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梦回疆场又追忆,此情漫漫无穷期

李春民2013 收藏 8 12753

一、基本资料:

1.采编时间:2011.5.24 上午 10.30——11.45.

2.采编地点:徐州市铜山区棠张光荣院

3.采编对象:杨永昌

1955入中国共产党。介绍人:孙玉东杨啸元(曾任三堡乡长)

4.受访者的年龄、性别。

现年85.

5.入伍[工作]时间:1948年。

6.职务[兵种]:三野二师三0五团一营战士。复员后回到老家棠张马兰一队当过队长、贫协主席。

7.现实待遇:

8.联系方式:

9采编整理:李春民、李文俊

1.材料核实及照片拍摄时间:2011.5.24.

二、入伍[工作]简历:

1945年国民党当兵的到我的老家棠张马兰让我带路、背东西,到了部队,把衣服一换,不让走了从此当兵,一直想逃。1948年逃散了,后来加入了共产党的部队,一直在淮安、江阴、洪泽湖一带打国民党。后来参加渡江战役到了南京维持治安,1949----1953年在南京空军后勤,地址就在南京光华门外大机场。1953年底回家务农。后来被推选当队长,干了十几年。

三、个人口述。

故事1、三个团吃掉一个旅

渡江战役时,我在三野二师三0五团一营,司令员是陈毅。过江前,我们的部队一直在洪泽湖、江阴一带打国民党。过江时准备了很多小船。江南岸有许多大炮向北排着打,一个劲的射。我们渡江前一天傍晚,国民党大部队都开(走)了。渡江战役并没有大打。只有一些小部分的没有走掉的国民党部队。因为有许多地下党已经提前混进去了,炮楼里有咱的人。南京城老百姓早上一看咋这么多粗布灰军装给要饭的样,睡稻草、不扰民。一看旗子也不一样了,才知道八路军过江了,高兴啊,就敲锣打鼓地欢迎。

国民党五十一军人多,头天傍晚陆续走的,走在最后的离我们没有多远。师长刘伯涛派了三个团围追堵截五十一军一个旅。要求我们啥都不带,空身带子弹走最近的路。一团赶在国民党部队前面到达公路南边的溧阳山山顶,二团在公路北面。三团在后面追击。敌人骑兵先过来了,我们没打。因为他们在探路,放过去了。过一会子,国民党军队的人摆墙头似的过来了,有当兵的,有当官的,有汽车,人真多。我是重机枪手,六挺重机枪拦着他们不让过。路南是山,一团在上面。路北是二团。三团在后面不住地放炮追击。国民党是急速行军等到他们钻进口袋,我们一齐开火。

真的知道啥叫兵败如山倒了,国民党的兵让打的团团头了,人给倒墙头似地,那叫热闹,这次好吃得很。我们不到三个团的人把国民党一个旅包了饺子。我就是在这次战役中受的伤,现在肚子里面还有弹片来。你看看伤口。立了个三等功。

开始打仗的时候都害怕,做梦都想回家啊。但是,命令下来了,你就得往前冲,死也得去。时间长了,就不怕了。我们不怕死所以打胜仗。

俘虏的兵让他们背枪身子,咱背枪栓。

黑夜打仗,炮火、机关枪、步枪出来的火星子,子弹是不红的,颜色不一样很好看。炮弹声、机枪声、步枪声,嗙嗙、达达、啾啾。。。。可好听了。炮弹再响你也别怕,炮皮是向上飞的,越在跟前越打不着。

在部队里,大家都是兄弟,行军打仗,转战各地,你单花钱旅游也不一定到这么多地方。所以说人不能太恋家,没出过门害怕,其实出门了在部队里多好。不打仗了,文工团、宣传队可欢了,唱歌跳舞的,逢年过节,部队里拉丝弦的、说快板的,排长给端菜端饭,也会唱会拉,你高兴了,也不想家了。后来在南京空军后勤,我们又玩篮球、双杠,啥都有。真后悔复员回家啊,在家里就是吃饭、干活、睡觉,都忙得失暇的,谁和你说话?当时的老班长浙江人杨贵法挽留我,回家后战友们给我写了几封信。我觉着还是在部队好。

故事2.老兵与新兵

打仗新兵伤亡不少,为啥?主要是沉不住气。枪一响就害怕,乱探头。

一次,班长让我带三个人,我就是小组长啦。当然你要带好新兵,如果都让打死了,也显得你没本事。新兵一个叫肖继香一个姓李。平浪地对面就是国民党的兵,双方对射。我给他们说,趴着不让你动别动。老兵新兵从打枪就知道,老兵的子弹在你耳边穿过,始终离你的头不远,新兵的枪乱放。炮打得再紧,不要理他。我自己转到一个坟子旁边,把帽子放在坟头上然后滚下身去。啪啪啪,帽子让打飞了。上级命令攻击,咱带兵也不能都给带死了,还得冲锋。我看不能盲目的上,就想办法。让他们把手榴弹全部拧开盖子,一起扔出去。一爆炸有浓烟,敌人看不清,趁势就冲过去了。那次,我们连最先攻上去的,立了三等功。

故事3 批判会

1958年在棠张中学校大礼堂开会,都是吹牛,一亩地能产白芋20万斤,纯粹胡吊说,一级哄一级。你不吹牛你吃亏。报上去的产量,就得交这么多公粮。没有就从老百姓口粮里面扣。地里的活也没人干了,农民也不正式种地了,一地的白芋,把白秧子一拔就算收获了。地里土里面的白芋也没人管没人问了,刮共产风,争当模范。光拔白秧子当然快了。吹牛家家有吃的,当地不收当地穷。离这不远的南宿县饿死的最多,老些饿的绝户了,他们干部吹牛比咱这报的多所以人死的也多。咱这边干部也吹牛,就是没他们那边吹得很,相对来说好一点。

当时在棠张银行干的朱主任是个老实人,说了句咱得讲实话,白芋一亩地哪能收20万斤啊,就是挨个的排起来也没有这么多啊。结果立即挨斗,斗了一傍晚。

当时就是吹死人、吹脱气了。谁不吹牛谁当不了官。

唉,真不能提啊。那个时候。。。。。。

照片1、杨永昌给我们看他肚子上的弹片伤口。(贴不上去,不贴了) 本文是我的原创 2013.10.1.李春民


本文内容于 2013/10/1 10:32:11 被李春民20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