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白宫之颠

逐客令588 收藏 1 3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

夜黑风高。

著名的白宫草坪上聚集着数百人,他们都是来观看一场轰动江湖已久的世纪之战--争夺天下第一刀。

尽管草坪上有这么多人,却寂静的让人毛骨悚然,大家都被这样紧张的气氛镇住了,大气都不透。突然“卟”的一声,打破了这可怕的寂静,“有人放屁。”

“真臭!谁放的?”“到底是谁放的?臭死了。”场边一阵骚乱。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突然觉得耳边一阵疾风掠过,场中央多了一个人,临风而立,这一下变故使得场边又恢复了安静。

大家都注视着这个人,只见这人横眉怒目,满脸狰狞。他,正是今晚的对决的主角之一--人称“刀圣”的戈尔,他站在场中央一动不动,静待对手的来临。

大约过了拉了一堆屎的时间,一个人快步进场,脚下踏着江湖失传已久的“尿急流星步”。这种步法是一位前辈异人所创,施展开了,大腿并紧,小腿飞踏,样子很像是尿急了,因此美名其曰“尿急流星步”。

围观的群雄见这人一进场就暗自思量:“对手到了,果然是英雄不凡。”

只见这人也不交代几句场面话就向“刀圣”戈尔急冲而去,这一招大家都很感到意外,只见戈尔处变不惊,拔刀在手。那人冲到他跟前竟停了下来,问道:“白宫的公共厕所在哪里?”戈尔立刻就明白过来,这人是尿急来问路的,于是就冷冷的道:“就在总统办公室的旁边。”那人听完,连声道谢,又踏着“流星步”走了。

群雄虚惊一场。

正在大家嘘出一口气的时候,场上倏地又多了一个人,这个人留着小分头,知情的人都认出了这是真正的主角--人称“刀神”的布什。

刀圣有一点生气道:“你迟到了。”

刀神淡淡的笑着说:“对不起,塞车。”

“你害人家等这么久,你说怎么办?”戈尔撅起了小嘴。

布什柔声道:“甜心,别生气,看我给你买了什么。”说着便把戈尔揽入怀中。

“CUT,错了,错了,我们是在拍动作片,不是言情片,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导演怒火中烧的吼道。戈尔和布什缓过神来,连声道歉。

“重来。”

戈尔有一点生气:“你来晚了。”

“我只是想让你多活一会。”布什冷笑。

戈尔脸色大变,“你太狂妄了。”

“也许我昨天还有点忌惮你,可是今天……”说着布什从腰间抽出一把刀来说;“今天我得到了一柄旷世宝刀--屠龙刀。”

此话一出,场边一阵惊疑之声,议论纷纷,天下群雄无不闻“屠龙”之名变色,戈尔也不例外,他脸色又一变,注视着这柄神器,见他通体黝黑,寒光内敛,果然不凡。

正在戈尔惊疑不定之际,场边突然冲出了一个妇人,冲到布什面前,提着他的耳朵,“你个死鬼,又拿了我的菜刀出来骗人。”

布什战战兢兢的把刀还给了那妇人,道:“darling,这么多人,给我留点面子。”“给你个头,老娘要给你面子?你准备回去跪搓衣板。”说完给了布什一个耳光光。正在众人咋舌之际,那妇人已经转身而去。

不等众人哄笑,布什又拔出一柄宝刀,正色道:“刀圣,出招吧。”

戈尔道:“且慢。”

布什冷笑道:“怎么?害怕了。”

“当然不是,只是这次决斗请来了几位武林名宿做个见证。我先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普京普老掌门。”戈尔指着一个神色庄重的小个了道。话音一落。场边顿起鼓掌喝彩之声。

这个普老掌门在使刀的高手中堪称至尊,持刀纵横江湖数十载,亲创的“独孤八刀半”更是惊世绝艺。

“这位是人称东瀛游侠的森喜朗。”戈尔指着一个面态详和的人道。场边又是一阵骚动。这位森大侠从平庸的“IT”(音:挨梯)刀法中悟出“IT”(音:伊特)刀法。名动江湖,连创富士群雄。

“这位是英伦岛岛主布莱尔布岛主。”这位布岛主曾以一柄八卦紫金刀力斗漠北六雄,与普老掌门切磋两千余招不分胜负。

当戈尔指向最后一位嘉宾时,场下的少女疯狂的尖叫起来:“林顿,林顿,我爱你。”原来这位是江湖闻名的偶像级刀客--克林顿。他不仅刀法精湛,是上次天下第一刀的得主,而且迷倒了密河东西无数的无知少女。

介绍完毕,戈尔也抽刀在手,说:“来吧。”

正当布什立了个门户,要就战时,场中又奔出了一人,紧紧把布什抱住说:“布哥,我不要你比。”

众人定睛一看,这人竟是江南名妓,人称“阿里山一枝花”的陈水扁。她柳眉凤眼,朱唇纤腰,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美女。阿扁抱着布什不放。布什柔声道:“扁扁,乖,站到一边去,待我解决了这个老匹夫,就和你去宵夜。”

“不嘛,要是你被他杀了,我怎么办。”阿扁还是撒娇。戈尔早就垂涎阿扁的美色,于是说:“要是他被我杀了,我就陪你去宵夜,好不好。”“好呀!”阿扁欢天喜地的走开了。

这场世纪对决终于开始了。

只见戈尔一招“黄狗撒尿”,钢刀如匹练似的泄了出去,布什一招“野鸡下蛋”把戈尔的刀荡开了。戈尔又是一招“黄狗撒尿”,布什又还一招“野鸡下蛋”。又是“黄狗撒尿”,还是“野鸡下蛋”,“黄狗撒尿”“野鸡下蛋”……两人就用同一招打了约拉两堆屎的时间。

看到后来。群雄终于明白:原来两人只会这一招,虽然只是一招,可是颇为精妙。两人越斗越紧。最后众人只能看见两条黑影和两道白光在场中晃动。又过一堆屎的时间,两终于停了下来,跃开一丈有余,相互怒视对方。

全场数百人鸦雀无声。

正在僵持之际,一个人飞奔入场,站在两人中间,这人却是刚才问路的人。这人向戈尔道:“老兄,我找了半天,还没找到厕所,你再的具体点好吗?”

“发可油!”戈尔和布什齐声喝道:“滚!”

{笔者案:本应写“fuck you",但不忍让西洋粗俗夷语污炎黄子孙之耳目,辱华夏孔圣之国邦。遂以绵绵然五千年之文化化其粗陋之劣根!}问路的人讪讪的离开了。

他刚一离开,戈尔和布什又斗在了一起。还是博大精深的那两招。打了不知道几堆屎的时间,两人又分开了。

布什看着刀上的血迹,说“刀圣,你受伤了。”

戈尔看见自己刀上也有血迹。说:“刀神,你也受伤了。”

只听场边一声呻吟道:“不,是我受伤了。”大家回头一看,见“一枝花”阿扁瘫在地上,身上的伤口汩汩的向外涌血。

戈尔和布什还是一动不动,戈尔道:“你的马子快不行了,你不担心吗?”

布什冷笑道:“我们出来混的,少说也有一打马子,少一个算什么。”

两人还在僵持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