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辛亥革命殉情殉道的妓女汤月瑛

yangjl4259 收藏 0 316
导读:汤月瑛的父亲是湖南巴陵人,因为经商的缘故在苏州安家落户。出生于苏州城区的汤月瑛,既聪慧又侠义,六岁时就能够诵读佛经。父亲去世后家庭败落,汤月瑛被奸滑之人卖入上海妓院充当歌妓。她的唱腔清澈高亢,欣赏过她的美妙歌曲的人,都怀疑惊叹她是天仙下凡。 汤月瑛七、八岁的时候,被浙江宁波一名大腹便便的富商,花费巨款赎身迎娶,“既贮以金屋,更资以铜山”。汤月瑛精于算计、擅长家政,宗族戚党都认为她是贤德之人。针对这名富商从事的不法勾当,汤月瑛一再予以劝说,“谏不改,再谏,三谏,终不改”,最后只好哭诉道:“人生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为辛亥革命殉情殉道的妓女汤月瑛

汤月瑛的父亲是湖南巴陵人,因为经商的缘故在苏州安家落户。出生于苏州城区的汤月瑛,既聪慧又侠义,六岁时就能够诵读佛经。父亲去世后家庭败落,汤月瑛被奸滑之人卖入上海妓院充当歌妓。她的唱腔清澈高亢,欣赏过她的美妙歌曲的人,都怀疑惊叹她是天仙下凡。

汤月瑛七、八岁的时候,被浙江宁波一名大腹便便的富商,花费巨款赎身迎娶,“既贮以金屋,更资以铜山”。汤月瑛精于算计、擅长家政,宗族戚党都认为她是贤德之人。针对这名富商从事的不法勾当,汤月瑛一再予以劝说,“谏不改,再谏,三谏,终不改”,最后只好哭诉道:“人生所以卓立于世者,志耳。既异其志,唯安其身。”

就这样,汤月瑛与该富商断然离异,陪伴母亲返回上海居住。她认为自己虽然是出身低贱的“萍梗之身”,却一直抱定高尚远大的“金石之志”;假如能够遇到一位情投意合的男权主人而充分展现自己的高尚品质、远大志向和超人才华,宁愿忍受百折千磨的人生苦难。于是,她在寓所门口悬挂“锁春楼”的牌匾,表明自己的志向在于选择情投意合的男性,并且以研读佛学经典修身养性、自娱自乐。

1906年前后,汤月瑛遇到了天降伟人般的男权主人张尧卿:“时,张君尧卿与孙中山先生共谋恢复汉族,事未成,满族购之急,逋逃沪上,相与邻居。月瑛探其事,伟之,遂盟白首。尧卿驻沪组织机关部,同志如孙君少侯、郑君子渔等,常密会谋进行。每会月瑛必与,每与必谋,每谋必实,每实所谋虽千金不稍惜。

丙午,尧卿谋起义浏醴旋湘,月瑛脱簪鬻珥促其行。甫抵湘,即[被]逮捕。月瑛闻捕[讯],星夜奔湘,誓以死赎尧卿。故尧卿得减死刑为坐狱,未与刘君遗[道]一同遇难者,实月瑛之力也。”

张尧卿名义年,以字行,善化县(今长沙县)人,与黄兴同乡。清末民初湖南地区的哥老会首领之一。他工书法,能文章,早在1900年唐才常自立军起义期间,他便通过毕永年与流亡日本的华兴会领导人孙中山建立联系,是革命党中的老前辈。“孙君少侯”,指的是光绪皇帝的授业教师孙家鼐的侄孙、安徽省凤阳府寿州大柳树人孙毓筠。

1905年,36岁的直隶候补道孙毓筠,受安徽同乡吴樾携带炸弹阻击刺杀出洋考察政治五大臣事件的感召,东渡日本在东京加入以孙中山为总理的中国同盟会。1906年即旧历丙午年春天,华兴会与同盟会的双重会员刘道一、蔡绍南从日本回国,在江西萍乡和湖南浏阳、醴陵等地联合会党首领龚春台等人,酝酿发动萍浏醴起义。孙毓筠等人也回到国内,计划在江苏、安徽一带运动新军以配合响应。

萍浏醴起义失败后,孙毓筠在南京被捕入狱,供称自己“只谈政治革命,不唱种族革命”,两江总督端方因此替他开脱了排满革命、造反叛逆的罪名,仅判处五年监禁。1911年(宣统3年)辛亥革命期间,他被革命党人救出,出任江浙联军总部副秘书长。

需要指出的是,刘道一、蔡绍南、孙毓筠、龚春台等人在湖南、江西边界策划发动的萍浏醴起义,一直是瞒着同盟会总理孙中山秘密进行的。作为湖南地区哥老会首领之一的张尧卿,在自立军失败后接受上海官方的引诱招降,协助清军总兵颜琼林拿获唐才常的重要助手、护卫队官师中吉,在此后几年里与流亡海外的孙中山也断绝了联络。

所谓“张君尧卿与孙中山先生共谋恢复汉族……驻沪组织机关部”,显然是张尧卿以及他的亲信同党颜炳元等人,在辛亥革命成功之后招摇撞骗、欺世盗名的浮夸虚构。关于此事,孙中山在写作于1919年前后的“建国方略”第八章“有志竟成”中回忆说:“独惜萍乡一举为会员之自动,本部于事前一无所知,故临时无所备。然而会员之纷纷回国从军者,已相望于道矣。”

按照《汤月瑛传》的叙述,张尧卿因为参与1906年的萍浏醴起义被捕入狱之后,汤月瑛表现出一名节烈女子所具备的所有潜能。她先是花费巨款贿赂两湖总督张之洞致电其下属官僚、湖南巡抚岑春萱,要求其释放张尧卿。岑春萱拒绝执行该项命令,反而加重处罚,判处张尧卿20年监禁。汤月瑛为了报仇,在岑春萱罢职时手持炸弹等候在辕门西侧,岑春萱却悄悄走小巷由北门离开长沙;致使汤月瑛的报仇刺杀计划落空失败。

张尧卿被关牢狱的5年时间里,汤月瑛风雨无阻,每天都要步行探监,并且在监狱之外帮助张尧卿提倡创办农桑垦矿等多种实业。

1911年10月10日武昌首义爆发后,同盟会员、共进会首领焦达峰,率领湖南方面的新军和会党人士积极响应,于10月22日攻占长沙,于23日被推举为湖南军政府都督。张尧卿在汤月瑛和革命同志颜炳元、邹志霖奔走援救下被释放出狱。革命同志邀约张尧卿尽快赶往武汉前线,参与主持革命大业,张尧卿却以家室之累为由加以拒绝。性情暴烈的汤月瑛,毅然以服毒自杀为代价激励张尧卿道:“我所以连年奔驰,竭尽心血才力以助君者,以君富于民族主义,能爱同胞以救国也。君从军,我誓从君行。今因我迟迟,我何为以区区委蜕累君身而误大局耶?独立仅两省,时哉不可失,我何以区区之委蜕为?”

对于汤月瑛为辛亥革命殉情殉道的奉献牺牲,革命同志颜炳元在《汤月瑛传》中给出的评价是:“尧卿为国谋,女士为夫谋,其誓志一也。武汉举义,急谋独立,湘为鄂援,佥谓非由鄂更[运]械来湘恐不济。女士即促邹君志霖赴鄂运械,并典所饰为行资。逾时,炳元与志霖、尧卿磋商,欲女士与内子同居,或赴衡同居,事未果。后数日,女士以仰药闻。使女士与内子同居或赴衡同居,或可以幸不死也。呜呼!死者已矣!而尧卿对于女士爱国之热忱当何如!我辈对于女士爱国之热忱更当何如也!”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汤月瑛是为辛亥革命的爱国大业和民族大义而殉情殉道的;她在临死之前,已经把自己的首饰典当为现金,资助邹志霖前面湖北武昌运送枪械以武装湖南的革命军队。她之所以选择自杀,一方面是由于张尧卿嫌她一起从军会成为累赘负担;另一方面是她不愿意与颜炳元的妻子一起在长沙或衡阳相伴同居,从而成为张尧卿的后顾之忧。

在颜炳元的心目中,包括张尧卿在内的革命同志,应该化悲痛为力量,努力继承汤月瑛的爱国热忱和革命遗志。然而,在汤月瑛殉情殉道之后,被她认定为“富于民族主义,能爱同胞以救国”的男权主人张尧卿,所表现出的却是害人害己甚至于祸国殃民的斑斑劣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