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打工被砸断腿 爷爷徒步千里拖孙讨说法(组图)

开心老宝宝 收藏 2 168


孙子打工被砸断腿 爷爷徒步千里拖孙讨说法(组图)

图为:熊运灿每天拖着200多斤的板车徒步前行


孙子打工被砸断腿 爷爷徒步千里拖孙讨说法(组图)

图为:即使风餐露宿,熊运灿也不觉得苦


孙子打工被砸断腿 爷爷徒步千里拖孙讨说法(组图)

图为:孙子的腿一直是熊运灿的心病

9月27日下午5点,江西鹰潭,18岁的熊波躺在一个搭着简易棚子的板车上,69岁的熊运灿艰难地推着车上了一个陡坡,卸下肩上勒着的绳索,他半蹲在板车旁,大口地喘息。这时熊波挣扎着坐了起来,眼泪刷刷地直掉。

这是一对来自武汉天兴洲的爷孙,他们这样行走在路上已有31天:孙子熊波打工时被砸失去右腿,熊运灿只能带上干粮和衣被,将孙子安顿在简易板车上,拖着孙子到温州老板的老家索赔。他们一路跋山涉水,目前已从武汉走到了江西鹰潭,行程超过千里。

记者当天见到他们时,虽然老人有些疲累,却仍打算继续前行:“最大希望是到温州找到老板,给孙子讨个说法。”

噩梦降临

孙子打工仅33天被砸断腿

噩梦始于2011年6月8日。

当天中午,正在种地的熊运灿接到了一个电话:16岁的孙子熊波在武汉中维机电设备制造有限公司打工时发生意外,一个重8000斤的集装箱钢丝绳断裂后砸断了他的右腿。这让熊运灿眼前一黑—熊波的爸爸小时候因高烧治疗不及时,被烧坏了脑子;1998年自己的老伴顶着洪水去打鱼,浪打翻了渔船落水身亡;如今自己最疼爱的孙子在工厂才干了33天,竟又遭遇了这样的不幸。

其后两年,熊波在大大小小的手术中度过,2012年医院出具证明,熊波右腿坏死,坏死的肌体部分还患有骨髓炎,一旦扩散随时有生命危险。熊运灿焦急万分,前后总计花了50万元,家中的积蓄已见底。此时,熊波打工的工厂宣布停止武汉业务,老板陈海忠支付了前期的30万元后,也失去了联系。

直到今年8月,熊运灿坐不住了,“陈海忠是温州人,去他老家找他,筹钱给孙子治腿。”于是,他将家里的板车搭了简易顶棚,带上衣被、行军床、自制的炉子等,他要“拖着孙子去温州!”

拖孙前行

老人徒步穿越半个中国

8月28日之后,从武汉到黄石、阳新,再到江西南昌、鹰潭,熊运灿步履蹒跚地拉着板车,沿着国道前行。车上的熊波右腿肌肉萎缩,皮肤黑紫。

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徒步前往千里之外的温州本就不易,何况还要拉200多斤重的板车。“遇到山路上的一个陡坡,腿会累得抖上一天。”熊运灿说。

捉襟见肘的还有他们的生活。因为只带了200块钱上路,爷孙俩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最困难时两人一天只吃一顿饭。热得受不了,熊运灿才会买瓶矿泉水,让孙子先喝,自己再抿一口。

9月25日,爷孙俩终于走到了江西贵溪。多日的劳累击垮了熊运灿,他躺在行军床上额头滚烫,上吐下泻,却睡了这一个月来难得的囫囵觉,从前每晚在马路边他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耳边全是大卡车呼啸的声音”。

记者9月27日见到他们时,熊运灿正挣扎着从床上起来,随后从板车后拿出简易炉子,去附近工地接水后开始煮面—这面还是一位超市老板好心送的。几滴香油滴进面汤,他将带油水的全盛到熊波碗里,“我也要快点好,才能快点到温州”。

一路感恩

他将所有好心人写进日记

早晨6点上路,下午6点休息,除了吃饭睡觉,熊运灿每天马不停蹄地赶路,最多一天走了20多公里。下午休息时,熊运灿会拿出红色日记本,记下途中的事和人,这已成为他“一天中最轻松的时刻”。

在这本残旧的日记本中,他写得最多的两个字是“感谢”。“9月6日,雨,遇到一位女同志,好心给了二十元钱。感谢。”“9月11日,晴,路过一家超市,老板好心提供了水和面包,感激不尽。”小小一本日记,变成了“人情债本”。

湖北第二师范学院的学生刘佳慧在江西旅游时遇到了熊运灿爷孙俩,“非常同情他们的遭遇,想尽力帮他们。”刘佳慧说,于是她把老人的故事发到微博上,并每天更新,一度成为微博上的热点。有网友在转发时感动地称“这是中国好祖父”。熊运灿也不止一次告诉刘佳慧,“希望以后能报答你,希望以后能报答每个帮助过我们的好心人”。“我年纪太大,这么多需要感谢的恩人恐怕无法一一答谢了。”熊运灿说,“等熊波以后好了,他要代我一个一个地去谢谢这些人。”

索赔艰难

律师建议走法律途径

9月27日,记者多次拨打熊波工伤事件的当事方—武汉中维机电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的电话,接线人员称“武汉中维已停止经营,负责人陈海忠目前不知所踪。”随后,记者从武昌区工商局的网站上了解到,武汉中维自2012年4月最后一次年检后,营业执照再未年检,其经营截止期限为“2013年5月8 日”。这家公司目前的状态是“开业(查无下落)”。

几经波折,记者终于联系到了陈海忠,他说自己现在在武汉,“前期为他(熊波)支付了30万元医药费,但目前工厂倒闭,确实无法继续支付了”。陈海忠还认为,熊波的腿恶化至今,“主治医院也要承担一部分责任”。

这个数字被熊波认可。在之前的工伤鉴定中,熊波被认定为“四级伤残”。面临着短期内十多万元的费用缺口,熊波希望“找到老板,出钱治病”。记者将陈海忠在武汉的信息反馈给熊运灿,熊运灿称“害怕老板继续避而不见,还是希望能去温州老家等他”。他决定继续前行,而走过的路程才过半。从他现在所在的江西鹰潭到浙江温州,还有500公里路程,按他们现在的行程来看,至少还要走上一个多月。

湖北关山律师事务所尚万一律师介绍,按照工伤鉴定,应当由熊波工作的厂方负责熊波的治疗费用。如果工厂倒闭,则应由工厂的所有者负责支付这笔治疗费用。

尚万一向记者表示,如果责任方拒绝赔偿,可由伤者向劳动监察机构提出申请,对责任方的赔偿行为进行监督。同时还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由法院对赔偿款项的落实情况进行监督”。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