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是公众游玩场所,也是绿化圣地。 - 人人喜爱花卉,户户莳养盆景。让每个生活环境呈现一片绿的世界,充满花香,这不正是我们期待的生活环境吗? -

这里我曾生活过四年。那时,这里处处是诗。下是吗?你看:山茶吐蕊于红梅之前,凋零于桃花之后。它餐雪饮霜,然仍树枝挺秀,繁花满枝,且一花能开20多天,花期达数月之久。“东风三月雨兼风,桃李飘零扫地空。唯有山茶偏耐久,绿丛又放数枝红”。正是“雪里开花到春哓,世间耐久熟如君”。 -

仲秋时节,金风送爽。潇洒泼俗的桂花,展开了“叶密千层绿,花开万里黄”的画卷,“桂树生南海,芳香隔远山”。清代(北墅抱瓮录)一书,对桂-花的芳香,更有一番细致的描述:“凡花之香者,或清或淡,不能两兼。唯桂花清可涤尘,浓能透远。一丛开花,邻墙别院,莫不闻之”。短短数语,使人感到丹桂飘香,回味无穷。

隆冬季节,百花凋零,万物失去生机。唯有梅花生意盎然,迊着飞雪怒放。“万花敢向雪中开,一枝独先天下春”。梅树丛植,配以顽石,可使石因梅而活,梅因石而艳。梅栽竹外池畔,则富有“老树青溪映白沙,可人竹外一枝斜”和“竹蓠曲曲水边树,月淡风清欲断魂”的诗情画意。梅植水傍,则会“清池写疏影,一枝分作两枝娇”。

桃树花时,云蒸霞蔚,桃花芳菲烂谩,妩媚绚丽。宋代诗人有“碧桃天上栽和露,不是凡花数”之说。唐代有“千朵秾芳倚树斜,一枝枝缀乱云霞;凭君莫厌临风看,占断春光是此花”。早春,其花先叶开放,凝霞满园,红雨塞途,令人陶醉。

“内斋有嘉树,双株分庭隔”。每当烈日炎炎之际,百花悄悄收敛起来,唯独五彩缤纷的紫微,却能在夏,秋花市泠落之际,吐出一片繁英。故有“盛夏绿遮眼,此花满堂红”之语。赏花时,常使人进入“花低池小水评泙,花落池心片片轻”的洔画境界中。

“五月石榴红似火”,仲夏之际,红花绿叶,凝红欲滴,点缀在绿叶之中,给人以“万绿丛中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之感。“春花开尽见深红,夏叶始繁明浅绿”。石榴花开夏季,十分艳丽。

“三月细雨声,樱花疑杏花”。“两岸芲松,夹看几株樱,……潇潇雨,雾蒙蒙,一线阳光穿云出,愈见姣妍”。这是已故周总理对樱花的赞美诗句。

柳树装点园林之诗句,更是屡见不鲜:“白门(南京)杨柳可藏鸦”,“绿林城廓是扬州”“因梦江南梅熟,桃花柳絮满江城”,“闭户不知春早晚,桃花红浅枊青深”。垂柳,长条佛水,柔情万千,别饶风姿,为园林生色不少。

然而,20年的今天,一切诗情画意化为乌有,鸟语花香的场所荡然无存。痛心啊!

节日游玩的心情一下化为乌有,继而心情变得沉重起来:当年为设计园林规划,我曾与主管县长专程游走南方园林城市,后经政府多方认证规划设计,投资几百万元巨资建设起来的园林风景,20年中尽然面目全非了,乍不叫人寒心呀。

而更让人想不通的是:公园几任领导不是升为其它部门的一把手,就升为园林局付局长。他们的政绩何在?上方是如何考证他们的行政能力的?---------

这里,我不作多说,谁之罪?让公众评说!

可叹啊,园林!


本文内容于 2013/10/3 11:12:59 被遊劍江湖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