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弹指三十二年间,重见入党介绍人

长江矶石 收藏 9 5761
导读:弹指三十二年间,重见入党介绍人 缓缓潺流的倒水河,水清清的,一眼就能看见底,河床上绢黄的砂子在夕阳照射下闪着星光,星光与河面荡漾的波光交相辉映,衬托着河边杨柳树的叶子更绿更亮。倒水河发源于大别山区,汇聚红安、麻城两地之水,是一条美丽的河,一条英雄的河。 我的入党介绍人,就是倒水河畔,新洲人武部的管理员,他姓成,名叫成才富,是湖北咸宁县人。 一九七0年十二月我应征入伍,分到新洲县中队当兵,看守监狱里的犯人。那时县中队属中国人民解放军,归人武部管辖。那个年代人民解放军仍保持南泥湾“自已动手,丰

弹指三十二年间,重见入党介绍人

缓缓潺流的倒水河,水清清的,一眼就能看见底,河床上绢黄的砂子在夕阳照射下闪着星光,星光与河面荡漾的波光交相辉映,衬托着河边杨柳树的叶子更绿更亮。倒水河发源于大别山区,汇聚红安、麻城两地之水,是一条美丽的河,一条英雄的河。

我的入党介绍人,就是倒水河畔,新洲人武部的管理员,他姓成,名叫成才富,是湖北咸宁县人。

一九七0年十二月我应征入伍,分到新洲县中队当兵,看守监狱里的犯人。那时县中队属中国人民解放军,归人武部管辖。那个年代人民解放军仍保持南泥湾“自已动手,丰衣足食”的传统,人武部在倒水河边张渡湖办有一个小农场,种植小麦、水稻、黄豆、花生、红苕等农作物,每年县中队战士们都要跋涉30多里地去务农,由于路远要起早贪黑,老兵们就想办法跑到公安局、法院向干部借自行车骑,我们从农村出来的孩子那骑过自行车,就袂求班长们带着去参加劳动。

人武部农场的负责人就是后勤科管理员成才富,他和县中队战士张志新二人管理农场,也算是农场的场长吧!

我就在去农场劳动时认识成管理员,他这个人身材不高,一米六十八的样子,可腿粗腰壮,很有力气。他待人和气,讲一口带方言的普通话,不太好懂,对我们这些战士总是笑呵呵的,好象我们是去为他打工似的,他有一辆自行车,我们新兵想以后去劳动方便,就拿他的自行车偷着去学,我就是在农场稻场上学会骑自行车的。他看见我们偷他自行车学骑时,也只是说了一声注意安全就走了,新兵们都说他人很好。

后来听班长们说,成管理员也是县中队事务长调上去的,更觉得他亲切,他从农场回县城,经常晚饭后骑自行车来县中队和干部战士打一场蓝球赛。他的个子粗壮别人撞不动他,加上球技还不错,战士都乐意和他打球。

一九七二年初,我调到人武部当通信员,属后勤科管,和成管理员呆在一个科里,科长姓许,名叫濯英,是黄梅县濯港镇人,我们虽是同乡,他是上乡人,我是下乡人,口音完全不同,别人听不出来。我从县中队来到人武部机关后,每天在完成本职工作后,打扫大院,种菜园地,为首长家做些买煤买米的杂事,成管理员见我勤快肯干,也喜欢我,有时人武部办民兵集训,就把带去办后勤,上街买菜,有时带我去农场搞几天劳动。农场有一辆手扶拖拉机,是他自已开,我也跟他学会了开手拖拉机,后来人武部搞维修,科长让我开手扶拖拉机去倒水河滩上拉黄砂。

一九七四年年初,组织决定批准我入党,许科长开会问谁愿意做我的入党介绍人?成管理员立即回答说,我愿意,于是,成管理员就成了我入党的引路人。这年下半年人武部首长为培养我当助理员,决定下派我回县中队当炊事班长,时隔不久,县中队改编为武警中队,一九七六年十二月我回到老家公安局工作时,成管理员回老家探亲,我们也沒说一声再见就分开了。

时间一晃三十二年了,二00九年的一天晚上,在睡梦中我和成管理员又在一起做事,等醒来原是南柯一梦。醒来后,我突然觉得很想念自已的入党介绍人了,分开三十二年了,我也没再回过人武部,也不知道成管理员现在的情况,由于梦见他了心里总觉得堵,如果再不去找他今生恐难再见。当天,我决定开车去咸宁市寻找入党介绍人,我没有去过咸宁市,得知我有个在中学当校长的老乡有女儿在咸宁师范学院读大学,便邀约他相伴前往。

在去咸宁的那天,天气晴朗,艳阳普照,风和日丽,一路高速,在咸宁北下高速进入咸宁市,我和老乡校长先去学院为他女儿送点东西,见个面,就去寻找成管理员。老乡校长问我知道成管理员的地址吗?我说当兵时只知道他爱人在咸宁县供销社工作,他转业后在哪里工作不确定?是否和他爱人一个单位?老乡校长说你不知准确地址怎找人?可不好找。我说古人讲得好,千里寻路难,路在口头上吗?我又说你忘了我是搞侦查的哟,还怕找不到人吗?心诚自然成啊。

说时容易找时难,我先决找咸宁市供销社去问,咸宁市仍一个山区,从学院出来问路,路人告诉说在新区,开车跑了2、30分钟找来新区,新区蛮大,都是新迁单位,问了好些人也没找着新地点的市供销社。一晃十二点过了,我决定先吃中饭再找,吃完中饭在市区圈了一圈才找到市供销社,经过打听,人家说没这个人,让我去咸宁区供销社打听一下,好在搞过公安的,掏出证件再请人家往区供销社里挂个电话,先打听一下,人家见是公安的也乐意帮忙打听,这一打听,成了,区供销社办公室的接电话人告诉说,有这么一个人。

什么区供销社?咸宁原来有咸宁地区,咸宁县,现在改地建市了,过去的县成了区了。在市供销社的人指点下,我们又七拐八弯地找到原来的咸宁县地址,在一条新建的大马路上看到了咸宁区供销社,原来这也是新区,是在乡下地面。我们把车开到院子里,上二楼办公室去打听,刚好是先前接电话那位同志哥,他很是热情地说,刚才市供打电话来问,知道你是来找战友的,我这就给老成家打电话,喊他过来。在坐着喝茶时,那哥们告诉我说,老成在供销社当工会主席,退休几年了,他老家在农村,转业安排在老婆一个单位,从部队回来时是人武部副科长。

我们感谢了打电话哥们,来到院门前场地里等着成管理员,一会儿就看见他走来,还是那个老样子。大老远就听见他大声地连连喊着我的姓名,都三十二年了,一次也沒见上,居然还记住了我的姓名,听他喊我的姓名,我的眼泪忍不住流出来了。记得在人武部他总是叫我小彭,从没叫名字,真没想到这么多年岁月苍桑,风雨历程,他却记住我的全名,难怪我作梦还记着他。

我向前一把抓住他的双手,也不知乍地半晌竟说不出话来。他看我这样子,还是当年那个腔调拍拍我的肩头,对我笑着说:“没见你变样,还是那个样子。”

我定了神缓了口气对老乡校长说,这就是我的入党介绍人,成主席。老乡校长上前与成管理员了握了握手。我在他们问好时,又拉过成管理的手说,这是我老乡,中学校长。

成管理员说:“我已退休了,你跟回家里去吧,就在前面不远,当年自已做的,三层楼房,那时还是乡下。

我说,好,我去看看嫂子。当年在人武部当新娘子我还跑前忙后呢?不知她还认得我不?我说这话时成管理员没应答。

走到一家付食商店门前,我让老乡校长陪着成管理员,自已进去店里问老板娘说,你们这地方作习么牌子酒,老板娘告诉我后,我知道成管理员爱喝酒,就买了四瓶好酒一条烟和一些水果,提了两大袋子。出了店门成管理员见我买了东西,就埋怨我瞎用钱。我说一点点心意。

我跟着成管理员后头走着,小区里多是民房,过去是村庄,左拐右转来到成管理员的家,他对我说到家了,你嫂子就在堂屋。进得屋里,只见几个妇女围着取暖器取暖,成管理员高声地对一个妇女说“小彭来啦!”我猜是嫂子,就上前减她,她对我的喊叫似乎不怎么热呼,观其形,我猜想嫂子病了。

见到此情景,我连忙转身把礼物放在堂屋桌子上,成管理员又埋怨说:“你这小彭,来就来吗?何必破费这么多?”我说,我一直惦念你,一直没机会来看你,今天是专程来寻找你的,找到了很高兴,三十二年才见面有点激动。我说着,成管理员凑近我说:“你嫂子患了一场大病,差点死了,救过来了,人傻了。她可能认不出你了。”听了成管理员的话,我心一沉,原来是这样啊!

成管理员招呼我们在堂屋里坐下喝茶,我对他说三十二年没见着,今天一见还很年轻的模样,心里很宽慰,只是嫂子将来要劳累你了。我看一看嫂子满头白发和满脸皱纹,想想当年的嫂子漂亮贤慧,真有些感叹!

我象对老领导汇报工作和思想一样,从回家后说起一件一件地说,加上老乡校长从旁添枝加叶地奏合,让他听着很高兴。他说:“你在人武部才不到二十岁,聪明能干,大家都喜欢你,说你会有出息,你从公安局干到市委政法委,又从政法委干回公安局,能干到一个正科实职,我感到很高兴,比我有出息。今天专程来看我十分荣幸和欣慰,希望你们全家幸福。”

天色有点晚,还有近五个小时的回程路,我只得起身告別了。成管理员要我们留下吃个晚饭,喝点酒庆贺一下。老乡校长说:“改日再来!”

我们要走了,成管理员又送我们来到区供销社院子,我上得车后缓缓而行,我开着已走得很远了,老乡校长对我说:“,咳!你那入党介绍人还站在那里望着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2楼 极品金圣
正科实职?70年的兵?就这点出息?

楼主,你这是在给我们这些老兵丢脸啊!

到地方后才有的职务,比起你太小了,没办法,咱一个农村孩子,家中没靠山没钱财,只有自巳艰辛走路,特感谢我的象入党介绍人这样的恩人相助,否则在农村伺候一亩三分田啦!

也不知你是正处还是正厅?不过在咱县级市也太少了,不过有一个正科,在公安局里,也心满意足了,知足常乐了。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