年,最后术赤次子拔都不顾察合台、窝阔台两家后裔的反对,于1251年拥立拖雷之长子蒙哥(元宪宗)为大汗(1251年-1259年)。此后,蒙古大汗之位即由拖雷一系所袭。

蒙哥死后,中统元年(公元1260年),忽必烈在开平(今内蒙古正蓝旗东)即位。随后战胜了争夺汗位的阿里不哥(忽必烈之弟),平息了汉人的叛乱,巩固了统治。至元八年(公元1271年),取《易经》「大哉乾元」之义,正式改国号为大元。次年,建都于大都。使蒙古人正式入主中原。忽必烈也就成了后来的元世祖。

至元十三年(公元1276年),元军攻陷临安(今浙江杭州),俘虏南宋恭帝及谢太后。至元十六年(公元1279年),元军在崖山海战中消灭了南宋流亡官员和宋军残部所重建的行朝,南宋王朝灭亡。

元朝是一个由军事贵族主要凭借武力征服建立国家,统治对武力有强的依赖甚至迷信,而军事集团和贵胄集团也借此掌握了很大特权。因此,面对一个空前辽阔的统一帝国所产生的种种社会矛盾和问题,元朝统治者往往高压的政策。

但是,元的高压政策,不仅没有收到统治者预期的效果。相反,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面都造成不少负面的影响,加速了自身的灭亡。

元朝的军、政体制与前代相比是较为健全的。中央政府的军、政统治机构,主要由中书省、枢密院、御史台构成。中书省领六部,主持全国政务,枢密院执掌军事,御史台负责督察。地方行政机构,分别为行省、路、府、州、县。行省是朝廷委派重臣到各地署事,行使中书省职权的简称。以后行省由中央临时派出机构转为地方常设的最高行政机构。除中书省直辖的腹里(河北、山东、山西)和宣政院管理吐蕃以外,元朝在全国设有岭北、辽阳、河南、陕西、四川、云南、甘肃、江浙、江西、湖广等十个行省。行省握有很大权宪,统辖路、府、州、县的政务,钱粮、兵甲、屯种、漕运、军事等等。元代行省制度是自秦汉以来中央集权制度的一个重大发展。

元朝军事制度是蒙古旧制和中原王朝军制的结合体。忽必烈建国后,保留了成吉思汗创立的四怯薛轮番入侍宿卫制度。元朝宿卫军队一般在万人以上,由皇帝或亲信大臣直接节制。担任京城(大都和上都)防卫的军队是侍卫亲军,到元末曾先后设置三十余卫,卫设都指挥使或率使,隶属于枢密院。镇守全国各地的是镇戍军。军队有蒙古军、探马赤军、汉军、新附军等。

蒙元入主中原,结束了长期南北对峙的局面,成为一个空前强大的王朝。加强了国内各地区、各民族间的相互联系,民族融合得到了进一步加强。加之蒙古西征后,在欧、亚各地建立了四大汗国,因此东西方的交通远胜于汉、唐时代,大大促进了中外文化交往。意大利人马可波罗在元世祖时来到中国,居住了十几年。记述他在东方见闻的《马可波罗行记》一书中,着重描绘了元代中国的风土人情,盛道东方之富庶和文物之昌明,大都等中国城市的繁华景象。从此,大大激发了西方人士的探奇之心,促成后来哥伦布等人的地理大发现。

元朝在经济、文学、艺术等方面,都有其独到之处。

元朝的经济仍以农业经济为主,但生产技术、垦田面积、粮食产量、水利兴修以及棉花的广泛种植等都超过了前代。棉花的种植范围进一步扩大,为棉纺织业的发展创造了条件。松江地区的棉纺织业尤为兴盛,那里出产的“乌泥泾被”名闻远近。当地农家妇女黄道婆,从黎族人民学到了先进的棉纺织技术,她把这些技术在家乡传播开来,并改进了棉纺织工具,为棉纺织业的发展作出了贡献。元朝畜牧业的发展体现在牧地的扩大、牧养设施的改进等方面。元朝的手工业生产除官办作坊外,民间手工业比较发达,行业种类超过前代。特别是新兴棉纺业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瓷器、印刷业也有较大进步。由于驿传制度的完善和海运的开通,国内外交通空前发达,商业比唐、宋时代有了很大的发展。城市繁荣,盛况空前,出现大都、杭州、泉州、广州等闻名世界的大都市。泉州是元朝最大的对外贸易港口,经常停泊着数百艘海船,大量货物在那里汇集和起运。至今屹立在泉州附近的六胜塔,就是当年引导海船进出港口的灯塔。

元朝在词和民间通俗文学的基础上,发展出一种新的文学体裁──曲。元曲包括散曲和杂剧两种。散曲是由词发展而成的一种近于民谣的新诗体,可供清唱,又叫清曲;杂剧除歌唱的曲子外,还有道白、表演,实际上是剧曲或戏剧。元代的散曲用词清新古朴,多世俗词句,常以不拘一格的体制塑造鲜明形象。著名的散曲作家包括有「曲状元」之称的马致远,以擅长杂剧而出名的关汉卿以及张可久、乔吉等等。像马致远脍炙人口的《天净沙》(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通过对一幅秋郊夕照图的描绘,委婉地刻画出旅人飘泊天涯的心境,成为经典名作。

元朝的杂剧,成就极其辉煌,优秀的戏曲作家辈出,而关(汉卿)、王(实甫)、马(致远)、白(朴)并称为元曲「四大家」。若以作品艺术性之高及对后世影响之深而言,则关汉卿的《窦娥冤》和王实甫的《西厢记》堪称不朽的杰作。《窦娥冤》通过贫苦妇女窦娥含冤负屈被官府误判死刑的剧情,揭露官场的黑暗,并宣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报应思想。《西厢记》则讲述相国之女崔莺莺和书生张生,勇于冲破封建樊笼,历经千辛万苦,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爱情故事,为世世代代中国人所传颂。

元朝在其他艺术方面的成就也不小。书画方面,元初书坛三大家赵孟、鲜于枢和邓文原,提倡「专以古人为法」,深研晋、唐先贤的书法,对元代及后世书法的影响甚大。其中赵孟以一代文豪兼工书画,他精通各种书体,而他的画也是山水、树石、人物、走兽无一不工,实为元代书画的一代名家。建筑方面,元代有很多宏伟的建筑,其中元大都的建设可为典范。大都为元之国都,也是13-14世纪世界上最宏伟壮丽的城市之一。它花了十八年的时间建成,其严整的规划布局,建筑的技术、艺术水平都是当时世界上罕见的。元代统治者为了修建这座规划庞大、辉煌宏丽的都城,调集全国各地大量优秀工匠,同时,大量西域人也为大都的建设贡献了自己的才华。明、清的北京城就是在元大都的基础上改造和扩建而成的。 陶瓷艺术在元代也有进一步的发展,其特色是青花瓷器的制作。青花是用氧化钴作颜料在陶胎上描绘纹样,然后上白地蓝花的透明釉加彩绘。中国青花瓷的发展,便运用唐代三彩技术并学习、改良西亚的青花技术而来,到了元代中叶臻于成熟,其工艺水平超于前代而远销世界各地。

元朝自忽必烈以武力夺取皇位以来,原有的贵族民主制度被废弃,导致其最高统治层极其不稳定。由于政治见解无法以文明的方式来得到体现,只有转为暴力,元朝上层因此经常出现皇位争夺的斗争,这些斗争极大的损耗了元朝的实力。元朝末年,统治更加不得安宁,宫廷政变、后妃之祸、权臣专政接连出现,国家元气大伤。末代皇帝元惠宗的执政时间虽然长,却长期不理朝政,恣意淫逸,使元朝统治更加岌岌可危。当时正好水旱疫疾及地震山崩等灾害相继而作,民生困顿,饥荒四起,而元室却仍然纵情挥霍、滥发钱钞,以致「物价腾踊,价逾十倍」。老百姓终于忍无可忍,铤而走险,由白莲教所创立之红巾军大起义爆发了。白莲教原是民间的秘密宗教团体,混合了佛教、弥勒教、明教等内容,鼓吹「明王出世」、「弥勒降生」。顺帝至正十一年(1351年),白莲教领袖韩山童和刘福通等拟于永年(今河北永年东南)聚众起事,以红巾为号,以韩为明王。因事机不密,韩山童被捕处死。同年五月,刘福通在颖州(今安徽阜阳)起事,组织红巾军四处攻城掠地。至正十五年(1355年),刘福通迎立韩山童之子韩林儿(?-1367年)为小明王,立国号曰宋,建都于亳州(今安徽亳县),旋又先后移驻安丰(今安徽寿县西南)、汴梁(即开封)等处。从此,倒元之斗争愈演愈烈。

刘福通起事后,各地群雄纷纷响应,起初大多奉韩林儿为主,后来逐渐发展为割据势力。在元末起事的群雄中,最值得注意者是平民出身的朱元璋。他在至正十六年(1356年)攻下集庆(今江苏南京),并以此为根据地,改称应天府。后来朱元璋先后扫平群雄,统一江南各地,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十月朱元璋命徐达、常遇春率兵北伐。次年正月,朱元璋在应天称帝,建国号明。至正二十八年(公元1368年)八月,明军攻陷大都,元顺帝北逃,结束了蒙元对中国的统治。以后,逃到漠北的元君臣仍沿用元朝国号,史称北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