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阿瑟的仁川登陆

1950年7月31日,美国总统杜鲁门批准了集结美国的军事力量赴朝作战,并授权军方发动朝鲜战争的权利。同时下令海军陆战队和国民警备队紧急征集114000名男子入伍,并计划再征兵24万,使美国的陆军总数达到了83万之多,这是继二战以后的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这清楚地表明了杜鲁门妄想征服朝鲜,继而称霸亚洲的狼子野心。其实呢?他的军队根本就不给他争气!这些少爷兵们到了南朝鲜后反而激起了北朝鲜人民军的极力反抗。以一当十,以十当百的朝鲜人民军,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消灭了大部分美军,解放了全朝鲜。

单纯的一个美国现代化的军队是打不过朝鲜人民军的。第一批来到朝鲜的美第8集团军面临全军覆灭的威胁!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麦克•阿瑟为了拼凑“联合国”军,只好背着杜鲁门,闪电式访问了杜鲁门的政敌——台湾的蒋介石。

麦克•阿瑟来到台湾,受到了蒋介石对他像帝王般的欢迎。在机场,他与感激涕零的蒋介石亲热拥抱许久,他大力赞扬蒋介石“抵抗共产党人统治”的决心,保证要坚定不移地“保卫台湾”。对于这位“上次世界大战中的老战友”,麦克•阿瑟的评价是,“即使蒋介石头上长角,身后有尾,只要他反共,我们就应该帮助他。国务院不应该把事情搞得更棘手,而是应该帮助他和共产党斗下去”。在这次的会谈中,蒋介石提出派军队去参加在朝鲜的“联合国”部队。麦克.阿瑟却以“在这个时间采取这样的

行动可能会严重地危害台湾的防卫”为借口,婉言谢绝了蒋介石慷慨而不自量的提议。其实,麦克•阿瑟认为,蒋介石的军队都是在中国大陆刚刚败退下来的士兵,不足在朝鲜战场上起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

在返回东京前,麦克•阿瑟亲吻了蒋夫人宋美龄的纤纤玉手,这个场面被记者们拍成了照片在各个大报社都有发表。麦克•阿瑟那丑态百出的举动似乎是迫不及待,几乎要把这位夫人吞下肚似的。麦克•阿瑟不是一个好色之徒,但直到去世的那一天,他还是在念念不忘这位女性的美丽。他亲吻宋美龄手的照片在美国各大报纸登载后引起了一阵轰动,特别是杜鲁门、艾奇逊一伙政府官员们叫骂的“流氓成性”、“卑鄙无耻”等名词,响彻了五角大楼。

在1949年,美国三十二届总统罗斯福许诺给蒋介石国民政府70 蒋介石----宋美龄

亿美元,等于六百亿人民币的无偿

军事援助。他们的主要目的,是他们看中了中国有无穷无尽的人力资源,可以利用蒋介石这个傀儡,组建一支强大的现代化的军队。在中国建立大量的军事基地,以为美帝国主义所用。他们认为,苏联、斯大林才是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拿出大量的资金,并非真正的是给蒋介石,而是利用蒋介石为他们打仗进攻苏联。

麦克•阿瑟这次的台湾之行,除共和党人之外,对于所有人来说,其举动是令人作呕的。当时的美国,国内政界两大派系的斗争十分激烈。在总统大选时,为了顺利地得到罗斯福总统领导的美国政府决定给中国国民党7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蒋介石用重金支持共和党人参加总统选举,试图把代理总统杜鲁门赶下台。大选结果使蒋介石失望,麦克•阿瑟所在的共和党人没有选上,杜鲁门继任美国总统。这样一来蒋介石反而得罪了杜鲁门,想早日得到70亿美元无偿军事援助的美梦落空了,想从杜鲁门的手上拿到70亿美元,是难上加难。

杜鲁门上台后第一件事就是宣布取消对中国国民政府70个亿美元的无偿军事援助。

中国的解放战争开始后不久,蒋介石失去了美国主子的援助,原计划在短期内消灭共产党八路军的计划全部落空。朱德总司令下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八路军,新四军和地方部队共380万人,都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军在东北、西北、华北大举反攻,消灭了国民党军的优势力量后,在长江以北的国民党军队纷纷起义向解放军投诚。在解放军积极准备南下歼敌的时候,国民党蒋介石派人来到北京,要求举行第三次国共合作,停战谈判。蒋介石梦想的是以长江为界,妄想利用长江天险,割据江南。最终谈判失败,我解放大军突破长江天险,南下解放江南。蒋介石无力抵抗,只好逃到台湾这个孤岛。杜鲁门政府不再理睬他,美国的其他在野党的老朋友们,也没有力量支援他。麦克•阿瑟的台湾之行,无异于只是吻了一条母龙的龙爪子而已。

杜鲁门和艾奇逊对麦克•阿瑟的台湾之行大为恼火。美国的政策没有丝毫改变,麦克·阿瑟这次的访台被大肆宣扬以后,在公众看来似乎美国对台湾有两套政策。

麦克•阿瑟仅是一个战地指挥官,是没有资格决定外交运作的!杜鲁门作为国家总统的权威受到了极大的冒犯。还有一件事是杜鲁门不能容忍的,麦克•阿瑟在致国外战争退伍军人的电文中,宣称台湾对美国的意义重大,必须加以保卫。杜鲁门忍无可忍,要求麦克•阿瑟收回这一电文。

其实麦克•阿瑟的台湾之行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撮合台湾海峡的海军陆战队的头头们一起策划来朝鲜仁川登陆的事。

杜鲁门总统一贯是对麦克•阿瑟疑心重重,他派哈里曼担任特使,前去东京调查第一大厦的情况。麦克•阿瑟来到羽田机场迎接这位来访者,麦•阿瑟是很少这样做的,因为哈里曼是他三十年前就认识的老相识。在两人的会谈中,麦克•阿瑟断言说,关键是要迅速取得军事胜利。战争时间拖得越长,中国和苏联参战的危险性就越大。此次战役的主要目的就是“在冬季来临之前”消灭北朝鲜的人民军。如果在朝鲜山区进行冬季作战,不仅会有大量伤亡,而且会一事无成。如果能够得到我需要的增援部队,包括整个海军陆战队一师,我就能消灭人民军。然后又说:“我就不相信,像美国这样大的国家,不能按我的要求提供这一点增援。告诉总统,如果他能给我这些部队,我将乘风破浪,于9月15日在仁川登陆,我将以此登陆为锤,以第8集团军为钻,把北朝鲜军队砸烂、消灭。”

哈里曼听听非常有道理,被深深地打动了,并决心回去说服杜鲁门总统支持麦克•阿瑟的进攻计划。

麦克•阿瑟将军用最真切、热诚,以取自最丰富经验的、逻辑缜密的军事论点,以他那所有的巨大雄辩天赋,阐明了他对地面作战部队增援的强烈要求。光说服哈里曼还不够,麦克•阿瑟还需要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支持。联席会议却认为,这个仁川登陆地点很不利。一个研究过该建议的海军军官说:“我们大致列出了所有的自然障碍和地理障碍,而这些问题在仁川都存在。”科林斯和海军部长福里斯•舍曼飞往东京,与麦克•阿瑟商讨细节。糟糕的是,科林斯比以前更坚信此次战斗会失败。

8月23日,一次充满戏剧性的会议在麦克•阿瑟办公室旁边的一个小包厢里紧张地举行。 因为这是一次生与死的会议,如果此举成功必定造成朝鲜人民军的大批伤亡,取得重大胜利。如果不成功呢?这势必造成美国人的大量的生命伤亡,甚至指挥官们也要遭到灭顶之灾。

科林斯,舍曼,阿尔蒙德,舍非尔德,以及各类海军专家都齐聚一堂,他们几乎都要坐到彼此的膝盖上了。科林斯首先忧心忡忡地发表建议:“将军如果在仁川蹬陆,那么意味着你的部队将分散在240公里战线的两端,我建议登陆地点要接近釜山外围,这样会更保险。”

麦麦克•阿瑟当然把这个建议搁在了一边。他轻蔑地说:“釜山外围登陆是作用不大和非决定性的一招,因为通过这样的行动去包围敌人,实际上是做不到的。两栖登陆是我们所拥有的最有力的工具。要想布署两栖登陆行动,我们必须实施猛烈的纵深打击!”麦克•阿瑟又一次发表了滔滔不绝的雄辩,强调了汉城的战略重要性,汉城是整个南朝鲜的公路和铁路的枢纽,在朝鲜半岛就等于巴黎在法国的地位。如果他占领仁川,汉城和他的机场很快就会拿下来。能代替在朝鲜西海岸实施两栖登陆的唯一方案,是从釜山防线突出去,但这需要对朝鲜人民军早有准备的防御实施正面强攻,这会造成大量的伤亡。在仁川登陆是有更多的困难,首先是当地的潮差10米,更糟糕的是突击必须分两个阶段完成,中间间隔八个小时,因为首先必须在航道上占领一个岛屿,只有做到这一点后才能在下一次涨潮时再发动进攻,麦克.阿瑟强调说,美国海军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他知道这一次也不会让他失望。他没有探讨水文方面的细节,潮汐或天气带来的危险,而是单纯地在情感上进行诱导,并激发海军的自豪感。

麦克•阿瑟在陈述理由时,他想到怎样才能最好地克服来自科林斯和舍曼的阻力,特别是科林斯。他们对于失败的恐惧远远胜于对成功的渴望。所以他缓和了口气进一步说:“如果我估计不准确,遇到了我无法克服的顽强防御,我们将亲自督阵,并在血战遭遇以前将我们的部队撤回。唯一受到损失的就是我的名誉。但仁川之战并不会失败,必将取得胜利,而且仁川之战能救10万条生命。”“我知道这是5000:之1的赌博,但我对此已是习以为常了。”

麦克•阿瑟的声音似乎如同耳语,但他还是充满了自信地又说;“我们将在仁川登陆,我们要消灭他们!”小会议厅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他们都被这个麦大将军说服了。六天后,参谋长联席会议授权麦克•阿瑟在仁川登陆,“如果不可能的话,或者在仁川南海岸适当位置登陆。”科林斯仍然满怀疑虑。

9月15日上午,一支美军海军陆战队趁着涨潮,占领了通往仁川的狭长水道中的月尾岛,并占领了炮兵阵地。下午满潮时,第二支海军陆战队在仁川前的港口登陆。他们只遭到了对方的零星抵抗。麦克•阿瑟身穿他那套A-2式航空飞行服,头戴五星上将帽,从“麦金莱”号上观察着海军陆战队实施的突袭行动,对他来说是一种不可言喻,令人激动不已的美妙感觉。

1950年9月15日这一天,是麦克•阿瑟的一生中真正体现出他的军事天才的一天。在每一位伟大指挥官的一生中,都会有一场战斗超过了所有其他的战斗,这是对他的将军素质的最大考验。对麦克•阿瑟来说,这样的战斗就是仁川之战。

麦克•阿瑟在仁川钻了金日成的空子。因为金日成把人民军的主力都调到南海边围剿美国的第8集团军去了,在后方的港口根本没有设防。当麦克•阿瑟调来大批的海军陆战队来仁川登陆时,这里只有少数的部分民兵和少量维护社会秩序的公安人员。正规的朝鲜人民军远离仁川几百里以外,麦克•阿瑟这次的登陆显然是顺利的。

麦克•阿瑟所指挥的仁川登陆,是他一生的战斗生涯中,最为得意的一个手笔。三个月后,麦克•阿瑟在中国人民志愿军面前狼狈不堪,在美国政府中完全丧失威信,最后被杜鲁门罢免美国驻远东军总司令的职务,狼狈下台。

这次的登陆作战,是麦克•阿瑟一生最适合的结尾,他应该是在仁川登陆的海战中像一个伟大的战士那样的牺牲。要牺牲在他处于最光荣之颠的时候,要战死在杀场上才是。就像董存瑞、黄继光一样永远在神话中存在。那么他在杜鲁门一伙和美国公众中是何等的荣耀!在中国人面前也无疑是另外一种看法:麦克•阿瑟将军是在世界上打了一辈子胜仗的常胜将军。可惜的是,他错过了这次牺牲的大好时机。接下来他就被杜鲁门一伙人漫骂、诽谤,直至撤职。在我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打击下一败涂地,在他们美国人看来,是万难接受的。

麦克•阿瑟在仁川登陆的同时,沃克的第8集团军还在釜山的防御圈内苦苦地挣扎着,应付着朝鲜人民军更加猛烈的进攻。他们突然发现人民军的进攻势头减弱了。正是9月15日的仁川登陆,改变了釜山的美第8集团军的命运!

阿尔蒙得将军的第十军登陆后,也直插汉城,完全切断了朝鲜人民军的后方补给线,并使朝鲜人民军陷入了美军的大包围圈。美国空军也开始了空中轰炸。人民军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能及时地集结自己的人马组织突围,尽管金日成向所有的人民军发出号召:“用你们的鲜血和生命保卫每一座山每一条河!”但终因敌众我寡,人民军不得不向北撤退。

李承晚也狗仗人势地组织了所谓“敢死队”,他们跟在美国主子的屁股后面进行疯狂地大屠杀,凡是在人民军攻入的地区和人民军有来往的人,在土地改革中的革命积极分子一律赶尽杀绝。他们把人头切下来摆满街头巷尾,这样一来人民军所依靠的人民群众的支持关系也都被中断了。这些人就像中国的三年解放战争时期的还乡团一样杀人不眨眼,比日本鬼子杀的人更多。

在汉城只有人民军刚刚组建的两万名新建的军队,对于武装到牙齿的美十军来说,无法抵抗,汉城很快就被美军占领了。麦克·阿瑟又派飞机到鸭绿江来窥探中国人的动静。

在他们的包围圈内,以汉城方向的第10军为锤,以釜山的第8集团军为钻,使这个狭窄的朝鲜半岛变成了一个屠杀场。当时美军一个营只有300百人的步兵突击队一个机枪组,一个晚上竟射击30000发子弹。一直征战了三天,阿尔蒙德才给麦克•阿瑟发出了战斗公报:第十军的战斗部队攻取了汉城!麦克•阿瑟回到东京,并向五角大楼发出了胜利消息。

9月25日,美军的星条旗插上了汉城,但城里的战斗仍在进行中。

麦克•阿瑟收到杜鲁门的祝贺:“我对我们的陆、海、空三军出色的合作感到非常的满意。我向你们全体致敬,并代表我们全体在国内的人们向你们祝贺,你们成功地完成了崇高的使命。”

杜鲁门同时批准参谋长联席会议9月27日传给麦克•阿瑟的新训令。在训令中告诉他:“你的军事目的是摧毁北朝鲜的武装力量”。为达到这个目的,授权他在三八线以北进行军事行动,但行动时要避免和苏俄或中国军队的接触。训令指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他的部队都不准越过北朝鲜与满洲的边界,或朝鲜与苏联的边界;作为唯一的一种政策,非韩国部队一概不准在和苏联,满洲接壤的地方使用。同时,严禁对满洲和苏联领土使用海军和空军来支持他在三八线以北的军事行动。”


本文内容于 2013/10/1 10:15:11 被20130915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